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1章 不速之客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0本章字数:3120字

        如今正值寒冬,晚上凉气十足,仅有的两辆马车,被李烟云在内的四位仙宗女弟子霸占,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

        可眼下李烟云不好好和那些小姐妹们待在一起,偏偏跑到自己身边,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要是让浮圣大帝知道,岂能有自己好果子吃?

        就在易邪心中乱想之时,只听一旁的李烟云静静道:“想来看星星。”

        易邪翻了翻白眼,懒的理她:“那你看吧,我要睡了。”

        听到这话,李烟云那张小脸上立即闪过一丝失望之色,捅了捅易邪胳膊,轻声道:“我有些冷。”

        易邪无奈睁开眼睛,道:“运转体内灵气护住肉身,就算把你扔到冰窟当中,恐怕也不会觉得冷了,这么简单的修炼常识,你会不懂?”说完就果断转过身去,双目微阖,似是睡了。

        “混蛋!”李烟云恨恨紧咬银牙,有些的叛逆道:“我偏偏不照你说的做,就算冻死也不要你管!”说完也转过身去,和易邪背对背,如同怄气。

        见李烟云半晌没有动静,易邪反倒睡不着了,心想这丫头不会真的那么傻,以娇弱之躯去抗衡这寒冷的鬼天气吧?

        想到此处,易邪开口淡淡问了句:“九公主?”

        无人回应。

        易邪忍着翻身去看的冲动,又问:“李烟云?”

        “干嘛。”李烟云声音微弱的应了一声,随后就立刻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啊!阿嚏!”

        易邪见状无奈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却发现李烟云一脸酡红,一双美眸有些迷离,若不是看她嘴唇被冻得呈现紫青之色,恐怕还以为被人下了什么药呢。

        想到这里,立刻伸出手放在她那光洁饱满的额头上,嘶,真他娘的烫!这丫头体质也太弱了,没有灵气护体,短短一刻钟,就染上了风寒!

        “竟然发烧了,可真是麻烦啊。”话虽如此,但易邪心中却是有些自责,虽然错不在自己,但看到李烟云此刻这副让人心生怜惜的模样,就算没有错,也不由自责起来,只好将身上穿的那件黑色裘皮披在李烟云身上,然后将她轻轻抱起,送进了附近的一辆马车之中。

        那位来自朱雀仙宗的女弟子原本已经睡着,可隐隐觉得,脚下的车门被人开启,一股寒气直冲头顶,顿时惊醒,易邪连忙嘘了一声,指了指怀中的李烟云。

        那名女弟子噤声看去,一看李烟云的脸色,她便顿时会意,蹑手蹑脚地将李烟云抱过,放在车中,用厚厚的棉被裹了起来。

        “好歹也是修炼者,发一下烧应该没啥大事吧?若是因此出个什么事,那我易邪还就真瞧不起你了。”易邪瞅着李烟云不由嘀咕一句,随后关上车门便要离开。

        “哟,这大晚上不睡觉的,又瞧不起谁呢?谁招惹你了?”朴麻这时不知从何处窜了出来,一脸贱笑的对易邪道。

        这么寒冷的冬夜,他穿的也很少,只有一件露出几个大洞的破麻衣,但看他的气色,却是不知比李烟云好了多少倍。

        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易邪心想。

        便在这时,马车里头传来一声轻唤,那名朱雀仙宗女弟子打开车门,将易邪的黑色裘皮递了出来,看样子这名女弟子对易邪似乎很关心,不想让他挨冻。

        可谁知还没等易邪伸手去接,朴麻便是嗖的一下抢了过去,披在自己身上,搓了搓手,哈口气道:“这天儿可真冷啊,你别看我表面没啥问题,可其实浑身早都他娘的冻僵了。”

        “啧啧,你这裘皮不错呀,好像是黑熊王的兽皮制成,据说一寸就价值千金,从哪来的?”

        “哎,不对啊,这裘皮上面怎么还有一股胭脂味呢?莫非……”

        朴麻和个神经病似的在易邪身旁叨叨叨,易邪懒得搭理,本来昏昏沉沉的睡意经过这么一折腾,全然消失,只好一人独自走到几百米开外的小山头上,开始琢磨起硬剑气来。

        易邪并没有取出北斗鎏虹剑,而是随手拾了一根树枝,耍了起来。

        既然硬剑气只是一种力道,用什么施展也就无关紧要了,只要将这种力道牢牢掌握,即便用刀、用枪、用戟,都能施展。

        嗖嗖!

        呼呼!

        一根小树枝在易邪手中呼啸生风,气流裹携,即便树枝,此刻也有种绝世好剑的感觉出现。

        “不错的剑法,虽然只有一刺一收这般简单的动作,但能将其中刚柔相合,演练至如此极致境界,也是世间难得了。”

        便在这时,一道清幽的声音突然从易邪背后响起,宛如幽灵似的。

        易邪头皮一炸,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自己,这人得是何等修为?身形立刻后掠三十米。

        “谁?”

