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7章 乌黑面具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0本章字数:3106字

        “长老莫慌,是我。”易邪拍了一下那位臃肿长老的肩膀,轻声道:“我来兑换罡气参。”

        “哎哟哟,你个小娃娃,想要吓死老子不成?”臃肿长老抚着胸口,脸色极为难看,显然被易邪吓得不轻:“你来晚了,最后三株罡气参,已经被人兑换走了。”

        “被兑换走了?”

        易邪脸色一沉,连忙问道:“那请问长老,谁换走的,叫什么名字?”

        臃肿长老刚要说话,便在这时,宗分堂角落当中,忽然传出一道冷清的声音。

        “不用问了,正是本侯。”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包括易邪,都向那人猛然掠去。

        只见角落一把木椅上,坐了个黑衣少年,他身穿精致黑色锦衣,黑发如瀑,一双眸子极为凌厉,充满杀机,但脸上却是带着一张乌黑面具,那面具上蛇痕攀附,蜿蜒扭曲,正如他想隐藏的面具下的那张脸颊一样丑陋不堪。

        除了被易邪用魂奴炸伤的七皇子李良,还能是谁?

        “原来是七皇子啊。”易邪脸上浮出一抹笑意,目光斜睨过去:“怎么?调戏完了少女,觉得见不得人了,所以才戴上面具遮掩?”

        听到这话,李良愤愤咬牙,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嘎嘣声响,不过却并未动手,只是眼睛一眯,寒光乍现,随后落落大方地将面具取了下来。

        “嘶!”

        众人眸子中掠过一丝惊讶,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只见七皇子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不复存在,一条条如蚯蚓似的疤痕触目惊心地布满脸颊,整个人宛如从地狱中经历了红莲业火焚烧似的厉鬼,丑陋骇人!

        “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李良指着脸颊望着易邪,声音冷到极点,好像万古不化的玄冰。

        如果是普通的烧伤,李良自然不会像现在这样面容丑陋,走到什么地方都要戴上面具。随便寻找一些平复疤痕的灵药,自然就能化解。

        但是,魂奴爆炸所带来的伤痕,却始终无法消除,李良命人查询无数古籍,才知道,魂奴自爆后会产生一种灵魂业火,沾之即焚,就算侥幸不死,留下的疤痕也深入骨髓,无法医治!

        至此,李良心灰意冷,知道自己脸上的伤疤恐怕此生都无法消除,只有达到天境,才能以天地之力自愈。

        因此李良对易邪的恨,可谓鼎盛至极,若不是他,自己结拜兄弟施甄田不会道心受阻,至今心如死灰似的待在家中,像个傻子。若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父皇禁足,更不会留下一身丑陋的伤疤!

        “易邪,你要你血债血偿!”李良牙齿紧咬,牙关都溢出丝丝鲜血,眼睛之中更是一片血红,盯着易邪浑身颤栗,好像杀父仇人似的!

        “哼,不过是毁了容而已,血债血偿四字用的未免有些夸大了吧?”易邪不屑地冷哼一声。

        “给我去死!”听到这话,李良再也控制不住,像火山爆发一般,怒喝一声,朝易邪冲来。

        “慢着!”然而就在这时,易邪却突然叫道。

        李良身形停顿一下,眸中顿时闪出疑惑。

        “罡气参,可在你身上?”易邪问。

        李良点头,一句废话也不想和易邪多说。

        听到李良答案,易邪冷笑一声:“来吧。”

        话落,立即便看见李良身影爆闪,如同子弹般朝易邪急冲而来。

        宗分堂中响起一片惊呼。

        “七皇子的修为,似乎比之前更上一层楼了。”

        “没错,好像已经触碰到法相境中期的边缘了。”

        “唉,人比人气死人啊,七皇子从小锦衣玉食,修炼资源可劲挥霍,因此年纪轻轻,就拥有了如此恐怖的修为,可咱们呢?拼死拼活进入仙宗修炼,打打杀杀做任务换取积分点,可能享用的灵丹灵药,还不如人家张张嘴来得快。”

        “王狗子,你就别他娘抱怨了,好好看两人比试不行吗?对了,你们猜猜谁会赢啊?”

        “我猜是七皇子,毕竟是即将踏入法相境初期的存在了,到时候凝实法相真身,战力何其惊人?”

        “切,你的眼力劲简直小到没边,今个早晨,易邪可是一拳就将七皇子幕僚林荒秋打伤了。”

        “哦?真有此事?林荒秋不和七皇子一样,都是法相境初期吗?”

        “废话。”

        “那还真就不好说了。”

        ……

        众人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易邪和李良。

        这时只见,李良双拳之上有黑气萦动,一头魔狼的影子从上面咆哮着奔腾而出。

        “贪狼魔拳。”

        话落,两道拳影携杂着魔狼之气,向易邪冲击而来。

        易邪以一柄北斗鎏虹剑横斩下去。

        噌!

