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章 管家朱肖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1本章字数:3122字

        第128章管家朱肖

        “大、大约有一百多人。”面对易邪那仿佛能够吃人的骇人目光,守城士兵心惊胆颤,说话都不由有些磕巴起来。

        “你的脑子白长了不成?”听到这个回答,易邪顿时怒极,喝道:“我们一共好几百人,你竟然不知道?就这么简单的把他们给放进去了?”

        听到易邪的质问,守城士兵额头上渗出了冷汗,紧张地回答道:“少、少侠有所不知,他们人虽少,但每一个都极具气势,神宇不凡,小人从没见过仙宗弟子,还以为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就放行了,没想到……”

        易邪长吁一口气,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火,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给那守城士兵解释的时间,问道:“不用多说了,他们去哪了?赶快带路!”

        “是。”守城士兵唯唯诺诺,立刻开路,向着城主所在的府邸而去。

        不多时,易邪等人便来到了城主府前。

        这黑魔城的城主名为朱昱,祖上一直便是统领黑魔城,担任城主一职,所以朱昱从十八岁的时候,就继承了父辈的官职,世世代代镇守黑魔城。

        此刻,那个守城士兵正在和朱府管家朱肖谈论着什么,片刻后,管家朱肖脸色微变,立刻放行,向易邪等人做出一个请进的手势。

        “王鱼,你率领三百御林铁卫将朱府包围起来,若是发生什么风吹草动,立刻排列战阵,连一只苍蝇都不许放过!”易邪看到朱肖的态度后,立刻吩咐王鱼做好准备,毕竟如今城主府内的那伙人是敌是友还不清楚,提早做好准备总归没错。

        “是!”王鱼领命而去。

        吩咐完王鱼,易邪目光径直落向身后的那些仙宗弟子,除了梁天宇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以外,其余人的面色都是有些凝重,李烟云掰弄着纤纤手指,明显是心不在焉。

        不理会他们此刻在想些什么,易邪朗声道:“大家刚才也都听到了,在我们之前,还有一伙人自称‘仙宗弟子’,并且混进了黑魔城,此刻就在这城主府内,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动静传出,想必是在酝酿着什么阴谋,里面那伙人,很有可能就是其他的魔门余孽。”

        “现在,咱们冲进去,但不要轻举妄动,等对方表明了身份,在视情况而定。”易邪环视四周,下令道:“剩下的御林铁卫随我们一同进去!”

        说完就一马当先地冲进了朱府,其他人不敢多言,也是紧随其后。

        与之同时,街道上,汇集了越来越多的城中百姓,他们很好奇,今天城主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有大批军队将其包围起来。

        而城主府内,易邪等人在进入之后,却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婢女下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做工,不是修建花丛,便是扫地维修,看起来异常和谐。

        愈是这般平静,易邪心中就愈发断定出了事情,不由望向身旁的朱府管家朱肖,道:“朱管家,之前进入贵府的那些人现在在何处?”

        “回公子,应在议事堂。”朱肖眼皮微敛,非常恭敬的回答道,让人察觉不到任何异样。

        “哦,那咱们赶快去吧。”听到朱肖的话,易邪平淡地点了点头,眼底却是不经意闪过一抹寒光。

        朱肖应道:“好的。”

        谁知他刚走出没几步,背后便有一阵劲风突然冲击而来。

        朱肖措不及防,脸色大变,一个平凡的朱府管家在这一刻,竟是爆发出了不亚于阴阳境圆满武者的气息,立刻打出一式灵力屏障抵挡而去。

        但面对易邪一击破空拳的威力,那道灵力屏障脆弱的如同纸张,蓦然便被黑洞撕裂,随即一个硕大的拳头从中探出,只听得喀嚓一声,直接撞断了朱肖的脊梁骨。

        “噗!”

        朱肖喷出一口鲜血,面如金纸,满脸骇然地望着易邪:“你、你怎么”

        朱肖万般惊讶,他知道易邪和自己一样,都是阴阳境圆满武者,但想不通易邪的战力为何会如此惊人,一拳就破开了自己的防御,而且击断自己的脊骨!