        扫视而去,易邪发现一道白衣人影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这白衣人风度翩翩,书生模样,留着两道山羊胡。一袭白衣说不出的风雅,但胸口处却绣着两朵颜色殷红的大花,惹人注目的同时,凭空破坏了白衣人身上的儒雅气息。

        “黄泉花?不好,是黄泉门的人!”

        刚放完水的朴麻,正准备来看看易邪修炼硬剑气进展如何,就看到了易邪与一位白衣人对峙的景象,而当他凝目看去,看清了白衣人胸口那几位刺眼的红花标志后,立刻惊呼一声。

        “易邪,快跑,去通知大家,附近恐怕有魔门余孽埋伏,你们先走!”朴麻面色凝重,但却镇定的吩咐易邪。

        “那你呢?”易邪问。

        朴麻很有自信:“放心,我有自保之力。”

        “那你能不能透露一下,你的实力,还有对方的实力,好让也我放心去啊。”易邪又道。

        朴麻点了点头,道:“我,肉身境初期不到。他,灵化境圆满,仅差一步,就能迈入涅槃大劫。”

        白衣书生抚须一笑:“哈哈,小娃娃眼力不错,可有一点你错了,并非只差一步,而是老夫不愿,如果老夫想跨入涅槃大劫,早就成为涅槃修士了。”

        “老夫很好奇,面对我你竟然还有自保之力?究竟是被吓傻了,还是真的藏拙呢?”

        朴麻冷冷笑道:“这个,一会儿你便会知道了。”说完看向易邪,吩咐道:“快跑!”

        易邪强忍下想揍一顿这小子的冲动,脑海中忽然联想起之前青长老对朴麻说的话,稍觉安心,便立刻向几百米外的营寨掠去。

        “想跑,做梦!”

        白衣书生发出一声冷哼,他所处的那片天地,好像瞬间下降了几分温度!

        “想拦,做梦!”

        朴麻学着白衣书生的语气,说完从地上捡了根树枝,大步流星的跑了过去。

        被三千魔门余孽称之为‘黄泉夺命’的白衣书生此刻看到一个乡野小子竟然捡起一根破树枝朝自己冲了过来,看样子,好像还是要教训自己,顿时被逗笑,捧腹哈哈。

        可就在这时,他脸色倏然一变,立刻朝朴麻望去。

        只见朴麻浑身麻衣破碎,肉身之中不断四溢出道道金色光辉,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将他整个人映照的神异非凡,好似大罗金仙降世。

        其中蕴含着的恐怖能量,即便有着‘黄泉夺命’之称的白衣书生陈定坤也脸色不由大变。

        刚想将朴麻扼杀在摇篮中的陈定坤,突然耳畔传来一声冷笑,随后便看见眉眼鼻口是金,浑身上下布满金辉的朴麻朝他呵呵一笑,紧接着,他手中的树枝好像法宝一般,蓦然间放大百倍,一道金色剑芒从他手中迸起,远远看去,仿佛从天际当中斩落下来,威势无匹。

        即便逃出好远的易邪,远远看见,也是不由感到头皮发炸,手脚一片冰凉。

        这一剑,当真是朴麻那个其貌不扬的家伙打出来的?

        易邪不敢想象,马不停蹄地奔回营地。

        这惊天一剑,也让九百御林铁卫顿时惊醒,连忙进入戒备状态。

        “魔门余孽可能埋伏在附近,大家赶快跑!”

        易邪人未到,声音却是遥遥传来。

        听到这话,众人都没了睡意,只觉得惊险无比,不到半分钟,所有人集合完毕,九百御林铁卫分成四拨,前面三百人带头冲锋,后面三百人负责殿后,至于剩下的三百人,则又分散成了两拨,左右各一百五十人,将两辆马车,九匹骏马上的十三位仙宗弟子牢牢护住。

        一声令下,朝着吴城方向绝尘而去。

        梁天宇和易邪骑在马背上,望着后面滚滚飞扬的尘土,不由叹了口气。

        梁天宇一脸担忧:“老大,朴麻那小子,不会有什么事吧?”

        “放心,朴麻不是普通人,他说有自保的能力,应该不是大话。不过,如果他真出了什么意外,我定要黄泉门全部给他陪葬!”说道最后一字,已然是杀机冲天,字字诛心!

        在这一瞬间,梁天宇真的相信,如果事情真的变成老大口中的意外的话,他恐怕会不惜任何代价,将黄泉门余孽率先覆灭。

        “王鱼!”易邪喝道。

        “末将在。”王鱼骑马靠近而来。

        “给我黄泉门的详细资料。”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