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胖老头陆正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54本章字数:3097字

        步铮的脚步依旧不紧不慢,神情淡定。

        而其身后的少校,在稳住身形后,立即冲了过来,欲再次试一试手。

        “退下吧!”

        但这时,另一个老人发话了,少校立即收身站立,心里顿时一松,鼻孔缓缓呼出一丝气,绕道快速走到亭子里,站在那位老人身旁,目光冷漠地注视着步铮。

        步铮走到亭子里,扫了一眼围棋盘,发现局面混乱一片,黑子此时的形势不大妙,显然,赵汉民似乎不敌对面的微胖老人。

        旁边的水壶中泉水沸腾,发出呜呜的嘶吼声,而两个老人面前的茶杯中,却是逸散出淡淡的清香。

        “好茶!”

        步铮不禁感叹了一声,径自饶过棋盘,从旁边茶桌上拿起一个干净的小茶杯,用开水烫了烫,然后便像主人一样,将开水凉了凉,等温度稍减之后,便自行冲了一杯。

        “你懂茶?”微胖老人一只盯着步铮的举动,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越来越浓。

        步铮小小地抿了一口,看着杯中茶叶飞舞,摇摇头,也不看老人,很安静地道:“不懂!喜欢喝而已!”

        “这茶怎么样?”微胖老人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了,问道。

        “很好!狮峰明前龙井,茶中极品!”步铮再次细细抿了一口,轻轻地道。

        “哈哈哈!有意思!”胖老人爽朗一笑,道:“你明明懂茶嘛,年轻人,可不要太过谦虚!”

        步铮拿起茶罐子,用力嗅了嗅,立即放回桌上,然后一手掩面,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然后揉了揉鼻子,才缓缓道:“只是认识罢了!”

        “认识的人很多!但能品出它味道的人,却很少!”胖老人道。

        “哦?这样啊!他们应该很少查百度吧!”步铮神色微滞,略带感叹地道。

        胖老人是有疑惑,不知百度为何物,赵汉民也是有些茫然,但那少校肯定是知道的,此时已经憋红了脸,想要笑出来,却强忍着。

        这时,赵汉民开口了,他看着步铮的举动,心中的欣赏越来越浓了,道:“要是喜欢,就那去吧,今年的,也就剩这些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步铮闻言,有些羞赧,伸手抄起茶罐子,尝试着塞进兜里,并叹道:“赵老盛情,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瞬间,两个老人愣住了,赵汉民完全没想到步铮会这么做,脸上松弛的肌肉动了动,有些无奈,而那微胖老人,却是哈哈大笑一声,看着赵汉民道:“我说老赵,你也真够大方,我向你讨了几次了,也没见你说给我分一半的,这倒好,小伙子一来,你就送大半罐子的,莫非这是你流落在外的孙子不成!”

        赵汉民瞪了胖老人一眼,道:“下你的棋!”

        “哈哈哈!还下啊!你都输成这样了!我怕你待会儿悔棋!”胖老人心态极好,打步铮看到的第一眼,就没停止过笑。

        “哼!还没结束,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赵汉民不服气地道。

        “你就是嘴硬!”胖老人笑着叹了一声,看向步铮,道:“小伙子,会下棋吗?”

        “略懂!”步铮点点头。

        赵汉民和胖老人都是一愣,尤其是后者,胖脸皱成了菊花,道:“不如你接老赵来走!”

        步铮再次抿了一口茶,看向赵汉民,只见赵汉民点点头,随即起身,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他便会意,等赵汉民其身后,自行坐在棋盘旁边,道:“到我了吗?”

        “该我了!”胖老人微微一笑,执起一颗白子,落到棋盘上。

        步铮紧紧盯着棋盘,神色不变,嘴唇打在茶杯上,拿起一颗黑子落了下去。

        这一步的路数,让观棋者疑惑不解,明显有孤注一掷的感觉。

        步铮毫无所动,神情淡然之极,时不时抿一口香茶,心无旁骛。

        两人你来我往,几分钟后,置之死地的黑棋,突然杀出了一片生路,骑兵突显,将白棋杀的溃不成军,顷刻间满盘皆输。

        少校不懂棋,站在一旁看着步铮的手发呆,倒是两个老人,却是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你这是略懂?这可是大师级别的棋艺啊!”胖老人感叹道,此时的他,已经没了笑容,反而是一脸的严肃。

        步铮低叹一声,道:“老人家,陌生人的话你也信?我那是谦虚,传承中华文明之美!”

        两个老人顿时语塞,而少校则是别过脸去,实在不敢再去看步铮了,心脏受不了啊!

