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2章 屎…真甜?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9本章字数:3202字

        看到九公主眼神中那不屑之色,易邪不由苦笑,然后也不再多说,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便自顾自地挥舞起来。

        呼呼!

        嗖嗖!

        一根破树枝在易邪的施展下,犹如挟杂着重重弱水的利剑,破开空气,无往不摧,一些比较明显的缺陷都已经得到极大的完善,虽然还是弱水剑法,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完全不一样。

        九公主施展的弱水剑法,柔软飞快,轻灵飞旋。

        而易邪施展的却是柔中带刚,凌厉无匹,招招致命!

        见到这一幕,九公主一张樱桃小嘴逐渐张大,俏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半晌过后,易邪施展完毕,方才停了下来。

        “你真的做到了!”九公主立刻朝易邪跑了过来,脸上带着惊喜之色:“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做到的?竟然真的能完善天阶武技!”

        “一看便知。”易邪言简意赅的回答道,并没有将演武空间的秘密透露出来。

        听到这个回答,九公主眼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易邪的崇拜,这种明确而又简短的回答,不正是世外高人才能说出的话吗?

        想到这里,九公主不由急迫地道:“快把这套剑法教给我!”

        “不。”易邪的回答依然简短。

        “什么?你拒绝我?”九公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是神圣王朝最小的公主,从小就被父皇,母后,皇兄,姊妹,所有人宠爱,说要月亮不会给她摘星星。

        在皇宫之中,还从未有人敢如此直白的拒绝自己,而且,本来之前他已经答应要教给自己,结果不知为什么,突然又反悔了。

        “为什么?”九公主神色愠怒的问。

        “因为你错过了。”易邪简短回答,“之前想教给你的时候,你不相信我,不肯学,现在不觉得有些晚了吗?”

        “你!”九公主怒了,娇颜之上露出咬牙切齿的表情,恨不得狠狠地咬易邪一口,咤道:“你敢不教我?信不信我让父皇下令,立刻处死你!”

        “抱歉九公主,威胁对我没用。”易邪笑了起来,“而且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愚蠢吗?我是百门争霸第一名,圣上刚刚册封我为“冠武侯”,怎么可能立刻处死我呢?”

        “就算圣上宠爱你,依你之言把我处死,也绝对不会在明面动手,而如果选择派出杀手,对我进行暗杀,恐怕那个时候,我早已离开了东州。”

        “所以,你如果真的想学,就不要和我来硬的,懂吗?”易邪扔掉手中的树枝,飒然一笑,随即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混蛋!”望着易邪消失的地方,九公主气的直跺脚。

        ……

        宴会上。

        易邪刚刚回到席位中,还没等坐下,一只细腻柔软的小手便是突然从后面轻轻搂住了自己的脖颈。

        易邪一惊,立刻回头看去,却是讶然发现,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九公主。

        “九公主,你这是做什么?”易邪脸色一红,连忙把九公主的小手拿开。

        “易邪,别叫我公主,我叫李烟云,你叫我云儿就可以了。”九公主李烟云一副发春的模样,如同一条柔软的蟒蛇,双臂一展,又抱住了易邪。

        在她自己心里,自己这不过是讨好易邪的表现罢了,但在外人的眼中,却是有种暧昧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至天台上,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一些来自三十七大宗的长老们,不由对易邪竖起了大拇指,心中纷纷道:此子果然厉害,刚刚取得了百门争霸第一名,被圣上册封为了“冠武侯”,这下,又引来九公主的青睐,莫非,他是想再多一个“驸马”的身份?

        而梁天宇、殷漠然见状,则是不约而同地露出一副坏笑,玩味地看着易邪,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般。

        “哼,易邪你这么做,就不怕伤了我师妹的心吗?”李晴冷哼一声,满面寒霜,随即还不等易邪解释,便离开席位,对着瑶池公主道:“公主,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先离开了。”说完,便飘然而去。

        看到李晴离开,易邪不由苦笑,自己什么也没做,这一切貌似都是李烟云先主动的吧?

        “九公主,请你不要拿我寻开心了。”易邪盯着李烟云的眼睛,很严肃的道。

        “我没有拿你寻开心啊,不是你说的,不要和你来硬的么?”李烟云故作可怜地道,说着,一双芊芊玉手,又再度缠到了易邪的身上。

        瑶池公主凤眸微眯,凝视着易邪的身影,脸上一副说不出的神色。

        这妮子,不会是要色诱我吧?