        众人见状,也都是震惊无比。

        他们万万没想到易邪竟然会对城主府管家出手,而且也是如此毒辣,看向易邪的目光中,更是疑惑不解起来。

        “你做什么?”在场之人,唯有李烟云不畏惧此刻的易邪,不由黛眉一蹙,说着,就要过去搀扶起朱肖。

        “站在原地不许动。”易邪瞪了李烟云一眼,眸子中那道寒冷顿时令得李烟云感觉面前这个男人有些陌生,老老实实地站在原地。

        不理会众人的疑惑,易邪打出一道灵气注入朱肖体内,维持他全身生机,随即便冷冷发问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咳……咳。”朱肖瘫在地上,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如今他已经是强弩之末,被击断了脊背,就算他身为阴阳境圆满期的武者,也无力回天,若不是易邪用灵气维持自己浑身气机,恐怕此刻早已身陨。

        “还能是什么人,朱府管家罢了。”朱肖咧嘴冷笑。

        “呵,朱府管家会有这么高的修为?据我所知,你主子朱昱也才不过法相境后期而已,在这黑魔城,高阶武者极为珍贵,当初修魔宗侵犯黑魔城,倘若你挺身而出,朱昱也就不会受伤了吧?”易邪质问道。

        “鄙人只是一位贪生怕死的城主府管家罢了,面对修魔宗那群魔头,绝对不敢心生抗衡之意,所以才隐藏了实力,没有去帮助城主。”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嘴硬?说,引我们去议事堂,到底有何企图?”易邪双眸微眯,罗刹天刀登时嗡鸣出鞘,剧烈的杀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令得所有人都是心惊胆颤。

        朱肖不以为然,盯着易邪笑道:“你去了不就知道了?”

        “噌!”

        见朱肖依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易邪眼中闪过一道戾气,手中罗刹天刀顿时斩落而出,落在了朱肖的左腿之上!

        “噗嗤!”

        以罗刹天刀的锋利,碎金断石都是小菜一碟,强横的刀气直接将左腿斩断,鲜血喷涌,血肉模糊。

        “啊!”朱肖惨叫一声,面色转变的极为苍白,盯着易邪的目光却是愈发阴沉,但始终一言不发。

        “还不说?好!”易邪收起罗刹天刀,冷哼一声:“在来黑魔城的路上,易某早已研究过你的背景资料,知道你早已娶妻生子,而且他们就在这朱府之上,对不对?”

        听到易邪此话,朱肖面色明显变了变,但依旧不说话,不过呼吸之间,却是有些颤抖起来。

        发现朱肖这一变化,易邪眼中的精光愈发浓郁,冷冷道:“御林铁卫,去将朱肖的家人给我找来,今天老子就当着他的面,将他们就地斩杀!”

        “是。”一位御林铁卫领命,随即便要离开去寻找朱肖的妻儿。

        “慢着!”

        然而就在此刻,朱肖却是突然开口了。

        终于,在听到易邪以家人要挟自己后,朱肖再也无法镇定起来。

        易邪见状,嘴角忽然扬起一抹冷笑,同时示意那名御林铁卫住手,他自然不会真的要当着朱肖的面残杀他的家人,之所以那么说,只是引诱逼迫朱肖罢了,易邪甚至连朱肖有无家人都不清楚,何谈研究过他的背景?

        原本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唬他一下,结果,他还真上当了。

        易邪道:“好,只要你说出你的身份,还有为何要引我们去议事堂,我就放过你的家人。”

        朱肖闻言,咬了咬牙,又提出一个要求:“公子只要护我小儿子安全,我便将事情的真相原原本本的告诉你。”

        “可以。”易邪点了点头,虽然只说了两个字,但语气却无比坚定,让人不敢怀疑。

        听到易邪如此肯定的回答,朱肖心中终于放下一块石头,长吁了一口气,道:“公子看我如今是阴阳境圆满的修为,可事实并不是这样。在十天以前,我还只是一个普通人,之所以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成为阴阳境武者,都是修魔宗一手搞出来的。”

        “半个月前,修魔宗一共有五十人凌空而来,直接突破了城门,落于街道上展开屠杀,城主他得知消息后,一人对敌,但寡不敌众,受了严重的创伤,最后只好扬言要自爆和修魔宗那群人同归于尽,才使得修魔宗之人暂时退避。”

        “之后,一位修魔宗弟子潜入黑魔城,找到了我,并且以我的家人威胁,逼迫我吞下了一条千年蛊虫,那蛊虫进入我体内之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经过一夜的融合,第二日,我便成为了阴阳境武者。”

        “再后来,修魔宗之人不断催促我去杀掉城主,可城主对我不薄,我朱肖祖上世世代代都是朱家庇护,发誓永生为奴,怎么能干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但妻子孩儿的性命都掌控在修魔宗之人的手中,我不得不做啊。”

        “但尝试了几次之后,我实在下不了手,修魔宗的人得知此事后忍无可忍,便残忍的杀掉了我的妻子,决定再冒一次险,亲自进入城中杀掉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