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重头戏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3本章字数:3130字

        

        在已经打红了眼的男人心中这是一片热血的场景,但是在那些女人眼里却是血肉横飞的触目惊心。

        才短短几分钟的功夫,星娱的门口就已经被鲜血涂染的斑驳影次,场面十分血腥,比较胆小的宛夜歌闭紧了眼睛,不敢往外敲,林初雪也害怕的将自己反抱住,似乎这样能得到一点儿安全感。

        奋力激斗的龙哥看到自己的人已经被逃散成了一片,唾了一口血痰,说:“妈的。”

        平常这个时候应该警察早就已经参与进来了,但是这次志在必得的龙哥先跟附近的公安局打了招呼,所以他们就没来这一片巡逻,在十一点十分到十一点半,所有的警局热线都显示繁忙,所以这件事根本轮不到警察头上。他本想着利用这二十分钟灭了星娱的。

        却没想到现在的场面居然是自己的残局。恼羞成怒地他掏出了手机来,打了个电话,说道:“喂,是强总吗,我现在在滨海H街,这里出了点事,你赶紧带人过来!”说完就挂了电话。

        就在他说话期间,那几个还想在龙哥面前争脸的小弟,已经被收拾地七零八落。而其他的人,早就跑的不见踪影了。

        这一场丈,是自何争龙退伍以来打的最爽、最痛快的一场,虽然对方不过是一些小混混,但是他们以一敌四的战斗力,让他觉得这几年没有白混,似乎感觉就是和胡乱站在一起,底气都足了几分!

        胡乱邪笑着看着龙哥说道:“哼哼,你的那些鸟蛋儿也就这点本事了?劝你还是再回娘胎里修炼几年,再出来横吧。”

        龙哥气的暴跳如雷,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敌胡乱,也不敢冲过去跟他拼命,免得在这些人面前给自己丢脸,指着他说道:“你给老子等着。”

        胡乱叼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衔在了嘴里说道:“你最好快点,大爷我的时间也是钱!”

        嚣张无限的胡乱这一伙人,气势如虹一样压制着龙哥,让他倍感难受,仿佛有一种自己怕了他的感觉,何争龙上前搭了搭胡乱的肩膀说道:“这家伙不过是一个落水狗而已,看他能耍出什么本事。”

        胡乱笑道:“谅他也没有这个胆子。”说罢,向何争龙点了点头,意思中透着一点应允之色,好像是赞同何争龙出手协助他的举动。

        这一下把何争龙感动的,心中暖流不断,在他眼里胡乱本就是属于他赏识的人,但因为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起自己,所以想在他面前多卖力,好让自己显得不是在攀高枝。

        眼看这一下胡乱对他的认可,表示他已经有资格,跟这位李存义的弟子站在一起,简直让他一个大男人都要老泪纵横了。

        其实在人困难的时候,假如有一个人愿意瞧得起他,拉他一把,而不是落井下石的话,不管这个人是什么品性,都会记住他一辈子。

        记得汉朝时候的淮阴侯韩信,就是因为落难之时,有一个妇人给他吃了一口饭,后来他出头人地,衣锦还乡的时候,就拖来了两箱的金子,要报道她。

        可是却发现这个女人已经去世了。为了纪念他,韩信就将所有的金条倒进了淮河里面。这也就是“淮阴掷河千金恨”的故事,当然这个世界也不乏那种恩将仇报的人,但不管怎么说,稍微有一点良知的人,对于落难之时帮助自己的人都会有一种投李报桃的心理。

        何争龙也是如此,在部队退伍了以后,他一直觉得这样平淡的生活没什么意思,就来星娱当一个保安队长,混混日子而已,是胡乱让他点起了往日的激情,让他又了一种做人的味道,所以对于他,自己就像是一匹千里马,像要博取伯乐的赏识一样。

        “这一次,可多谢你了啊。”胡乱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说道。

        何争龙抿了抿嘴,试图掩饰住自己的激动之情,但他说出来的话语之声都在发抖,说道:“胡爷,您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为您做事那是应该的……不是说了吗,只要您开口,我上刀山下火海都不在话下!”

        胡乱听他说这话豪爽之极,感觉他是条可交的汉子,就对他说道:“以后不用叫我胡爷,就叫我胡乱吧。你比我年龄大,我就叫你一声何哥,行不?”

        何争龙顿时感觉这个没有架子的胡乱,实在太令人惊喜了,连忙点点头说:“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既然认了我这个兄弟,以后我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胡乱丢给了他一根烟,没有再说话,向前走了两步,对龙哥说道:“怎么,你说现在的事情要怎么办?”

