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8章 三年之约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5本章字数:3229字

        “能够帮我复原经脉,并且精进修为?”听到这话,李牧宁眼中露出一丝喜色,若是换做别人,李牧宁肯定不会相信,经脉都断了,怎么可能复原?

        可天陨门不一样,作为中州大地上最为神秘的宗门势力,天陨门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天域武府还要更加恐怖,所以李牧宁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刻点头道:“我愿意!我愿意!”

        见状,天陨门长老只是淡漠地点了点头,刚要带走李牧宁——

        “慢着!”就在这时,易邪却是突然出声道:“我改变主意了,作为生死之战的胜者,你们不问问我的意见,就想带走他,未免有些想得太美了啊?”

        本来,易邪是想饶了李牧宁一命的,毕竟李牧宁经脉尽断,成了一个废人,对自己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威胁,可突然间又听到天陨门的人说他们有能医治好李牧宁的方法,易邪顿时便改变了主意。

        以李牧宁这种性格,若是让他恢复如初,日后必然是给自己留下了一个极大的隐患,所以,易邪不能放任不管。

        “你算什么东西?我天陨门要的人,还没有人能够阻拦!天琅,给我拦住他!”天陨门大长老对紫发男子说道,随即一手拎起李牧宁,身影一闪,向入口处陡然驰去。

        “想走?没门!”见到李牧宁被带走,易邪眉毛一皱,当即运转体内的灵力,欲要追上去。

        然而就在这时,紫衣男子随手一掌挥出,恐怖至极的力道直接涌向易邪的面门,易邪只觉得呼吸一窒,仿佛一面铜墙铁壁朝自己狠狠挤压而来,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便被击飞了出去。

        “噗!”易邪再次喷出一口鲜血,面色瞬间煞白,心中居然是有一丝惧意浮现!

        好强!这人实在太恐怖了!

        此时,易邪内心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面对这紫发男子,自己弱小的如同一只蚂蚁一般,他仅是随手一掌,那恐怖的气息,便令自己感到无边的心悸!

        “我天陨门做事,还轮不到你这种蝼蚁阻拦!”紫衣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随即转身便要离开。

        听到被人称作蝼蚁,易邪体内的那股血性顿时被激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虽然我现在修为不及你,但并不代表永远都会差你一头!

        想到这,易邪体内血液沸腾,脑子一热,暴喝道:“天陨门之人就是如此作为吗?恃强凌弱?好,既然如此,三年之后,我必定踏上天陨山,取你首级!”

        听到这话,紫发男子突然顿住脚步,仿佛听错一般,嘴角带着一丝虐笑转过身来,看着易邪道:“你说什么?三年之后,取我首级?哈哈哈哈哈!”

        一阵充满讽刺的大笑过后,紫发男子那双凌厉的眸子凝视着易邪,寒声问道:“蝼蚁,你可知道我是谁么?”

        “不论你是谁,三年后,我必将你斩于刀下!”易邪攥紧拳头,任凭那并不尖锐的指甲刺入掌心,传来阵阵痛感!

        “好!”紫发男子嘴角勾起一抹轻笑,“要与我赌是吗?我陈天琅最喜欢与人赌斗了,我给你一个机会,三年之后,我与你一战。你若输了,不但会丢掉小命,而且,就连你身边之人,也会尽数遭我屠杀!”

        话音刚落,演武场中顿时炸开了锅,陈天琅之名谁没听说过?那可是中州几大宗门势力中,鼎鼎有名的天才之一!

        七岁突破肉身、十岁突破玄脉境、年仅十五岁时,便已经成为了元丹境界圆满强者,被誉为千年难遇的绝世天骄,大帝转世!

        而如今,陈天琅十九岁,一身修为恐怕早已迈入了法相境,即便在整个中州的年轻一辈当中,那也是能够排进前三的存在!

        现在,易邪居然要挑战他,而且还口出狂言三年之后,将其斩杀?这简直是异想天开!

        短短三年时间,跨过重重武道境界,比肩陈天琅?太难了!他以为他有陈天琅那种恐怖的天赋?

        众人心中皆是如此叹着,易邪与陈天琅之间,几乎有着云泥之别,别说三年,就算三十年,易邪也未必能够追赶上陈天琅,何谈击败对方,将之斩杀了?

        “天哪,没想到这个紫发男子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赌命公子’!”

        “陈天琅可是天陨门最杰出的弟子,比起咱们武府的‘那位’还要更加恐怖,易邪这二傻子居然如此自大,想要挑战他,还说要取其首级,哈哈哈,简直是疯了!”

        “赌命公子陈天琅,修炼修罗大道,为人狠毒嗜杀。传闻,与他赌斗的人,下场没有一个好的,不光会被其以修罗大道残忍屠杀,而且身边之人皆会受到牵连,无一能够幸免,这赌命公子之称便是由此而来!”

