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伺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2本章字数:3124字

        

        假如要是自己的女儿嫁给他,那么不是再也不用担心被绑架的危险了吗,何况留他在自己身边还能保护自己,最起码作为陈爷的弟子,总比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胡乱强吧,哼哼哼,如果等一下这个陈小东真有意思,不妨自己搓合一下他们,顺便打击一下那个胡乱,免得让他在自己面前那么高傲也好。

        “哈哈哈哈,你这小子果然是个人才啊,今晚就在林叔叔这里吃饭吧!”林更生客套道。

        “还不说谢谢。”陈爷提醒道。

        陈小东闻言立马抱拳躬身道:“谢谢林叔抬举。”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看门的菲律宾佣人,用一口生涩的汉语传话道:“老爷,小姐回来了!”

        林家豪宅位于滨海市靠近外滩的别墅区,里面都是海景大房,小区内环境幽静,装饰非常的典雅,尤其是晚饭的时候,偌大的小区中往往看不到一个人,林初雪和胡乱散步在幽林小径中,就算一路缄默部语,林初雪的心中也是欣喜不已,犹如在太空漫步一般。

        望着胡乱的侧脸,心神就飞到了九霄云外之上,憧憬着和他以后的生活,她心中甜滋滋的想到,胡乱也应该是对自己的有意思的,不然不会一次次的出手保护她,但是女人一向有妒忌情况,一旦看到有不熟悉的女人站在自己喜欢的男人旁边,就会像醋坛子打翻了一样,难以自己,林初雪对今天那个杨甜甜还是怀恨在心,同时也很奇怪胡乱怎么会认识她。

        情敌归情敌,但是这个杨甜甜她却是认识的,也由不得她不眼熟,电视台里几乎一天三四档频道都在重复播放她演的电视剧和电影。不但样子好看,演技也算是在演艺圈中精湛的一员,想必她混的圈子都是属于京城、港台一级的一线娱乐圈,像星娱这种二线城市的小公司企业,像她这种身份的人绝不对不会放在眼里。她自顾自地思忖道:“为什么那个女人会说要报道胡乱呢,难道胡乱这个样子,还能给她什么恩惠吗?”

        她的想法之中似乎有几分瞧不起人的意味,但是现实却确实如此,可能胡乱这样的平民百姓,能看到明星就算是一种福分了,更别说与明星做朋友了,可胡乱跟杨甜甜的关系,却好像上司跟部属的关系,如此一来,她的小脑袋瓜就更加混乱了,索性不在去胡思乱想。

        像广告里说的那样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又到时间讲拜拜。就在林初雪沉浸在二人世界的时候,不知不觉中两人已经走到了家中。她有些羞赧的敲了敲门,将一直放在胡乱身上的眼神收了回来,家中雇佣的菲律宾女佣拉开了门,两人一起踏入了林氏宅门。

        对于她来说,这次要告诉父亲的事情,可能不但会让林更生刮目相看,说不定把他看做一个有本事的人来提拔,这样,自己离他的距离就又近了一步。

        胡乱则是不以为然,他只是以为来吃一顿饭而已,哪知道这里的人,各有所想,而且都是围绕他的。反正就算有什么,他也会兵来将挡,火来土掩,所以完全没有担心,就跟着林初雪走了进去。

        一进到金光闪闪的厅堂,林更生就从二楼的阳台上眺望了下来,一边往楼梯走,一边拍着手说道:“欢迎欢迎。看来我女儿今天带回来一个贵客。”

        胡乱砸了砸嘴,这种商人的油滑气息,他一向不太感冒,所以只是伸手,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说道:“你好。”

        林更生点了点头,和陈小东一起走到了楼下,跟他们介绍道:“这是陈小东,我朋友的弟子,有一点本事。”

        “恩,我叫胡乱。”胡乱毫无戒备的把手伸了过去。但他不知道在这之前,这个林更生早就已经跟陈小东商量好了要试一试他的伸手。

        随即,陈小东面挂着微笑把手递了过去,两只手掌刚一握手,陈小东忽然猛地发力,要把胡乱给推出去。胡乱见力使力,顺水推舟的往后面一带,不但没有让陈小东得逞,反而让他的脚下一个踉跄,向前躬身了一步,险些摔倒。

        胡乱还装作没事人的模样,把他扶了一下说道:“哎哟,你没事吧,是不是这地板滑了,啧啧,林叔叔不愧是有钱人,就是爱干净,估计这地板一天拖十七八遍吧?”

