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姿势一百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2本章字数:3080字

        

        一句活不了,他撑着台面上向胡乱飞踢了过去,招式迅猛至极,一看就是一个打架的好手,可能从小到大把打架当饭吃也说不定,胡乱也不是吃白饭的,左手顺势一档,右手掀翻桌子,把他挡在攻击范围之外。

        短兵相接讲究看清楚局势,不能像小孩子一样扭打在一起,徒废体力,要抓紧时机,然后一击毙命,这才是大人的打法,胡乱看准了空挡,一拳就朝他的下巴轰了过去,下巴上面有迷走神经,一般只要一受创,就会立马被KO倒地。

        但龙哥可不会站着给他打,用胳膊格挡了两下,却看见胡乱的来势越来越猛,简直招呼过来的拳头就像雨点一样,因为胡乱使的是寸劲,所以手上的力道说来就来,不需要缓和,不一会儿,就把龙哥打的气喘吁吁的,他忽然吸了口气,瞪大了眼睛。

        目光里面充满了不要命的杀气,迎着胡乱就熊扑了过来,“砰砰砰”胡乱连拳带脚直往他的身上招呼,可他却一点都不退后,不要价似的抱住了他,两手忽然收紧,想要把他的肋骨捆断,这可以算是虎哥的一项绝招了。

        他在码头的时候,凡是遇到劲敌,遇到这一下,无不让人吓得胆大心惊,人家看他这么不要命,力气自然会提不起来,只要一被他抱住,这个人的命也就算落在他手里,他嘴角流着血呵呵一笑:“小子,下地狱吧!”

        “我?”胡乱话音刚落,一个膝踢就拱在了龙哥的面门上,瞬间将他的鼻子击得鼻血长流,整个面门都扭曲了起来,龙哥想不到,自己已经把他的身势控制了下来,他是哪里来的发力空间?

        这一下更是令龙哥有速战速决的原因,两手愈加用力,胡乱吃痛,一句“找死”,带着他的手向外一拖,使出了一招蒙古的摔跤招数,“啪”的一个过肩摔,将他打倒了地上,笑道:“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也就只能对付一些下九流,地痞终究是地痞上不了台面。”

        龙哥听到这句话气急,挣扎着就想起来,但被胡乱抓住的那只手,胡乱忽然站在他肩颈上一扭,整个手臂传来一阵剧痛,这是武当小擒拿的一种关节技,只要稍加半分的力道,他的这条手就算废了,而且医院的诊断不出意料是粉碎性骨折,胡乱说道:“你在动一动,你这条手臂可就废了。”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简直不敢置信,纵横黑道,杀人不计其数的江湖大佬龙哥,竟然会被一个乳臭味干的保安部部长,三两招给摆平,实在是讶异至极。

        有的人看龙哥被擒,沉不住气,就扣动了手上的扳机,胡乱马上一个铁板桥,躲了过去,接着掐住龙哥的脖子,把他拖着站了起来,挡在了自己前面,跟他说道:“你的人就这么不讲信用啊?”

        龙哥一听这话,大怒不已。他虽然是一个道上的混子,但也颇讲江湖道义,尤其是打架这种事,别人一插手,就会令他觉得很丢脸。何况还是自己的小弟不听自己的话,本来就吃了亏的龙哥,顿时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对着那个不懂事的小弟就喊道:“你他妈找死,自己给我跳下去!”

        他像狮子一样的怒吼把那个人的手枪都吓得掉在了地上,远远的传来了一股尿骚味,这家伙居然被吓尿了。在虎哥的瞪视下,一步步走出窗口。

        他知道不听话的下场,最起码都是废一双招子,和一手一脚。摔下去最多落一个残废,也比要了自己的亲命好。但一个人有求生意志的人,那肯说跳就跳,在窗前徘徊了半天,也没动静,龙哥更是怒极,咬着牙,话语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你是想我送你下去吗?!”

        “啊啊啊啊,不要!”那小弟哭哭啼啼的在龙哥说完话的一秒后,就纵跃了下去,鸣一惯朝楼下看了一眼,正砸在自己的座驾上,朝楼下呸了一口道:“不争气的东西。”

        胡乱也是有些无语,心想这货还真是个刺儿头,这么狠的性子。难怪会混到今天的这个地位。胡乱放了手,拍了拍手说道:“行了,愿赌服输,你把钱给我吧。”

        龙哥擦了擦身上的土,说道:“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想不到星娱有你这么一个藏龙卧虎的高手,这钱就当我们交一个朋友吧。”龙哥也算是给足了他的面子,其实对于他这种武力至上的人,绝对不把林更生这种文绉绉的人放在眼里。

        但对于有武功的人确实爱惜有加,他自己也是靠一双拳头打出来的天下,所以自然会惺惺相惜,不过胡乱却不领情,把一张支票卷了卷,看也不看就塞进了自己的荷包里说道:“你别误会,我过来不是交朋友的,是来收钱的。再者说了,我也不喜欢和你们这种只会用蛮力的大老粗为伍,听懂了吗?”

