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8章 无上丹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9本章字数:3212字

        “冠武侯,有了这枚徽章,只要你还在武极大陆上,就能到遥星丹会的帮助!”

        “我遥星丹会分馆千万,甚至在北州魔族之地,也开设了分馆,所以,以后你若是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们帮助。”牧渊一脸正色道。

        “多谢牧大师。”听到这话,易邪抱拳谢道,随后接过那枚徽章,又道:“不知现在,牧大师可否为我炼制魔血丹了?”

        “好。”牧渊闻言点了点头,道:“炼制八品丹药,长则半月,短则七八天,不知冠武侯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去等候呢?”

        “在哪都一样。”易邪随意道,“如果贵处还有空房的话,我不介意留在这里。”

        “冠武侯能暂住寒舍,是遥星丹会的荣幸。”牧渊露出一丝笑意:“老夫去吩咐我那两位徒弟,为您准备房间。”说罢,便走了出去,易邪随之跟上。

        “阿狱,快去给冠武侯准备一间空房,接下来这段时间,冠武侯便要在咱们丹会居住了。”牧渊对着之前那个被易邪扇了一巴掌的麻脸青年说道。

        “是,师父。”麻脸青年点了点头,看向易邪的目光中一丝畏惧,在其转身的一刹,却突然发现,易邪的胸口竟然佩带着一枚遥星丹会荣誉丹师的徽章,而且品阶,竟然还是二品的!

        这一幕,那个小丹童阿虹也发现了,两人顿时僵在原地,错愕无比。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牧渊又吼了一句。

        听到牧渊这一嗓子,麻脸青年才回过神来,连忙点头,随后一溜烟地跑进了丹会深处。

        “牧大师,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没忍住,出手教训了一下你那位徒弟。”易邪搔了搔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的事情,的确是自己有些冲动了。

        “无妨无妨。”牧渊很大方地摆了摆手,道:“玉不琢不成器,他自己有眼无珠,顶撞了冠武侯,这些都是应得的,冠武侯使他长长记性,倒也也不是坏事。”

        牧渊身为八品丹师,只要他愿意,可谓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到处都有招募他的宗门,王朝,哪里会像现在这样,缩在一个小小的丹会分馆?

        不过,牧渊活了将近四五百年,早已看透世间的纷纷扰扰,所以名利什么的对他来说都不重要,这样资历丰富的炼丹师,又如何看不出,易邪只是教训一下阿狱,并没有下很手。

        若是动真格的,恐怕自己那位傻徒弟,都不够给眼前这少年塞牙缝的。

        “师父,客房准备好了。”便在牧渊心中暗想时,麻脸青年阿狱走了出来。

        “恩,带冠武侯去吧。”牧渊吩咐道,随后看向易邪,道:“冠武侯,那我就去给您炼制丹药了。”

        “好的。”易邪点头,然后也不逗留,跟着阿狱便去了位于遥星丹会后面的住处。

        遥星城中的这处遥星丹会,虽然只是一家分馆,外表看似毫不起眼,甚至寒酸,但后面却是非常庞大,分隔出许多专门炼制丹药的房间,透过门窗,易邪看到有很多丹师正在忙碌的炼制丹药,整个后院,丹香弥漫。

        走过重重回廊,阿狱带着易邪来到了客房。

        “冠、冠武侯,这里就是了。”指着房门,阿狱有些畏惧的道。

        “恩。”易邪应了一声,推开房门,在进去的一刹那,转身对阿狱道:“你不用怕我,刚才我之所以会打你一巴掌,是因为你目中无人,行走江湖,切莫如此,否则会招来灾祸,恐怕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这一次,我只是给了你一巴掌,下一次,说不定别人就是捅你一剑了。”

        “冠武侯教训的是,之前都是阿狱的错。”阿狱连忙点,心中对易邪的畏惧,也瞬间减少了许多,甚至觉得,冠武侯说话的的确很有道理,是为了自己好的念头。

        易邪见状,欣慰地吁了一口气,道:“你回去吧。”

        “是,冠武侯。有什么吩咐,尽管来前面找我。”阿狱恭敬地道,说完便脚步匆匆地离开了后院。

        阿狱走后,易邪关上房门,目光打量而去。

        这是一间还算不错的小屋,屋中的装扮都很别致,紫檀木做成的桌子、椅子,华丽的床榻,以及房间中,那袅袅燃着地的顶级熏香。

        易邪打量了两眼,便坐到了床上,随后沉入心神,进入气海。

        “云老,之前我拒绝了牧大师的好意,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易邪迷茫的问道。

        之前牧渊透露出收徒之意,易邪并不是没有考虑,而是觉得自己如今身为冠武侯,又即将要进入仙宗修炼,事务繁杂,恐怕没有时间来学习炼丹之术,出于这个原因,才拒绝了他。

        “少主不用担心,炼丹之术,并非只有他一人会。”云老神秘笑道,“你若想学,我也可以教你。”

