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出色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4本章字数:3121字

        第五十二章出色

        也就是因为如此,他们的法尔美才能从里子到外面做的那么出色。

        这二来,让他为难的地方是想,要是自己说没有的话,他这么性情古怪的人,会不会苛责自己?

        所以既没办法说已经倒了,又没办法说要他们重新点,一下子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谁知道他会给自己出这么一个难题呢,真是令人头大不已。

        呆呆楞楞地在哪里站了半天,一句话都憋不出来。这个时候胡乱又催促道:“叫你把菜端上来,难道你没听见吗?”

        这经理的脑袋忽然嗡的一下更乱了,被他这么一吼,似乎所有的思绪都被打乱了。这哪里还有您要打包的菜啊,可能那些东西都给喂猪了,我总不能把猪端上来,告诉你这是吃掉你剩菜的罪魁祸首吧,可是他又害怕这个人为人刁钻,不敢说个不,就说:“好好好,我现在就

        给您去上菜。”

        说罢,快速地走出包厢,向行政总厨使了一个眼色说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马上去查一下哪位爷儿,昨天在这里吃的是什么菜,然后你原原本本的给我做出来……不过你要抄的乱一点……最好像刚吃过一样……”

        这厨子也有点愣,心说如果要我做出一桌子满汉全席来,可能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要是我去调查他们昨天吃的是什么,这对于法尔美这么一家每天客流量上万的餐厅来说,根本不现实啊。

        何况他要不是那种雇来炒冷饭冷菜的厨师,要做出一盘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那是眼睛都不眨的小试牛刀而已,但是要他做一盘像吃过的剩菜,这不是就有点儿强人所难了吗。

        不过既然听经理这么说,他作为属下的也就只好招办了,毕竟这两天他已经听说了纽约街法尔美的变革,有些事情已经由不得他们内部说了算了。

        刚才看这个新上任的经理,这么给那一桌客人面子,想必他们也就是这一次的祸头之源。假如不把他们伺候好,可能连自己的饭碗都保不住了,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所以在这么一番利弊权衡之下,他还是尽心尽力地去办了。

        胡乱这一伙人可不知道为了这么一餐“他想打包的饭菜”,这一家闻名遐迩的法尔美几乎调动了所有的人力物力,尽心竭力地去打听有关于昨天一切顾客的消息。

        甚至于有一些昨天和胡乱坐的近的邻座,都被骚扰到家里去了。

        那个经理为了拖延事情的时间,就到他们的饭桌前,给他们泡了一壶大红袍,并配上南亚地区最有名的茶点,供他们品尝,为的就是能拖延住他们。

        可是那个胡乱却有点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厨房热个饭菜有那么麻烦吗。”

        他舔着脸说道:“哎,这个,就就……可能是他们有点忙……我等会再去叫叫他们,您要是等不急,要不先给您点一桌子新蔡尝尝?”经理擦了擦面脖子上的汗,最好是让他点一桌其他的菜式,别在搞什么老样翻新的套路了,哪怕是中国的八大菜系,只要他想吃。

        自己豁出命去,也要二十分钟之内,把他的菜给上齐。

        可是这货却是执拗的要死,而且似乎听出了弦外之音,胡乱能跟他说道:“你们有空做一桌子菜,就不能帮我们先热一热吗?”

        这经理心理叫苦不迭,简直想死的心都要,心说怎么会碰上这么一位主啊,真是上天无路的,下地无门。而在魏强的权势之下,自己又不敢和他挑白顶撞。

        要不然他这个今天刚上任的经理,可能就要在晚上下岗了。

        这时,就在他已经心理准备好了递辞职信的时候,坐在桌角的充满气质的大美女燕天爱无意中帮他解围道:“不用了,我们吃吃点心就已经好了,现在谈谈正事吧。”

        胡乱撇了撇嘴,说道:“那好吧。”随即挥了挥手让餐厅经理下去了,临行之前,还嘱咐道:“记得这一次把我的饭菜给我打包好,等一会儿我要带走的。”

        经理听到还有时间可以周旋,感动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点头如捣蒜地说道:“好好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至始至终没有开口说半句话的魏强,看着燕天爱的眼神像是着了魔一样,既想要与她交流,心底又有一种小屌丝的胆怯,只盼着她能跟自己多说两句话,那么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在场的氛围,在之前他出场的那一刻,已经决定了,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刚才带着五十多个身穿军服,拿着五十把枪堵在她们门口的坏人。

        这怎么能不让她们心惊胆战吗?

