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鹰爪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3本章字数:3045字

        

        “哼,你这小鬼就知道满嘴放炮,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什么李存义,我才不怕呢,别拿他来吓我!”说着,五指呈爪状朝胡乱钉了过来,就在一只手要扑打到他面门之际,胡乱高声喊道:“李存义来了!”

        陈爷闻言,马上凝立不动,说道:“什么,李存义来了?”

        “你不信,我师父现在在跟说话呢。”

        有点痴呆的陈爷现在分析不清楚状况,一心只想着要打败李存义,要洗刷自己的耻辱,向大厅中大喊大叫着说道:“李存义你出来,李存义你出来!”

        然而他的叫声并没有得罪一点回应,他又跳回了胡乱的面前说道:“好小子你敢骗我?”

        “我可没有,我说的是真的,你刚才对我打的那一招是不是鹰爪功里的老鹰扑兔,这一招讲究对敌人由上而下,避过对方的视野,造成声势上的虚着,而实际上却是从另一面进行攻击,我说的有没有错?”胡乱娓娓说道。

        鹰爪功本来是京津圈子的一门皇家功夫,后来改革开放以后,也就很少人练了,因为是外家功夫,都舍不得自家孩子吃苦。

        所以也就慢慢的失传了,所以现在知道这门功夫的人,在燕京城里都还算少数,至于滨海,那就更是稀有了,几乎没有知道,就算听到也以为是电影、电视剧里编撰的招式呢。

        他奇怪的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师父告诉我的啊。”

        “你师父?骗人,你师父根本不在这里,为什么会看清我的招数?”陈爷经惊鄂的说道。

        胡乱顺水推舟道:“是啊,我师父要是不在这里,根本不能知道你用的是什么手段,你看这是不是.....”

        “他在这里?!”陈爷开始向四周四下张望,却只看到胡乱的背后有一个通风口,其他一览无余的地方都不像能藏住人的地方。

        陈往他背后的通风口里望了一眼,里面黑漆漆的,光怪陆离,似乎还真藏有一个人,殊不知是疑心生暗鬼,这个人一旦太惧怕某样东西,就会在潜意识里看成出他的影子来。

        而陈夜也是一样,对他而言,李存义就是他最惧怕的一个人。也是给他留下最深恐惧的人。他向胡乱试探道:“你是说李存义就在里面吗?”

        “不然呢?”胡乱向他反问道。

        陈爷现在头脑发热,根本想不到李存义这样的一位大侠怎么会藏在这种地方,而是担心如果他真的在这里,那么自己的处境就有些危险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他向那个通道口大喝了两声:“李存义,你出来!你不是要杀老子吗,今天我就站在这里了....你出来....”

        他叫喊了半响都没回应,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这才开始有一点清醒,向胡乱说道:“你骗我?”

        “哎,骗你?你也不想想我师父什么身份,会犯的着跟你动手?打你这种下三滥只会用迷药的人,只会脏污了他的手,不信你使两招,我叫我师父告诉我拆招的方法,让你看一下我们师徒的厉害。”

        他这句话虽然装神弄鬼,但是也引起了陈爷的好奇,他不相信有人真能凭借只从眼里看到的技法,就想出破解的招式来,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既然这个李存义这么托大,就让他看一看自己的看家本事好了,假如他镇的在哪里,也好稍微震慑一下他。

        说时迟那时快,他忽然展开身法,真的就像是一只老鹰一样,左突右冲快的几乎都分出了残影来,在黑暗之中,很难捕捉他的方位。胡乱盯着他目光一动不动,生怕眼神稍微偏离半刻,这个人就不见踪影了。

        忽然他一个纵跃到了地下室的一个桌子旁,“啪”的一掌击落,只见厚木的桌面之上,留下了深深地五个手印,这一下要是打在人的身上,还不让人脑髓崩裂?

        胡乱趁着他的神智混乱,强自镇定地说道:“你这招是鹰爪功的“蛇鹰刁手”,讲究的是移形换位,声东击西的一种功夫,看似灵敏,实际上也有破解之处。”

        陈爷一眯眼,一脚把那张桌子踢出了好几丈远,说道:“噢,那你说说看,这一招要怎么破解?”

