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9章 红须老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0本章字数:3208字

        被唤作‘姜小思’的小女童攥紧了手中那颗只比鸡蛋大一点,还沾满了泥土的山红薯,然后涨红了脸说道:“这、这是我先得到的,凭什么给你。”

        这颗红薯是今天傍晚她和同伴李小羊,从附近的山上好不容易才挖到的。

        本来姜小思满心欢喜,心想今天晚饭能够和娘亲多吃一点,可谁知刚走到村口,就被刘力家的二儿子刘小蛮拦了下来,看他盯着自己手中红薯那副贪婪的样子,姜小思就知道他肯定又被他娘罚没有晚饭吃了。

        刘小蛮今年七岁,家中有个身为猎手的老爹,附近十里八村,每次打猎,都会请他前去,因此家境还算不错,不说大鱼大肉,但偶尔也能吃上几顿山珍野味,远比姜小思这种贫寒家境强得多。

        刘力身为附近少有的强壮猎手,虽然能够以此为生,但狩猎凶兽,经常会碰到生死险境,自然不希望小儿子走了他的老路,为此,每年都会将一部分打猎而来的山珍野味换成金币,供刘小蛮念书。

        可刘小蛮人如其名,蛮子一个,对读书一窍不通,平日里撒泼捣蛋倒是一顶一的能手,这不,今天因为没背下来私塾中先生教的古词,被打了十个手板不说,而且还被娘亲罚晚上不许吃饭。

        肚中馋虫被勾起的刘小蛮闲来无事在村口晃悠,正好看到姜小思和李小羊拿着山红薯回来,虽然山红薯不怎么大,味道也不怎么样,但蚊子腿再细,好歹也是块肉啊,总比晚上饿肚子强不是?

        于是就发生了之前的那一幕。

        “给我拿过来,说那么多废话干啥!”刘蛮书读的不咋样,力气却很大,或许继承了猎手老爹的优良基因,此刻他狰狞着一张小脸,将姜小思手中那颗山红薯抢了过去,并且野蛮地将后者推翻在地。

        姜小思坐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上沾了一身灰土,很快就哭花了脸,冲着大摇大摆,正琢磨着上哪去烤红薯的刘小蛮道:“刘小蛮,你等着,我要把这件事告诉我娘亲!”

        “嘿,小爷怕你啊。”刘小蛮听到这话却是不屑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的讥讽道:“你那寡妇娘亲,这些年不知道克死了多少男人,就算我爹把你们赶出望月村,也不会有什么人反对,相反,或许他们还会感恩戴德,说我爹替望月村除了一个祸害呢,所以说啊,你还是不要惹我的好。”

        一听此言,姜小思眼眶更红了,眼泪就像决堤洪水不断从小脸上淌下,模样凄楚。

        就在这时,姜小思的同伴李小羊,将自己挖来的山红薯放到了姜小思面前,这是一个不善言辞,甚至有些木讷的孩子,他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姜小思止住哭泣,止住伤心。

        谁知姜小思并不领情,将红薯推到一边,依然低声啜泣不止。

        沙沙沙——

        便在此刻,一阵剧烈的奔腾声响从村口的土路上骤然传来。

        看到那匹白骨幽狼托着一位红须老者汹汹而至,年幼的姜小思,还有一旁的李小羊却是差点吓得哭出声来,顾不得逃跑,一个个都瘫坐在了地上。

        “欺负小姑娘,坏蛋一个!”

        红须老者停在姜小思身旁,目光望向还未走远的刘蛮,旋即探手而去,手臂顿时延伸出去,如同藤条似的,缠绕住了刘蛮的身体,将其嗖的一下抓了回来。

        “啊!”

        刘小蛮被眼前这一幕吓得失声尖叫,立刻哭了起来。

        “妈呀,妖怪!都是妖怪,爹,爹你快来救我啊!”刘小蛮扯着嗓子大喊大叫,声音传遍整个村落,随后裤裆之中滴出了几滴淡黄色的液体,神色惊恐至极。

        见到这一幕,红须老者眉毛微微皱起,狠狠甩了甩刘小蛮,企图将他身上的液体还有骚味甩干净,皱眉道:“小鬼头,你给老祖我闭嘴,不然的话,老祖就把你的舌头割成八瓣,然后捆成麻花的样子。”

        刘小蛮闻言大惊,浑身打颤,双手赶紧捂住嘴巴,果然连一丝声音都不敢发出了,只是默默的流泪。

        红须老者一手拎着被吓坏的刘小蛮,一边笑眯眯地看向姜小思,问道:“丫头,刚才这小鬼是不是欺负你来着?”

        姜小思显然对眼前这位造型怪异的红须老者充满畏惧,缩了缩脖子,然后摇头。

        “瞎胡扯。”红须老者见姜小思否认,眼中顿时冒出不悦之色:“老祖刚才明明看到他抢走了你的红薯,而且还放狠话,要把你娘和你赶出村子去,莫非是老祖眼花了?”

