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活不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2本章字数:3054字

        

        鸣惯中腿上一软,咚咚咚向地上毫不犹豫的磕了几个响头,比跟胡乱下跪的速度要爽快得对:“龙哥,实在对不起,没想到您正在兴头上,只是我带来的这个人非要来见您。”他一句话的功夫,就把事情移花接木到胡乱身上,说话的功夫还是有九成九的。

        龙哥趋着虎眉一想,平时的事情一半鸣惯中都能解决,今天怎么有人非要麻烦到自己的头上,不知是谁这么大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把皮带又重新穿了回去,威风凛凛的带着人走了出来,出到厅门一看,不过是一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而已,毛都没长齐。

        不过敢让鸣惯中这样在自己没有功夫的时候就上门来的人物,一定也不简单,毕竟是江湖中人,再怎么霸道,也不会在第一次见面就得罪人,伸出手去要跟胡乱握手。

        胡乱看他想要和自己握手,也伸出手去,但就在要碰触之时,一甩手把龙哥的手打了出去,说道:“少废话,老子过来可不是和你交朋友的。”

        龙哥惊讶的一笑,对他指指点点的看了下周围的其他人,似乎是在像他们说道:“他敢这么大胆。”龙哥旁边的那些小弟都知道,那些不给龙哥面子的人,现在已经安葬在青安山上了,这个人敢这样,看来之后是没什么好下场了,各个都摩拳擦掌的准备替龙哥立功、

        有的人当即就想冲上来给胡乱一拳,却被龙哥给压了下来:“诶诶诶,来者是客,你们这么乱来,不是有失礼仪吗,我们是文明人,我们是文明人。”他连说了两遍,但谁都看不出他头上的青筋已经爆起,看来马上就要发作。

        他把手往外一让,说道:“既然兄弟有事要谈那就坐吧。”

        胡乱也不客气,自顾自的推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顺带还给自己倒了杯酒,神情悠然自得,一点都不像深入虎穴的样子,龙哥冷笑了一声,斜了一眼鸣惯中说道:“你是什么原因带他来找我的?”

        鸣惯中听他这么说,刚站起来的身子又跪了下去,在地上不住的磕头,他知道胡乱冒犯了龙哥,势必也会连坐在自己身上,这滨海只要谁敢扫龙哥的兴,那无疑是老虎头上拔毛,自寻死路,他也不敢回话,跪在地上瑟瑟发抖,活像一个受了惊的落水狗一杨,全身的胆气荡然无存。

        “你说吧,我是文明人,不会把你怎么样的。”龙哥咧出一口黄啧啧的牙说道,这个笑容很僵硬,谁都知道,只要多谁能让龙哥挤出这样的笑容,那么他的死期也就将近了。

        鸣惯中心想说也是死,不说也是死,不如拉着这小子一起上路,最好把所有事情都推到他身上,说是他威胁自己来这里的,这样自己的小命就可以保住了,算盘打好了,犹疑的站了起来,走到龙哥旁边。

        把之前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龙哥…….你也知道我堂弟在纽约街哪里帮你打理生意,后来不知道从哪儿跳出这么一位爷儿,把您场子打给砸了,我就带着人出动,但一到哪里,人家的人先一步把我们的底细给查好了,还用枪抵着我们,这分明是不给您龙哥面子啊,我们只是替您做事,却被他不放在眼里,不仅一人给我们了一巴掌,还说要怪在您的头上,说这一巴掌您也有份……”

        龙哥呵呵冷笑道:“他那一巴掌刚才不是已经给我打了吗?滚。”淡淡的一个滚字,让鸣惯中如释重负,哪怕他以后再不出现滨海,只要自己不被龙哥怪罪下来就行了。

        龙哥眯起眼睛,像是看死人一样盯着胡乱,这是这几年为数不多,敢在老虎身上拔毛的人,他喜欢先看清楚一个人生前嚣张的样子,然后和他在脚底呻吟的死相做对比,这样会给他带来无数的快感。

        他拿出打火机,一根烟就自然而然的递到了他嘴上,龙哥吸了一口,把烟拔出来的时候,他撇着嘴角对胡乱一声嗤笑,把烟头“嗤”的一声躺在了自己的左手臂上,脸上露出了一个很爽的表情,然后又伸手要了一根烟,点着、再躺。整个过程持续了二十分钟。

        他在胡乱面前在烫完了一包软中华,而且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目不转睛的盯着胡乱。

        胡乱看得出来这个人是个不要命的横主儿。这是江湖上所谓的“逞凶斗狠”,通过伤害自己,来向对方展现自己过人的胆气,如果要是怂了,对方的士气立马降下一大半,到时候就可以任他摆布,甚至于刀不血刃,就能让对方跪在自己的面前。

        原本以为自己这样能吓到这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却没想到他开口说道:“大叔,一把年纪了还学非主流自残,这样真的好吗。”

        这一句嘲讽直把龙哥气的火冒三丈,但还是没有发作,他要先弄清楚这个人的底才行,说道:“你来这里,有什么请教吗?”