        而易邪看到这一幕,心里却是暗暗地道,李烟云虽然才十四岁,但身材发育的相当不错,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身材曼妙,曲线玲珑,尤其是胸前那对大小适中的“白兔”,让人心生无限遐想。

        此刻,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幽幽的处子体香,近在咫尺,让易邪有种飘然的感觉,不由咕咚地吞了一下口水。

        “真是服了你了,我答应你,把完善版的弱水剑法传授给你,你就饶了我吧,小姑奶奶!”易邪伏在李烟云的耳畔,连忙轻声求饶道。

        此刻至天台上,所有人的焦点都已经汇聚到了这两人身上,易邪要是在不表态,任由李烟云胡闹下去的话,恐怕瑶池公主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那……好吧。”闻言,李烟云贝齿轻咬,点了点头,随后松开缠在易邪身上的手臂,笑嘻嘻地离开了。

        见到李烟云彻底消失在了宴会上,易邪终于松了一口气。

        旋即,宴会又再度热闹起来。

        众人虽然不再对易邪注目,但今晚九公主对易邪的表现,却是被众人牢牢地记在了心里,恐怕用不了多久,便会传回圣都,闹得人尽皆知。

        一想到这,瑶池公主就感觉头有些大,心道九妹真是的,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男人表现的如此亲昵呢?就算、就算再喜欢,也不能这样吧?不单会影响皇族颜面,而且镇国公之子就在底下,让他看到了怎么想?算了算了,九妹还小,就由她再胡闹几年吧!

        一念及此,瑶池公主黛眉舒展开,端起酒杯,便是继续与几大仙宗的长老交谈起来。

        而与此同时,席位离武俊侯不远的地方,一个身穿雍容丝袍的长脸青年却是目光紧盯着易邪,其中有杀机一闪而过。

        “敢勾引我施甄田的未婚妻?小子,你死定了!”施甄田咬牙切齿。

        随后他就站了起来,对瑶池公主朗声道:“瑶池公主,我听闻百门争霸乃是整个大陆最有质量的比试,能够参加,无不是一方少年天才,而获得其中第一者,想必更是拥有不俗的实力。我想讨教一番,还请公主准许。”

        听到施甄田这话。瑶池公主唇齿一开,轻轻吐出一个字:“准。”

        这施甄田乃是神圣王朝镇国公施袁冲之子,是圣都出了名的四大纨绔之首,早些年,浮圣大帝为了拉拢镇国公,不惜将最疼爱的小女儿许配给了镇国公之子,也就是施甄田,等到李烟云年满十六岁后,就会嫁到他们家中。

        此刻施甄田站出来,表面说要向百门争霸魁首讨教一番,实则,是为了教训,谁让刚才李烟云对易邪表现的那么暧昧呢?

        对于李烟云,施甄田觊觎很久了,但没柰何,李烟云却是对他并不感冒。

        不过有婚约在身,施甄田自然不会允许任何人染指自己的未婚妻。

        而至天台上,大多数都是朝廷大臣,还有三十六宗长老,他们自然知晓施甄田和九公主定下的婚约的事情,因此一看到施甄田站出来找易邪麻烦,便知道好戏就要上演了。

        “本少施甄田,镇国公之子,九公主李烟云乃是本少的未婚妻。”施甄田上来就开门见山地道,“今日,本少想向这位新晋的百门争霸魁首、冠武侯,易邪易公子讨教一番,不知可否赏脸?”

        “施甄田?施甄田……施甄田……”听完施甄田这番自我介绍,易邪突然喃喃起来,不断的念叨着施甄田的名字。

        “怎么?你认识本少?”施甄田笑了笑,“本少在东州也算得上是一号响当当的人物,也难怪你会认识。”

        “不,我不认识你。”这时,易邪突然道:“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

        “名字?”施甄田眉毛一皱,不解道:“本少的名字怎么了?有问题?”

        “你不觉得,施甄田三个字,有点像‘屎……真……甜’吗?”易邪一副认真脸,一字一顿,字正腔圆的说了出来。

        此话一出,至天台上顿时响起一阵哄堂大笑。

        首座上的三大仙宗长老也是不禁嗤的一下,笑了声音。

        就连瑶池公主,娇颜也是露出一抹笑意,无奈地摇了摇头,镇国公之子施甄田,为人嚣张跋扈,睚眦必报,在场之人,恐怕也就易邪敢招惹他了。

        “你!”施甄田瞪着易邪,双目中好似能喷出火来。

        但转念一想。

        不行,本少是来找这小子麻烦的,怎么能出师未捷身先死?

        想到此处,施甄田长吁了一口气,将心头无边怒火压制下来,换上一副和煦的笑容,道:“易公子,咱们先不谈这个话题,我听说你是天域武府北云阁阁主的得意门生,不如就让我来考考你,一些修炼上的问题?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