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陪你玩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2本章字数:3054字

        

        胡乱撸了撸袖子说道:“陪你玩玩。”

        说罢,竟在原地打起了太极,这招林初雪还是有些眼熟的,毕竟她在学校里军训时也曾经练过,但知道这只是用于健身的一种养身功法,真能实战还是兀自不信。

        两人对战,一阴一阳,一似强一似弱。靠的距离越来越进,胡乱用太极收式抢入了陈小东的金刚圈之中。搞得陈小东有些临场错愕,别人通常看到他的招式,一般是避之不及,那还有人上来拆解的啊,这不是找死吗,他的十三太保,每一个关节都练的如铜墙铁壁一样,轻轻摸一下别人,都会掉一层皮,何况还是在蓄力的状况下,心说:“你是找死可不怪我。”

        心中想着,眼睛已经透出了一股杀气,环着金刚圈像胡乱的两只手夹去,这一下势必将他的两只手给废掉。

        却没想到,自己还没有碰到胡乱的手,他在金刚拳中,或揉或推或拍,渐渐的竟形成了一个小圈。

        陈小东的大圈套着小圈来回旋转,在林更生这些外行的眼里,还以为他们在激烈的对招,而且怎么看陈小东的架势也比胡乱的猛烈。然而他们却没想到,陈小东已经开始有点吃紧,进入金刚圈之中的胡乱的两只手,竟然慢慢形成了一股顺水推舟的气势,把他的手不由自主的绕了起来,根本不可能折过去打他。

        陈小东咬紧牙关狠心一想:“大不了,老子今天废一只手也要要你的命。”

        他为什么这么说?原因自然是这几下接二连三的推手,已经让陈小东耗尽了气力,而恰好他的硬功全是靠一口气支撑的,假如这口气泄了,那么他的功也就被破了。

        胡乱知道他打的什么注意,他妄想摆脱自己的掌控,用拳击过来。但这明显不符合势力的轨道,如果他勉强为之,两只手就要受到胡乱和他自己加起来的全部力道,这个后果可是不敢想象的。

        陈小东为了不在第一场合就丢下面子,拼了一条命,提前卸开了金刚圈,一只手啪的一声向另外一只手重重的打去,瞬间就把那只手像拧麻花一杨,在半空中转了三圈,彻底脱臼了,但这一下也把金刚圈中的势道全部都化了去,胡乱没想到这货会拼命,忙往后退了一步,然而就他身子微倾的时候,陈小东的一只拳头就朝他直轰了过来,这么短的距离,胡乱根本不可能躲过,更不可能有时间使用太乙天心功。

        突然他眉尖一挑,向前一个箭步,“啪”的一声,与陈小东的拳头撞在了一起。

        时间停了下来,空气停了下来,似乎连在场人的呼吸也停了下来。

        胡乱的拳头上“塔塔”滴下了几滴鲜红的血液,林更生嘴角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心想到赢了。

        这时,只见胡乱是慢慢把手收拢了回来,而他的手一放之际,陈小东的手居然像没了骨头一样,软绵绵的瘫了下来。他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自己两只已经毫无感觉的胳膊,又怔怔地看着胡乱说:“半步崩拳...李存义。”

        胡乱笑了笑,拱手道:“承让了。”

        半步崩拳是形意拳中衍生出来的技法,最早是由王航雨大宗师所制,因在牢房里被铰链所缚,便一步一拳的创造了这一招名满天下的半步崩拳,传说他出狱以后,几次都被武当派的硬气功师挑战,但每次不过一拳,便将对手制的死死,天下高手望而睥睨。

        所以就有“半步崩拳”打天下的传说,是一招极为猛烈的炮拳,看似简单,实际上需要底气、桩功、身法、气势,混元一成的拳法。

        稍微少了那一样,都会有失威力,所以需要经年累月的练习,才可能达到一拳致人死地的地步。

        和太乙天心功不同,崩拳是一招至刚至阳的功法,气力速都成点状,从五指指骨的呈线般贯穿了陈小东的手劲,像一把刀一样刺穿了陈小东的整张手臂,瞬间就将他两节臂骨给爵折了。

        就在今天这一战,自己二十几年的功夫毁于旦夕。

        而他仅仅是被自己擦破了一点皮而已。陈小东既沮丧又愕然地想到。旁边的林更生几乎都看傻了眼,这么几下兔起鹘落的节奏,胜负已经高下立判。

        而且并不是林更生所想的那样,会让胡乱丢脸。而是自己派出的陈小东被打得一塌糊涂。他原本还以为这个陈爷亲手调教出来的弟子有多厉害,没想到经这么一交手,就被人家给废了。

        实在是不中用,但为了缓和气氛,还是说道:“哎哎哎,这也太过了。本来你们动手玩玩就好,怎么伤起人了呢?”

