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5章 阶下囚吴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0本章字数:3095字

        听到易邪的命令,王鱼脸上立刻涌来一抹肃杀之气,抱拳道:“末将领命!”

        而看到这一幕的黄泉门弟子,则是迅速开始了拼命的反杀,这可不是开玩笑啊,等御林铁卫的皇家战阵排列完成,自己等人就算插上了翅膀恐怕也难以逃出生天!

        想到此节,一个个如同搏命般与数百铁卫厮杀起来,就连吴海富也是施展出了全力,企图能够将这股凶悍的铁流撕开一个出口。

        然而就在此刻,玄龙皇脉绞杀阵却是结成,吴生客栈四周,陡然爆发出一道弧形的金色光幕,这金色光幕散发着滔天皇气,威势凛凛,即便强如阴阳境高手,面对这道光幕,也是感觉透不过气来,压抑至极。

        “战!”

        不知是王鱼还是某位将领在这时吼了一嗓子,九百御林铁卫立刻目光一凛,迈动着玄妙晦涩的步伐,展开冲锋陷阵,隐隐间,在他们头顶,形成一条巨大的青须玄龙,携杂着冲天气势,向客栈中的黄泉门等人碾压而去!

        ……

        一炷香后,整座吴生客栈轰然坍塌,黄泉门弟子一个不剩,尽皆倒在废墟之中,只有四道身影飞掠而出,一个个面色惶恐,向西方逃窜而去。

        为首那位颇具枭雄气质的中年男子正是吴海富,而他身旁那个衣衫破烂,血迹斑斑,全然没有了半点华贵之气的青年,则是他的嫡长子吴穹,在吴穹身后紧跟着那位被称之为‘秋黄泥’的黄泉门领头弟子,以及之前见到的那位穷酸老道士。

        易邪见状,眼中立刻闪过一抹寒芒,缕缕金光瞬间从他背部爆涌而出,与此同时,圣翼和幻影步齐齐施展出来,像一颗子弹似的直接掠向吴穹。

        “你给我留下来吧!”

        易邪笑吟吟地盯着吴穹,发出一道冷笑,后者顿时感觉脊背一片冰凉。

        便在此刻,易邪手掌一翻,以一招巧妙的暗劲锁住了吴穹的手腕,将其以极其残暴的方式从半空生生拽了下来,摔在几百米以外的空地之上,随后梁天宇等人赶到,将吴穹彻底制服。

        “穹儿!”

        几百米外的吴海富见到这一幕,瞬间老泪纵横,但却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前冲而去,但却时不时的回头看向吴穹。

        “城主快走!”那位老道士这时出言劝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城主如今不过才四十几岁的不惑之年,香火断了大可以再续。”

        吴海富听到这话非但未怒,平淡地点了点头,旋即阴鹫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冰冷,看也不看吴穹,便与老道士还有那秋黄泥展开身法,迅速逃离了此地。

        吴穹见状瞬间瘫坐在地,望着老爹离去的方向,撕心裂肺的哭嚷道:“爹!爹你别丢下我啊!”

        “给我闭嘴!”易邪瞪了吴穹一眼,丝毫不掩饰对他的杀意,吓得后者脖子一缩,不敢再多言半句。

        旋即易邪看向身前那些依然笔挺站立的御林铁卫,颇具领导风范道:“所有御林铁卫听令,立刻盘点伤亡情况,将伤亡将士埋葬后,集合出城。”

        “是。”

        面前立即传来一阵整齐洪亮的声音,话落,便井然有序的去清理现场了,吴生客栈倒塌,将不少士卒的尸体埋在了下面,因此清理起来十分困难,不过人多力量大,心性坚定的御林铁卫自然不会担心这一点。

        与黄泉门弟子这一战,虽然最终是御林铁卫取得胜利,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足足损伤了九十三位精锐兵卒,不过这怪不得别人,而是因为‘玄龙皇脉绞杀阵’的排列速度实在有些慢,损伤的这些兵卒,都是在没有结成阵法之前被吴海富,秋黄泥,还有那位老道士以强悍的实力生生抹杀的,而阵成之后,所有御林铁卫浑如一体,金刚不催,即便吴海富那样的强者,也没有在他们手中讨到一丝便宜,最后不得不如同丧家之犬似的逃离,连亲儿子都顾不得。

        就在这时,王轩宇为首的仙宗子弟走了过来,先是朝易邪作了一揖,随后敬佩的道:“这次真是多亏易兄弟了,如果不是易兄弟神机妙算,留了一手底牌,恐怕咱们今天就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是啊,还是易邪想的周到。”

        “易兄弟果然有两下子,别的不说,但凭这份智谋,就足以令我们汗颜了。”