        “是啊,听说这陈天琅年仅十九岁,手中人命便已过万,他们天陨门之中,想要挑战他的人也有很多,可是后来,都被其屠尽了满门,自此之后,赌命公子凶名传开,没有一个敢再去挑战他!”

        擂台下,众人纷纷低声交谈起来,声音压得极低,仿佛怕被陈天琅听到一般。

        “三年之后,天陨山,我若不杀你,誓不为人!”易邪咬牙发誓,两世为人,他还从未受过如此打击,即便是前世陨落之时,也没有感受到过如今这种压迫感!

        在武极大陆,实力果然是最重要的!没有实力,只会受到轻视和嘲笑!

        陈天琅很强,这一点易邪不得不承认,不过他却并没有惧怕,反而将这当成一股动力,一股勇往直前,永不言弃的动力!

        前路即便困难重重,易邪都不会放弃,一代邪神的韧性,便是如此,以蛮横之姿,斩杀一个个天才,才能成就自己的威名!

        “蝼蚁,三年后我等你,可千万别在这三年之中被其他人给杀了,那样的话,我将会少了很大的乐趣。”陈天琅轻扬那头紫发,不屑地撇了撇嘴,随即身形渐渐模糊,消失不见!

        速度竟然快到这种地步,如同瞬移一般,十九岁的法相境恐怖如斯!不愧为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呼……”陈天琅离开后,易邪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便在这时,只听林震天在那边宣布起了生死之战的结果。

        结果自然是易邪获胜,听到这个答案后,东璃阁的人脸色皆是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一片哀声叹气,而北云阁则是恰恰相反,之前压了易邪那么多灵石,不但没有输掉,反而还赚了好几倍!

        顿时一个个雀跃无比,呼喊起了易邪的名字。

        而李哲听到这个结果后,整张脸都气成了猪肝色,十万上品灵石啊,那可是十万上品灵石,就这么打水漂了!

        他怎能不气?简直快要气到爆炸,但也无可奈何,毕竟竞猜是自己一手发起的,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周围响彻着来自北云阁学员发出的阵阵喝彩之声,不过易邪却是已经没有心思去管那些了,他的身体负荷已经达到了极限,头脑昏沉。

        便在这时,陈长老突然出现,一把拉起易邪朝东方掠去。

        易邪只感觉被一阵飓风携起,不久便停了下来,等其再次睁开眼睛时却是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处巨大的宫殿之前,说是宫殿,也只是外形相似而已,通体都是玉石堆砌而成,处处都散发着极其精纯的乳白色灵气。

        “师父?”易邪有些疑惑看向陈长老,不明白陈长老带他来这个地方是为了何事。

        陈长老摆了摆手,道:“你身体重伤,还是少说话。这里乃是内院的灵阵室,灵气浓郁的程度比星虚小院还要高出几十倍,你拿着这块令牌,赶快去高级灵阵室疗伤吧。”

        “灵阵室?”听到这个词,易邪忽然有了点精神,灵阵室顾名思义,乃是由符阵师刻画而成,有着加固灵脉,聚集灵气的作用,一般来说,灵阵室都是建立于灵脉之上,本身灵脉所在之地灵气就已经非常浓郁了,刻画上聚灵阵之后,灵气更加聚集,对修炼者来说,是处疗伤修炼的圣地!

        “看来这里应该就是拿出万年灵脉所在之地了!”易邪心中暗想,点了点头,接过陈长老手中的那块令牌,便向玉石宫殿般的灵阵室走去。

        “易邪,你向天陨门的陈天琅发起挑战,在外人看来或许是不自量力,但为师相信,三年之后,你必然会胜,有时候,有压力也不是件坏事,重要的是如何利用这股压力!”说完,陈长老身影隐去,消失不见。

        听到这话,易邪心中顿时有一丝暖流划过,心道师父说的没错,有压力不是坏事,相反,如果能将这股压力用对,反而还会成为自己动力!

        不再多想,易邪径直走进灵阵室,按照令牌上写的九号号码,找到了一间九号高级灵阵室,随后走了进去。

        武极大陆,任何修炼事物都分三六九等,灵阵室自然也是,分为高中低三种等级,低级灵阵室和中级灵阵室,一般是靠积分便可兑换到几日的修炼时间,不过价格十分昂贵,而高级灵阵室,不但需要昂贵积分,而且还需要通过比试,才能获得资格,说白了就是积分加上实力,才能争取进入高级灵阵室修炼的资格。

        此番易邪可以轻松进入高级灵阵室修炼,完全是因为陈长老的面子,不过这种机会只有一次,下一次陈长老恐怕就不会滥用职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