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6章 你死定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7本章字数:3247字

        中州武猎初期,所有人的心思全部都放在猎杀妖兽,获取内丹上面。

        而到了后期,基本上就没人再去打妖兽内丹的主意了,而是要开始夺取那些实力不足的宗门弟子身上的记录令牌。

        “师兄说的没错,万一发生些什么情况,我建议由易邪来保管记录令牌。”顾飞凝在这时建议道。

        易邪的实力和拓跋伟相当,但真实的战斗力,却是远比拓跋伟恐怖,这一点几人都心知肚明,就连拓跋伟那样高傲的人,也不得不承认。

        因此,一旦开始抢夺记录令牌,由易邪保管,是最佳的选择。

        “我也赞同!”苏东说道。

        听到苏东这话,沈辉和拓跋伟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而易邪见到这一幕后,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苦笑,“等真正遇到危险再说吧,现在先由沈师兄保管。”

        “恩。”沈辉应了一声,“咱们走吧,接着去猎杀妖兽。”

        说完,就一马当先,运转功法,驾驭着灵力飞掠而去。

        见状,苏胖子、拓跋伟、顾飞凝,也是纷纷跟了上去。

        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易邪不由摇了摇头,圣翼他还是没有用出来,毕竟这是自己的一大底牌,如果这么早就暴露的话,那么就失去了作用。

        想到这,易邪打消动用圣翼的方法,运行混沌囚天诀,一边汇集灵力,一边跟上沈辉几人。

        ……

        一连七日,易邪几人的身影都穿梭在黑魂山当中,期间也碰见了不少其他门派的弟子,但都没有发什么冲突,还算相安无事。

        经过这七天疯狂的猎杀,如今易邪这一小队的记录令牌上的数字,也已经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队伍排名:3

        斩杀妖兽,获得内丹数量:377

        斩杀妖兽最高等级:4阶初期

        这七天当中,他们几乎每天都杀到深夜,累了,就随便找出山窟休息,饿了,就用那些妖兽的肉身烹制美食。

        只不过,易邪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董小瑜的身影,而且,连东璃阁和南龙阁的人也是都没有见到。

        这一天,一条僻静的小溪旁,易邪几人的身影赫然出现在此。

        “他娘的,咱们这几天如此疯狂的屠杀妖兽,怎么才第三名啊?”苏胖子一脸蛋疼,“胖爷还真就想不通了,究竟有谁,比咱们杀的还要狠?莫非还真如阁主所说,天陨门的人,排名在咱们前头?”

        “应该是这样。”一直鲜少发言的拓跋伟突然出声,“武猎开始那日,我见到天陨门的人,发现他们个个气血旺盛,修为差不多都在元丹境圆满。而那个李牧宁,则是更加让我捉摸不透,虽然只是元丹境后期,但却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所以,他们的排名在咱们前面,不足为奇。”

        “没错,拓跋师兄说的那种感觉,我也感受到了。”易邪凝重的点了点头,“等日后碰面,咱们不要和他们硬碰,你们只需把其余人引开,让我来对付李牧宁就好!”

        “恩。”众人纷纷点头。

        刚要准备再次出发,一道尖叫声,却是突然从不远处响了起来!

        “是野丫头!”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易邪眼瞳一缩,身影爆闪,便是朝着声音的源头追了过去。

        “不能让易师弟一个人去!”沈辉、苏胖子、拓跋伟三人见状,也是连忙跟上。

        “哼!”而顾飞凝冷哼一声,不开心的跺了几下脚之后,也追了上去。

        ……

        与此同时,离之前那处小溪几百米开外的地方,有十几道身影正在互相对峙。

        仔细一看便会发现,正是东璃阁和南龙阁的李哲、雷州阳,以及燕飞阁董小瑜等人!

        看样子,东璃阁和南龙阁的人,似乎是把燕飞阁的几位美女给围困主了,欲图不轨!

        而此刻,董小瑜怀中抱着一位相貌出尘的女子,那女子面色苍白,昏迷不醒,似乎是被对方给打伤了。

        “好啊,你们东璃阁和南龙阁的人胆子竟然如此的大,武猎之中,敢对同门下手!等回去,我一定要向府主说明,狠狠治你们的罪!”燕飞阁的大师姐李晴横眉冷竖,脸上浮现出冷峻的怒火,冷冷盯着南龙阁和东璃阁的人说道。

        “哈?”南龙阁阵营当中,为首那位身穿墨色长袍的阴柔男子冷笑道:“你还以为你们回得去?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南龙阁早就和东璃阁结盟了,早在武猎还没开始之前,就已经密谋着该如何取你们燕飞阁,还有那北云阁的小命了!”

        “裴子墨!”闻言,李晴娇叱一声,怒目圆瞪,“你们、你们可真当是好手段啊!这次燕飞阁栽在你们手里,我们认了!”

