• 第八十五章 寿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4本章字数:3203字

        赵承恩闻言,顿喜,指着步铮道:“爸,这小子很没有礼貌,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竟然还称是嫣卿的男朋友!”

        “哦?”赵维国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又变成疑惑,看了赵嫣卿一眼,随即看向步铮,道:“步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步铮点点头,看向赵承恩,道:“这是你儿子?”

        赵维国一愣,下意识地点点头,并回应道:“嗯,是我家老大!”

        步铮也点点头,道:“不错!确实是你赵家老大!我听嫣卿说过,她的婚姻全凭自己做主,就算是老爷子都不能干涉,倒是你这儿子,很是霸气,竟然能左右嫣卿的婚姻,真让步某佩服!”

        此言一出,周围的人声瞬间停止了,原本就因赵维国对步铮的尊称而疑惑的众人,此时更是惊得下巴都没有合拢。

        赵承恩面色通红,而赵维国则是一脸的阴沉,道:“步先生说笑了,犬子胡言乱语而已!酒宴很快就开始了,请移步大厅吧,我还有事,就不招呼你了!”

        说完,赵维国仓惶而逃,离开的时候,神色极为阴沉。

        被一个比他儿子还年轻的人教训了一顿,那语气偏偏还跟自己老子一样,这让他心里怎么能舒服呢?

        如果是别人,他肯定有办法教训一顿,但是,步铮可不一样,不说其对老爷子的救命之恩,单单是神秘的来历,也足够让他这样的人重视,不然,他就不会称为“步先生”了。

        赵维国一走,众人看步铮的眼神就不一样了,除了那个追求赵嫣卿的俊秀青年之外,其他人对步铮带着一些敬畏,而俊秀青年则是一脸的阴沉。

        至于赵承恩,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已经得知了步铮大有身份,但心里还是气不过,狠狠地瞪了步铮一眼,沉声道:“你……很好!”

        说完,便立即转身,向着大厅快步走去,几个青年紧紧跟上。

        那个追求赵嫣卿的俊秀青年,则是大有深意地看了步铮一眼,眉头紧蹙,沉思着离开了。

        “呼!步大哥,你真厉害,竟然敢这样对我二叔说话!”赵嫣卿惊喜不已,对步铮伸出了大拇指。

        步铮淡淡一笑,道:“我是有意的!第一次见到你二叔,印象并不怎么好,心里有气,所以,刚刚只不过是简单发泄一下而已!”

        “啊?这样啊!你这人真怪!别人看到我们家人都会害怕,你倒是无所畏惧!”赵嫣卿道。

        “怕?我怎么会怕?告诉你,这里是你家,不然,我会当着你二叔的面揍刚才你那个油头粉面的二哥,要是你二叔也惹我,说不定连他也一起揍!”

        “尽瞎说!”赵嫣卿白了步铮一眼,道:“刚才这么一闹,恐怕以后不会再有人来烦我了!”

        “也许吧!”步铮淡淡地道,“刚才那小白脸是追求你的人?你要我来挡的就是他吧?”

        “嗯!他只是其中一个!他叫薛康,是秦省常务副省长薛继宗的儿子,跟人合资开了一家上市公司,有钱有势,你这次可是把他得罪了,你要小心点啊!”赵嫣卿略带担忧地道。

        “啊?这样啊!那怎么办?为了你,我可是惹了大麻烦了,你怎么感谢我?”步铮嘴角微翘,突然“惊慌”道。

        赵嫣卿面色微变,咬咬牙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的!实在不行,你……你就来我家提亲,我真的嫁给你,他们就不敢欺负你了!”

        “什么?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还要塞个累赘给我,你这不说害我吗?”步铮大声道,神态有些夸张。

        赵嫣卿一听,顿时怒气上升,粉拳接二连三轰向步铮,边打边道:“叫你胡说!叫你胡说!什么累赘?本姑娘嫁给你,是你的福气!哼!我告诉妍姐,说你欺负我!”

        “好好好!我错了!不敢再说了!”

        二人的一番举动,在别人看来,那就是打情骂俏,皆都暗叹好白菜被猪拱了。

        ……

        十二点的时候,宴席已经备好,所有受邀的宾客都到了,老人家一生节俭,但这个特殊的日子,也不得不铺张浪费一番。

        山珍海味摆了二十桌,大厅里,院子里,都是满满的,但没有一道菜是用受保护动物烹饪的,酒是香醇的十年陈酒茅台,凭他的地位,自然可以轻松喝道年份更久的白酒,但是,那也架不住人多。

