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2章 颠倒黑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9本章字数:3158字

        易邪一看,发现正是邵歌。

        而这时,邵歌也像是有心灵感应似的,抬头看去,当看到易邪那站在门口的身影后,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一时间有些惊了,随后娇俏的容颜上立刻露出一抹喜色,惊喜地喊道:“易大哥,你终于醒了。”

        见易邪苏醒,邵歌只觉得浑身都是使不完的力气,拉着那头山羊,便迅速地来到小屋前,将山羊尸体安置好了后,和易邪一同走进屋中。

        “小歌,我昏迷多久了?”易邪揉了揉脑袋,发问道。

        “差不多快三四个月了。”

        “那么久?”易邪头有些痛,忽然想起一件事:“邵老伯他……”

        听到这话,邵歌的情绪立刻低落下来,眼眶微红地道:“爹爹他已经西去了,就葬在前面的山坡上,他临走之前,说我能遇上易大哥这种菩萨心肠的少侠,是我的福分,所以家父走的时候,很安详,也很放心。”

        易邪闻言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这几个月来,都是你在照顾我?”

        邵歌低下螓首,细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易大哥,这段时间,你虽然处于昏迷之中,但每天饭量还是很大,歌儿几乎每天要出去狩猎五六趟,才能填饱你的肚子呢。”

        过了半晌,邵歌那张小脸上露出一片忍俊不禁的笑意,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

        不过这时,易邪却发现了异常,只见邵歌那原本如青葱般秀美的手指上,如今竟然被动的通红肿胀,而且还长着冻疮。

        虽然寒冬腊月,但她一身衣着却是无比单薄,纤细的腰间不知道缠着一块什么野兽的兽皮,除此之外再无他物,仅有这些抵御严寒,怪不得会被冻伤呢。

        “小歌,多谢你。”易邪有些感动。

        “易大哥不必如此,你救了我的命,这些都是歌儿应该做的。”邵歌真诚地道。

        “你以后跟着我吧,我教你修习仙人之术,好不好?”

        “当真?”听到这话,邵歌那双水灵之气不减的美眸当中瞬间掠过一丝喜色。

        “当真。”易邪重重地点了点头。

        ……

        接下来,易邪亲自动手,将那只独角山羊烤熟,和邵歌饱餐一顿之后,又用体内灵气为邵歌治好了手上的冻疮。

        易邪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醒过来,和邵歌三四个月悉心照料分不开,若不是每天她顶着风雪出去打猎,给自己补充能量的话,恐怕复原,还需要更久的时间。

        吃过饭后,邵歌便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她毕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罢了,经历了长达三四个月每日出去打猎,照顾易邪,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都有不小的疲累,如今易邪苏醒,她也终于能放心的睡个好觉。

        望着熟睡中少女那好看的侧颜,易邪不禁温柔一笑,随后目光向窗外那片银白世界看去,开始思索起来。

        自己昏迷了这么长时间,恐怕早已错过仙宗招收弟子的时间,不过若是自己能回去,青龙仙宗肯定仍旧会招收自己,毕竟自己百门争霸第一的名头,还有冠武侯的头衔摆在那里。

        将思绪捋清,易邪不再多想,便在这时,只听云老的声音忽然响起,说道:“少主,你可算醒了,这几个月以来,若非有这位姑娘,恐怕你……。”

        “云老,我没事了。”易邪笑了笑:“只是不知道,这次为何昏迷了这么久,难道李良的那一拳,真的有如此恐怖的威力么?”

        “少主有所不知,你用魂奴自爆的方法重伤李良的一刹那,他也聚集了全力一击攻向于你,一个法相境初期,虽然还没有完全将法相真身凝聚出来,但全力一击也可想而知,恐怕移平一座山脉,也是绰绰有余。”

        “而且,你受伤之后,体内骨骼寸断,内脏都出现了裂纹,这时候,你非但没有立刻运功疗伤,反而带着那父女二人飞掠数十里,而后用点穴之法克制住体内的伤势,为老汉续命,所以你的伤势再度加重,险些危及生命。”

        “幸好,在你生死一线之际,囚天印当中涌出了一道造化灵泉,为你疗伤复原。而且在造化灵泉的帮助下,少主的修为也是突破到了阴阳境后期。造化灵泉这种东西,即便我这个器灵,也从未见过,没想到主人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云老感叹道。

        听到云老这番话后,易邪先出了一身冷汗,随后感应了一下自己如今的修为,阴阳境后期无疑,顿时露出惊喜之色来。

        他原本以为李良那一拳给自己造成不了什么太致命的伤害呢,却是没想到,若非囚天印关键时刻起了作用,恐怕自己又是已经魂归西天的下场了,而且因祸得福,突破到了阴阳境后期。

