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0章 天生媚骨徐秀琊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0本章字数:3127字

        听闻红须老者此言,再加上眼前那副血淋淋的阵势,刘力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脸色苍白,因为失血过多而导致眼前无比眩晕,但仍然支撑着双腿,想要逃离此地。

        红须老者再次眯起眼睛,两道慑人的寒光从中迸射而出,啧啧道:“这么好的一副肉身,对老祖来说可是极大的补品啊,你跑得了么?”

        话音刚落,红须老者的身影骤然一闪,窜掠到刘力面前,随即森然一笑,食指弯曲成钩状,向刘力胸前陡然掏去!

        黑虎掏心!

        这一招本是魔门七大宗黑铩堂的招式,早些年黑铩堂一位长老被红须老者击杀,因此才偷师学来。黑虎掏心,本意是一击必杀,如黑虎扑杀敌人,直取要害,然而到了红须老者手中,稍加改动,却成为了撕心扯肺,享受美味的阴毒招式。

        刘力倏然间感到头皮发炸,浑身泛起道道寒气,从头凉到脚,眼瞳放大,惊喝道:“不要!”

        然而话音未落,腹部、胸腔之中猛然传递出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感,随后滚烫的鲜血竟是从面前如同瀑布一般横向喷洒出来,刘力心一凉,低头看去,发现自己胸腔之中空无一物,而眼前那位红须老者手上竟然捧着自己的五脏六腑,正往口中送呢。

        此刻红须老者披头散发,脸上和手上都是血迹一大片,食人心肝的模样如家常便饭,着实令人感到无边无尽的恐怖!

        丧失心肺本就无力回天,剧烈的疼痛,再加上内心的恐惧,导致刘力被活生生地吓死,直接瘫软在地。

        红须老者见状,自然不准备浪费掉在他眼中刘力那副鲜美的肉身,将尸身捡起,一下撕扯掉上面的衣服,随即将那具尚还温热的尸体狠狠拧巴了几下,便吞入口中,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咀嚼声响。

        少顷,老者吞吃完毕,擦了擦红润的嘴角,再次恢复到了那副云淡风轻、和蔼可亲的模样,目光柔和地看向姜小思,询问道:“徐秀琊是你什么人?”

        姜小思低下头,抿着嘴唇,浑身瑟瑟发抖,就是不肯吱声。

        看到这一幕,红须老者眼中有淫光一闪,但很快就消失不见,柔和道:“老祖知道了,你带路吧。”

        姜小思蓦然抬起脑袋,坚韧不屈地喊道:“我不!”

        “小丫头,你放心,老祖不会伤害徐秀琊的。”红须老者抚须一笑:“方才老祖那么做,乃是因为修炼了仙道中的吞噬仙功,将坏人吞入腹中,可换功力增长,对付好人,老祖自然不会那么做的。”

        “真的吗?”姜小思闻言瞪大了眼睛,心想原来老爷爷做出那种举动,原来是为了惩凶除恶啊。

        “当然。”红须老者点头道:“你若是想学这吞噬仙功,老祖可以传授于你。”

        “不要。”姜小思立刻摇头,那种动辄就要吞人心肺和肉身的功夫,她才不愿意学呢,甚至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红须老者见状微笑不语。姜小思主动道:“老爷爷,你找我娘亲做什么呀?”

        “不做什么,老祖刚刚救了你,并且为你出了一口恶气,你和你娘,不应该感谢一下老祖我吗?”红须老者笑问道。

        不谙世事的姜小思心思单纯,虽然看到眼前这红须老头吃下两人,但一听他说,只吃坏人,而且又帮助了自己,对他的戒心和畏惧,便消失了十之八九分,点了点头道:“谢谢老爷爷救了我,不过我家里很穷的,恐怕没法感谢老爷爷了。”

        “不碍事不碍事,去你家坐上一坐也好啊。”红须老者笑眯眯地道,望着眼前的村子,浑浊眸子中的异色却是愈发浓郁,喃喃起来:“除了美色和人肉,还有什么能让老祖动心的呢?”

        “老爷爷你说什么?”姜小思没听清楚老者的喃喃自语,不由好奇问道。

        “没什么。”红须老者笑道:“小丫头,你带路吧。”

        “嗯。”姜小思应了一声,搀扶起李小羊,就向着自己家中走去。

        村口。

        身份正是烹血宗弟子的七八十人按兵不动,而是按照红须老者的意思留守在村口,准备接下来的屠村之举。

        一路上,望月村家家房门紧闭,连一盏油灯的光亮都看不到,虽然此时已是傍晚时分,太阳即将下山,但平时也绝不至于是这种情况,连正在烧饭的人家的烟囱都停止了冒烟,一时间,小小一座望月村,竟然如同鬼村一般,寂静的可怕。

