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刁难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4本章字数:3135字

        这时候,赵进国也送上了一个典雅的盒子,道:“爸,这是我的礼物!”

        “你都这个位置了,还送什么礼物!”老爷子面色一冷,略带责怪地接过盒子,道:“下次不要这样,有孝心就够了,我希望你能把精力放在老百姓身上!”

        “只是任伯年的一幅花鸟图,几个月前在地摊上淘来的!”赵进国被老爷子训,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

        老爷子虽然曾经是军人,但也是文化人,尤爱书画古董和历史古籍。

        “嗯!”老爷子嘴上严厉,但心里还是比较欢喜的,轻轻地点点头,示意赵进国收好。

        而这时,赵维国也上前,递上来一个古雅的盒子,与赵进国那普通的盒子相比,可要阔气多了,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商人,有的是钱!

        “爸!这是沙孟海先生曾经刻的一枚印章,祝您寿比南山!”赵维国笑着道。

        老爷子对二儿子要温和一些,也许,这就是人名公仆和人民的区别。

        他接过古雅的盒子,打开后,一枚碧绿的山峰印章出现在眼前,翠绿如茵,晶莹剔透,光泽温润。

        冰种翡翠!

        不过,上面有些飘绿,略带蓝绿,色彩浓艳了许多。

        也正是这颜色的变化,使得原本纯粹的翡翠价值降低,不过,它的颜色变化走势,却是构成了一座山峰,上面隐隐有一颗古松的形状,甚是奇特,所以,在篆刻大师的刀下,它变成了一件难得的艺术品。

        以赵维国的身家,别说是冰种翡翠,就是拳头大的帝王绿,他也可以找到,但是,能被沙孟海老先生掌刀而刻的翡翠,可是极为稀少的,其艺术价值,完全凌驾于商业价值之上。

        寿比南山,不仅是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而是这翡翠的形状,以及其底部那四个篆体字。

        无疑,这个玩意的价值,比赵进国的名画差不了多少。

        “嗯!有心了!老友去世这么多年,他的作品能到我手中,也是一种缘分!”老爷子感叹一声,收起了印章,递给赵进国。

        “爸!还有!”赵维国又递过来一个丝绸包着的方匾,道:“这是承惠那小子亲手为您画的,他在法国,不能回来,希望你不要介意!”

        老人结果画匾,揭开纱巾稍稍看了一眼,竟然是一幅风景油画,便道:“嗯!有进步了!只是啊,有时间让他多回家,老头子也活不了几年,他不一定见得到我最后一面!”

        说完,将油画递给赵进国,也不再多说。

        都是老爷子的孙子孙女,赵嫣卿亲手做的蛋糕,可要比赵承惠的油画受欢迎了,这显然是老爷子有意偏袒,宾客心里自然清楚。

        赵维国此时面色也有些尴尬,自己的二儿子,虽然不像大儿子一样纨绔,但却沉迷于油画,燕京美院毕业后,便去法国进修,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就在前段时间,听说谈了个洋妞做女朋友,怕老爷子知道了生气,索性不回家了。

        难怪老爷子是那种态度!

        “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是我花了几个月时间,在粤省找到的端砚,希望您能喜欢!”这时,赵承恩上前,递上一个盒子,恭敬地道。

        “哦?端砚!”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微笑着接了过来,打开盒子一看,果然是一方端砚,雕刻精美,年代考究,算得上一件精品,心里也颇为欢喜,道:“不错!是一方古砚,恐怕是清朝的东西!嗯,你小子有心了!”

        说完,便递给赵进国,道:“收好,别给我打碎了!”

        看到老爷子一改之前的态度,赵承恩心里美滋滋的,笑着道:“爷爷,薛康成嘉他们也有东西要送给您的!”

        老爷子淡淡一笑,看向原先与赵承恩坐在一桌上的几个青年,道:“来了就好,还送什么礼物!”

        薛康等几个公子哥立即捧着礼盒上前,道:“能参加赵爷爷的寿辰,是我的荣幸,我爷爷要我向您恭贺一声!”

        “这是一幅启功先生的后期书法作品!希望赵爷爷喜欢!”一个清秀青年上前,递上一个盒子。

        “好!”老爷子开怀一笑,对赵进国道:“收下吧!”

        随即对那青年道:“小家伙有心了,替我像你爷爷问好!”

        “一定!有空的话,老爷子去鲁省转转,大家可都很想念您啊!”青年恭敬地道。

        “嗯!我有时间一定去!”老爷子点点头。

        这时候,赵嫣卿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步铮身旁,在其耳边道:“这人名叫梁挺,他爷爷以前是我爷爷的下属!他老爸是现任泉城的市长,鲁省的副省长!”

