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章 古印护体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0本章字数:3100字

        死亡之枪疾速向易邪掠来,强悍的劲气搅动一方天地,枪尖隐隐蹿升出一缕紫色火焰,温度恐怖至极!

        易邪见到这一幕,满脸苦笑,心想就算躲不掉,也得试一试啊,总归不能坐以待毙吧?

        一念及此,两扇金色的圣翼从背后直接展现出来,轻轻拍动,便是掠出了上百米之远。

        不过,死亡之枪在融合了赤吞云那滴心头精血之后,速度也是变得奇快无比,而且仿佛具有灵魂似的,锁定住易邪的身影,径直追击而去!

        就这样,易邪躲,死亡之枪追。

        一人一枪,身影不断从苍穹之中闪现。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死亡之枪的气势突然一个暴涨,速度陡然提升,饶是易邪展开圣翼,再加上幻影步法,也无法躲避,有好几次,被猛烈的枪风擦中身体,溢出鲜血。

        而此时,死亡之枪却是已经朝着易邪正面冲击而来,将易邪前后左右全部牢牢困死,使之无处可逃!

        完了,这一世就要这么结束了么?

        易邪想到这,索性停在半空,闭上眼睛,任由那道恐怖的枪影向自己袭来。

        自己的速度可以说已经达到了极限,根本无法再次提升,而死亡之枪却是拥有了相当于灵化境强者的速度,自己无论如何也躲不掉。

        然而就在易邪感到绝望,即将放弃时,气海中,只听云老忽然发出一声惊叹!

        “囚天印!”

        还没等云老说完,磅礴如金色海洋般的气海之中,一尊巨大古朴的黑色方印蓦然颤动起来。

        与之同时,那柄死亡之枪也即将落向易邪的胸口。

        嗤!嗤!

        锋锐的劲气将易邪上半身衣服搅的粉碎,白皙而又精壮的肉身上突然出现了一缕缕血痕。

        不过,就在此刻,胸口处却是突然暴耀出一片灰光,一尊古印随之浮出。

        这被灰光包裹的古印平淡无奇,但一刹那,却散发出令在场所有人都忍不住匍匐跪拜的气势。

        远处,无论是烹血宗弟子,还是仙宗弟子,亦或是刚刚赶到此地的八百零三位御林铁卫,都是被那股气势威压震撼的半伏在地,村子里的男女老少,一个个犹如见到神迹,即便窒息到面色涨红,也忍不住对易邪磕头行礼,仿佛将易邪当作了仙人一般。

        此刻的易邪,身影飘然而立,胸口前方,除了那尊古朴无华的囚天印以外,还漂浮着一把疾速转动着枪尖的黑色红缨枪。

        可以很明显的看到,是囚天印挡住了死亡之枪的进攻,灰蒙蒙的光芒好似一面无法击破的屏障,无论那黑色红缨枪如何逼近,就是无法往前一分一毫!

        “竟然是囚天印?”

        易邪看到位于身前,牢牢护住自己的那尊黑印后,不禁惊呼出声。

        以往,囚天印就如同死物一般,若不是有云老的存在,易邪没准就把它当成最普通,最不起眼的法宝罢了,可今日,在自己临死之际,囚天印竟然透体而出,抵挡住了鲸吞魔功最恐怖的一道攻击,而且看样子,那柄代表‘死亡’的红缨枪似乎处于绝对的下风!

        “哈哈哈,囚天印,给我碎了它!”

        望着那柄差点取走自己性命的死亡之枪,易邪没由来狰狞的喝道。

        若是以前,易邪肯定以为自己疯了,竟然对着一尊古印说话,可现在不同,他清楚的感觉到,囚天印似乎除了云老,仿佛自己具备了灵魂一般。

        这种感觉很奇妙,易邪也不太确定,毕竟云老才是囚天印的印灵,众所周知,一件法宝,无论等级多高,都不可能产生两道印灵,

        谁知易邪话音刚落,囚天印好似听到了似的,微微颤动了一下印身,发出一道洪亮的嗡鸣,立刻又有一道灰蒙蒙的光芒爆耀而出。

        虽然这道灰光对易邪没有什么伤害,但易邪能够清楚的察觉到,那光芒之中蕴含着多么恐怖的力量,灰光如同跗骨之蛆,陡然将死亡之枪覆盖,紧接着,一阵清脆的爆裂声响当即从面前传了出来。

        随后,灰光逐渐消散,死亡之枪也是随之碎成了一片一片,最终消散于无形。

        “噗。”

        早已收起万骨真身的赤吞云倏然吐出一口鲜血,诡异的是,这鲜血不是红色,而是漆黑如墨一般!

