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章 气煞我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6本章字数:3323字

        “今天正好没什么事,不如就陪你们好了。”姬如月笑盈盈的说道。

        “太好了,有如月姐姐在身旁,一些奇珍异宝什么的就不用担心不认识了!”董小瑜欢呼道,显然对姬如月留下而感到开心。

        不过易邪却是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是淡淡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看到易邪这副漠视的表情,姬如月心中有些不爽,心道自己这么一个大美女陪你们观看拍卖会,你小子居然没有任何表示?

        不过,还没等她郁闷,拍卖场地中的灯光忽然暗了下来。

        这个拍卖场地所有的灯光皆是由元丹境武者操控灵力变化而成,此刻灯光一暗,众人知道,拍卖即将开始了!

        哗!

        就在此刻,一道耀眼的白光照射到高台之上,将那张白玉方桌照的玲珑剔透,在方桌旁边,一位鬓发银白,眉目和善的老者负手立于其上,面带微笑注视着众人,而后朗声道:“欢迎各位,今天参加我天禄拍卖行,一月一度的奇珍拍卖会。”

        “首先,为大家介绍的是一种灵药。”说罢,银发老者手一挥,一个紫檀木小盒顿时凭空出现在了白玉方桌之上!

        隔空探物!

        易邪眼瞳一眯,没想到这负责主持拍卖会的老者,赫然也是一位元丹强者,而且看样子,似乎品阶还不低,能够做到隔空探物这一步,最起码都得是元丹境后期!

        “这天禄拍卖行底蕴竟然如此强大,用玄脉中期武者看门不说,就连主持拍卖会的这个老头,都是元丹境后期,果然名不虚传啊!”易邪心中暗想,就在这时,只听那银发老者接着介绍道。

        “这里面装的,乃是一件名唤乌魂断玉膏的灵药,具有生肌接骨,调理经脉之功效,起价五十万中品灵石,价高者得!”银发老者说出这件灵药的价格,顿时就有人叫价。

        “六十万中品灵石!”

        听到这个声音,董小瑜狡黠的一笑,随即对易邪道:“声音是从一号贵宾室传出来的,你知道里面是什么人吗?”

        “什么人?”易邪颇有兴趣的问。

        “东璃阁李哲,还有南龙阁的雷州阳!”董小瑜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眼中随即闪过一抹精光,“咱们要不要捉弄一下他们?”

        “随便你好了。”易邪无所谓的回答。

        “嘿嘿,既然如此……”董小瑜嘿嘿坏笑,随即压低声音,叫价道:“七十万!”

        话音刚落,台下,普通席位中响起一片喧哗,旋即那些武者就开始纷纷谈论起来。

        “这是谁呀?不知道一号贵宾室之中,是天域武府内院的两大天才吗?他们看中的东西也敢抢?不要命了啊!”一个秃头武者说道。

        “管他呢!这声音也是从贵宾室当中传出来的,说不好,也是一位大人物,让他们斗去好了,反正咱们不参与就对了!”

        众人觉得有理,纷纷点头。

        沉默片刻,一号贵宾室中又传出一道声音:“八十万!”

        看李哲他们居然还不死心,董小瑜心中料定,这乌魂断玉膏肯定对他们极为重要,当下美眸波光流传,又开腔叫道:“一百万中品灵石!”

        随着董小瑜的声音从三号贵宾室当中传递出来,一号,也就是李哲、雷州阳二人所在的贵宾室,却是突然响起砰的一声闷响。

        李哲气的面庞扭曲,一掌将房间中的花瓶拍成了齑粉,阴沉着脸道:“妈的,董小瑜这个小娘皮,明显是和老子过不去,不断的和老子抬杠!”

        “哲兄消消气,这乌魂断玉膏,对你的伤势极为重要,武猎即将开始,你若是不赶快把胳膊伤的伤恢复的话,恐怕会拖后腿,依我看,还是接着叫价吧。”一旁的雷州阳不急不缓的说道。

        闻言,李哲点了点头,咬牙切齿的喊道:“一百二十万灵石,不要再和我争了,这乌魂断玉膏,我李哲势在必得!”

        听到李哲这番话,雷州阳脑门上立刻冒出了三道黑线,心想这个李哲究竟是什么智商啊?这话一说出去,不就摆明了乌魂断玉膏对自己很重要吗?他还以为董小瑜会怕他,而就此收手?以董小瑜的性格,越是如此,她就越不怕。

        果不其然,正如雷州阳预料的那样,李哲话音刚落,董小瑜便是不服气的跟着叫了起来。

        “一百五十万!姑奶奶也告诉你,这乌魂断玉膏,你是争不过我的!”

        “妈了个巴子,气煞我也!”李哲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浑身冒出一股恐怖的戾气,不过随即他便是脸色剧变,痛苦不已!

