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是你说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4本章字数:1445字

        在场所有人皆是愣在了原地,怔怔地看着易邪,心中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这是什么样的肉身,竟然能对抗神通武技?!

        众人在震惊的同时,不禁对易邪产生了一丝恐惧。

        再看易邪,在硬撼张昊那一招的同时,左拳也已经落在了王布的小腹之上。

        一攻一守,极为同步。

        对于蕴含四千斤气力的一拳,王布自然是没有任何能力抵抗,脆弱的如同蝼蚁,当即只见他浑身一震,口中狂喷出一口鲜血,身体像是断线风筝似的横飞了出去,随后倒在一片血泊当中。

        仔细看去,便会看见王布小腹上有着一个约莫巴掌大的血洞,鲜血止不住的狂涌而出,其中内脏都隐隐可见,森然可怖!

        而王布的脸色,也是苍白无比,眼瞳中都泛起了一丝死气,若是再不及时救治,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一命呜呼!

        不过,即便他能够侥幸存活下来,一身玄脉境的修为,也算是彻底废了,丹田破碎,气海被毁,玄脉尽断,终身再也没有修炼的可能!

        好狠!

        出手果断,手段狠毒,这还是以前那个易邪吗?

        看到王布的惨状,在场众人无一不是倒抽了一口凉气,只觉得脊背一片冰凉。

        “易邪,你完了!准备给自己收尸吧!我老大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见到王布这副半死不活的惨样,张昊睚眦欲裂,狠狠瞪了易邪一眼,然后抱起王布,立刻向灵医馆跑去。

        “告诉李牧宁,易某奉陪到底!”望着张昊离去的背影,易邪寒声喝道,声音缓缓散去,四周却是安静的可怕,悄然无声。

        内院入口宛如地狱一般,没有一丝声响,这个时候,恐怕掉根针,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之前那些嘲讽易邪的少年,如今一个个面色发白,双腿发抖,看向易邪的眼神之中已经发生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充满深深的畏惧。

        “刚才,是你说我脑袋被打坏了?”来到众人身旁,易邪凌厉的目光一扫,声音寒冷的质问道。

        被问话的少年顿时脸色大变,双眸浮上一抹恐惧,赶紧拼命地摇头。

        “不是他,难道是你?”目光一转,落到身旁的一个少年身上。

        这个少年同样拼命地摇头,冷汗顺着脖颈涔涔留下,就连目光,都不敢与易邪相对。

        “是你?”

        “你?”

        “你?”

        如同审讯犯人般,易邪将在场所有人都问了一个遍,不过所得到的回答,却是一致的安静和不断的摇头。

        见识了易邪以肉身抗衡神通武技,以及一拳便将王布打成重伤之后,众人心中对易邪已是惧怕到了极点。

        这些少年,全部都是刚刚达到玄脉境没多久的外院学员,此番来到这里,是来内院报道的,却没成想,在不经意间竟然招惹了这么一尊瘟神!

        之前那些嘲讽易邪是废柴的家伙,现在更是冷汗直流,心中惶恐,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巴掌!

        “果然是祸从口出啊,这种瘟神,岂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那些少年一边畏惧,一边在心中暗骂自己,后悔不已。

        不过,幸好就在这时,内院入口处,走来了一位中年男子的身影。

        这中年男子蓄着一头黑色长发,身穿青色道袍,棱角分明,脊背挺直,观其模样,大约四十来岁,一双眸子犹如宇宙星辰,深邃至极,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睿智的气质。

        “陈长老!”看到这人走来,众人心中同时松了一口气,纷纷恭敬的叫道。

        此人,正是负责内院事务的陈长老——陈天乙。

        “恩。”陈长老微微点头,眼皮一抬,看向众人,语气淡漠的道:“将你们的修为展现出来,让我检查一下,合格者进入内院,不合格者,下场你们清楚!”

        听到陈长老的话,众人没有异议,纷纷运转功法,展现出属于玄脉境的修为,就连易邪也不例外。

        易邪知道,这是晋升内院时的规定,须得给负责长老检查一番,如有未达到玄脉境者,将会被以欺瞒之罪,清出武府。

        刹那间,十几位达到玄脉境的少年,展现出体内蕴含的强大气血,一股厚重的压力顿时从空气中弥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