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大老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3本章字数:3127字

        

        不一会儿,十二辆越野车整齐的停成了一排,这些下车的人也真是彪悍,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机枪,下车的阵势跟真要打仗一样。胡乱大概统计了一下,约莫有七八十个人,全部穿着迷彩军装,不用想,就知道是军政府那边来的人。

        龙哥看到人马一到,赶忙向一个四方大脸,身材高大,脸上还有两块明显疤痕的人走了过去。胡乱看了看他的军衔,是一个少校。

        “强总。”龙哥给这位叫强总的队长递了根烟说道:“这次又麻烦你了啊。”强总拔了口烟,眼神连看都没有看胡乱这一伙人一眼,像是居高临下一样跟龙哥说道:“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一点场面都搞定不了,还要我出马?”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龙哥在这时已经像一个小弟一样卑躬屈膝。

        胡乱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头,但想他能让龙哥这么一个无法无天的人都这么甘拜下风,肯定也有点儿名堂的吧。

        强哥,全名魏强,是沿海第八区军统大将的儿子,他的地位和罗广林相比,几乎快在一个层次上,但这个魏强唯一和罗广林不同的是,他自己今天坐的这个位置,是自己打下来的,并没有半分靠爹的成分。

        八年前,他就被安排到了越南边防的战场上,和一些毒枭作战,不知道在那雨林湿地里,熬过了多少日夜,凭他那时一个排长的兵力,就端了两三个毒窝。

        后来因为战功太显赫,怕累及边沿地带的外交政治。就把他在今年调遣回来了,一向多动的他,一回到安逸的故土,反而有些不知在,充分的发挥了他在军队里兵痞丘八的角色,不但和所有南亚一代的地方官很熟络,就连地区的一些土霸王也要对他俯首称臣。

        整个南亚,二十四个城市,几乎都由他一手掌权。

        而龙哥不过是他麾下的一个小头目而已,做一点为自己在滨海投资生意的代理人。这几天,他正好在澳门和港口这一带带着一帮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老兵游玩。

        碰巧遇到了这桩子事,正好自己那些早年的部属又到了自己身边,所以又有一种回到了越南战场的感觉,二话没说就答应了龙哥的事情,开着快艇十万火急的赶了过来。

        想着是哪一些臭番薯烂鸟蛋能在这个龙哥的地头把他的摊子都给掀了一定不简单。从军用库里哪了几十把轻机枪,就堵了过来,声势浩大地跟要歼灭恐怖分子一样,结果过来一看,竟然十几个不入流的保安。

        强哥感觉有点失望,不,并不是失望而是极其失望。看着对方这几十个军姿已经慢慢佝偻地保安,简直不想站在这里,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退伍了以后到地方逞凶斗狠的兵渣子。

        竟然这一次他们落到了自己手上,那么也就该他们倒霉了,魏强抽了一口烟,推了一下龙哥,鄙夷的眼神似乎在说你怎么这么争气:“这次是怎么回事,你把事情说明白点,哥几个不可能不问原因就为你出头。”

        龙哥吞了口唾沫,知道这位魏强是不好糊弄的,就把事情给他说了一遍:“是这样的强哥,前几年我跟星娱签了一个人力合同,帮他们提供演员和后勤帮助……”

        “前提是他们要给我们交一千万的合同金,等到明年解约了才退还给他们,可现在还没有到明年,他们就着急着要把合约钱给退回来……”

        “您想想,我这些人也不是白找的,人工费杂七杂八的也要投不少钱进去,这种事,说白了就是出力不讨好的辛苦活,可能要到第二年我才能收回本钱,所以我才跟他制定了两年的条约,作为生意来看,强总,你觉得这不过分吧?”

        龙哥他口中说的虽然大部分都是真话,但到了关键的时候,他要么就少说一点,要么就添油加醋一点,活生生地把他那星娱的一亿元,抹去了一个零头,把自己说成了占理的这一方,实际上合同到期的时间早在今年年初就自动解约了,他非要说是明年。

        可这时,他离星娱知道内情的人,远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他们现在不可能出来和自己剖析,所以自己自然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魏强听他这么说也是在理,就继续问道:“嗯,做生意嘛,捞回本钱,不算过分。如果当初不愿意,就不做这个生意好了嘛,干嘛要到一半就要撤资,这不是恶心人吗?”

