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又来一波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4本章字数:3122字

        第五十一章又来一波

        当前方有一辆车驰急过来的时候,人家都按了好几声喇叭,他还不闪开,直挺挺地戳在哪里。对方哪里见过这种愣头青啊,以为他开过来,他就一定会让开,但没想到,自己都开到他近前了。

        他竟然一步都不挪,“嘭”的一声,一人一车相撞在了一起,这司机踩着刹车。

        一头雾水的就感觉自己撞在了一头打牛身上,正抬头起来看呢,就看见一个满脸遍布着血液的人从他的车窗上倒挂了下来。把这司机一个大男人吓得以为大白天见鬼了,像杀猪一样叫了起来。

        没想到,这个被车撞了的家伙,不但没有在地上撞死讹诈他,竟然像洗脸一样,把脸上的血给抹掉了,然后走到驾驶门侧,扒着他的窗户,向他质疑道:“你懂不懂交通法规啊?”

        人家还在纳闷呢,有那条法规规定人看到车来,还直挺挺地挡在马路中央的,但还没有回答,就被他从车窗一把拉了出来。

        胡乱看到这货跟罗广林的行径简直一模一样,而且是属于那种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那种,更是郁闷的要死。过去搭了搭他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我叫车过来了,你放他走吧。”

        随即又向地上那个吓的跟狗一样的司机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我兄弟他喝多了,脑袋有点不清楚,你走吧。”

        司机听到他这话,连滚带爬的跑回了车里,以最快的速度从这里开走了,满脑子只想着快点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居然还说我不懂法律……什么人啊!

        也不知道这个魏强到底是执拗,还是呆萌,非要去帮胡乱拦下一辆车来,要么就让他感觉自己不地道了,明明答应下来的事,却做不到。

        胡乱心说你还是省省吧,你今天要是真帮我把车拦下来,我还要花点时间,去局子里解释呢。

        就这样,一番颠簸,最终林初雪跟他老爸的司机打了一个电话,把他们外出度假的一辆奔驰房车给调了过来,车中空间很宽敞,足够他们几个人相对而坐。

        魏强这双眼睛,就一个劲往燕天爱的身上闪烁,但是目光又不敢与她的目光碰触,总之就是一副痴汉的猥琐风光。胡乱看着他这样一副神情,忍不住感慨道杜月笙的那句名言:自古英雄多好色,唯有好色识英雄。

        简直一字儿不差,当男人真的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以后,不管自己是什么品级,什么地位,也会在一瞬间化为乌有。就像是一条温顺的小狗一样,只担心对方喜不喜欢自己。

        而林初雪的眼神则和车上的几个女人不停的对持,坐在胡乱旁边火药味十足,活像一个充满母性的护子动物一样。

        两个漂亮的明星,虽然在这样豪华的房车里感觉到很舒适,但是也觉得很不自在,明明在前一秒还势同水火的两方人,现在竟然坐在了一辆车上,而且还相处的这么融洽。

        但他们上一秒都还恨不得拔枪杀了对方。这种形势让他们难以理解,更觉得有点惊悚。只觉得他们这种难以揣摩的人,并不是她们能够融入了圈子,所以暗暗已经生出了退缩之意。

        戴着一副墨镜的司机,这时向他们说道:“去哪儿?”

        胡乱向他指示道:“就去纽约街的法尔美吧,我上一次打包的饭菜在哪里还没吃完。”

        从来没有想过是不是开玩笑的司机,听他这么说,也就按照吩咐,从星娱开到了纽约街。车里的情况,比想象中更为尴尬,似乎比之前的两方鳌斗,更为一触即发。

        车到了,胡乱率先下车,环视了一眼法尔美的四周,发现他们昨天被砸坏的玻璃,今天已经被修复上了,门面的人流量也恢复了以往的热闹,宾朋满座。

        这种事务,像这样高档的餐厅还是容易遮掩过去的,只要弄一些酬宾的节目就好了。车上的其他人也相继下了车,胡乱顺便留了一下司机的号码,就让他先走,等一会要他过来接的时候,给他打电话。

        这样,一伙人如过江之鲫一般,走进了法尔美的餐厅,一进门,发现他们的门店虽然没有改换,但是人员的面孔却是都不同了。似乎昨天的那些员工,在得罪了自己以后,一夜之间都消失了,这让他有点想不出。

        迎面而来的是一个改头换面的经理,昨天还在胡乱跟前忙前忙后的鸣一作,早就消失的不见踪影了。纵使如此,这位新官上任的经理,也不是一个刍儿,前两天的那些事,他也有所目堵,所以更不会慢待面前这两位声势浩大的爷。