        红须老者望着四周家家闭户的景象,口中不由发出一声笑哼,想必他们是从门缝中偷看到了自己刚才的凶状,被吓破了胆子,才躲了起来。想到这里,红须老者面色愈发冰冷,也不多理会那些俗人,跟着面前的两个小孩走向村中深处。

        没过多久,红须老者和两个孩子来到了一间破草屋前。

        这间草屋四外都是由黄泥堆砌而成,屋顶覆盖草块,上面落了一些积雪,用破败不堪四字形容,绝不为过。

        便在红须老者打量时,屋门突然被打开,款款走出一位身姿丰满,曲线婀娜的妇人,这妇人穿的很是普通,一袭深蓝色的裙摆衬托出她较好的形体,一头秀发被素布扎起,显得简朴至极,虽然没看到正脸,但也能隐隐感觉到这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

        “娘,我回来了。”姜小思见状立刻冲上前去,一下子钻进了那妇人的怀中。

        “思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妇人抬头,伸出纤细的手掌宠溺地摸了摸姜小思的脑袋,这时才露出那一副天生媚骨的容颜,妇人年纪约莫三十来岁,面容保持较好,一点也看不出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倒是胸前那对凶器,好似要冲破衣衫的阻碍,弹跳出来似的,邀人遐想。

        不用多猜,她正是那位被麻脸汉子称之为天生媚骨,名动十里八乡的美艳寡妇徐秀琊了。

        此刻徐秀琊弓着身子,怀中搂抱着瘦小的姜小思,站起来的一刹那,胸前无意露出一抹雪白的光景,无疑是波涛泛滥,看的那红须老者心头一颤,暗暗吞下一口口水。

        “这位是?”

        这时,徐秀琊也发现了这位红须老者的存在,一双好看的秋水眸子当中非但没有一丝好奇,只是充满警觉和凝重。

        “娘,这位老爷爷可厉害了,是九霄云庭上的仙人呢!”姜小思指着红须老者,得意道:“刚才刘小蛮和他爹欺负我,后来老爷爷出手,就把他们全都给吃了!”

        “不过娘你不用害怕,老爷爷说了,他只吃坏人,对好人不会这样的。”

        看着自己女儿那副纯真的笑脸,徐秀琊不禁苦笑,即便做不悦状,脸上也是媚态丛生,越发让红须老者心头火热起来,一双浑浊老眼,丝毫不掩饰其中的贪婪和淫/欲。

        心中实在忍耐不住,红须老者色迷迷道:“小娘子,老祖虽然年纪大了些,但修炼《奇花异典》已经几十年了,身体硬朗的很,不说金/枪不/倒,也差不多。你若跟了老祖,老祖保证每天让你欲仙/欲死,遍尝人间极乐滋味,如何?”

        “娘,老爷爷在说什么呀?”一脸不明真相的姜小思摇了摇美妇人徐秀琊的胳膊问道。

        徐秀琊没有回答姜小思的话,只是一张媚意天成的俏脸愈发冰冷起来,给人一种惊艳之感,粉嫩的唇齿轻轻张开,冷声道:“做梦!”说着目光闪烁,竟是向四下巡视起来。

        红须老者活了几辈子,何其精明?如果看不出来徐秀琊的想法?

        只听红须老者嘿然笑道:“不同意?凭你一个肉体凡胎的凡人,还想逃走?信不信老祖当着小姑娘的面,把你给强上了?到时候将你母女二人掳回宗中,在等小姑娘长大成人,与老祖来个一龙战二凤,岂不快活美哉?”

        “你!”闻言,徐秀琊紧咬银牙,丝丝鲜血从唇上溢出,听到红须老者说出如此卑鄙龌龊的想法,她真当是万念俱灰,眼前这红须老者,明显不是普通人,听思儿说他竟然吃掉了刘力父子二人,如此行径,恐怕不是魔道中人,也差不了多少。

        既然是魔道众人,定然就是修炼者,自己母女二人都手无缚鸡之力,如何能够抗衡的过他?

        要不就从了他?

        不!

        我徐秀琊虽然是寡妇,但也从未行过那等红杏出墙之事,夫君离世,自己一手带大思儿,虽然期间有不少被猪油蒙心的男子打过自己的主意,可哪一次不是被自己拎着掸子将他们赶了回去?

        让自己从了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头子,有违人伦!自己就算死,也绝对不能让他得逞!

        可若是反抗?

        恐怕下场会更加惨。

        一时间,美妇徐秀琊心思百转,绝美容貌上的复杂之色不言而喻,但最终,两条长长细细的黛眉却忽然皱在了一起,面色苍白而憔悴。

        徐秀琊没有回答红须老者的话,转头看向怀中的姜小思,轻声问道:“思儿,如果娘很自私,让你跟我一起赴死,你会同意么?”

        “会。”姜小思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娘去哪里,小思就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