        “小东,你要不要紧,我给你叫救护车吧。”

        陈小东也是一条硬汉,尽管两只双被打的寸骨存折,但一声都没有哼出来。兀自在一旁忍耐,听林更生这么说,知道自己丢了脸,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一声不响的走出了客厅。

        “啧啧,这个年轻人也是心浮气躁,胡乱你不要建议,就是游戏而已。相信他休养几天自己会好的。”

        胡乱倒是不相信他受了自己的这两拳真的会好,就算骨头接上去了,可能还要理疗两年手指头才能动。这一下挫败陈小东,不由得让林更生刮目相看,觉得这小子确实有几分能耐,说不定当天真的是他单枪匹马从那些恶匪手里把雪儿救出来了,想到这里心下也就释怀了。

        不再怀疑胡乱的背景是不是敌对方。但是对于他这一身惊人的武艺却是越来越在意。

        不仅是他,站在楼上默默观察着这一切的陈爷,当看到了胡乱打出了那一招半步崩拳的同时,他两只如铁爪一般的手掌,轻轻一捻,就将手上的两颗核桃给碾碎了,口里恶狠狠地道:“李存义!”他的语气中有着说不出的仇恨,似乎对李存义这个人的仇恨,更大于胡乱把自己含辛茹苦培养出来的弟子给废了的仇恨更大。

        在一盘的林初雪不懂得男人的斗争,但是看到胡乱赢了自然也是心理高兴,不过看他手上受了伤,多少有些心疼,走过去替他握住手不停的哈气,似乎这么吹一下就能让伤口马上愈合一样,胡乱跟她摆了摆手说:“没事,不用担心。”

        “什么没事,这都流血了,你们男人就是喜欢争强斗胜,要是不小心受了更重的伤怎么办?”林初雪心疼道。

        胡乱听到这话,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林更生倒是无所谓这个胡乱把陈小东打成什么样子,反正他的意思也本来是想从两个人之中,挑出一个能够保护林初雪的人,安排在她身边,顺便替自己打理生意。这个胡乱虽然有几分棘手,但是只要他有这份能耐,自己让他几分又如何,只要他能看在自己女儿的面子上,受自己驱使就好了。

        “哈哈哈,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精彩的武术了,要是有你在雪儿的身边,那我也就放心了。”林更生说道。

        胡乱说道:“还行吧。”

        这一次林更生可没在刻意压低胡乱的功劳,而是将他毕生的拍马屁的功夫都使了出来:“星娱有了你这样的年轻人,以后的未来肯定会蓬勃发展的,今天在第一天,就帮我们收回了这么多的债款,简直是功不可没啊。”

        胡乱听到一连串的糖衣炮弹,不禁有一点不耐烦了:“林叔,饭也吃完了,天色也晚了,我就先回去了,要是有什么事的话,我们明天再说吧。”

        “诶,别那么急着走嘛,胡叔叔的房间多,今天要不就在这留宿一宿吧,晚上初雪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林更生说道。

        胡乱想了想自己现在的住处的确实有些不方便,前段时间差点还被包租婆给踢了出来。看到这富丽堂皇的林家豪宅,倒是真有点念旧了。

        林初雪听自己的父亲这么一说,脸梢儿不禁红的要透出血了,直想找个洞钻进去。既感激父亲知道他的心意,又羞的不能自己。

        “那好吧,就在这住一晚上吧。”胡乱说道。

        “好好好,那再好不过了,晚上我们爷俩还可以谈谈。”

        胡乱才没有心情跟他秉烛夜谈呢,只听林更生安排道:“就把你的位置安排在雪儿的旁边吧,这样离得近点,你们也有个照应。”

        林初雪高兴的心都要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一个“好”字欲言又止。

        “随便睡一晚上就行了。”胡乱说道,也不知道这个林更生安的什么好心,竟然把他安排在自己女儿的旁边,这不是等于把羊送入虎口吗。

        胡乱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卖女儿的。

        三人一面走,一面谈着话,林更生觉得胡乱这个保卫部部长干的有水平,想要给他升一升职。胡乱有自知之明,就说:“还是算了吧,我这保卫部部长椅子都没有坐热,就又升,恐怕会惹得别人不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