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章 自己掌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26:02本章字数:3150字

        “你们一个法相境后期,一个法相境中期,怎么,还怕我一个刚刚迈入法相境的菜鸟不成?”易邪咧嘴冷笑,那副模样,就如同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似的,令人忍不住畏惧。

        易邪不断步步紧逼,李冥达和常冥旭根本无法招架,只得面色难堪地转过身去,望向玉血禅,希望他能出言说上几句,以此化解自己两人现在的尴尬境地。

        这样,既能保住面子,又不用和易邪较量,如此,多好?

        可谁知,玉血禅在这时,竟然选择了冷眼旁观,任凭李冥达和常冥旭二人如何使眼色,他就是不为所动,好像将他们当成空气似的,完全无视。

        “你们挤眉弄眼的干嘛呢?”

        就在这时,易邪的身影,竟然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两人面前,将李冥达、常冥旭吓了一大跳,面色顿时铁青。

        见到这一幕,李烟云,梁天宇,朴麻等人都是不由笑了起来,而易邪,则依然逼问道:“怎么着?到底报不报仇?报仇的话,我现在就要动手了哦!”

        “别!”

        “别别别!”

        李冥达和常冥旭立刻喊别,面色已经由之前的铁青,变成了如今的惊恐,好像唯恐眼前这个黑衣少年一言不合,就一剑斩落下去,使得自己两人和师兄刘冥仙似的,直接身首异处,魂飞魄散。

        “别?”易邪微眯眼眸,嘴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意,道:“为什么别?你们刚才不是挺嚣张的么?还说什么要我自刎谢罪,否则,就把我大卸八块?”

        听到这话,常冥旭唇角一颤,这话,出自他口,看来易邪是要先拿他开刀了。

        谁知接下来,易邪却如此说道:“你们也不用害怕。只要说出这话的人,自己掌嘴一百下,我便放过你们,咋样?”

        闻言,李冥达顿时向后退了一步,和常冥旭划分清了界限,反正说出那话的人又不是自己,何必替常冥旭背锅?就算同门又能怎样?总比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了面子强吧?

        见到这一幕,常冥旭咬了咬牙,面容上划过一道狰狞之色,冷冷瞥了一眼李冥达之后,便是看向易邪,喝道:“当中自己掌嘴一百下?这和羞辱我有什么区别?”

        “没区别,老子就是要羞辱你。”易邪淡淡说道,嘴角仍然挂着一丝笑意。

        看到易邪这副嚣张的模样,常冥旭只感觉胸腔当中有一股怒火直接喷涌了上来,再也按耐不住愤怒,暴喝道:“小子,你欺人太甚!”

        说罢,就一拳向易邪面门击去。

        常冥旭是蓬莱教十位首席弟子中排行第三的存在,拥有法相境中期修为,此刻在勃然大怒的状态之下,一拳击出,威力更是陡然提升数倍,犀利的拳风在空气中窜涌,好像将空间都扭曲了一般,威势极为恐怖的扑向易邪。

        然而。

        在易邪阴阳境圆满期的时候,便可以对付法相境中期的强者了,常冥旭这一拳,虽然在外人眼中看似威猛,但易邪,却是根本不具,就在那一拳即将落到自己面庞之上时,只见易邪动了。

        左手一拂,残影闪现,时机拿捏的十分精准,直接将常冥旭那一拳拨了开来。

        这一手,易邪甚至根本没用什么力气,完全是一股柔劲。

        仅仅凭借一股柔劲,将常冥旭十分刚猛的一拳化解,便是离那‘四两拨千斤’也差不了多少。

        “什么!”

        常冥旭面容惊讶,他没想到易邪竟然如此轻松的化解掉了自己的爆虎拳,要知道,这爆虎拳可是一门地阶中品功法,能够摧毁一座大山,力量无匹,可是却被易邪轻轻挑开了。

        就在这时,只见易邪回了一拳。

        嘭嘭嘭嘭……

        连续爆响的声音不断传出,还不等常冥旭回过神来,就感觉胸腔好像被一块巨石砸中一般,喉咙一甜,直接横飞摔退了出去,足足脱出千米之远,砸到一家青铜店铺的墙壁上,方才停了下来。

        “叠浪拳,十三叠之力?”