        姜小思毕竟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看眼前这位红须红发的老爷爷模样和蔼,并且对自己没有恶意,便放下了戒心,好奇问道:“老爷爷,你是怎么看到的啊?”

        “嘿,不瞒你说,老祖乃是九霄云庭之上的长生仙人,别说区区几十米,就算几千米,几万米,老祖都能一眼窥得之!”红须老者得意地说道:“丫头,你可别骗老祖啊,实话招来,老祖就放了这小鬼头。说谎话,老祖立刻就割了他的舌头,挖了他的眼睛!”

        “啊!”姜小思闻言吓得小脸煞白,连忙点了点头。

        见到姜小思这副模样,红须老者笑着抚了抚须,不过那笑容,却是冷的让人脊背发寒:“那这么说,你承认这小鬼头欺负你了?”

        “嗯。”姜小思低下头,细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老神仙,这是真的啊,我刚才真欺负她来!你看,地上那颗红薯就是我刚从她手里抢过来的。”刘小蛮听到红须老者和姜小思的对话,仿佛从字里行间之中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指着刚才被吓的脱手而飞,掉在地上的红薯说道:“老神仙,现在你能放了我吗?”

        “放了你?”

        红须老者微微眯起眼眸,仿佛在认真思考起来。

        谁知就在这时,一个壮硕汉子提着一把闪闪发亮的阔刀,从村口方向跑来,边跑边喊道:“死老头儿,赶快放了我儿子,不然老子今天就把你大卸八块,当下酒菜吃了!”

        看到自己老爹前来救援,刘小蛮突然神色一变,有些得意的对红须老者道:“老东西,赶快放了我,我爹可是猎手,连老虎、熊瞎子都能砍死,你再不识好歹,小心一会儿他把你也给砍死!”

        “哦?是么?”红须老者笑了笑,干枯褶皱,如同树皮似的的手掌非但未松开刘小蛮,反而慢慢移到了他头顶之上,而另外一只手,却是猛地抓住了刘小蛮的双腿。

        “你、你要干什么?!”刘小蛮惊恐的喝道,此刻他整个人如同一条咸鱼似的被老者抓在手中。

        红须老者微微一笑:“不干什么,吃了你这个小鬼头。”

        话音刚落,手劲骤然加大,只见刘小蛮整个人在红须老者的手中如同一根麻花似的,身体扭曲,脑袋率先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大弯,全身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再然后,顺着皮肤裂开的口子,开始迸溅出一缕缕鲜血,滋的红须老者一身。

        “小蛮!”壮硕猎手刘力见到这一幕,睚眦欲裂,双目当中涌出道道血泪,儿子在自己面前被人活生生掐死,而且死状极惨,几乎让这位猎手如遭雷击,心中除了杀死那个红须老头再无别的想法,脚下生风,朝着红须老头奔跑而来。

        此刻那红须老者双手抓着刘小蛮早已扭曲变形,然后张大嘴巴,吧唧吧唧,囫囵吞枣似的咽了下去,动作之熟练,显示出这位看似慈祥和蔼的红须老者,早已干过不少这种吃人的勾当。

        吃完刘小蛮,红须老者丝毫不介意浑身沾满鲜血,只是擦了擦嘴角的血渍,打个一个饱嗝,冲着正在朝自己冲过来的猎手刘力说道:“今天吃的有些饱,但老祖不介意拿你加餐,虽然你没你儿子那般细皮嫩肉,但肌肉发达,想必嚼劲儿不错。”

        想到这里,红须老者嘿嘿一笑,身影突然从那只白骨幽狼背上消失,下一刻骤然出现在了刘力面前。

        刘力虽然不是武者,但好歹拥有着十几年以上的狩猎经验,再加上天生神力,因此面对这生死一发的危急时刻,竟是生猛地砍出一刀,这一刀的动作没有丝毫花哨,就是一击毙命,用来对付野兽的必杀套路。

        只见那柄闪烁着凛然白光的阔刀骤然间落在了红须老者的脖颈上,但接下来,却是突然响起叮的一声脆响。

        刘力这一刀力气何其大?反震之力竟然将双手虎口全部震裂,鲜血四溢,然而那红须老者却是一点事都没有,脖颈上甚至连一丝痕迹都不曾留下。

        见到这一幕,刘力满脸惊骇,知道自己恐怕是遇到了如同仙人般高高在上,拥有无穷战力,一击就能杀死很多凶兽的修炼者,于是面对这位红须老者,心中不敢再有丝毫战意,转身便逃跑。

        他还有老婆,还有一个大儿子,自己若是死了,谁来照顾他们?

        此刻,刘力求生的心念骤然间放大了无数倍。

        谁知就在这时,红须老者双指一弹,掰弯了刀刃,然后刀光闪动,眨眼间之后,竟是砍下了刘力的一条手臂。

        那手臂在半空飞舞,溅起一片血花,红须老者伸手一抓,随后就放进了口中,一边咀嚼,一边称赞道:“不错不错,这条手臂上筋肉极有嚼劲,可远比老祖吞吃的那些白脸小生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