        换了本身就是从搏击馆出身的陆双,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局面。上一次绑架事件,已经让她大开眼见了,但要和这一次比,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胡乱见碍事的人,已经都走了,就跟燕天爱她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道:“说吧,你们的条件是什么,如果不是超出我们的承受范围的话,我们都会尽力满足,而你们只需要听话就可以了。”

        这一句话说的冠冕堂皇,似乎有十足的大哥要收购下她们的气势,可星娱这样的小公司,可能总资产还及不上她们其中一个人的身材。又怎么谈条件呢?

        本来燕天爱和宛夜歌能下驾来到星娱就已经是放低了身段,是听自己曾经的大姐大说,这里会有辉煌而不可限量的前途,才到这里来的。

        可是之前经历的种种,却令她们大失信心。试想哪一个明星想要在如同黑道一般的公司生存下去,那自己可能不是被当做工具,就会被剥削的一点儿自主的权利都没有。

        这种事情,对于她们这种人自然是大忌。

        燕天爱已经想好了怎么和他们周旋的计策,这件事,当然不能直接推掉就算了,一者是对方在滨海的声势太大,而且都是走的偏门,正面与他们对抗的时候,不可能依靠警局和法官,人家一个小指头就能把你从滨海摁的无声无息。

        所以这是绝对行不通的,但之前她又答应了要在这里做下去,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自己说出口的事情,要是被他们知道反悔了,那把自己怎么样还不知道了,于是她琢磨一定要好好地想出一条计谋来,让他们为难到不肯接受自己。

        哪怕刻意在他们面前抹黑自己的形象,也在所不辞。

        可就当她要接话的时候,却听到身旁的宛夜歌毅然决然的拒绝道:“不行,我不要去你们的公司……”

        宛夜歌的这句话瞬间让在场的气氛冷到了零点,胡乱有些诧异,但也在意料之中,不过他也不是刻意为难她们,他也最讨厌用那些威逼利诱的下三滥手段,强迫别人答应,但事情的原因,他还是需要过问一遍的。

        如果她们真想是想退出星娱,那自己也不会有半句废话,毕竟这是人身自由。

        来也由她,去也由她。

        “你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么,是什么原因让你们改变了主意?”胡乱问道。

        而旁边的魏强看到燕天爱她们要走,心里一个劲的着急起来,要是如果再看不到他的梦中情人,那他这无可安方的灵魂算是彻底变成孤魂野鬼了。

        他紧张的抓了一下胡乱衣服,胡乱自然而然地给他投去了一个鄙夷的眼神,心说这货比之前在格斗之中可没出息多了,一到情场就怂成这样。就冲这个性格,可能比之罗广林还差点儿,但是爱女人的人,一般都比较感性,属于较重情义形的。

        爱,不代表滥情,滥情的哪一类自然另当别类。这种人视自己为蜈蚣,手足如兄弟,多了不少,少了不多。是万万不能结交的一类人。

        而魏强表现出这样一副对女人紧张的样子,反而向胡乱表现了他另一面重情重义的性格特质。虽然鄙视是鄙视,但嘴里也没有明说。

        燕天爱看宛夜歌说的斩钉截铁,不留一点回旋的余地,而且把给对方的台阶完全断了,她本来想着还想要对方来主动拒绝她们的。

        可是没想到,这个宛夜歌也太不敨人情世故了。她们俩其实并不算什么好姐妹,充其量就是同事的关系而已,其中还带有一点儿争风吃醋的竞争。

        燕天爱比宛夜歌入行较早,凭借自己的社交手段,还有演技,一步一步地慢慢爬上来的,这一路经历了多少心酸,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而这个宛夜歌只是凭着一档歌手节目,就在短短三个月中,脱颖而出,红遍大街小巷。

        在她眼里,这样的人红的快,冷的也快。

        属于中看不中用的一类明星。燕天爱虽然现在和她共事,但是打心眼里每把她当一回事,只知道这个人迟早要被自己踩在脚底,现在与她在同一水平线,也不过是她的幸运罢了。

        这一次又听到宛夜歌说出这种不合时宜的话,她简直头都大了,就算今天没出这档子事儿,她也不想和这个人一起在一所公司了,不过这话并不代表她一人,而是她们两个人,所以不能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