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老毛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4本章字数:3116字

        第六十四章老毛

        这个叫老毛的厨师,擦了一擦脖子上的汗,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哎,托了你老兄的福,鬼子那群人不敢在来捣乱了。”

        鬼子,是这个贫民村的其中一个叫恶鬼头组织的头目,主要就靠着吃这些街边商贩的保护费过活。他们这群人都是一些小混混组成的,属于打起来就不顾后果的那种青少年。

        在这一带横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胡乱因为喜欢来这里吃夜宵,有一次看到这个叫做鬼头的二十多岁的少年,带着一棒子青少年小弟来这里吃饭。

        吃完饭后,可能是这老毛的长相愁眉苦脸的确实有些埋汰,他们本来不买单在这一带都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一看老毛这幅样子,就觉得遭心。感觉他不愿意一样,于是就把他的锅给打翻了。

        而他们这一家的生意本来就不错,胡乱等上半个多小时才能轮到上他的菜,他把这一锅里面弄翻的东西。正好是胡乱点的一份炒粉。这胡乱那还肯忍?

        辛辛苦苦流着哈喇子等了半个多小时的饭菜,结果就在这人的一句不合中泡汤了。胡乱其实也不是那种喜欢结交朋友,和打抱不平的人。但是有人敢惹到他的头上,那他就不得不管了,于是乎胡乱很顺其自然的就过去和他们理论。

        但是所谓的理论,以胡乱的性格无非就是嘲讽加上一点讽刺的意味,大概就是“你们这几个毛都没长齐的二笔还敢出来混?”的感觉,这几个人一听肯定火了啊,大家都处于青少年,又属于年少气盛。从来没有见过比他们还横的鬼头,拿着旁边的啤酒瓶子就要把他的头给开了。

        后来,可想而知,胡乱三拳两脚的就把这群不入流的混混痞子给解决了。事后,这叫老毛的大排档老板,和周围一众曾经受到鬼头欺压的那些商贩,看胡乱那么能打,都纷纷转舵,希望他来做他们的领头。

        胡乱心想他又不想搞什么地头蛇。就说算了,但有事情,他还是可以来帮忙的。那一次,把鬼头那群人都打进了医院,一直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出来。

        老毛看到胡乱,自然很高兴了,忙客套地把他们拉倒了最通风,最凉快的地方,在他那张老气横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真诚的微笑说道:“来来来,坐坐坐。”

        胡乱牵着林初雪在小板扎上坐着了,要换做以前,林初雪是无论如何不敢想象,自己竟然会坐在这种地方吃小吃的。像她这种从小到大一日三餐都有专人伺候,出门就是高档餐厅的人,自然不懂得世态炎凉。

        不过她看着在这群大排档的人,似乎好像都比那些在那些商业区餐厅中的人要更开怀一点,想说就说想笑就笑,想开怀便开怀。十分热闹,她的性子也不是那种厌恶贫穷的富人,反而这样的氛围让他感觉到一丝好奇。

        周围的几个桌子有说有笑的,既划拳又满嘴粗话,一会儿让她觉得脸红,一会儿又让她感觉到紧张。胡乱看了她一眼紧张的样子,就说道:“别理他们,都是一些躁汉子。”

        林初雪点了点头。老毛看了林初雪一眼,像胡乱嘿嘿一笑道:“这是嫂子吧?”

        闻言,林初雪的脸就像是煮熟了的毛血旺一样,迅速升温,一下子就把她的脸羞的通红。胡乱朝他挥挥手,示意叫他别瞎说话,然后跟他说:“老样子,来两份。”

        “好嘞。”说着,这老毛就过去继续炒菜了。

        在灶台的时候,他蹲下身来叮嘱了一下他身旁的那个小女儿,向他们那桌指了指。这个不过七八岁的小女孩,很乖巧的在冰箱里拿了两瓶饮料,向他们送了过去。

        林初雪都感觉到了有点惊奇,摸着这小妹妹的头就说道:“这么小,就会帮爸爸做生意了啊。”

        胡乱笑了一笑,帮林初雪拧开了瓶子。这老毛是知道他不喝酒的。说道:“哎,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林初雪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丝同情的神色,摸了摸这小女孩的头说道:“好可怜的孩子,要是阿姨今天的包没掉,就给你小费去买糖了。”

        林初雪以前在餐厅时,给侍应小费可是一点都没有手软过。最少的也是五百起步,这点钱在她的眼里顶多也就买一盒瑞士巧克力。所以说给她买糖的钱,并不是小女孩心理想的那包两块五的小白兔奶糖。

        小女孩睁着大眼睛,看着林初雪,点了点头说道:“谢谢姐姐!”说完,就又马上小跑回了他爸爸老毛身边。

        林初雪看到这么懂事的小孩儿,感觉心都化了,心想自己以后要是也能生出这么懂事的小孩那该有多好。在他们这类人层次的小孩,礼仪都是从小培训的,但真正有礼貌的没有几个,对待其他人都是不耐烦,只有自己的父母要求,他才会假装一下对对方的尊重。

        没有像她今天看到的小女孩一样这么乖巧。

        胡乱看她这么憧憬的眼神,调侃道:“怎么想生了?”