        “你等一等,我问一下我师父。”说着,他向旁边的通道口附耳过去,像是真在听人说话一样,表情认真至极,回头又向他说道:“噢,是这样的,你这招‘蛇影刁手’呢,我师父说是很凌厉的招式,但是要破解,只需要用‘混元功’中的狡兔三窟就可以了。”

        陈爷皱眉一想,混元功乃是道门不二的上乘武功,他曾经也与不少武当、全真的人交手过,但却没有细细研究过混元功里面的招式,但的确有对战的人把他的这一招给拆开了。

        说明他说的或许不是假的,于是继续问道:“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就把你所说的招式说一遍,我看一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胡乱笑道:“你的蛇形刁手虚着虽多,但是是跟混元功的‘狡兔三窟'比还是差一点,若是你第一个扑击过来,我凝定不动,并不急于防守中门,而是稳住下盘,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在第一下就攻过来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吸引住我的注意力……”

        “而之后你会虚晃到我面前,伺机对我下手,这时我之前的下盘已然成桩,上身固然可以防守,下身也能对你进攻,假如你这一下仍旧没有攻进,想必你就会像之前击碎桌子一样,来攻击我的面门……”

        “本来你最后的这一招是必定能够一招制敌的,但是因为我看穿了你的招式,这时忽然一个地堂腿,来一个‘兔子蹬鹰’,那么你在空中,自然没有办法躲开了,这一招,不但破解了,而且把你也给踢中了,你可知道我师父的高明了吧。”

        陈爷听他分析的入情入理,似乎真有这么一回事,不禁有些牵动了他好胜的情绪。

        这一次直接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来,只见他在近段的距离中,不停的晃动身体,人影一下子从一个晃成了两个,继而慢慢越变越多,到最后简直让人眼花撩乱,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每一次攻击都来自不同的方位,要是遇敌,已经是极难闪躲了,更别说要破解了。

        胡乱吞了口唾沫,要知道这武斗和文斗是有实际差距的,文斗只要耍嘴皮子,一招一式分析的明白,像那么一回事,能唬住对方就行了。

        但要是真刀真枪的一对一,就完全没有说的那么简单了,全部都是靠着自己日积月累的功夫和随机应变的灵敏性来影敌。就算是功夫再高的人,也不能真的像自己说的那样称心如意。

        胡乱心想假如自己真的跟他对战的话,可能输面还是居高,毕竟人家比他可能大一两个年轮,看这幅样子,说不定还是个武痴。胡乱不明白,师父那些年怎么尽惹这些疯子了。

        陈爷本是忌惮李存义的武力,所以才相信他能够拆解自己招数的胡话。况且对于他这样一心痴迷于武术的人来讲,能跟自己同一档次的人切磋请教,已经是极大的快感,而且还能得到李存义这样比他高几个阶层的不是高手,来与他一对一的拆照。

        这样的方式既不会令自己丢了面子,自己又可以享受到和高手对战的快感,这时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那还想着那李存义是不是真藏在那通道口里啊。

        地下室的通道口,实际上就是链接着仓库的一条甬道。主要是用来通风的作用,空间大小也只刚好能容纳进一个人而已。但是要说这么狭窄的空间和能见度下,他能看清东西已是极不容易了,何况还能看到陈爷快到惊人的拳头?

        只是他现在热血冲头,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层,不知不觉地就被胡乱给糊弄了。

        虎虎生风地打完了一套“苍鹰扶摇”,向胡乱问道:“这一招,又是什么名堂?”

        胡乱打了个哈欠:“这一招,不就是你们的镇馆掌法‘苍鹰扶摇’,其中最讲究的就是虚中有实,实中带虚的招式,每一招都是向对方的死穴打去了,不会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但是‘太乙天心功’,却恰恰可以把你这招给破了。”

        陈爷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说道:“什么,你说你的‘太乙天心功’能破这一招,那你到是说说看!”陈夜急不可耐的说道,生怕他不为自己演示,还抢上前了一步,催促道:“你说,你快说啊。”

        胡乱看他已经有点癫狂的样子,呵呵笑道:“这太乙天心功是内功,我怎么说给你看。我师父叫你把我给放了,我跟你玩玩你不就知道了吗?”

        陈爷眼睛一转,想到:这个李存义在这里,要是想救他,早就救走了。哼,肯定是想借他的手来羞辱我,我倒是想看看你的徒弟有多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