        众人纷纷附和道,话语之中一片溢美之词,显然对易邪暗中将御林铁卫调集而来的做法感到佩服,同时也有一丝感激,如果易邪没有留下这一手,众人如今的境况可能就是天差地别了。

        “诸位过奖了。”听到这些话后,易邪谦虚一笑,随即正色道:“此地不宜久留,吴城中的黄泉门余孽既然已经清除,咱们接下来就去下一个城池吧?早日除光这些魔门祸害,也算是替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好,易兄弟说的没错。”

        “对对对,理当如此。”

        ……

        城外,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上,大大小小用石块混合泥土堆砌了几十座坟包,每一座坟前都竖着一块并不精致的木牌,上面刻着亡去兵卒的名字。

        易邪等人站在几十座坟前,后面跟着一群御林铁卫,皆肃穆而立。

        相视无言,易邪望着眼前一座接一座的坟包,既没有什么悲伤情绪,也没有什么感触,只是像是做一件分内事般,撒了几杯薄酒,然后深深鞠躬,一揖到底。

        如今,经过易邪暗调兵卒一事过后,众人俨然已经将他做当了队伍的领头人,而易邪也却是担当得起,论战力,他不惧在场任何人。论智商,融合了囚天印,获得云老这个万年老怪的指点,再加上前世的杀手经验,他依然可以碾压众人。

        所以,易邪成为领头者是必然之事。

        祭奠完了伤亡兵卒后,易邪也不多言,走了十几米,立刻跨上一匹黑色骏马,向下个目标明宁城绝尘而去,在他身后,跟着梁天宇、李烟云在内的十几位仙宗少年,还有那如同洪荒铁流般的御林铁卫。

        明宁城离吴城不过五千多里,经过上一次的教训,易邪召集众人商议过后,决定昼夜赶路,仅用了三天时间,便赶到了此城。

        明宁城地处边塞,是圣都周边最为接近北州的城池,城内极为繁华鼎盛,前不久,一伙号称烹血宗的魔道邪门突袭,造成数百位无辜百姓受伤身亡,据说当时有一位修为达到了阴阳境中期的白衣剑客路见不平拔剑出手,但力所不逮,最终被几十位烹血宗弟子擒住。

        然后这群生性残暴的烹血宗弟子便在那位白衣剑客身上足足割开了数百道口子,美名其曰放血祭天,以一口烹天巨锅,将那位白衣剑客连人带血活活烹煮而死,烧成了一锅血浆,手法之残忍,令得天下震惊!

        此刻,百丈之高的城头上,一位身穿兵甲的探子瞧见城下不远处涌来了一支可怕的铁骑,卷杂着滚滚烟尘,为首那几名少年的周身却是一片干净,没有半点尘土侵入,各个神采奕奕,宛如天人。

        他顿时心中一凛,不敢怠慢,立刻向城主府通报而去,明宁城城主乃是一位年轻的胖子,名为闫大年,乃是继承了老爹的官职,才当上这明宁城的城主,看样子不过二三十岁,一身肥肉层层叠叠,如同一个胀气的皮球,圆润至极。

        肥虽肥,但此刻闫胖子的速度却是极快,连滚带爬的上了马,朝城门口冲去。

        城主府就位于明宁城主干道上,距离那城门口不过才两里路,但这位身形肥硕的城主却偏偏骑马而行,好像死了媳妇一样着急,两里地虽不远,但却差点没把那匹骏马活生生累死。

        还好,赶在易邪等人进城前来到了城门口。

        闫胖子气喘吁吁,翻身下马,四条马腿顿时一阵晃动,显然这一匹上好的千里名驹,都无法承受闫胖子这一身肥膘,可以想象他究竟沉到了何等地步。

        连忙擦去额头那层细汗,闫大年跑出城去,望着那从面前传来的声声马蹄交踏声响,竟是稍稍安定下来,气息逐渐平稳,随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神色怡然不惧。

        “下官闫大年,正是明宁城城主,恭迎公主殿下驾临,公主千岁。”闫胖子费劲地弯腰行礼,垂下一颗硕大脑袋,眼珠滴溜溜地转动,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

        “起来吧。”李烟云看都不看这胖子一眼,声音冷清的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又是亲自出来迎接?”易邪率先下马,吩咐王鱼将御林铁卫带入城中,随后望着闫大年冷冷一笑道:“但愿你没和魔门的人勾结,否则,你的下场不比他好。”

        说完指了指蹲在马车后面,衣衫破烂的吴穹。

        如今的吴穹,已经完全没有以往那副雍容华丽的贵公子之气,反而像个乞丐,落魄至极,浑身上下衣衫褴褛,一条一条的,披散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满身尘土,即便离得很远,也能味到从他身上传出来的那股腥臭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