        “这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拥有……”

        还没等赤吞云说出帝器二字,易邪就猛然冲上前去,一刀落在赤吞云的脖颈之上,登时人头翻落在地,鲜血狂飙。

        嗖。

        就在人头落地的一刹,一道细不可查的血红色光芒从赤吞云体内蹿出,欲要逃离此地,不过却被眼尖的易邪发现,自然,抬手又是一刀,准确无误的轰击在那道血红色光芒之上。

        血光登时消弭。

        “易邪,你毁我百年修为,不得好死!”

        紧接着,赤吞云的声音从中传达出来,声音凄厉,但却微弱的如同蚊子叫似的,易邪闻言冷冷笑了笑,挖了挖耳朵,喃喃道:“谁在说话?”

        此时的他,身上溅满了赤吞云的血液,裸/露着肌肉盘结的上半身,远远看去,神色从容,仿佛从天上下来惩凶除恶的神邸,令得众人都是神色一恍。

        “王鱼。”

        易邪呼唤道。

        此时的村落,一副大战过后的残破模样,本就不算太大的村庄,几乎被毁去了大半,因此易邪一声呼唤,王鱼不但听闻到了声音,而且立刻就顺着纵横交错的沟壑奔跑了过来。

        “在!”

        王鱼面对易邪,显得极为恭敬。

        “留下一个活口,剩下的,全部铲除。”

        易邪目光森寒地看着远处那几十道身影,下达了命令。

        “是!”

        王鱼的回答一贯都是简单明确,对易邪的话,更是尊崇无比,立刻领命而去了。

        而烹血宗弟子听闻易邪这句话后,一个个面如死灰,开始拼死反抗,不过在强悍的御林铁卫面前,他们能做的,也就只有一换一的同归于尽而已,当皇家战阵组合完成,除了一名被王鱼生擒住的麻脸汉子以外,剩余几十个烹血宗弟子全部被龙气剿灭,连灰渣都没能剩下。

        随后,王鱼就押着那名麻脸汉子来到了易邪面前,似是复命。

        “易少侠,烹血宗唯一的活口已经带到。”王鱼拎着麻脸汉子冲易邪道。

        易邪扫了一眼那名麻脸汉子,发现不过是一位阴阳境初期的武者而已,淡淡地点了点头,问道:“御林铁卫一共损失了多少人?”

        王鱼闻言,脸上先是闪过一抹悲恸,道:“回少侠,共计二十五人,另外,还有七人重伤,十三人轻伤。”

        易邪叹了口气道:“将伤员全部送回帝都疗伤吧,另外,阵亡铁卫每人发放五十枚金币的抚恤,这笔费用,由青龙仙宗承担,不过有一点你要记住,务必要将这笔抚恤送到他们亲人手中,经手人员,不得私自贪赃,如果被我发现,斩立之!”

        听到这话,王鱼木讷的脸上竟是不经意地闪过一道感动之色,对易邪的态度也是愈发恭敬起来,重重地点了点头道:“是,属下一定办好。”说完就押着那麻脸汉子退下了。

        随后,易邪从纳戒当中取出一套赶紧的衣衫,以灵气遮蔽,快速的换好衣服,这才向那对母女走去。

        轻轻一挥手,赤吞云留下的禁制立刻被撕裂,徐秀琊拉着姜小思,从中缓缓走了出来。

        “奴婢多谢公子救命之恩,相信公子也看出来了,奴婢本是贫寒人家,没有什么能够报答公子的,如果公子不嫌弃,奴婢愿做牛做马,为公子效劳一世。”看着眼前这位模样清秀,但手段残忍血腥的少年,徐秀琊非但没有感到一丝害怕,反而有种很安心的感觉,说完此番话后,深深地对着易邪施了一礼。

        易邪没有扶起美妇人徐秀琊,只是笑道:“夫人,你若给我为奴为婢,那你女儿怎么办?”

        “这……”徐秀琊闻言,顿时面露难色,刚才一心只想报答这位救了自己娘俩儿的好心人,忘记了这茬。是啊,自己还有女儿呢,去给这位公子为奴为婢,女儿怎么办?

        “大哥哥,小思也可以给你做丫鬟。”姜小思红着脸颊说道。

        看到姜小思如此可爱的模样,饶是易邪冷血心肠,也不由的有些触动。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好啊,不过现在你和你娘亲就先在这生活,等以后,大哥哥会把你接到一处没有人欺负你的地方,好么?”

        “恩。”姜小思听到这话,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一双大眼睛,眯成了月牙状。

        易邪不再理会姜小思,冲着远处喊了一句:“梁天宇!”

        “来啦来啦。”梁天宇闻言,立刻不去管烹血宗弟子留下的物件,扔掉了手中那些各式各样的纳戒后,就朝易邪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问道:“老大,你找我啥事?”

        “把大家都召集过来,还有村子里的村民,我有话要说。”

        “得嘞。”梁天宇应了一声,如同一阵风似的,通知完了那些仙宗弟子,又开始挨家挨户去通知村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