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3章 三女齐聚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5:59本章字数:3123字

        “呵呵。”听到阿狱这话,易邪突然冷笑了起来,整个人好似突然间变成了杀神般,身上弥漫出浓重的杀机,小丹童阿虹立刻打了个冷颤,阿狱也是不由自主地缩了一下脖子。

        只有邵歌没什么事,气的面色发红,娇咤道:“胡扯,他这是颠倒黑白!”

        “无妨。”

        易邪摆了摆手,示意邵歌不用生气,随后又问阿狱:“那七皇子现在如何?伤势复原了么?”

        “听说已经没事了,不过圣上为此龙颜震怒,听说差点把七皇子发配南荒,后来经人劝阻,才平息下来。”

        “不过七皇子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被禁足了两个月,如今算下来,应该是七皇子解禁,去往青龙仙宗修行的日子了。”阿狱想了想,又补充道。

        听到这话,易邪眼中顿时露出玩味之色,浮圣大帝为了自己这个一个素未谋面的毛头小子,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个结果,想必李良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吧?

        就在易邪思忖时,牧渊急急忙忙地从后院走了过来。

        “冠武侯,真的是您吗?”

        易邪回神,笑了笑:“你说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牧渊很是高兴:“近来城中谣传,说冠武侯被七皇子以无上神通抹杀,当然,老夫是不信的,那种纨绔的话,怎么能相信呢?”

        “还是牧大师慧眼如炬。”易邪笑赞。

        “这位是?”牧大师看向邵歌。

        还不等易邪介绍,邵歌便很有风范,道:“小女子就是当日在醉仙楼,被七皇子调戏,最后,是易大哥救了我。”

        听到这话,牧渊不禁向易邪竖起了大拇指,道:“老夫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七皇子混淆视听,颠倒黑白,最终能够英雄救美的,只有冠武侯这种拥有一身浩然正气之人。”

        这么明显的拍马屁让易邪很不适应,干咳了一声,问道:“牧大师,我这次来,是为了魔血丹,不知道……”

        “冠武侯放心,你交给我的事情,老夫怎会不上心呢?”牧渊会心一笑,道:“你看这是什么。”说罢,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桃木小盒。

        深红色万年桃木制成小盒子极为精美,左右上下均是镌刻着流云、走兽之类的图案,正中间的位置,还镶嵌着一颗拇指大小的夜明珠,即便在大白天,珠子通体也都散发出淡淡柔和的光晕。

        易邪知道这玩意肯定也是价值不菲,接过盒子打开,其中顿时黑光一闪,魔气冲天。

        四周的温度随之骤然下降,似乎被魔气干扰一般,阿虹阿狱邵歌三人瞬间面色惨白,他们或是修为低浅,或是没有修为,自然受不了魔气的入侵。

        片刻后,魔气消散而去,三人才好受了一些。

        这时,易邪的目光也向盒子中打量而去,这一看,却是立刻惊呼起来。

        “三枚?”

        只见桃木小盒中,整齐地摆放着三枚黑色丹丸,丹丸上有天然自成,神异奥妙的丹纹在流转,其中似乎有血色晃动,让人惊叹。

        “没错。”牧渊得意地点头:“托冠武侯的福,这次炼丹非但没有炸炉,反倒一次成功,而且一炉出了三枚,老夫炼丹多年,这种情况还是十分罕见啊。”

        听到这话,易邪面露讶色,据他所知,五品丹药以上,均是极难炼制,炸炉的几率高达百分之七十,就算有云霄花那种防止炸炉的灵药存在,但对一些上好丹药来说却用处不大,这魔血丹为八品,就算牧渊丹术造诣极高,也不可能一次成功啊?

        只能说,运气真好。

        易邪嘀咕一句,很不厚道地将三枚魔血丹连同桃木小盒一块收了起来。

        “此次多谢牧大师了,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易某,只要易某办得到,绝对不会推脱。”易邪仗义道。

        “哪里哪里。”牧渊拱了拱手,回道:“遥星丹会,那些琐碎小事那能麻烦冠武侯?不过日后冠武侯若是又获得了什么稀世丹方,希望能拿来让老夫开开眼界,研究一番啊。”

        易邪点点头:“那我就告辞了。”说完领着邵歌出城,绝尘而去。

        ……

        离开遥星城,又飞驰了不到半个时辰。

        而后冲霄直上,窜入青天。

        青龙仙府道统传承几万年,底蕴恐怖让世人无法想象。以青龙自居,向往苍穹,因此将整个庞大的老巢,全部修筑在了几千丈的高空上,以帝尊伟力维持,云霄之中一眼望去,偌大的仙城浮现,大气磅礴。

        “易大哥,这里就是青龙仙宗吗?”