        “哈哈哈,你认命就好。”裴子墨狂笑一声,“这一次,就让我来给南龙阁一雪前耻!把你个臭娘们彻底击败!”

        “哼,你不提还好,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了。怎么着,中州武猎这么大的事,你们南龙阁的大师兄,东方浩圣没来吗?”李晴笑哼一声,秀美的容颜上顿时涌出不屑之色。

        “臭娘们,少他妈给我提东方浩圣,你已经死到临头知不知道?”一听东方浩圣四个字,裴子墨脸色顿时阴沉起来,当年,东方浩圣和李晴的事情闹得满武府人尽皆知,东方浩圣输给了一个女人,也是让南龙阁的学员感到抬不起头来。

        “裴子墨,你最好别轻举妄动,否则,等易邪来了,便是你们的死期!”就在这时,董小瑜忽然出言警告道。

        “哈哈哈……”裴子墨突然大笑起来,“易邪?你说的可是北云阁的易邪?”

        “正是!”紧抱着怀中的那名女子,董小瑜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呵,即便他来了又能怎样?我可是元丹境圆满,只差半步就能够进入阴阳境,而且,我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他不成?”裴子墨眉毛一挑,一脸的狂笑嚣张。

        “没错,易邪只要敢来,他就死定了!我要给我爷爷报仇,把他们北云阁的人,统统杀光,杀光!”就在这时,雷州阳也是站了出来,一脸怨毒的咆哮道。

        看到雷州阳这副模样,董小瑜不禁缩了缩脖子,显得有些畏惧,如今的雷州阳,已经完全疯癫了。

        而雷州阳见到董小瑜这种反应之后,却是忽然露出一脸淫,笑,“我听说,你是易邪的马子?哈哈,既然如此,我今天就要把你给办了!”

        “阳兄,你还是住手吧,万一一会儿易邪真的来了,看到咱们在动他的女人,咱们岂不就完了?”李哲一脸畏惧的说道,对于易邪,显然他的心理阴影还没有消除。

        “大师兄,你他娘怕个毛啊?易邪那家伙难道还能把你吃了不成?你这幅怂包的样子,简直给我东璃阁丢脸!”还没等雷州阳说话,李哲身旁那位身穿白色劲装的少年突然呵斥道。

        这少年名为伏星波,正是东璃阁第三位首席,也就是李哲的师弟,不过他的修为,可是比李哲高多了,已经达到了元丹境后期,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里,只有拥有实力,就算是最小的师弟,也能够教训师兄。

        “我……”李哲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但心中就是秉承着不能和易邪结下梁子的想法,走到一旁,一脸不情愿的道:“要做你们做,我可不参与!你们没见过易邪,不知道那家伙的恐怖!”

        “切!怂包软蛋!”

        看到李哲这副样子,东璃阁和南龙阁众人顿时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嘲笑。

        然后,以雷州阳为首的几人,便是朝着董小瑜一步步走了过去。

        雷州阳如今没了手臂,但纨绔之气却是不减,脸上带着一抹淫.笑:“董小瑜,你男人把我弄成如今这副模样,而且还把我爷爷也害死了。本来,我是打算找他报仇的,不过现在暂时还见不到他,所以就先拿你来消消火!”

        “等一会,我先把你给办了,然后,再让哥几个轮了你!到时候,易邪那小子就算不心痛死,也得气死,哈哈哈!”雷州阳淫.笑着。

        “没错,只要把她给玷污了,易邪肯定会被气死!”

        “你们不要过来!”听到这话,董小瑜立刻抽出长剑挡在身前,秀容之上尽是慌张。

        但雷州阳却是充耳不闻,也不知是被精虫上脑,还是报仇心切,竟然朝着董小瑜一下抓了过去,掌风凌厉!

        嗤啦!

        雷州阳独缺一臂,剩下的那只手却是灵敏异常,趁董小瑜一个不注意,将其胳膊上的衣服撕了下来,顿时露出一片雪白光洁的皮肤。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男人都是一个个双眼放光,仿佛看到了鲜美的猎物一般。

        “美人啊!”雷州阳忍不住赞叹一声,眼中色光大露,然而,正当他要将董小瑜扑倒,压在身下的时候。

        远处,一道夺命的血色刀芒突然横飞而来!

        与之同时,还有易邪那冰冷当中蕴含着无边怒意的声音响起:“雷州阳,你死定了!”

        噗嗤!

        话音刚落,血刀斩便是直接将雷州阳仅剩的那条手臂也斩了下来,鲜血登时从其臂膀之上喷涌而出,而雷州阳也当即痛的惨嚎起来,就在即将因为失血过多,昏迷过去的时候,他只觉一股清流突然涌向天枢,头脑当中不但没了昏昏沉沉的睡意,反而更加清明,精神了起来。

        感受到这一变化,雷州阳抬眼一看,发现易邪竟然在自己身上突突突点了数十个穴位,顿时大惊,满脸骇然地问道:“你、你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