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对战李良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9本章字数:3100字

        不知何时,李良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长剑。

        此剑银白似雪,长七尺八寸,剑身上镌刻着许多细密精美的凶兽图案,此刻携着极为凶悍的剑势,朝易邪袭杀而来。

        “白蟒通幽!”

        随着一声呜嗷刺鸣,一条绿斑白蟒虚影从剑身上奔腾而起,气焰滔天,两根碧绿獠牙在四周灯火的映照下闪闪发光,锐利逼人!

        易邪见状不敢怠慢,李良毕竟是法相境初期,实力凶悍,万一有个松懈,那就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噌。

        罗刹天刀出鞘,黑气弥漫涌动。

        叮叮。

        刀剑相撞,一股巨力勃然扩散,易邪受到冲击,身影一个不稳,罗刹天刀差点脱手而飞。

        法相境果然不是盖的。

        “黑煞刀功!”

        易邪暗道,随即惊呼一声,双膝用力,弹射而去,同时幻影步猛地展开,脚下移形换影,日月更迭,身体拉出一道道残影,快到模糊。

        与此同时,李良望着手中白蟒剑上面那一道道细纹,一时有些失神。

        这白蟒剑可是高级法器,一个照面就被那小子的黑刀砍出裂纹了?

        莫非,他手中的黑刀是……圣器?

        这个念头刚从李良心中升起,两眼之中便立即涌现出一道贪婪。

        “白蟒入秋!”

        蓦然,又是一道绚烂的剑招横劈而出,李良依然手持白蟒剑,生生以剑意制造出了‘秋风萧寒瑟,白蟒入梦来’的意境,用这强大无匹的一式,去抗衡易邪的黑煞刀功。

        轰,嘭!

        两道刺耳的巨响立即从周身炸开,气流陡然爆涌,惊得醉仙楼中的众人连忙退出很远,之前那位素以少女,也是贴在墙边,屏气凝神,小心翼翼地看着易邪,生怕这位好心出手的少侠,会死在纨绔七皇子手中。

        “噗。”

        而后只见,易邪口中有腥甜之气涌了上来,浑身气流刹那间竟是倒转,他双眉一竖,立刻运转混沌囚天诀调整内息。

        而另一边,李良也不好受,左手虎口处,溢出丝丝血流,竟是被易邪霸道的刀法震裂。

        两招相交,高下立判。

        易邪内伤,而李良仅仅只是皮外伤。

        “嘿嘿,冠武侯,你敌不过本侯的。”李良凝视着易邪,眸子中闪过一片阴鹫之色,给人一种银环蛇的冰冷之感:“谁较叫你逞英雄呢?若不是你多管闲事,恐怕本侯还发现不了你,这下死到临头了吧?今天,本侯就要给我兄弟施甄田报仇!”

        “报仇?”易邪擦掉嘴角的血迹,不屑地冷笑一声:“我可是圣上册封的冠武侯,你有本事动我一个看看?”

        “哈哈,本侯又不傻,既然你如今受朝廷赏赐,你的命,本侯便不取。”李良冷冷道:“但是,取你一手一脚,总归没问题吧?本侯就不信,父皇会为了你,降罪于我!”

        听到这话,易邪不再多言,只是脸色愈发凝重,自知遇上强敌,若不将对方彻底击败,恐怕今日自己就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哼!”

        冷哼一声,易邪随之调整好了身体,身影顿时横冲而去,与之同时,一道血色刀芒,宛如蛟龙,顺着袖口猛然飞掠而出!

        喀嚓。

        谁知这时,李良随手击出一道虹光,立刻便将血色刀芒击成齑粉。

        嗜血刀,碎。

        见到这一幕,易邪面无表情,早已凝聚好的破空拳迎了上去。

        以嗜血刀拖延时间,乃是易邪一计,好让自己有空档凝聚破空拳,登时,直径半米的黑洞破碎空间,如同一张噬人的巨兽大口,陡然落向李良。

        李良见状,眼中惊骇,他好歹也是师从皇室首席宗师洛天琼门下,再加上皇家武库的浩瀚,从小什么样的武学没有见过?可能够产生黑洞,用超脱天地以外的力量来对敌杀人的,他还从未见过,所以此刻不由大感震惊。

        “喝。”

        低沉爆喝从嗓中滚滚传出,白蟒剑带着千钧之力朝那疾速掠来的黑洞劈斩而下。

        李良想用白蟒剑的剑势将黑洞湮灭。

        但,他失策了。

        黑洞的力量,远远凌驾于天地之上,不受这片天地规则的束缚,即便天境强者,也无法将之破灭,意随心动,只有施展者,才能使它消失。

        顿时只见得,白蟒剑被吸卷入黑洞之中,随后剑身弯曲,像是藤条一般,左摇右摆,被黑洞吞噬进去。

        立刻,其中白蟒剑灵挣扎起来,想要冲出黑洞的吞噬范围,但很可惜,没挣扎多久,便伴随着一声惨烈的嘶鸣,彻底被黑洞吞噬的一干二净。

        见到这一幕,易邪脸上无悲无喜,然而众位看热闹的武者和百姓却是炸开了锅。

        “这是什么招式?竟然如此恐怖?”他们眼中充满惊骇。

        “不清楚,从未见过这种武技,竟然能够吞噬法宝。”

        “听说冠武侯不过才阴阳境中期,能和纨绔皇子打成这样,也算不错了,就是不知道,最终谁能取得胜利?”