        之前,他被易邪所伤,胳膊骨折极为严重,过了半个多月,依旧没有痊愈,稍稍活动一下,胳膊上便会传来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所以他才迫切的想要拍下这件乌魂断玉膏,以此来治疗自己的伤势。

        但却没想到,董小瑜竟然横插一手,和自己抬起了杠。

        盯着自己那无法抬起,微微一活动,便会传来如同刀剜似痛楚的右臂,李哲只得压下心头怒火,开出最后的价格:“两百万中品灵石!”

        谁知,当他说完这句话后,董小瑜却是没了动静,整个拍卖场都显得静悄悄的!

        三号贵宾室中,董小瑜脸上露出诡计得逞后的狡黠笑容,得意道:“哈哈,李哲这个大笨蛋,这次恐怕被我坑了几十万的中品灵石,不过活该,谁叫他们东璃阁的人都那么坏!”

        见到董小瑜这副表情,易邪和姬如月皆是哭笑不得。

        而此刻,李哲也是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董小瑜三番五次的和自己抬杠,为的就是让自己花费高价灵石拍下乌魂断玉膏,坑骗自己的灵石啊?

        相到这,他的脸庞几乎扭曲起来,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董小瑜你给我等着,你们燕飞阁的人,离死期不远了!”

        “没错,武猎开启之日,就是内院其余两阁覆灭之时!”雷州阳脸上也是露出一丝阴狠。

        ……

        “还没有人要加价了?没有的话,那这件乌魂断玉膏可就要归三号贵宾室中的朋友了?”银发老者试探的问了一句,虽然明知道不会有人再加价,但出于拍卖规则,他还是得问一下。

        当然,老者也十分清楚,乌魂断玉膏这种灵药,虽然药效非凡,但却并不是最顶尖的灵药,撑死也就值个一百万中品灵石,可今天,竟然被被人生生抬到了两百万的价格,显然其中有人按照捣鬼。

        “两百万一次!”

        “两百万两次!”

        “两百万三次,成交!”

        老者一锤敲下,定下音来,随即将那个装有乌魂断玉膏的檀木盒子交给了一旁的礼仪小姐,由她代为送入一号贵宾室之中。

        “恭喜一号贵宾室中的朋友,以两百万中品灵石的价格拍下这特效灵药乌魂断玉高!”银发老者不知是有意挖苦,还是怎么,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

        听到这话,众人心中具是暗想:两百万中品灵石拍下乌魂断玉膏,还恭喜?恐怕换做自己,想哭的心都有了吧?

        想到这,台下便是立刻响起一片低沉的笑声,显然,这些武者想笑又不敢笑。

        一号贵宾室。

        李哲一听这话,脸色阴沉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他也知道,这件乌魂断玉膏是自己买贵了,不过没办法,毕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没人逼着自己,栽在了董小瑜手中,只能自认倒霉。

        “好了,接下来拍卖第二件东西。”银发老者不急不缓地道,“这乃是一套修炼物品,其中包含一枚四阶妖兽,大地暴熊的内丹,还有三件初级法器,分别是毒蛇软鞭、赤月长刀,以及混星锤。”

        “这四件东西,底价为两百万中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

        “什么?这几件东西加起来才两百万中品灵石?也太划算了吧?可惜我没有那么多灵石,只能看着你们争夺了!”有一个年轻武者羡慕的道。

        “哈哈,我这次灵石带的充足,这几件东西是我的了,我出两百二十万中品灵石!”

        “别跟我抢,我出两百三十万!”

        “两百六十万!”

        拍卖场中,第二件物品拍卖的异常火爆,的确,一枚四阶妖兽内丹,再加上三件初级法器,这种价格不算高,非常划算,所以才会令如此多人争相恐后的叫价。

        不过,当李哲和雷州阳两人看到白玉方桌上的那四件物品之后,却是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等等,那柄赤月长刀和混星锤,不是我师弟熊峰的吗?怎么会……”李哲眉毛一皱,疑惑不已。

        “四阶妖兽大地暴熊的内丹?这是我南龙阁穆平长老上次去黑魂山和另一位长老联手重伤一头大地暴熊之后所得的,当时我也在场。而那件毒蛇软鞭,是他从地下坊市花了大价钱购买回来的……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雷州阳同样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听闻前不久穆平长老与你师弟去商谈武猎之事,至今未归,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今他们的东西出现在了拍卖会上,恐怕……”雷州阳声音戛然而止。

        “恐怕已经死了!”李哲冷冷道,“等下拍卖会结束,我去找相关之人询问一下,到底是谁把这些东西拿来拍卖的!这个人,一定和我师弟,还有穆平长老的死有关!”

        “没错,我也正有此意。”雷州阳道,“不过眼下,咱们还是先把这些东西拍下来吧,毕竟这些东西以前是属于咱们两阁的,而且这个价格非常划算。”

        “好。”李哲点了点头,“拍下的费用,由咱们两人共同分担,如何?”

        闻言,雷州阳立刻点了点头,旋即望向场中,叫价道:“三百万中品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