        龙哥恶狠狠地指了指他说:“今天,老子跟你玩到底了。”

        “好,我就在这等着。”胡乱一幅不怕事的样子又往后退了几步,似乎根本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

        何争龙部属的几个保安甚至给两人搬出了凳子,在外面极度悠闲的坐等,一脸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的表情。

        林初雪和陆双看到人已经被他们打走了,心里也高兴,但是余惊未消,以前有过阴影的林初雪,在事情没有完全平息下来,胡乱进来安抚她的时候,肯定不敢往外冒一步的。

        天生性子急躁的陆双就没有这么胆小怕事,跟林初雪说道:“诶,你男人已经把他们都解决了。”

        “....什么,你又嘲笑我!”说着,林初雪娇嗔地就要往陆双的身上打去。

        陆双笑嘻嘻的走到一边:“你们都情投意合了,难道还不算吗,何况你不是喜欢他么,他那么帅。”

        林初雪闻言,低下了头,刚才看着胡乱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身姿,简直让她神清池荡,不敢相信在自己身边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又拥有梦的男人,已经在危机之中救过了自己好几次,默默无言,半响没有说话。

        陆双知道她担心,也不再跟她开玩笑,说道:“行了,你有什么想跟胡乱说的,我去替你转达一声?”

        林初雪有点扭捏,如果说一些太关心他的话,未免显得自己有些不矜持,可如果不让他告诉自己现在的情况,那她只会更加着急。

        一时拿不定注意,索性就说道:“要不你帮我……叫他你小心一点,快点回来……”林初雪断断续续地说道,话音到了最后几乎声若蚊蝇,要陆双很仔细的去听才能听得明白。

        作为来这里工作的燕天爱可不想惹上麻烦,一心想撇清关系地她就说道:“你去问问胡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这件事解决了么?”她可不想来到一个是非之地,提心吊胆地上三个月的班。

        “嗯。”陆双点了点头,就拉门而出,看着龙哥和胡乱一伙还在相持不下,走到胡乱椅子近旁,躬身向他问道:“胡乱,这是怎么回事啊。”

        胡乱回头向她望了一眼,看竟然是陆双,就跟她说:“没什么事,前阵子这货欠了星娱的一点钱,我给要回来了,顺便解救了几个被迫失足的少女,然后这货就带着人来讹诈我们了,都是一群不要脸的地痞流氓而已。”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特意把声音放大了,让对面的龙哥听到。

        龙哥更是气的直想上去跟他撸袖子拼命。他之所以一忍在忍就是为了,等他身后的哪位“大人物”强哥来了,给他们一个彻头彻尾的教训。让他们知道在滨海,无论惹谁,自己是惹不起的,也好让自己一雪前耻。

        “还有噢,初雪让我告诉你,让你注意安全,让你快点回去,她担心死了!”陆双转达道。

        胡乱转头瞄了一眼站在星娱大厅的林初雪,看她紧张望着自己的神情,知道陆双说的是真的,也想自己这件事处理的也不太恰当,应该在当天就把事情全部了了的,结果拖延到现在,还连坐到了星娱的头上。

        最关键的是,又让她担心了一次。

        其实在不知不觉里,这个柔弱的小女子,已经让胡乱有了一种承担感,而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也就是她黯然神伤的神色。

        哪怕他身处的是枪林弹雨之下,但是在上战场之前,他还是会对告诉她这只是一个寻常的游戏,他玩完会回来的。

        而之所以这么逞强的原因,可能就是男人的一点责任心在作祟。

        “你告诉她,我没事,等一会儿我们还是一起去吃饭。对了,估计这会儿,那两个明星已经怕的要死吧,你帮我安抚一下她们。”说完,就又转回头去,观察龙哥的动静。

        陆双知道他所指的两个明星,就是夜天爱和宛夜歌,如果这两个人看到星娱遭受的这一幕,可能多半有点动摇了加盟的决心,他这么说也是为了顾全大局,陆双答应了一声,又跟他说道:“担心你的人可不止初雪一个人呢。”

        胡乱头也不回地问道:“还有谁啊?”

        陆双哼了一声,也不答话,就转头走了回去。就当她要走到门内之际,忽然远处传来了一系列车辆的驰急声,她回头一看,映入眼帘地竟全是那种军用的山地越野车。

        胡乱站了起来,把椅子往后一踢,心想重头戏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