        林更生看陈小东吃瘪,僵硬地笑了一下说道:“嗯,可能是这样吧,以后让佣人把地板擦干一点。我们去厨房吃饭吧。”

        众人一起点头,随后便步行到了院宅中设立的一所餐厅之中,陈小东一路都在懊恼的想到:“这家伙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刚刚我用阳刚之力去顶他,却没想到,自己的力气刚一放出去,就被一股阴柔的外力给收了进去,就像打到棉花一样,被他给带了过去。

        这种刚柔并济的功夫,应该是属于内家拳的范畴,哼哼,不过任他再怎么有底子,也抵不过外家功夫的十三太保吧。”说着,脸上流露出一丝自豪的神色。

        这十三太保是满清流传下来的一种外家硬功,传说是来源于萨满教的神打,后来融入了中原的外家拳之中,这种功夫就变成了一种既可攻又可守的全能技击,而且十三太保属于一种金刚功,要是练成者,筋骨皮肉无不像钢铁锻造,身上的十三个关节刀枪不入,甚至能折枪断刀,故此叫做十三太保。

        是一种极为厉害的武功,配合上沾衣十八跌,与人交手,重则丧命,轻则残废,号称伸手见血的绝世武功。而他对这武功,几十年来孤心深诣,已经学会了八成的十三太保,和太极罡,一般人对他说只是弹指的功夫,就能致人于非命。至于刚才,他自信的想到无非是一次意外而已。

        下一次,他必定要让胡乱,付出比刚才还要惨痛十倍的代价。

        几人按部就班的在长宴上坐好,这个餐厅装潢地非常的高大上,不但厅堂的天花板上装有欧洲的华丽吊灯,还设有一个小小的酒吧吧台,灯光暗雅,左侧还有一个屏风和茶座,这样中西结合的装饰,不但没有很突兀的感觉,反而令人感觉很融洽。林更生故作谦逊地说道:“我这个小地方,氛围不知道合不合你们年轻人的口味。”他对这里的装修满意至极,是他前几年专门请到法国的著名建筑设计师,来为自己承包下这座餐厅的。

        正因为如此,林更生并不喜欢出去吃饭,一般都让那些商谈生意的人来到自己的家,这样更容易吸引到那些顾客们,既然对于房子的品味这么高,那么电影的制作水品自然不低。

        不仅选用的材料是一级的,就连这里的厨师,都是曾经在各国拿过奖牌的一级大手。如果不是今天为了摆场面,自己今天也不会轻易请他来做菜。

        宴席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三十三种不同的菜色,每一种菜都是不同国家的品种,俨然就像是一个世界品牌一样。胡乱啄了一口眼前的大红袍,淡然道:“还行。”

        这句话可让林更生有点无语,往常来的人,都会欣赏的眼光和品格。就算没有那种素质的人,也会为这里的华贵而惊叹。而这个胡乱,却像是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一样,简简单单的说了个还行。他不知道,在燕京的时候,自己随便一个亲戚的家里,恐怕都要比这个地方更高逼格十倍。

        “那就好那就好,我们吃饭吧。”林更生招呼道。心中强抑住怒火,暗自思维道:“看你等下怎么出丑!”

        吃饭期间,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在了饭桌上,林初雪在吃饭的时候眼神一直落定在胡乱的身上,而陈小东的眼神就一直落在林初雪的身上。三人像是一个弦尾蛇一样,互相循环。

        林初雪当然不用谈,对胡乱投去钦慕的目光,已经是家庭便饭,而陈小东则更多的是打量林初雪,从他跟师父的哪一天起,就知道这个林家非常有钱,自己被师父训练出来,可能就是为了以后为陈家服务的,从小吃苦吃惯了的他,自然不愿意在受穷,所以心理早就暗下决心,要进入林家,与他们分一杯羹。

        但没想,这个林更生的女儿竟然长的这么漂亮,如果自己能和她喜结连理的话,那么自己不就是林更生的女婿了吗,而且他的家产好公司也成为了自己的囊中之物,所谓恶向胆边生,当他产生要财色双收的想法时,脑袋中一个一个卑鄙的想法跟着冒了出来。

        他看着林初雪一个劲的往胡乱碗里夹菜,就恨不得上前掐死他,但因为这里是林更生的底盘,就只好把一口火吞在肚子里,伺机爆发。心中恶狠狠地想到:“今天非要让他吃一个响儿不可。”

        “行了,我自己会吃,你自己吃吧。”胡乱说道,他对吃饭一向是很随便的,但经不起别人的客气,尤其是这样你给我夹一口,我给你夹一口的情况,更让他觉得有点尴尬,最好是大家自己吃自己的,来回地礼尚往来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