        这一个一个字像雷霆一样轰进龙哥的耳朵,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给人面子,得不到回馈的时候,不仅如此,还被人家奚落了一顿,自己的面子也算是在今天一扫而光,兀自攥紧了拳头,看着他说道:“小子,既然你这么不上道的话,今天从这里走出去,以后的路就要小心一点了。”

        胡乱嘿嘿笑了一声:“你放心,我走路会看红绿灯的。”说完,刚想抬腿走,就听见之前的会议室中,喊出一声凄惨的女声:“救命!”

        慕容回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女大学生,但因为成绩不太好,被补录进了一家市区里的二本学校,为了勤工俭学赚点生活费,在报纸上看到了一个招模特的位置,从没有经过事故的她,觉得自己又有身材儿又有脸蛋,很适合这份高薪悠闲的工作,就来应娉。

        可是一来,结果却远不像她想的那样美好,几个经理人听说她要应娉模特,就把她送到了龙哥的办公室,一进门,龙哥二话没说,就要她脱了看看,慕容回虽然单纯,但可不傻,坚决不干,这对龙哥还不简单?

        看她这底子最起码一月能帮自己赚个大几万,怎么会轻易放过,随便弄了一张欠条,叫人让她强行摁了手印,反正公安局也都是他的人,这样一系列下来,让她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但因为性格倔强,坚决不愿意陪客,就被龙哥叫人关在地下室里饿了几天。

        这天龙哥也是心血来潮,就把几个不肯为他生产经济的小姐带来调教调教。这种蛮横的方式是他一贯的手段,慕容回也慢慢明白了这个龙哥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刚才那个穿警服的人竟然都给他跪下了,想到自己也绝不可能出去了。

        再看那个被龙哥打得奄奄一息的女人,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后来他在门外看着,胡乱和龙哥斗智斗勇,竟然一番下来,让他处于了下风,她这才找到机会大喊救命。

        胡乱听见,也没顾龙哥,还有周围一众敌方的眼光,迳庭就朝会议室的方向走了过去,看到一个已经受害的女子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另外两个女人被反手绑住呜咽不止。胡乱最烦这种强迫性的事情,回头看了一眼厅堂的这些人,只感觉反胃。

        完全将他们视作空气一样,过去帮她们松了绑,慕容回感激的哭了起来:“谢谢你.....”

        胡乱摇了摇手说没事,让她和另外一个女人把受伤的那人架起来跟他出去,一走出会议室,就向后用大拇指指了指,说道:“这两人我要了。”

        龙哥太阳穴爆起,心想你空手套白狼,拿了钱还想要人?大吼道:“你他妈敢不把我放在眼里?”

        “对不起啊,我眼里容不下杂碎。”这一句话,直接让现场炸了,所以人都剑拔弩张的拿起枪来,但却不敢再开枪,怕龙哥像刚才一样怪罪下来,但是知道他这回算是已经死了九成九了。

        “你觉得你真的算是一个东西么?”胡乱也不管他,带着两个女人就直奔着门走去,连头也不回。

        龙哥把手一展,忽然哈哈大笑道:“小鬼,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老子的恐怖!”言下之意是要在他走出了这里,再跟他算总账,以来是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二是可以找时机慢慢玩他,顺便把他背后的人也连根拔起。

        胡乱开门的时候说道:“呵呵,看到你的脸,我就觉得很恐怖了。你怎么不去电影里演一票,一定会取得很好的票房的。”说完,几人宛若无事的走进了电梯,下了楼,前台的那些浴室伙计儿看到第一次有人把小姐从这里带了出去,都觉得不可思议。

        一些年轻的姑娘看到胡乱走路带风的样子,简直崇拜的无以复加。

        “姿势一百分。”他呲牙笑道。

        到了马路上,他转头向慕容回,和另一个姑娘说道:“你们要不先把她送去医院吧,都打成这样了.....”胡乱惋惜道,看着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就这么惨遭了毒手,心中也是有几分不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