        “我就知道云老你会这么说。”闻言,易邪狡黠一笑,其实拒绝牧渊,其中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那就是云老。

        通过之前对云老的观察,易邪发现云老在丹术上的造诣,非常高深,虽然云老谦虚说不算什么,但易邪知道,云老恐怕也是一位炼丹师,而且品阶还不低,能够知道魔血丹这种丹方,最起码也得是八品往上。

        自己气海之中,就住着一位如此恐怖的炼丹师,易邪还需要拜入别人门下吗?

        “少主果然聪明过人。”云老依旧笑了笑,讲述道:“很久之前,上主任还没有陨落,那时候,我拥有一副肉身,并不像现在这样,一直躲在你的气海之中。”

        “经主人的提拔,我丹术造诣也不算太低,有幸突破九品范畴,达到了神丹师的行列。”云老淡然说道,但这话,落在易邪耳中却是石破天惊。

        “神、神丹师?”易邪有些懵,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云老的丹师等级竟然这么高,已经突破了九品丹药!

        “神丹师很令人震惊吗?”看到易邪的反应,云老不以为然的道,“我若告诉你,上一任主人,乃是仙丹师,你会不会更加震惊呢?”

        一听这话,易邪彻底无语了,恐怕武极大陆上,神丹师都找不出十个,仙丹师就更不用提了。

        所谓神丹师,乃是超越九品,才能达到的丹师等级,这种人物,极其恐怖,所炼制出的丹药,生死人肉白骨,而仙丹师,易邪没有听说过,不过看样子,似乎是比神丹师更加恐怖的存在。

        便在这时,云老又道:“少主,你如今的丹术造诣,已经达到了二品炼丹师的行列,只要是行家,通过你炼制的丹药品色,便能发现。”

        “所以我能教给你的,没有别的东西,这本《无上丹典》,是上一任主人耗费大量心血汇总而来,其中记录了万千种不同品阶丹药的炼制方法,以及丹方。”

        “你拿去学习,炼制丹药的时候,我会在旁指导,这样,你的丹术等级,就会进展的很快了。”云老说道,说罢,一道金光窜入易邪脑海。

        易邪感悟而去,发现无数文字汇聚成了一部如同百科全书般的《无上丹典》,随便翻了几页,就被其中的浩瀚所震惊。

        这部《无上丹典》,内容丰富至极,记录了数万种丹方,以及所有炼丹师的炼丹手法,想要研究透彻,恐怕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

        “云老,你看以我的天赋,想要达到牧大师那种等级,需要多长时间?”易邪问道。

        “丹术方面和武道不同,全凭一个‘悟’字,悟性差,恐怕一辈子也达不到,不过少主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以你的天赋,晋入八品丹师,只是时间问题,至于到底需要多长时间,我也不敢保证。”云老十分诚恳的说道。

        听到这话,点了点头,易邪便退出气海,开始苦心研究起《无上丹典》。

        云老告诉他,想要成为等级更高的炼丹师,首先要做的,就是学习炼丹的手法,禁忌事项,然后背下丹方。

        ……

        接下来的四五天,易邪每日除了修炼灵气,就是研究《无上丹典》,背丹方等等。

        傍晚的时候,会去遥星城极为有名的醉仙楼品尝好酒,打发时间。

        这一日,易邪结束了一天的修炼,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袍,带上一顶帷帽,便是走出遥星丹会,朝醉仙楼的方向行去。

        其实易邪也不想带帷帽,但没办法,举办分封大典那天,易邪出的风头太大了,以至于走到那里,都会被人认出来,无奈之下,易邪买了一顶黑色帷帽,用来遮挡面容。

        行走在遥星城最为宽阔的长汀街上,夜景十分迷人,远处红灯笼高高悬挂,散发着绚烂的赤红。街道上,人来人往,有男有女,两个七八岁大的孩童,手中握着分诱人的糖葫芦,追逐嬉闹。

        虽然喧嚣,但却一片平和。

        看到这种景象,易邪突然心生隐居之意。

        大隐于市,能够在这种小城中和心爱的人隐居下来,倒也是一桩乐事。

        不过忽然间,他又是面色一滞,想起了自己身上担负的重担,与陈天琅的三年之约还没有结果,初见他时,他便已经是法相境的强者,恐怕如今,修为更加高深了。

        而且,自己还答应了北斗天君,去青龙仙宗盗取《天地轮回经》,为他凝聚肉身,使之复活,在这些事情没有完成之前,自己隐居的想法,恐怕是难以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