        而应邀而至的宾客,除了步铮比较大条,我行我素,低头畅饮着浓烈的白酒之外,其他人都在想办法搭讪,交好。

        这里面,有很多人都是曾经出现在电视新闻上的,有一些人则是出现在财经频道的,非富即贵,颇有身份。

        几乎所有的宾客中,步铮只认识三个,一个是肖振英,一个是那次在酒店门口帮他解围的泰祥集团老总孟祥。

        酒宴正式开始的时候,老爷子被两个儿子的陪同着,在赵嫣卿的搀扶下,缓缓地走了出来,坐在大厅正上方的太师椅上,一身酒红色唐装,上面有着玄龟的图腾印花,配合着他那股久居高位而铸炼出来的上位者气质,即便是脸上一直挂着慈祥的笑容,野也让大厅中不少人感受到了压力。

        赵进国作为长子,自然要主持这一次寿宴,他等老爷子坐定之后,才洋洋洒洒地道:“今日是老爷子八十大寿,感谢各位朋友的到来,老爷子一身为民,呕心沥血,……”

        总之,当过官,说起话来就是不一样,不管说的是真是假,那种气势和场面,却是镇住了所有人。

        “……现在,有请老爷子说几句!”

        赵进国的话语刚结束,大厅里掌声如雷,久不停息,随即他看向了赵汉民,大声道,瞬间,大厅里的掌声停了下来。

        老爷子站起身来,对着大厅中的一招手,淡淡地笑着,道:“感谢众位能来,为我这个即将入土的老东西过这个什么劳什子八十大寿,说实在的,活了这么多年,期盼着的目标已经实现,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今天大家不要拘束,权当我是一个行将就木的糟老头子,吃好喝好,不过,这酒菜可一定要吃完,不要浪费啊!”

        老人家的话一结束,大厅中的众人立即吆喝起来,恭贺之词接连不断地倾泻而出。

        “请大家享用酒宴!随我共敬老爷子一杯!”

        随着赵进国的一声长吟,人声才立即停了下来,纷纷举起酒杯,对着老爷子恭贺起来。

        “祝老爷子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老爷子洪福齐天,四世同堂!”

        “……”

        半晌,当老爷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的时候,人声才停止。

        步铮知道,以老爷子的身体,恐怕是不能喝酒的,那杯中之物,多半是白开水。

        这时候,宾客也都坐了下来,步铮坐在一个角落里,这里几乎找不到一个熟人,满桌人,多是中年人,看外表,有的是商人,有的则是公务员。

        大家不咸不淡地谈着,但注意力却放在了最中间的那一张桌子上,老爷子在那里,还有几个老人也在那张桌子旁。

        本来赵嫣卿告诉步铮,老爷子邀请他去坐在那里,但步铮觉得太扎眼,就拒绝了,直接坐在了角落里。

        酒过三巡,宾客相谈甚欢的时候,消失片刻的赵嫣卿出现了,在两个仆人的簇拥下,推着一个点着八根蜡烛的八层大蛋糕缓缓地进入了大厅,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赵嫣卿将蛋糕推到老爷子身前,立即松手走到老爷子左侧,搀住其左臂,笑着道:“爷爷!我才刚毕业,也没有赚钱,买不了太好的礼物,这个大蛋糕是我亲自做的,恭祝爷爷身体健康,开开心心地过着每一天,一百岁都不显老!”

        “哈哈哈!你这丫头,真是孝顺,爷爷也没有白疼你,你这礼物,爷爷可是非常喜欢的!”老人家笑得合不拢嘴,一口气吹灭了蜡烛,接过赵嫣卿递过来的刀,切下来第一刀。

        然后,大蛋糕被几个亲人切开,老人家虽然不能吃甜的,但还是留了一小块,其他的都被仆人送到各个大桌上。

        大家象征性地吃了几口,各人的目光始终注意着老爷子,因为他们知道,赵嫣卿揭开了寿礼的大幕,他们所准备的东西,也快要呈现出来了。

        只见这时候,赵进国站起身来,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盒子,捧向老爷子,笑着道:“爸,这是彦雄给您的礼物,他有任务在身,无法亲自回来为老爷子祝寿,希望老爷子不要怪他!”

        “身为军人,保护祖国是第一重任!回不回来都不重要!”老爷子笑着道了一句,接过小红盒子,打开后,一枚军功章在灯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一等功!”

        场上有人已经忍不住了,失声叫道。

        其他人闻言,也都惊讶不已。

        “将门虎子!”

        “老爷子戎马一生,立战功无数,后才转军从政,他的儿子也传承了他的衣钵,想不到,他的孙子竟然也是如此,老赵家真不简单!”

        “一等功啊,那可是大功啊!”

        ……

        老爷子看着手中的军功章,脸上的笑容更甚了,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沉静的金属,朗声道:“好!好!好!这是老头子我这几年收到最好的礼物!彦雄好样子的!”

        说完,他将盒子塞进了兜里,舍不得让别人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