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5章 教你做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9本章字数:3353字

        “镇国公之子真是厉害呀,易某佩服佩服,这等肉身防御力,恐怕连阴阳境圆满的武者都追赶不上!”

        易邪惊叹道,脸上那副由衷而发的表情,简直能媲美前世的奥斯卡影帝。

        “哈哈哈……”

        一听这话,施甄田更加得意了,笑的十分畅快,狂妄道:“你知道就好,来吧,接下来我站着不动,你还有两次的机会!”

        “什么?施公子居然如此自信,要站在原地不动,任我攻击?”易邪震惊,不敢置信。

        “没错。”

        施甄田点了点头,随即扬起下巴,双手掐腰。那副模样,要多得意有多得意,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那好吧,多有得罪了。”

        易邪抱拳说道,继而身影一闪,再次掠到了施甄田面门前方。

        “天下无敌冠绝八荒唯我独尊拳!”

        易邪瞎编了一个极其响亮的武技名字,然后一拳打出,看似拳风凌厉,但实则才用了一龙之力,向施甄田轰击而去。

        望着那呼啸而来的拳影,施甄田眼中逐渐变得凝重,心脏怦怦直跳。

        这小子,莫非使出全力一击了?

        施甄田在心中惊叹,不过却是没有躲开的意思,开玩笑,自己堂堂镇国公之子,说出去的话就和泼出去的水一样,岂是闹着玩的?

        就在施甄田认为,在易邪这一拳之下,自己就算倒不下去,恐怕也要受不轻的伤。

        便在这时,只听嘭的一声。

        拳头落在腹部,一股绵柔力量直接涌入体内,施甄田运转内劲,很快便是用肉身将之化解开来,一龙之力,就这样消散于无形。

        一龙的力量对于阴阳境后期强者来说,简直和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哈哈哈,又没事?”打量身体,发现自己毫发无损,施甄田神色兴奋,指着易邪的鼻子,嚣张道:“怎么?你没有吃饭吗?这一拳,还不如之前那一招呢!本少一点事都没有。”

        “啊?怎么会这样?”易邪依旧在表演,脸上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盯着自己的双手,嘴角露出苦涩,喃喃道:“不应该啊,这一拳可是我最强的绝学,用了九成功力,竟然……竟然会是这种情况?”

        “哈哈,九成?原来你的九成功力就这样啊?”施甄田不屑地嘲讽道:“既然如此,我看第三招你也没必要打了,就算十成,恐怕也不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

        “那怎么能行。”听到施甄田这话,易邪一脸坚决的否定道:“就算我打不倒你,也得坚持打完三招啊。武道修炼,在于坚持,如果连这都坚持不下来,那还怎么修炼武道呢?以后对我的心境造成很大影响啊!”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要打快打,本少可是还等着要教训你呢。”施甄田不耐烦的嚷道,依旧双手掐腰,下巴快扬到了天际。

        这时,易邪见状,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冷笑。

        看到易邪这一细微的变化,瑶池公主不禁娇颜浮笑,摇了摇头,心道这个易邪真是隐藏的太深了。

        “战神掌!”

        惊喝一声,手臂快速震动,全身青筋暴起,强烈刚猛的战神虚影瞬间降临!

        这招战神掌,易邪发挥到了极致。

        登时,掌风如潮水般席卷而来,好似一重接一重的叠浪,风声呼啸,凌厉无匹!

        恩?

        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施甄田感受到面前突然传来的恐怖波动,这时才反应过来,他觉得面前好像有一座大山横扫而来似的,那刚烈的劲风,剐的脸颊生疼。

        “不好!他之前都是演的,这才是他的真正水平!”

        这念头刚从他心中划过,便听一道道骨裂声从身上爆响而起。旋即施甄田口中狂喷鲜血,身体犹如麻花一般,拧着劲就倒射了出去!

        噗!噗!噗!噗!噗……

        身体摩擦地面,飞出了至天台,横跨了通地台,在众人震惊到极点的目光之中,一直摔出几百米,直到落在长汀台,方才停了下来。

        此刻,施甄田整个人如同血葫芦似的,浑身破破烂烂,从上到下,擦出的伤口恐怕有数百个,狼狈无比。

        “怎么会这样?施公子败了?”

        “易邪他之前明明那么弱,为何会突然变得……”

        “靠,我明白了,原来这小子之前是在演戏啊,之前那两招装的可真想啊,连老夫都被他给骗了!”

