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9章 白衣魔士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1本章字数:3227字

        第129章白衣魔士

        “这一次,他们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每一个都以南疆秘术易了容,这南疆秘术极为高明,易容之后不光容貌会发生变化,而且连整个人的气质都会一并改变。原本,他们的计划只是想杀掉朱昱城主,可后来听说你们这群仙宗弟子已经在明宁城当中铲除掉了烹血宗,于是便心生一计,想要将你们引至此地,然后一网打尽。”

        朱肖缓缓解释道,说到此处,他的面色突然变得有些红润起来,正是那回光返照的表现,朱肖自知时间不多,只得压下一口气血,接着道:“这个计划便是……”

        嗖!

        话还没说完,不知从何处突然飞出来一柄又细又长的黑剑,那细长黑剑速度奇快无比,划破空气,宛如一根破空的箭矢,直接落在了朱肖的脖子上,随着嗤的一声,黑剑划破皮肤,鲜血如注,朱肖的声音也顿时戛然而止。

        “呵呵,那计划便不用你说了。”

        便在这时,一道洪亮而又充满磁性的声音猛然透出,随之从院落正门,缓缓走来了五十余位白衣剑客。

        这些白衣剑客的容貌大都非常相似,五官英俊,棱角分明,气质超群,神宇不凡,此刻一个个手中持剑,押着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男子,正目光犀利地望着易邪等人。

        先前说话那人,正是为首那个戴了一顶赤冠,身穿锦衣白袍的青年。

        这赤冠白衣青年,面容清秀英俊,一对丹凤眼,眸光很是凌厉,剑眉更是笔直入鬓,给人一种正气浩然的感觉。

        他右手一翻,之前那把杀掉了朱肖的细长黑剑顿时飞回了手中,赤冠白衣人也不忌讳上面的鲜血,掏出一块锦帕便小心翼翼地擦拭起来。

        细细观去,就会发现,其他的白衣剑客,也都是身穿白衣,手持黑剑,显得无比诡异,但偏偏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却是连那些正道门派,仙宗弟子也比不得,好像真正的剑仙一般,令人恍惚。

        “你们就是修魔宗?”

        经过短暂的冷场,易邪凝视着那正在擦剑的赤冠白衣人,寒声问道。

        赤冠白衣人平静地点了点头,丝毫不忌讳自己的身份,随即将细长黑剑收入剑鞘,抬起头看向易邪回答道:“正是,在下贺西牛。”

        “想必你就是他们的领头人,青龙仙宗易邪吧?”贺西牛又问道。

        易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目光一扫,落在了那名两鬓斑白,被修魔宗之人镇压着的中年男子身上,问道:“你是朱昱?”

        听到易邪的话,中年男子默不作声,只是紧咬了牙关,面色痛苦地点了点头。

        “不用和他说什么废话了,他啊,已经被在下斩去了舌头,如今已是哑巴了。”贺西牛指着朱昱的嘴巴,冷冷笑道。

        听闻此话,在场众人都是脸色一变,眼前这些白衣剑客虽然表面是正道中人的派头,但实则还是只会干那些残忍的魔门勾当,竟然斩掉了黑魔城城主的舌头,这是有多么丧心病狂?

        易邪面色一凛,不与眼前的修魔宗的人废话,直接命令身旁的御林铁卫展开战阵,随即看向身后的仙宗弟子,又道:“众仙宗弟子听令,全力斩杀修魔宗之人,救下城主朱昱。”

        随着易邪这话脱口而出,众人顿时应了一声,随即纷纷加入战斗,和眼前那些白衣剑客,也就是修魔宗弟子战到了一起。

        “弱水剑法!”

        李烟云得了经过演武空间完善过的《弱水剑法》后,自身实力也暴涨了许多,此刻一剑刺出,犹如重重弱水奔袭而去,瞬间就斩杀了两名修魔宗弟子。

        那两名修魔宗弟子连看都没看清,便被刚柔并济的剑罡绞杀致死。

        另一边,梁天宇、庞霁、王轩宇三人,正在对战修魔宗两名身穿白袍,鹤发童颜,仙气飘然的长老,这两位长老都不是什么善茬,每一个都有不亚于阴阳境圆满巅峰的修为,因此梁天宇三人与之交战,在人数虽略胜一筹,但一时间却很难分出胜负。

        而易邪,则是跟修魔宗实力最为强横贺西牛交战起来。

        贺西牛乃是修魔宗宗主,年仅二十八岁,便拥有法相境后期的修为。

        谈起修魔宗,不得不提一下它曾经的显赫身份,几千年前,那可是不亚于烹血宗的一方显赫,最强盛时的实力,宗主拥有逆天境的实力,十大护法长老也都有涅槃大劫,或是通天镜修为,可近几百年来,仅有的几位老祖都被三大仙宗强者击杀,再加上不断遭受打压,自愿进入修魔宗的弟子愈来愈少。

        宗中缺少人员,也没有足够的灵石去购买修炼物资,导致到了贺西牛这一代,修魔宗成了魔道门派中倒数第三的存在,可谓可怜至极。

        “易邪,我知道你不像表面那么简单,虽然只有阴阳境圆满期修为,但能够斩杀赤吞云那老家伙,足以证明你的实力,因此,你我之间这一战,我会不留余力的出手!”