        魏强说着,在地上唾了一口唾沫,他这种人平生最讨厌那些不老实,偷奸耍滑的人,而且尤其是那种只顾着自己的利益,鼠目寸光的人,简直看着就像把他们一网打尽,从这个世界消失掉,不过他并不反感做黑色生意的人,他认为这世界的正反面都需要存在。

        互相制约,只要老师的做好自己身份的那份事,就算是尽忠尽职了。

        可是要是,有人做事坏了规矩。那是他绝对不容许的,这也算是他从部队里培养出来的纪律性之一。

        只听龙哥又继续说道:“可不是吗,我们这些做生意的人,就想要个双赢吗,可这星娱的老总林更生一看最近是淡季,怕资金周转不过来,就要撤资,好像我们抢了他的钱一样……”

        他也不想一想,这是我们两家的生意,又不是他一家独大说了算的,您说是不是这个理?”龙哥不断的征求魏强的同情和认可,就是为了让他相信自己话中的可信度,万一等到时候有知道真相的过来,跟他当场辩白,那魏强最起码还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最好就是激发他这种人的正义感,让他带着这帮从刀枪火海里闯出来的老兵,一口气把星娱给灭了。

        魏强听他老这么东问西问地,一向行事雷厉风行的他有点不耐烦,皱着剑眉,盯着对面优哉游哉的胡乱一伙人,就跟他说道:“你说话干脆点!不用问我,一口气把事情说完!”

        龙哥点了点头头说是,继续说道:“后来呢,他就派了一伙人去闹我的场子,先是把我在纽约街的一家餐厅给砸了,后来又跑到我的地头,趁我不在的时候,抢走了我的保险箱,拿了里面的一亿支票……”

        情急之中,这龙哥的脑子里也编不出那么完美,没有纰漏的谎话来,所以就索性三拼凑俩的含糊过去,他可不能让魏强知道,当时来的并不是一伙人,而是胡乱一个人,而且他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钱带走的。

        顺便而顺走了自己底下的几个小姑娘。这要是如实告诉了魏强。那么他也就再也瞧他不起了,不光是可能以后不会和他再合作,可连滨海一霸的位置也要易位出去。

        胡乱看龙哥这点头哈腰的形势,看起来对方这个人应该背景还算是可以,否则不会让他这个横起来不要命的地头蛇,到了要求人的地步。

        再看看他拉出来的排场,这一辆辆军车,虽然不是从中央调出来的,但也是正规军区里面出来的专用战车了,他叹了一口气,也想不到龙哥这货,居然会认识这种了不起的地方军阀。

        他老爹临行之前,也给叮嘱过:“儿子,你出去什么都好惹,哪怕是市长我也给你担下来,但两类人你千万不要惹,第一就是手握重权的军阀,第二就是薄情的女人,这种两种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玩意儿。”

        在一个地方,手握着实权是什么概念,就算你是一个党国内政办事厅厅长,只要消息封锁的密切,那么在这里随便把你杀了,毁尸灭迹都可以,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到了他们的地头上,就像是那些惨死在矿井的旷工一样,只要往土里一埋,在人员档案里面写一个“失踪”就了事了,别人想管也不敢管。

        这年头,也不知道有多少高官子弟犯了事儿,最后都被一手掩了过去。只要那些真正还没有进圈子的人,才会被社会媒体这种小组织给打压下来,那说明天他们根本不够本事。

        只听龙哥又在魏强的耳边絮叨道,说:“我今天带着人,本来想找星娱的老板讨个说法,顺便吓吓他,我詹小龙在滨海也不是好惹的,要是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骑在我头上,那以后这个大哥也就别当了,你说是不,强总?”

        “可结果人,我一过来,他们不但不准备和我好好商谈,还抱着誓死抵抗的决心跟我杠上了……强总,我说真的,我这一次来绝对不是不想伤人的,你看我的兄弟哪一个带了把子过来的?”

        龙哥所说的把子也就是枪械的意思,魏强扫了一眼地上那些痛苦哀嚎的龙哥小弟们,和那一地散落着的刀枪棍棒,知道他说的不假,点了点头,心里也对这家不讲信用的公司越来越反感,说道:“难道他们就不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吗?”

        “哎,他们要是有您一半机敏,那还用落到今天要用违约金来填补漏洞的地步啊。我这几年在您的教育之下,也慢慢明白了做生意要讲究和气的道理,也不是当初那个一心只懂得动粗的大老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