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明争暗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3本章字数:3222字

        

        陈爷咬牙切齿地说道:“是啊,我好感激他啊。”这句话中深沉的语气几乎挑明了是想找他报仇,但是看陈小东的武功,可能他的师父也不会强出多少,对一代宗师的李存义是无论如何奈何不了的。

        只恨自己终究还是太年轻,竟上了这种人的圈套。也是他自己大意,明明知道自己已经脱了众星拱月的富家少爷光环,还这么不小心,随便吃人家的饭菜,自然容易被中上别人设计的陷阱。

        “说吧,这事你打算怎么解决。”胡乱把话摊在台面上说道。

        “你现在在我手上,要怎么解决不还由得我?”陈爷也把话说开了,这句话就是摆明将自己居高临下的位置向他表述了出来。要胡乱对他附耳听命。

        胡乱打了个哈哈,骂道:“我去你妈的,就你这个猥琐样,还指望老子怕你,你再去深山修炼个几百年吧。”

        陈爷不像年轻人,容易受激,仍是阴森森地在他耳边冷笑道:“嘿嘿嘿,骂吧,骂吧,等一会你就骂不出来了。”

        胡乱有点毛骨悚然,但同时也急中生智了起来,说道:“难道你真不怕我师父李存义么?”

        这句话说出来,确实让之前八风不动的陈爷,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显然很在意的样子:“李存义他现在在哪里?”

        胡乱向他瞟了一眼自己的处境说道:“你就这个样子,还想打探我师父他老人家的下落?”

        “哼,虚张声势。”陈爷半疑半信地说道。觉得他只是在狐假虎威的吓唬自己而已。

        “我跟你说,你还真别不信,你忘了我是怎么把林初雪就回来的?”胡乱一板一眼地说道,他虽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小老头,但是既然他在林初雪的家中出现,那么就势必与林家有微妙的联系,自己把这件事摆出来,不信他不上当。

        陈爷点了点头,上次的事的确让他觉得有几分蹊跷,怎么他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就敢深入虎穴,把林初雪给抢回来呢。

        就算他的武功再好,这份过人的胆识和计谋也不像是他这个年龄的人该有的,如果说是国士无双的李存义他还能相信,可是这个这么容易就被他捉住的小子,说怎么也不信是他救出来的。

        他眯着眼睛,向他说道:“怎么,难道说那次是李存义出手把她救出来的?”

        胡乱笑了一声,勾住他的胃口,不再多言。本来一向沉稳老练的陈爷也知道这是激将法,但是一听到自己的死对头来到了滨海,不由得精神就为之一紧,就想问他,他来这里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要和林家扯上挂钩,一下就乱了分寸。

        过去伸手拿一把钳子,在手里说道:“快说!李存义为什么要来这里,他这次出山有什么打算?”

        胡乱扫了一眼他手上拿着的钳子,淡淡地说道:“你想吓唬我?这样打听的态度可不会好吧,我师父也不喜欢看到你这样的。”

        陈爷这时是又气又不敢拿他怎么样,至少在他没有把事情全部说出来之前。

        使劲的挥动了一下手上的铁钳,“嘭”的一声打断了旁边一个木质的长板凳,对胡乱杀鸡儆猴道:“要是不说,这东西就是你的下场。”

        胡乱心中惊叹道:“好大的膂力。”他也没有想到这样瘦小的一个老头,竟然有这么大的爆发力,简直匪夷所思。

        他想了想的,好汉不吃眼前亏,干脆就在继续糊弄糊弄他,一本正经地说道:“好吧,好吧,告诉。我师父这次跟我来滨海,实际上就是想为社会除除害什么的,他老人家这几年在峨眉山闭关修炼形意拳,又有了新的境界……”

        “这一次出山,想着拿几个十恶不赦的倒霉蛋练练手,顺便履行一下社会好公民的义务。”

        这句话要是说在别的武师身上,陈爷是断然不信的,但要是这个一生正直的李存义,却有几分可能,他向来嫉恶如仇,恨不得除掉世间所有为非作歹的人。

        自己当初无非就是轻悔了一个年轻的寡妇,他就把自己的一只眼睛给挖了出来,那时的他对武术非常痴迷,不愿意到红尘中来淌水,所以在峨眉山上经年闭关,研究拳法,但他知道,一个人耐得住一时的寂寞,一辈子的寂寞却是无论如何不行的,也就是静极思动的道理。

        他觉得李存义这种不为名不为利的人出来,一定是要履行自己正义的价值观,来这个世间荡寇除恶。

        所以胡乱这么一说,他也信了几分,心中不免有一些害怕,但是这一次绑在自己面前的终究还只有一个人,李存义还不在他的身边,这就说明,在短时间内,自己还是占据上风的。

        “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不和你一起来。这几天,我看你都是一个人啊!”他意味深长地说道。