        林初雪啐道:“去你的!”

        胡乱哈哈一笑,这时,闻风赶来的其他几个摊子的大排档老板,还有一些摊位的小商贩,都拿着或多或少的小吃过来陆续放在了他的桌上,顺便和这位前些时义以一人之力摆平了鬼头的他们心中的新晋大哥讨好一下交情。胡乱跟他们随便寒暄了一下。

        本来还有几个想给胡乱塞钱的,让他给拒绝了,心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要是自己真的拿了他们的钱,不就代表以后要给他们当管事的了吗?这他是绝对不干的。

        于是他就说道:“大家是好朋友,请请吃饭的交情,但是给钱就不必了,我不像那些每天牙都不刷的小混混,不靠这点钱开饭,况且你们的都是辛苦钱,就都拿回去吧,别再客气了。”

        那些一向受惯欺压的小商贩听他这么说,都觉得这个人的品德可贵,竟然会同情他们的处境,没有把他的钱当做从天上掉下来一样看。这样已经瞬间让他在他们的心目中又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觉得这个人比以前那些耀武扬威的所谓的大哥都好多了。

        要是交钱,他们宁愿给胡乱,也不愿给什么只会拿刀威胁人的鬼头。

        这就是胡乱与他人不同之处,有的人只是立威,但是不懂得立德,人家怕他惧他,但是并不心悦诚服。一旦是势微,就会做鸟兽散。所以这也就是胡乱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笼络人心的一点性格特性。

        那些人,在听胡乱这么说以后,都对他感恩戴德。纷纷表示以后要是胡乱,这些吃的一概都由他们报销。胡乱说了声谢谢,他们怕打扰胡乱和这位貌似是他女朋友的女人的二人世界,就都识相的走开了。

        林初雪觉得好奇怪,问胡乱道:“胡乱,他们为什么要送你东西吃,还要给你钱认你做大哥?”

        胡乱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把上次的事告诉她,要是说了,她肯定又会为自己担心,所以不如晃一下过去算了,于是就回答道:“噢,我跟他们的交情都还不错,他们可能看我这人挺帅的,想找我做个门面。“

        林初雪听他瞎扯,冷哼了一声说道:“吹牛。”但转念一想,这胡乱确实长的不差,如果他们真的是要胡乱去做门面的话,指不定那一天被哪一个小妹妹看中了呢,于是她又忙补充性的说道:“你可不能去给他们做门面!”

        胡乱嘿嘿一笑:“光给星娱做看门的,我就忙不过来了,那还有时间去看他们的门面啊。”

        林初雪瘪了瘪嘴唇,似乎在说算你识相。

        这个时候,他们的菜被老毛亲自端了过来,老毛把菜端到了他们面前,说道:“来,两份炒面,外送一点烧烤,两位慢慢品尝。”说完就笑眯眯地要走。

        这时胡乱拉了一下他的衣角说道:“等一会儿,我有点事想问你。”

        这老毛愣了一下,听自己前些时的救命恩人要问自己问题,这样报恩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他说道:“什么事儿?”

        胡乱说道:“我刚才回来的时候,被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把我这朋友的包给抢了,你能不能调查出他们的来头?”

        老毛皱了皱眉头说道:“嗯……干这种事儿的,可能就只要鬼头手下的,还有一伙外地人……”

        胡乱把筷子跟他笔了笔说道:“我也猜到是鬼头那群人办的。但那群外地人是谁?”

        老毛靠近他的耳朵,悄声说道:“我跟你说……”

        这老毛神神秘秘地忽然靠近了胡乱的耳朵,似乎有一些隐秘的话想说,但胡乱这时还没有仔细听,就向外望到有一个推着摩托车向这里走过来的年轻人,他身高大概一米七左右,染着一头黄毛,看上去十分嚣张的样子,是那种典型的乡村痞子。

        胡乱看了一眼他摩托车的后座,发现已经凹进去了一块。正他那一拳打的,他心说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林初雪也顺着他的目光往他哪里一望,说道:“那不是……之前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