        到了此刻,众人才明白过来,一个个懊悔不已,生拍脑门。

        “说了三招,多一招都算我输。”易邪扫了一眼施甄田,冷冷地说道。

        “耶,我就知道老大是这种打算,哈哈哈,太爽了!”殷漠然振臂一呼,兴奋无比。

        “哈哈,那个屎真甜简直快把我笑死了,不过,老大的演技可真是一流啊,把在座的长老们都唬住了。”梁天宇也笑得前仰后合。

        “我用演技教他做人。”听到梁天宇和殷漠然的话后,易邪不由玩笑般地说出了这句话。

        与此同时,隐大师的身影突然从阴暗处闪了出来。

        本来,隐大师觉得自己输给一个小辈,很没面子,决定离开,但谁知就在他转身的一刹,听到自家公子提出要和易邪武斗,出于保护自家公子的想法,隐大师并没有真正离开,而是悄悄躲在暗中,观看两人的比试。

        前两招,易邪表现的极其弱势,隐大师以为施甄田赢定了。

        谁知,就在他第二次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听到恐怖刺耳的骨裂之声响起,随后便见自家公子和条死狗似的被揍飞了出去,顿时隐大师就冲了出来,欲要去救施甄田。

        不过就在此刻,易邪的身影却出现,突然拦在了他的面前。

        “你干什么?不要妨碍我去救我家公子。”隐大师横眉倒竖,盯着易邪极其不悦的道,若不是今天是分封大典,有诸位高人,以及瑶池公主在场,恐怕隐大师都想找易邪算账了。

        “隐大师是个愿赌服输的人,易某佩服,那么你家公子之前答应我的云霄花……”易邪笑着伸出了手。

        “给你!”隐大师一听此话,顿时明白过来,冷哼一声,随即就从纳戒中取出五株云霄花扔给了易邪。

        “慢着!”易邪握住云霄花,但眉头却紧皱起来。

        “又怎么了?”隐大师一脸急色地问。

        “你耳朵聋了不成?之前我们的赌注的确是五株云霄花,可后来,你家公子又和我加了一些条件,只要他在三招之内败给我,就多加一倍的赌注!”易邪道。

        “你!”隐大师咬牙切齿,这十株云霄花,可是镇国公吩咐炼制通脉丹的啊,本来输出去一半,就已经很让隐大师心痛了,可现在,易邪竟然想打全部云霄花的主意。

        “我什么我?瑶池公主在场,你们镇国公府的人,还想要赖账吗?”易邪义正言辞的喝道。

        “隐大师,你是镇国公府座上贵宾,此刻镇国公不在,镇国公之子又昏迷不醒,你的一言一行,可都代表着镇国公府啊,你要谨言慎行,想清楚后果再行动。”这时,瑶池公主不知处于什么原因,竟然帮易邪说起了话。

        听到瑶池公主,隐大师顿时点了点头,恭敬道:“公主说的是,我镇国公府,从来不干那种无耻之事,既然敢打这个赌,自然也能付得起赌注。”

        说完,又取出五株云霄花,交给了易邪。

        而后,易邪让开去路。

        “公子,你没事吧?”冲到施甄田面前,隐大师一把扶起施甄田,急切的问了起来。

        然而施甄田却是一动不动,如死狗一般。

        “小子,把我家公子怎么了?公子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镇国公府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看到施甄田这副模样,隐大师转头望向易邪,气急败坏的道。

        “没事,这个‘屎真甜’只不过受了一些内力,外加皮外伤,昏过去罢了。”易邪淡淡道:“我说你也是,身为六品炼丹师,难道就只会炼丹?连你家公子是什么情况都看不出来?”

        “噗。”

        就在这时,施甄田醒了,谁知他刚一醒便听到易邪在嘲讽自己为‘屎真甜’,不由怒火攻心,喷出一口鲜血,又昏了过去。

        “公子!”隐大师大叫一声,抱起施甄田,便匆匆而去。

        “易邪,你记住,这笔帐,镇国公府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一句狠话从隐大师离去的方向悠悠传来,带着透骨的寒意。

        “呵,我会怕么?”易邪冷笑一声,随后看向瑶池公主,抱拳道:“刚才,多谢瑶池公主解围,不然的话,恐怕镇国公的人,不会那么痛快,就把剩下的赌注交出来。”

        “此事你不用谢我,镇国公府也代表着朝廷,欠债不还,如此有损朝廷威严的事情,本宫自然不会让它发生。”瑶池公主一副高冷的模样,“今天就这样,你们继续,本宫有些乏了,就不陪你们了。”

        说完,便如同仙女一般,离开了。

        “恭送瑶池公主。”望着瑶池公主的背影,众人齐呼。

        瑶池公主离开后,宴会依然热闹,各种仙胗灵膳络绎不绝的被送上桌来。

        长汀台上的低阶武者,长汀街的上的普通百姓,吃的好不快活。

        而至天台,易邪也是与梁天宇、殷漠然、褚晨几人交杯换盏,喝的极为痛快。

        “刚才看冠武侯智勇双全,身手不凡,不知道可否与本侯切磋一下?”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冷清的声音突然打破了热闹的气氛。

        易邪放下酒杯,循声看去,发现说话之人,赫然是位身穿灰色裘袍,剑眉星目,气宇不凡的青年。

        这青年往那一站,身影提拔,浑身自然而然有种皇家之气散发出来,使人不禁侧目。

        “你是?”易邪盯着青年问道。

        “在下武俊侯,李良。”灰裘男子彬彬有礼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