        易邪盯着自己的拳头,嘴角不由勾起一丝笑意,这叠浪拳,真是大大出乎自己意料,虽然只是一部普通的黄阶下品武技,但经过演武空间的改良后,竟然突破桎梏,达到了十三叠的增幅,十三叠尽数叠加,其威力,甚至不比破空拳差,而拳意,和破空拳又是恰恰相反。

        破空拳,力求以力量达到极致,破开虚空,击出恐怖的黑洞御敌杀人,而叠浪拳,则是完全凭借源源不断的巨力,层层相叠,将力量最大化,因此,两种武技,虽然都是拳法,但造成的后果,截然不同,孰高孰低,难以分清。

        不过,既然叠浪拳如今能够打出十三叠的增幅之力,对易邪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这就意味着,以后的战斗中,他将又多了一种不亚于破空拳的强大武极,而且这种武技,对自身消耗很小,可以作为基础,让敌人目不暇接,应对不来。

        收起拳头,易邪盯着李冥达,道:“对了,刚才是谁骂我为‘小杂种’来?是不是你?”

        李冥达面庞僵硬,顿时尴尬的笑道:“都、都是误会,刚才是我口误,口误。”

        “口误?”易邪皱眉,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戾气,道:“口误就可以算了么?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自己掌嘴一百下,二,与我一战,你自己选吧。”

        听到易邪开出的两个条件,李冥达眉头顿时紧紧皱在一起,正在思忖着应该如何选择,如果选一,自己掌嘴一百下,那么,今天不光自己丢人,蓬莱教的面子,也没了。如果选择二,和易邪较量较量,还有几分希望……

        想到此处,刘冥仙正准备趁着易邪分心,来个出其不意,偷袭一下,可谁知就在这时,只听千米外,响起了一道凄厉的惨嚎。

        “啊!我、我的气海!”

        “怎么、怎么会破了!啊啊啊,我的修为啊!”

        这声音当中充满了惊恐,也极为凄厉,好似杜鹃啼血,当传入李冥达耳朵中后,却是立刻令得他浑身一颤,喃喃道:“常师弟他……被废掉了?”

        “没错,刚才我一拳打中了他的丹田,气海破漏,灵气无法储存,终身都恢复不了,现在新仇加上旧恨,咱们一起算了得了?”易邪邪笑盯着李冥达,问道。

        “不!”李冥达顿时怂了,有些畏惧的盯着易邪道:“易少侠,你大人有大量,饶过我吧,我保证,保证不会找你报仇,刘冥仙、常冥旭,他们的事情,和我无关!”

        “你认错了,那就是选择第二个条件,对吧?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掌嘴一百下之后,我就放过你,不然,我让你变成你师兄师弟的下场。”易邪阴森森的说道。

        话音未落,便听见清脆的巴掌声从李冥达脸颊上响了起来。

        “不够响,使点劲!”易邪吩咐道。

        “啪!”李冥达悲催的扇向自己,一个大嘴巴落下之后,脸部顿时高高肿起,通红的五指印浮现而出。

        “还不够使劲,再来!”

        “啪!”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冥达只能按照易邪的意思,不断加大手劲,每一巴掌落下,都是疼得他浑身一颤,直抽凉气。

        吗的,这比被人扇嘴巴还要疼啊!

        李冥达心中暗想,心道还不如让别人扇自己呢,起码自己不用出力是不是?但转念一琢磨,换别人扇自己,除了眼前的黑衣少年,还能换成谁?幸好不是他给自己掌嘴,否则的话,自己肩膀上这颗人头,还能安然无恙?

        想到这里,更加兢兢业业的扇起自己,一点都不马虎。

        一百个嘴巴扇完,李冥达已经彻底变成了‘猪头’模样,五官都已扭曲,就连嘴唇都没能幸免,像是两根腊肠似的,惨不忍睹,嘴角还挂着两条血丝,模样极为搞笑。

        “记得,不许用灵气治疗伤势,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易邪转身离去,刚走到一半,回过头来对李冥达说道,此处一出,直接轰碎了李冥达的如意算盘,身为法相境后期武者,这点伤痛李冥达自认为还是能够承受下来,只要过后,利用气海当中的灵气治疗便可,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

        可谁知,易邪竟然给他定下了不能利用灵气恢复的条件,这简直和玩人没什么区别,若是换做别人,李冥达肯定不会遵守,可易邪不一样,易邪的脾气李冥达虽然不是特别清楚,但也知道,易邪说到做到,如果自己真利用灵气疗伤,恐怕到时候,就算有玉血禅拦着,也得被痛殴,更何况,玉血禅现在选择旁观。

        想到此处,李冥达更是敢怒不敢言,只得恨恨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易邪才满意地转身离去。

        回到李烟云、梁天宇等人身旁之后,易邪顿时收获了不少夸赞,就连李慕海,都是对易邪竖起了大拇指,挤眉弄眼的道:“真有你小子的,竟然把那两个魔门弟子吓成那副傻样,哈哈哈,真是笑死老夫了。”

        易邪不禁莞尔。

        “轰隆!”

        便在这时,远处突然毫无征兆的响起一道剧烈的嗡鸣,将整座天雷城震了三震。

        众人面色一变,纷纷凝神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