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2章 抵达吴城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0本章字数:3116字

        天亮时,九百铁卫已经行了将近九百里,虽然额头上不断有汗水淌下,在寒冷的冬季清晨,化成一丝丝升腾的热气,但没有得到停下休息的命令,眼中仍然是一丝不苟,坚韧之色,使人动容。

        这一夜逃亡,途中倒是很太平,没有遭受任何魔门余孽的袭击,甚至连平时无论刮风下雪,黑夜白昼,每隔几个时辰就能碰到的山贼土匪也都不见了踪影,此刻到了一片被白雪覆盖的平原,易邪率先吩咐由青龙仙宗差遣的三百御林铁卫停下休息起来。

        而其他仙宗的领头弟子见状,也叫住其余六百名御林铁卫,顿时,全军驻扎原地,开始分头行动,有的负责打猎,有的则是负责放哨站岗。

        夜行千里,易邪不光为了让御林铁卫喘一口气,更多的,是想等一等朴麻,不知道连肉身境初期都没达到的他,会花费几天时间赶过来呢?

        易邪望着那条古道,却始终瞧不见个踪影,便不再去看,而是低头看向手中那一摞不知道看了多少次的密卷。

        这摞密卷共有十九大张,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记录了魔道门派黄泉门从创建伊始,到落下帷幕,再到余孽兴起,祸乱百姓的三百七十多种事件。

        三千年前,黄泉门在魔道宗门中首屈一指,是当时最为强盛的魔道门派,最为鼎盛时,门下弟子可达数十万人。

        可如今,除了寥寥两三百个弟子以外,就只剩下一位修为达到灵化境圆满的‘黄泉夺命’陈定坤,下场不可谓不惨。

        可是易邪想破脑袋,也想不通黄泉门到底欲意何为。

        据圣都那边传来的消息说,这次魔门余孽突起,沿着圣都附近的几大城池祸乱百姓,为首的正是黄泉门,而后还有修罗殿、诛心阁、烹血宗几大魔门。

        黄泉门如今人才凋零,‘黄泉夺命’陈定坤已然是黄泉门的领头人,他此番一人来到御林铁卫当中,究竟是为了什么?

        想到这里,易邪轻轻吐出一口白气,目光放空,习惯性地望向古道。

        不过让人惊讶的是,一片苍茫,白雪覆盖足有半尺多深的古道上,一道金光正在急速掠来,那恐怖的速度,直接使得周围空间扭曲,不断发出噼里啪啦的音爆声响,比易邪施展出圣翼之后的速度,还要快了数十倍不止。

        望见那道金光中包裹着的身影,易邪眼瞳一缩,惊喜道:“是朴麻!”

        此刻,朴麻穿着一身染血的白袍,浑身散发着道道金光,容貌庄严,给人一种大罗金仙下凡,心惊胆颤的感觉。

        易邪没看见那白衣书生陈定坤的身影,却在朴麻身上发现了他的衣服,顿时料定陈定坤肯定败于朴麻手中,虽然不知朴麻是以河等手段击败了即将迈入涅槃大劫的陈定坤,但他仍然是很惊喜,立刻问道:“朴麻,你没事吧?”

        谁知这话刚说完,朴麻就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浑身金光尽皆消散,逐渐内敛于体内,脸色也是愈发苍白,双眸一闭,直接昏了过去。

        梁天宇这时也闻声赶来,当看到朴麻昏倒在易邪的怀中后,不由担心问道:“老大,朴麻他怎么了!?”

        “不清楚,应该是受伤了。”易邪沉声回答,随后看向王鱼,吩咐道:“来人,把朴麻送到马车上休息,让其中仙宗女弟子乘马而行。”

        “是。”王鱼领命,随后就接过朴麻那瘦弱的身躯,安置到了另一辆马车当中,马车里那两位原本正在欣赏雪景的女弟子,自然是一脸怒容的走了下来,得知是为了安置伤员后,面色才稍有缓和。

        匆匆吃过食物,再休息了半个时辰,易邪他们再度启程,不敢在路上耽搁,白天的时间最为珍贵,等到了晚上赶路,苦头不少。

        启程上路,那两名分别来自朱雀、玄武仙宗的女弟子很是可怜,一辆马车被朴麻霸占,另一辆当中则是住着染上风寒的九公主,她们自然没有理由挤进马车,只好依照易邪的话,乘马而行。

        但,骏马只有九匹,已经被易邪、梁天宇在内的九位男弟子全部占有,所以,想要骑马只能两人同骑,一时间,两位如花似玉的女弟子不由脸颊一红,扭扭捏捏起来。

        “姑娘若是不想和你宗中师兄同乘一马,可以和做我这匹马,我不会嫌弃的。”梁天宇不怀好意的笑道。

        那位来自玄武仙宗的女弟子闻言顿时狠狠地瞪了梁天宇一眼,跑得远远的。

        最后,那两名女子当然选择了自家师兄的怀抱,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就算不想和男人统称,也总比便宜了那个油嘴滑舌的小子强。