        “这还用说?七皇子可是法相境初期,已经凝聚出了法相真身,想要对付一个阴阳境中期的家伙,还不是小菜一碟?”

        “话虽如此,但冠武侯的战力也十分非凡啊!”

        听到这番话,众人又沉默起来,不敢轻易妄言。

        而一旁的素衣少女,却是紧张地看着易邪,青葱的十指因为太过用力,攥的有些发白,手心中不断冒出香汗。

        很显然,她在担心易邪。

        一来,少女知道易邪输了以后,自己父女二人肯定也难逃李良的魔掌。

        二来,她不想看到一个见义勇为的少年,为了自己,丢掉小命。

        “有些手段。”

        李良微眯着眼睛,紧盯着易邪:“这样好了,只要冠武侯把刚才那招武技教给本侯,今天的事,一笔勾销。”

        “七皇子殿下对我这招感兴趣?”易邪笑了笑,两人之间的交手,暂时停了下来。

        “没错。”李良点了点头,背负双手,灰裘一甩,落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斜睨易邪道:“告诉本侯,那武技从何而来,叫做什么名字?”

        “破空拳。”易邪冷笑着回答:“我若告诉你,这套武技,乃是我自己亲创出来的,七皇子殿下会不会相信呢?”

        “你自己创出来的?”李良瞳孔一缩,其中具是震惊之色,不过很快,便被不屑取代:“少唬本侯,当本侯是傻子不成?你这般年纪,若是能创出如此高深莫测的武技,那你的天赋,可远比仙宗中的星路弟子高多了!”

        “七皇子不信,那我也就没办法了。”易邪无奈。

        看到易邪摇了摇头,李良又追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本侯的话呢,只要你将破空拳传授于我,今天的事情,本侯一概不究。”

        “哈哈哈……”

        突然,易邪大笑起来,随后面露鄙夷之色:“呸,做梦。”

        李良这种纨绔的心思易邪还看不出来?

        他只说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一概不究,却只字未提那父女二人,分明没想放过他们,自己即便将破空拳教给了他,恐怕也难保那父女二人的性命。

        “好啊!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便给本侯去死吧,等你死了,本侯还不是一样会在你的纳戒中,找到那套武技?”李良眸子中划过一丝森然的戾气,随后狂笑一声,身形掠动,如飓风卷起,气势弥天!

        “七皇子要施展法相真身了,这下冠武侯恐怕要玩完了。”众人惊呼。

        话音刚落,一股恐怖的威压瞬间从李良身上弥漫开来,随之一分为二,从他本体当中跃出一道灵光,落于面前,观其模样,灵气四溢,如胞胎般,站在李良面前。

        “法相真身?”

        易邪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道灵气人影,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

        迈入法相境,便可凝聚法相真身,法相真身虽然不具备灵智,但却拥有和本体一样的战斗力,而且拥有变化之术,可大可小,力拔山河,恐怖绝伦!

        “少主莫惊,此人的法相真身并未凝实,你若出尽全力,还有一战之力。”这时,云老忙不迭地提醒道。

        听到云老这话,易邪松了口气,既然云老敢这么说,就说明李良的法相真身并不可怕,很明显,他不过是晋入法相境没多久而已,法相真身还未凝实,否则,李良达到了法相境中期,易邪就只有逃命的份了。

        想到此处,易邪先发制人,取出北斗鎏虹剑,一手握刀,一手持剑,北斗剑诀和黑煞刀功同时施展,一心二用可谓施展到了极致。

        霎时,一黑一白,两道灵气乱流爆涌腾射而去。

        “排云双掌!”

        看到易邪发动进攻,李良眼神中爆射出一道骇人的寒光,随即一脚迈出,腰间发力,那法相真身也是跟着做出一模一样的动作。

        两道身影同时出掌,四道掌风撕裂空气一般,凌厉破空,向易邪飞去。

        “不好!”

        易邪心中惊呼一声,眼中顿时闪过凝色,这排云双掌貌似是法相境才能施展出的双生武技,意为能配合法相真身的武技。一招排云掌威力就能摧毁一座小山,双生排云掌的威力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