        邵歌目视前方那片处于云雾中的高耸建筑,轻声问道,秋水眸子中充满奕奕神采。

        “没错。”易邪点头,他能明白邵歌此时的想法,那就是震撼。

        没错,每一个见到的青龙仙宗的人,心中恐怕都只有震撼二字,空中仙城,下面没有任何东西支撑,完全是漂浮而立,给人的感觉可想而知。

        还有一方面,青龙仙宗是凡人眼中无法企及的存在,邵歌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从未修习过武道,跟别提这种在武者眼中,都是庞然大物的存在了。

        “易大哥,歌儿要修炼,歌儿要给家父报仇!”忽然,邵歌那颜色鲜艳的朱唇中突然冷冷的吐出一句话。

        “好,我教你。”易邪闻言,想都不想立刻承诺道:“不过你想要给邵老伯报仇,去那禽兽的性命,就让我来代劳吧。”

        听到这话,邵歌没有说话,很安静,显然默认了易邪的话。

        邵歌是个很精明的女孩,刚才虽然口出狂言要报仇,但也明白她和李良之间的差距。

        连易邪这种获得百门争霸第一,被圣上册封为冠武侯的少年强者,都险些被李良一击毙命,自己就算修炼十余载,恐怕也难以实现复仇的心思。

        少顷,两人落于莫邪殿。

        易邪本是想先到这里安顿一下,然后再去找梁天宇,殷漠然等人了解情况。

        可谁知两人刚来到大殿前方平台上,就看见一道熟悉,窈窕的身影正怔怔地站在殿前,声音悲切地喃喃自语着:“我不相信,你不会死的,无论会多长时间,我都要在这里等到你回来。”

        柔媚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坚毅。正是董小瑜!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易邪深谙此理,平复了一下心情,惊喜的喊道:“小瑜。”

        听到这个声音,那道倩影颤抖了一下,随后缓缓转过身来,当看清易邪的面容后,两道晶莹的泪珠便如同决堤的洪水般,从那张令人美到窒息的脸颊上滑了下来。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回来的。”董小瑜笑了,脸上却依然流泪不止,飞奔着抛向易邪,不顾晾在一旁的邵歌,扑进怀中就嘤嘤地哭泣起来。

        轻轻地拍着董小瑜的肩膀,易邪安静不语。

        看到这一幕,邵歌的心中却是微微有些痛。

        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邵歌有些惊讶自己的表现。

        “这位是?”便在此刻,董小瑜停止了哭泣,擦干眼泪后,才向易邪身旁那位,纯洁的如同仙女似的美人看去。

        “她是……”易邪刚要解释。

        依然如之前那般,还不等易邪说完,邵歌就抢先回答道:“我叫邵歌,是易大哥救了我的命,今生今世,唯有贴身侍奉才能回报于他。”

        “你好,我叫董小瑜。”董小瑜伸出手去和邵歌握在一起。

        两个女人碰面,虽然表面一副和谐,但暗中却是已然较劲。

        谁知就在这时,另一个麻烦突然毫无征兆的来了。

        “易邪?我就知道你没死,我那七皇哥成天满嘴跑火车,谁信他的话才怪呢。”话音刚落,一道靓丽的紫衣身影就走了过来。

        身穿一袭紫衣,头戴小凤华冠,长相俊美异常,除了那九公主李烟云以外,还有能有谁?

        “她又是谁?”董小瑜和邵歌异口同声的道。

        “九公主,我知道你很急,可在下真的没时间和你闹,我数月未归,总得让我办完事情,再去找你吧?”看着李烟云,易邪无奈说道。

        “我不管,反正今天你就得把事情给办了,不然就是对我不负责,坏人!”李烟云蛮不讲理将小嘴一撅,将公主性子展现的淋漓尽致。

        把事情给办了?

        董小瑜一听此话,紧皱柳眉,一股怒气上涌。

        而邵歌却是面色微红,明显是往哪方面想了。

        “好好,我一定办,一定办,公主殿下先请回吧。”易邪连连应诺。

        “回什么回,当初听到你被七皇哥击杀的消息,我立刻从圣都连夜赶来,这一呆就是数月,再说此地离圣都万里之遥,你莫不是想要赶我回去?难道,你忘记当初的承诺了?”李烟云咄咄逼人的质问道。

        当初的承诺?

        “好啊,易邪,你在外面沾花惹草,都快把姑奶奶都忘了是不是?怪不得消失了这么长时间,说!不是去外面找女人了啊?”董小瑜彻底把控不住了,细长双眉挑起,怒冲冲的喝问着。

        “你误会了,九公主的意思是,让我教她一套剑法,承诺的事情,便是这个。”易邪只好苦笑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