        接下来就是马不停蹄的赶路,从日出到日暮,九百御林铁卫,以及十四位仙宗弟子,没少一人,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了吴城。

        吴城城门口,此刻正站着十几个人,各个身形高大,带刀而立,护卫摸样,而为首的是,却是个白脸青年,模样俊逸,气质不俗。

        “吴城欢迎各位仙宗弟子大驾光临,家父正是吴城城主吴海富,他有事不能到场,所以命我前来好生迎接各位,给各位接风洗尘。”那白脸青年看着仙宗十四人,以及背后站着黑压压一片的御林铁卫,眼中竟是没有丝毫惧意,只是彬彬有礼地道。

        “吴城城主吴海富,听说修为极高,尤其使得一手好刀,被修炼中人称为吴城刀霸。”

        “朱雀仙宗王某早有耳闻,想必,阁下应该就是吴城主的嫡长子吴穹吧?”朱雀仙宗内门大师兄王轩宇淡然一笑,似乎对,很是了解,说话的同时,身上流露出的气息也非常儒雅。

        “哎呀呀,没想到仙宗的内门弟子竟然会认得我这么一个凡人,真是吴穹的莫大荣幸啊。”白脸青年吴穹故作惊讶,随即惊喜道,虽然语气诚恳,但却让易邪突然心生一丝疑惑。

        城主有事,命嫡长子前来迎接客人,出于礼仪,合情合理。

        但看他们的样子,似乎也是刚来不久,既然如此,那其中就显得有些猫腻了。

        自己等人从未通知过吴城方面会何时到达,这城主之子吴穹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呢?

        莫非他有探子在监视着自己等人?

        看来这趟清剿魔门的任务,不简单啊。

        易邪心中感叹,随后跟着众人迈入城内。

        吴城虽是个小城,但建成已有数千年之久,也能算得上是一座古城,因此平时不乏一些慕名而来的游客,据说即便到了深夜,吴城街道上的人流都是络绎不绝,尤以绝美夜景著称,可前不久,出了魔门余孽持刀砍伐街上行人,以残肢残骸喂养妖兽一事后,整个吴城显得冷清无比,没有一丝烟火气。

        即便太阳刚刚下山,街道上就没了人影,屋门紧锁,门扉紧闭,俨然如同一座鬼城。

        “这魔门余孽也太不是玩意了,好好的一座繁华古城被蒸腾成这样,那里还有一点繁华的样子?”梁天宇望着街道上的冷清模样,口中发出牢骚。

        在一旁引路的吴穹听到后也不生气,转过头笑呵呵道:“是啊,魔门余孽的确太过猖狂,将我吴城搅得鸡飞狗跳,不过啊……”

        “不过什么?”易邪目光如炬,终于在这位城主之子口中发现一些端倪。

        “呃、没什么。”吴穹眼底掠过一丝惊慌,顿了一下,换上一副笑脸又道:“其实我是想说,经过魔门余孽这么一折腾,我吴城当中大户人家搬走了一半,倒也乐得清静,希望这次清剿魔门,诸位仙宗弟子能够全力出手,还我吴城太平啊。”

        梁天宇翻了翻白眼,玩味道:“全力出手这是一定的,不过你确定,人都搬走了,这算好事?”

        “大概,不算吧。”吴穹认真的想了想说道,说完嘴角竟是勾起一丝弧度。

        走了不到一刻钟,易邪一行人来到了一家名为‘吴生’的客栈前。

        至于九百御林铁卫,则是不能进城,只好在城外驻扎。

        “各位请进,现在此处休息,等晚再一些,家父会赶来为各位接风洗尘。”吴穹笑着说道,随后就离开了吴生客栈。

        等他走后,易邪立刻将其余的仙宗弟子召集,说出了心中疑虑,算是开了一个小型会议。

        通过短时间的接触,易邪发现了这位城主之子身上有两处疑点。

        第一,就是非常精确的守在城门口,等着他们到来,好像有人通知一般。

        第二,谈起魔门余孽在吴城中干的好事,他脸上非但没有一丝恨意,反而很平静,当说到‘少了很多人,乐得清静’的时候,语气中甚至还带着一丝不屑和欣喜。

        这一点让易邪断定,这吴城城主之子,肯定有什么猫腻,或者说有什么东西没全盘托出,在瞒着他们,说不好已经。

        “易兄弟,也不能仅凭这两点就冤枉人家啊。”王轩宇道。

        “我只是怀疑,大家都谨慎一些为妙。”易邪紧皱着眉头。

        “此话说的有理,出门在外,还是多留一些心眼比较好。”玄武仙宗罗陌点了点头,认同易邪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