        贺西牛凝视着易邪的身影,声音异常冰冷,好似突然间变了个人似的。

        “你也很强。”易邪吐出这四个字。

        说完身影暴动,贺西牛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也是冲了上去。

        “晨昏兵解拳!”

        贺西牛窜掠到易邪面前,陡然手臂弯曲起来,随即向上一勾,好似提起千钧巨石,地面骤然爆裂,尘土飞卷,其中一股狂暴的能量犹如地刺一般,直直冲了上来。

        易邪面色有些凝重,不敢托大,立即展开圣翼躲避而去,这贺西牛不愧为发法相境后期强者,仅仅只是一拳,就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压力,远远不是赤吞云能够媲美的,而更为关键的是,贺西牛不过才二十八岁,能达到这种修为,真可谓天纵之才,年轻有为了。

        “哟呵,竟然被你躲过去了?”贺西牛看到易邪安然无恙的掠到一旁,眼中闪过一道讶然,“这招拳法名为地刺拳,之前那个名字是在下胡诌的,本意骗你上当,却没想到你这小子反应竟然如此敏捷,在下佩服。”

        贺西牛脸上充斥着玩味的笑意,说实话,他虽然知道易邪战斗力很强,但却没想到反应力也如此恐怖,本是板上钉钉,易邪必然会在这招地刺拳之下受到一定的损伤,可是竟然被他施展出了圣翼躲避过去,着实令人吃惊。

        “你背后那对翅膀是什么?法宝么?”

        贺西牛盯着易邪背后的金色翅羽,嘿嘿一笑,尽是不怀好意之色,可以想象,这种表情出现在了一位白衣飘飘,仙气洒然的‘正道剑客’脸上,是有多么诡异。

        易邪一言不发,这一次,由他率先展开了攻击。

        “叠浪拳!”

        许久没有动用的叠浪拳终于在这一刻发挥上了用场,砰砰砰,一上来,直接便是发挥出了九叠之力,力道之大,已经远远超越一龙之力,或许已经达到了更上一层楼的龙象之力!

        九道拳影铺天盖地般的铺了过来,强悍的力量扭曲虚空,只见贺西牛眼中倒映着漫天的拳影,但脸上没有丝毫畏惧之色,反倒忽然冷笑起来,道:“这拳法倒是不错,可惜只有一腔蛮力,若是……”

        说到此处,贺西牛的声音突然停止,双眸瞳孔蓦然一缩,因为他在那九道拳影当中,看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便是九个面积足有两米之宽的黑洞,朝自己陡然吞噬而来,九个黑洞隐藏在拳影之中,以至于连贺西牛这种法相境后期强者都无法发现。

        此刻倒是发现了,可想要躲闪,却是有些来不及,巨大的吞噬之力宛如洪荒巨兽的大口,要将他吞入进去。

        面对这一情况,贺西牛终于脸色大变,双手结印,蓦然间,自头顶天灵盖蹿出一道蓝色火焰,横档在自己身前,逐渐扑腾开来,显化出了一尊巨大的法相真身。

        “破!”

        贺西牛有了法相真身加持,面色怡然不惧,大喝一声,身前那蓝色法相真身也是跟着怒吼起来,音波如浪潮滚滚传递,直接将那九个黑洞湮灭。

        “水属性的法相真身?”

        夹杂着破空拳的九道叠浪拳被破,易邪面不改色,只是望着那道巨大的蓝色身影,喃喃自语起来。

        便在这时,贺西牛转过身,狰狞一笑道:“你竟然还有这种手段?若不是在下及时召唤出法相真身,恐怕今日就要栽在你手上了!”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已经彻底激怒了在下,所以在下决定,要用这柄脉气剑杀掉你!”说完,贺西牛终于是将那柄细长黑剑拔了出来。

        与此同时,那些修魔宗弟子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在于仙宗弟子交手,退到远处观战起来。

        ……

        “宗主要施展那一招了么?”

        “应该没错,脉气剑此番出鞘,必然要斩出绝世一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仔细观摩,有助于咱们修炼剑心啊!”

        “是啊,宗主这一招斩出,那小子绝对完蛋了。”

        “这不是废话么,那小子战力强是强,但面对宗主的脉气剑,也绝对是如同死狗般的下场,他若是能活下来,我就吃土,而且吃一斤,哈哈哈!”

        “我也吃,我吃十斤,哈哈哈,可惜宗主不会给我们这个机会。”

        几十个修魔宗弟子围在一起,津津有趣的谈论着,望向易邪的眼神当中,已然是充满了如同看待死人一般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