        “您好,胡爷,请上二楼雅座。”

        他就像是本店的服务员一样客气,指着楼梯,要牵引他们到包厢里面。胡乱有点差异,心说昨天还是对自己要么畏惧,要么排斥的法尔美,今天所有的格局像是被重新洗刷了一遍一样,而且他不但对胡乱一个人这么客气,他身边的魏强也是一样。

        经理第二个就是走到了魏强的面前,跟他弓腰做了个揖,说道:“强总,我带您上雅座。”

        这么一说,胡乱就全明白了,原来在不知不觉中,那个龙哥的势力已经被魏强全部洗了一遍牌,不只是替换了全部的人员,而且还让龙哥以前的那些手下完好的做成的交接工作。这就需要不小的功夫了,在一个地盘上,悄无声息的把原班人马给换走。

        同时还不影响店面的生意。这样浩大繁复的工作,胡乱不明白背后是怎么运作的。他只知道,在江湖上这样改朝换代的时候,十有八九,并不稀奇,但是每次一革新,就会造成产业链的短时间瘫痪,只到真正了解到对方的生意的规律,和掌握他的那些老客户。

        才可能继续开张营业。

        而这是需要不少金钱的投入,和时间的酝酿的,这魏强居然一句话就能找到,那些既有本事在第一时间从龙哥部下的人接下场地,同时维持那些客源不被切断的人,实在是不可多得,他们这一帮子精英,几乎是在全国各地也是难找的。

        关键的是,魏强能在这样的大的局势中迅速的调动所有的人员和事业,其势力也可见一斑。

        胡乱和一众人上了楼上,坐在了椅子上,几乎就在下坐的一瞬间,那些服务员就客客气气的把水递过来了,一些大堂经理和厨师亲自到了他们的宴席上,向他们推荐最新的西点和菜肴。

        林初雪本来对于这样的场景司空见惯,可是却不是在法尔美这样的大餐厅里,因为这个地方的主人,所拥有的势力和他们林家一般大,所以还用不着摆出这样的阵势来讨好他们,她每次来这里吃饭,也是一般普通的待遇而已,并没有特别的优惠。

        自从上次胡乱来了以后,她的待遇才有所改变,被在纽约街几乎称霸的法尔美,当做了贵宾来款待。可这个胡乱明明就是自己的部属助理而已,怎么会自己还沾上他的光呢。

        陆双早就知道胡乱不简单了,要么在当初也不可能只凭一人之力就把林初雪从歹徒的手里救出来,这一次又一个人摆平了来砸场子的敌人。对他的期待和崇拜早就成了持衡水平。

        “请问,您们想要点什么菜,只要小店会做的,都会尽力给你们去弄。就算没有,我们买也要买到。”新任的法尔美经理很上道的客套道。

        燕天爱和宛夜歌两人这时就算在这么舒适豪华的地方坐着,等一会儿还有美味佳肴,也如坐针毡,甚至于味同嚼蜡。毕竟刚刚发生的一幕幕事情,还摆在自己的眼前,那个持枪堵门的人,就坐在自己的对面,而且虎视眈眈地看着她们。

        怎么能让一向众星拱月的两个大明星不害怕。

        于是她们说道:“随便点就可以了,我们听你们的。”

        胡乱看了她们一眼,似乎都是表现的随意的意思,胡乱于是说道:“我昨天在你们这里打包的剩菜还在没在?”

        这一句话,顿时让一向精明打点的经理给搞懵了,他虽然是今天中午才上任的这家经理,但是对这里的所有大客户都了如执掌,尤其是这个前两天在法尔美大出风头的胡乱,更是仔仔细细地研究了一遍,可以说他这一下午都在等胡乱这个贵宾上门来。

        可是他没听说过,他还有打包的剩菜啊!

        像他这种人,不是一般一桌子吃不惯,就换一桌子的那种跋扈土豪吗?怎么会沦落至吃饭都要打包的地步了,但是转念一想,这个胡乱就算在怎么有本事,可终归也是一名刚加入星娱的小部门员工而已,手上的积蓄可能还在这里吃不起一顿饭。

        就算林家大小姐,再怎么抬举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钱都放在他哪里吧。

        不过听他这一句话,确实让法尔美的经理有点儿手足无措,这一来,法尔美每天都会把那些剩饭剩菜全部送去饲料厂倒掉,每天的蔬菜、肉类都是专门联系好的供应商,一大早送来,从来没有,把第一天的菜还留在第二天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