        “我?我倒是没什么好指教的,不过我历史学的挺好。教教你们也无所谓,不过看你们这群土鳖,估计斗大的字不识一筐所以还是算了吧。”

        龙哥哈哈大笑,这还是他碰到的第一个比他还嚣张的人,所谓气急反笑,这就说明一个人的气已经积攒到了极点。擅长察言观色的那些下属们,已经暗暗的把手放在了皮带上的枪柄上,随时准备把这个不知好死的人,拔枪打成筛子。

        “你这个人有意思有意思,很对我的胃口。要不要在我这里吃个晚饭?”龙哥说道,典型的先礼后兵的开始。

        “不了,我不习惯和大老粗吃饭。尤其是一群不入流的地痞,看着就恶心,那还吃得下?”胡乱说道。

        龙哥鼓了鼓掌:“好好好,你真有种。说吧,你这次来是要干嘛的,亮出招子来吧。”

        “我,来替星娱收钱的。”

        这句话更是让龙哥忍俊不禁,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这个星娱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舔着脸来找他帮忙的企业,还敢派人这么嚣张的来找人要钱?

        要不是星娱是那个国家大头胡氏家族的名下企业,早就把持有人划到自己的头上了。其实一亿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小数目,他之所以不还,就是垂涎星娱公司林大小姐的美色,每次到他们公司,都要狠狠往她的领口看两眼。

        他这一辈子,想要的什么女人得不到。至于手段,他有的是。这一亿要是能把星娱拖垮了,然后让林更生破产,退出胡氏集团,这件事就好办多了。这时,龙哥的笑声停住了,似乎有些嘲弄后辈的语气问道:“那年轻人,你是那个部门的啊?”

        “保卫部部长。”胡乱如实说道

        “好好好,有骨气!”龙哥边鼓掌边说道:“既然你要钱那就给你吧。”说完,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支票,拿笔写了起来。

        胡乱不敢相信这个地头蛇竟然会这么爽快,也没说讨价还价什么的,难道是被自己的声势吓到了,可这货看起来也不像欺软怕硬的人物,莫非是别有打算?

        龙哥把支票写完,推到了桌面:“给,拿去吧。一亿元整,分文不少。”

        胡乱笑了一声,伸出手去:“谢谢啦。”

        但还没有够着,龙哥一把刀就戳在了支票的旁边,周围唰的一声纷纷拔出抢来对准了胡乱,只要他敢在动一根手指头,那他的性命也就算是基本玩完了。

        “拿吧。”龙哥看着胡乱笑道。

        胡乱环视了一圈,见到旁边最起码有二十几把枪对着自己,他也是醉了,没想到在一天之内,竟然被人顶了两次脑袋。

        龙哥做了个请的手势,是想看看胡乱到底敢不敢拿。

        胡乱说了一个好字,手迅速的伸了过去。

        “嘭”的一声,却不是枪响的声音,众人循着声音一看,只见桌上的那把刀直直地飞过了龙哥的脸颊,插在了墙上,只是一瞬间的功夫。龙哥摸了一下脸上流下来的血,他知道,刚才如果胡乱想要自己的命的话,只要把刀再对准一点脖子,那么自己就完蛋了,简直就是眨眼的事儿。

        龙哥舔了舔手指上沾着的血说道:“有点意思。”

        胡乱笑道:“别以为你们有这么多,我要你的命还是分分钟的事。你是真想鱼死网破,还是还钱?”

        龙哥“啪”的一声,两只手砸在了桌面上,探头凝视着他:“你今天想拿走钱?”

        “废话,不然你以为我来干什么?麻烦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好么。”

        龙哥看到这个嚣张的小子,左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见血了。从码头出身的龙哥,想来对于打人这种事喜欢亲力亲为,说道:“既然你想要钱,不如我们过两招,要是你能打趴我,你就拿着钱走好了。”

        “那要是我输呢?”

        “在我手上,输的人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