        握了握拳头,易邪眸中闪过一闪,自信无比,如今就算再遇上李良,易邪就不会像之前那么狼狈了。

        “云老放心,以后我不会再那么鲁莽了。”易邪保证道,他所指的‘鲁莽’,是点穴抑制体内伤势,并非后悔为邵老汉续命。

        “恩。”云老点了点头:“那你修炼吧,赶快将修为稳固下来,三四个月没有接触灵气,想必有些生疏了。”

        易邪应了一声,随后屏息凝神,气沉丹田,运转混沌囚天诀,稳固境界。

        ……

        第二日,天微亮。

        山坡上一片宁静,白雪皑皑。

        易邪缓缓睁开眼眸,便看到邵歌已经起来了,正在梳理秀发,那窈窕的背影对着易邪,隐隐露出其中紫色的亵衣。

        易邪苦笑,不敢多看,随后便出声提醒道:“小歌,咱们该走了。”

        “走?去那里?”邵歌合拢衣裳,将秀发盘起,一脸疑色地问道。

        “去咱们该去的地方。”易邪道:“青龙仙宗,我要回那里修炼一段时间,然后,我带你们去我的赏地——东域南疆。可别忘了,我可是冠武侯呢,如今在这片天地上,也算有了自己安身之处。”

        “好,只要易大哥不嫌弃小歌,易大哥走到哪里,小歌便跟随到那里。”邵歌一脸坚定的说道。

        接下来,邵歌收拾好行囊,交给易邪,易邪将之收入纳戒当中,随后两人走出居住了三四个月的小木屋。

        展开圣翼,易邪揽住邵歌的小蛮腰,向遥星城的方向掠去。

        寒风凌冽,如刀子一般。

        不过在圣翼的庇护下,邵歌一点也不感到寒冷,反倒温暖无比。

        易邪飞掠了十几分钟,就落在了遥星城。

        牧渊炼制魔血丹,应该早就炼制完成了,自己答应给漠然治疗伤势,恢复修为,因为李良耽搁了这么久,所以易邪像赶紧把此事办妥,以免再出差池。

        进入城中,易邪并未赶去遥星丹会,而是走进一家商铺,买了两件裘皮,一件黑色,一件白色,两人分别穿上,抵御严寒。

        还真别说,穿上如雪般的白裘的邵歌,身上平添了许多雍容之气,再加上她那张俊秀的小脸,有种出尘的气质出现,绝美动人。

        而易邪更不用多说,前世身为绝世杀手,如今黑裘加身,剑眉飞扬,活脱脱一副修罗降世的模样,一些胆子小的武者,甚至都不敢去看易邪那双凌厉逼人的眸子。

        “易大哥穿上这身裘皮,还真是不一样了呢。”邵歌有些犯花痴般说道。

        “小歌妹妹不也是一样?美的如同仙女下凡似的。”易邪笑着打趣道,不过在他眼里,邵歌的确很美,如果让他评分的话,最起码不低于八十五分,至于董小瑜,易邪则是给到了九十分。

        “嘿嘿。”听到易邪这话,邵歌俏脸绯红,嘿嘿一笑。

        ……

        走进遥星丹会,赫然就看到那个小丹童阿虹的身影,只不过如今这小丹童穿着一身厚厚的棉衣,头顶两个朝天辫,模样有些滑稽可爱。

        他一看见易邪,先是愣了一愣,随后惊慌地大叫起来:“快来人啊,我碰见鬼了,冠武侯的魂魄回来了!

        “师父,师父!你老人家给冠武侯炼制的丹药呢?赶快拿来啊!”

        听到这话,易邪不禁有些无语。

        “小屁孩,讨打不成?”一把抓住小丹童的辫子,易邪作势欲打。

        “恩?”小丹童神色惊讶,慢慢回过神来,向易邪身上摸去,讶然道:“能摸到?你、你不是鬼?”

        “你才是鬼呢。”易邪脸色一沉,没好气地往小丹童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顿时疼得小丹童哎呦大叫。

        邵歌在一旁掩嘴轻笑。

        “阿虹,你大嚷大叫干什么?”便在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出来,他身高九尺,鼻翼上长着许多雀斑,身份极好辨认,正是当初被易邪教训的阿狱。

        “冠、冠武侯?您、您没死?”揉了揉眼睛,好不容易才将冠武侯看清的阿狱,脸上瞬间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可是,我听说,您不是被七皇子给打死了吗?连渣都不剩的那种。”

        “哦?现在城里都这么说?”闻言,易邪露出玩味的笑意。

        “是啊,这消息不光传遍了遥星城,恐怕几大仙宗那边也都传开了,据说冠武侯您在醉仙楼调戏良家少女,七皇子看不下去,就和你动起手来,最后耗费好大力气,才将您……打成了灰尘。”阿狱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