        试问,有谁这样对老爷子说过话,恐怕也只有这个愣头青了!

        当然,这还是一个身手强的离谱的愣头青!

        “你这棋艺谁教你的?”胖老人追问道。

        步铮猛然抬头挺胸,一本正经地道:“家师乃一山野樵夫,年轻时入山砍柴,幸遇两个老人下棋,得以观看,一局结束后茅塞顿开,感悟棋艺真谛,才踏上棋道,后研究多年,终有所成,将一生感悟传授于我!”

        闻言,赵汉民嘴角抽了抽,而那老人,脸上肌肉已是抽搐,补充道:“是不是棋局结束后,他的斧柄烂掉了,等他从山中回来,已经过去了百年?”

        步铮一听,眼睛瞪大,失声道:“你咋知道呢?”

        “哈哈哈哈!”

        瞬间,赵汉民忍无可忍,终于开怀大笑了起来,指着步铮道:“想不到你小子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

        步铮立即摆出冷酷的神情,道:“幽默?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吗?”

        “好了好了!不要在胡诌了!满嘴跑火车,没个正形!”赵汉民立即摆摆手,指着胖老头道:“这位是陆老头,以前是金陵军区的一号!此次来凉州,一般原因是看望我这个老朋友,另一半,则是为了见见你!”

        “见见我?”步铮疑惑,但心里明显意识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立即起身,将兜里的茶罐子掏出来,放在桌上,道:“两位老爷子,我还有事,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聊!”

        说着,便已经迈开了步子,向着亭子外走去。

        “等等!”这时,胖老头发话了,只见他站起身来,笑着打量了一下步铮,道:“年轻人,你就这么不愿意看到我?”

        步铮一愣,回过身来,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猜你接下来所说的事情,一定是我不愿意做的!与其这样,还不如一走了之,避免大家尴尬!”

        “哈哈哈!有趣!从未看到你这么有趣的年轻人!我叫陆正浩!”胖老人缓缓做到步铮面前,伸出手来。

        这下子,步铮想走却不能走了,只能无奈地伸手与之握了一下,并回应道:“我叫步铮!”

        “步铮?不争!名字不错,似乎与你很匹配!”陆正浩微微一笑,点点头道:“你的身手很不错,谁教你的?”

        “我师父咯!”步铮淡淡地道。

        三人闻言,顿时无语,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不知我能不能见见他?”陆正浩道。

        步铮摇摇头,道:“没机会了!几年前他还在这里的,但是,这世道啊,官商勾结,拆了我们的家,师父他老人家便没了音信!”

        两个老人闻言,瞬间变得很尴尬,步铮所说的问题,虽非他们所为,但却与他们有关,这牵扯到了很多社会问题。

        一时间,气氛有些冷。

        陆正浩咳嗽了一声,指着身后的少校道:“你看他的实力如何?”

        步铮扫了少校一眼,不咸不淡地道:“还行吧!”

        “还行?到底是强,还是弱?”陆正浩道。

        步铮微微一叹,道:“在特种兵里,他的实力算得上上游,但是,在江湖中,他只是刚刚入门!”

        “江湖?”三人闻言,皆是心头一震,少校不知道“江湖”为何物,略带疑惑,但两个老人,却是知道的。

        “你是江湖中人?”陆正浩道。

        “不是!我只是一平头百姓!”步铮摇摇头,这事,即便再怎么是事实,也不能说出去。

        两个老人家人老成精,自然知道这一话题的敏感性,便不再追问,而是转移话题。

        “你以前应该是个军人吧?连我都没能查到你近六年来的档案,也真是奇怪!”陆正浩感叹一声,问道。

        步铮也没有回避,点点头,道:“嗯!以前在陆都军区当兵,六年前退了!”

        “哎!你这样的人才怎么能退呢?还想不想回到军营?只要你愿意,可以来金陵军区,完全可以加入我们的飞龙!”陆正浩笑着道。

        步铮摇摇头,道:“既然退了,就不会回去了!如果可以,我倒是宁愿回到老部队去!只是,已经退了,便也不想了!过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挺好的!”

        “你可是堂堂正正的特种兵啊,怎么能过这样的生活呢?”陆正浩有些激动,声音稍稍大了一些。

        步铮一愣,摇摇头,道:“老爷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特种兵怎么了?难道他们就不是人吗?我想过这样的生活,就得过这样的生活,谁又能阻止我!”

        “哎!”陆正浩无奈地慨叹一声,道:“你就打算浪费掉这一身本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