        剑气贯穿长虹,剑意无可匹敌,直接破开魔狼,击中李良,双拳上顿时有激荡的血流喷出,他脸色大变,立刻抽回双手,但正好给了易邪机会。

        只见银白似雪的北斗鎏虹剑,星耀神光,如同破天之锋,落向李良的咽喉!

        若无意外,这一剑,能直接将李良人头挑起,使得身首异处。

        但就在这时,细长的剑身,却是忽然停住,那一瞬间,好似连时间都停止了。

        整个宗分堂,众人眼瞳之中,只剩下那惊为天人的一剑,心脏砰砰直跳的声音清晰可闻。

        李良的心脏在剧烈颤抖。

        众人的心脏也在剧烈颤抖。

        唯独易邪,古井不波,面如止水。

        “呵呵。”易邪冷笑,将北斗鎏虹剑抽回,随即对着七皇子抱拳道:“承让了。”

        听到这话,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庆幸还好今天没看到血溅七步的血腥场面。

        而李良,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别人只是看到了那一剑的惊险,而他却是差点被吓得魂飞九天,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什么叫死亡的恐惧。

        如果不是易邪改变心意饶自己一命,恐怕此刻自己已经走在黄泉路上了。

        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李良转身便要走,就在这时,只觉得一股清风拂面,腰间的三株罡气参已经不翼而飞。

        “这东西,算七皇子做了个顺水人情送给我,可好?”易邪手中攥着罡气参,将那块价值五百积分点的赤红玉晶扔了过去,动作之狂,令得在场众人都是瞠目结舌。

        敢这么对待七皇子,这易邪恐怕是第一人吧?

        “哼。”

        见到易邪如此辱人的举动,饶是李良心中畏惧,也不由有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看都不看那五百积分点,便愤然拂袖而去。

        “既然不要,那就自己收回好咯。”易邪倒是无所谓,上前捡起价值五百积分点的赤红玉晶,随后也离开了宗分堂。

        回到莫邪殿中,易邪就开始马不停地的炼制起来。

        首先,他将龙阳草放入造化骨鼎中,随后用至尊圣炎融化成一滩褐色液体,这一步,足足花费了两三个时辰,此时已经深夜。

        易邪毫无困意,接着将云霄花和至阳须提取汁液,添加了进去。

        云霄花、至阳须两种汁液与那褐色液体一接触,顿时就暴耀出一片五光十色的光华,逐渐散去后,一股诱人的丹香袅袅升腾而起,雏丹已然形成了一半。

        紧接着,易邪将三种灵药液体灼炼出丹形,随后将泡浸蛏血精之中,一缕至阳之力瞬间浮现而出,阳极丹至此完成了十之七八。

        最后一步,就是掺入罡气参液,这一步看似简单,但实际很难,能不能成功炼制,全看这一步。

        罡气参融化成液,半成阳极丹,丹窍大开,只见金黄色蕴含着无上至阳之力的液体缓缓涌入阳极丹内,随后,再次用造化骨鼎灼烧起来。

        半个时辰后,易邪开鼎,伴随着轰的一声巨响,差点没把莫邪殿掀了个底朝天。

        造化骨鼎之中,药香四溢,扑鼻沁肺,但唯独一股黑烟,破坏了这股气氛。

        “这算成了,还是没成?”望着鼎中狼藉的景象,易邪哭笑不得。

        造化骨鼎底部,一枚只有拇指一半大小的枯瘪黑色丹丸,虽然散发出一股药香,但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够下咽到肚子里的东西。

        “很显然,失败了。”云老毫不客气的道。

        “阳极丹乃四品,丹成之时,阳气冲涌,伴随五彩丹烟,通体呈黄金之色。而少主炼制出的这枚……”

        “行了不用说了。”易邪脸色一沉,使用不用云老继续说下去。

        光听到的伴随五彩丹烟那一句,易邪就知道没戏了,自己炼制的阳极丹,没有五彩丹烟,刺鼻的黑烟倒是不少。

        接下来,易邪万分谨慎开始第二次炼制阳极丹。

        罡气参只剩下两份,如果再出错的话,就很麻烦了。

        数个时辰过后,易邪揭开鼎盖,一股包含赤橙绿蓝紫的丹烟弥漫而出,看到这一幕,他眼中顿时闪过一道喜色,可定睛一看,却是发现,药鼎当中的那枚丹丸,依旧漆黑如炭,显然又失败了。

        “呼。”

        长吁一口气,易邪开始第三次炼制,也是最后一次炼制。

        ……

        翌日晌午,至尊圣炎悄悄熄灭,造化骨鼎被炙烤的微微发红发烫。

        易邪伸手去开鼎盖,手心之中,却是一片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