        “又是一个官三代,他不会也是追求你的人之一吧?”步铮眼中依旧淡然,轻声道。

        “不错!他就是其中的一个!”赵嫣卿点点头,道。

        “真是麻烦,恐怕又多了一个敌人!”步铮无奈地叹道。

        “一个?哼!可不止一个!还有呢,看着吧!”赵嫣卿眼中闪过一丝狡黠,道。

        果然,在梁挺退下之后,又一个青年走上前去,递上一个盒子,恭敬地道:“赵爷爷,这是赵之谦先生画的一把檀香扇!家父丁厚坤,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哦?赵之谦的扇面可不常见啊,你小子有心了!有空叫你爸来凉州转转,毕竟,有些地方的发展建设,还得省委的支持!”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讶色,点点头,对赵进国道:“收下吧!”

        “小子一定将老爷子的教诲带到!”小青年点点头,立即退了下去。

        赵嫣卿在步铮耳畔轻道:“他叫丁成嘉,是陇省省委副书记丁厚坤的儿子!丁厚坤还兼任兰市市委书记一职!”

        “官二代?”

        “官三代!他爷爷以前是省政法委副书记!”

        ……

        丁成嘉退下之后,薛康便走上前来,他还特意向步铮这边看了一眼,眼神中略带着一丝挑衅。

        只见他捧上一个长长的黑檀木盒,道:“赵爷爷,我爷爷卧病在床,无法亲自来替你贺寿,特命我带上薄礼,祝您身体健康,寿比南山!”

        “好!也难为你爷爷了!他的身体还撑得住吧?”老人家感叹一声,接过了木盒,打开之后,一幅字画露了出来。

        “还能撑一段时间!”薛康点点头,躬身道。

        这个时候,赵进国立即上前,接过檀木盒。

        老人打开字画,只见一棵古松跃然纸上,山石简笔淡墨,古松花青重彩,色调清新淡雅,遒劲有力,生机勃勃。

        这是张大千的万年的泼墨真迹,难得的上上之作。

        不比之前几人送的古字画差!

        “好画!”

        老爷子眼睛一亮,禁不住感叹一声,而满座宾客,也有几位是对书画有研究的,自然也是感叹连连。

        “老爷子喜欢就好!”薛康微微一笑,渐渐恢复了自信,并且瞥了步铮一眼,神色有些玩味。

        步铮眉头微蹙,心里却是冷笑连连,知道这家伙不安好心,肯定有阴谋在酝酿。

        “进国!给我收好,别弄坏了!”将字画卷起来递给赵进国,叮咛一番,并且对薛康道:“好东西,替我谢谢你爷爷!”

        “赵爷爷客气了!”薛康微微一躬身,随即看向不远处的步铮,淡淡一笑,道:“老爷子,其实我这次前来,是有一事相求的,也是我爷爷的意思!”

        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微微一笑,道:“哦?你说!”

        “我想向嫣卿求婚!恳求老爷子允许!”薛康此言一出,满座宾客没有一个反应过来,而那几个与自己交好的青年,也是一脸的震惊,像丁成嘉和梁挺,渐渐生出了妒意。

        赵家人也是一脸的惊讶,赵维国更是一脸的兴奋,眼珠子一转,道:“薛康一表人才,经商水平不凡,与嫣卿倒是相配!”

        赵进国和妻子眼中闪过一丝不满,配不配他们作为父母的说了算,赵维国这是瞎掺和。

        “不行!”这时,赵嫣卿的声音响了起来,略带着一点愤怒,只见他拉着步铮走了过来,对着老爷子道:“爷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才不会嫁给他呢!”

        老爷子一看到步铮,眼中喜色更甚,淡淡地看了一眼薛康,又看向赵嫣卿,笑着道:“哦?嫣卿有喜欢的人了,不知是哪家的俊才,应该带给爷爷看看!”

        说着,还故意打量了一下步铮,这让旁边的赵嫣卿脸蛋微红起来。

        “爷爷,你说过的,不会干涉我的终身大事的!”她略带撒娇地低声道。

        “哈哈哈!是啊!老头子我确实这么说过!嫣卿的婚姻自己做主,谁都不能干涉!我自然也不例外!”说着,他看向薛康,道:“这件事我没办法答应你,只能看你自己了!”

        “是!我一定会努力的!”薛康面色一变,低着头的时候,神色有些阴沉,但一抬头,马上又换上了淡淡的喜色,对着赵承恩使了个眼色。

        赵承恩会意,走上前,看向步铮道:“嫣卿,这位一定是你说的那人了吧!今天是我爷爷八十大寿,作为晚辈,怎么也不能空手而来吧?”

        很显然,这是在向步铮要寿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