        胡乱哈哈一笑道:“你觉得我师父会那么轻而易举的现身吗,那你就错了,你忘了我师父一向低调行事的风格吗,如果没有非到他出手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贸然现身的,而你们这种小喽啰,也只能给我练练手而已。”

        “哼,口气不小,你现在不还是落在了我手中么?”陈爷说道。

        “未必吧,我虽然很不幸地阴沟翻船了,但是我师父,你却没有那么容易抓住吧,而且我们之间有一个秘密.....”胡乱说着,欲言又止,故意一次又一次的留下引子来,让他猜忌。

        “什么秘密?”陈爷果不其然地被他吊起了兴趣。

        “哈,因为呢,这次我们出来的任务比较危险,所以每两个小时,我就会跟他联系一次,告诉他我的人生安全,如果没有发短信,他就会来找我了,你猜到时候会怎么样。”

        胡乱说完这句话,陈爷的身体颤了两颤,指着他说道:“你是说李存义会来找你!”

        “那还会有什么原因吗?”胡乱咂嘴道。

        陈爷想着李存义这个人行为一向令人难以揣测,这话可信度十有八九,何况他将自己的毕生心血形意拳都交给了这个年轻人,可见肯定是对这个少年爱护有加。

        胡乱啧啧有声地说道:“可惜现在不知道几点了,要是我没有题型师父我睡觉的消息,不知道他会不会连夜赶来啊。”

        陈爷这时不禁回忆起了当年自己被他挖去眼睛的那个雨夜,左手微微发抖了起来。三十年前,他是一个鹰爪门涛江武门下的大弟子,后来因为与师父的女儿私通,而被他们追杀,后来他躲避到了一所李存义所在村庄中。

        原本以为以自己的身手,能在这个偏远的小地方横行无忌的陈爷,霸占了一个村中遗孀的寡妇,这件事李存义知道后,就毅然决然地要替村中的人除害。

        那天晚上,突然下起了大雨,陈爷还在抱着那个委曲求全的女子睡觉,忽然半空响起了一霹雳,但却不是打雷的声音,而是他的门被人一脚踢开了,陈爷还搞不清楚什么回事,但他下意识的从床上俯冲了过去,阴着一双铁爪就向这位不速之客飞攻了过去。

        仅仅一拳,他就被打的口吐鲜血,对方淡淡地吐了两个字:“废物”说着,就一脚朝他左眼踢了过去,然后将他在这个大雨倾盆的夜晚赶出了村庄。

        这是他一辈子印象最深的一晚,他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天的耻辱!

        但那一天李存义留给他恐惧也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记忆之中,这几年他之所以给这些富人当差,就是为了借着他们的势力让他强大起来,等以后实力充沛了以后,刀不血忍,就能搞跨李存义,让他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可他从来没有想到,李存义不仅武功高强,还有胡乱这样一位铁打的靠山。当然他也不知道,就算他爬到在怎么高的位置,他的仇也只是虚妄之谈,根本报不了。

        想到这里,他的手忽然不停的颤抖了起来,这是那天留下来的后遗症,每当陈爷想到李存义那可怕的面孔后,都会忍不住瑟瑟发抖。

        “他要来了.....”

        “他要来了....”

        他喃喃自语了两声,从语气听起来好像声音透着几分恐惧的味道。胡乱看他的模样,就趁热打铁道:“不如,你先给我松绑,让我先给我师父发个短信,报个平安,把他先稳住再说。”

        这时,却没想到,这个小老头突然咬着牙齿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让他来吧!”

        陈爷对李存义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起码这些年他的功夫都没有耽搁下,而且为了报仇,每天光鹰爪功的基本桩,他都要站三个小时以上,其他除了跟林更生打交道,就是不停的训练,就是为了一雪三十年前被李存义一拳打倒的耻辱。

        这次听说李存义要来,他虽然害怕,但是也不由得热血沸腾,捏紧了拳头,自顾自地说道:“终于,终于要来了。”面临劲敌之前的血液沸腾,令他兴奋不已,瞳孔在不停地收缩着,似乎已经慢慢忘了胡乱的存在。

        “你也不用着急,如果你真想和我师父打,那也容易。你只要把我从这里放了,我带你去找他不就行了?”胡乱说道,这句话他说的已经有一点心虚了。假如他看到等一会自己的师父没有来,岂不是知道自己在跟他撒谎了,看他像是魔怔了一样的样子,肯定会对自己下手的。

        左思右想也没有更好的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