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放你一马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4本章字数:3122字

        第六十六章放你一马

        胡乱坐在椅子上,让林初雪也坐了下来,让她吃自己点的东西,但林初雪哪儿还吃的下去啊,这样的场面简直就是拨开了她还没结疤的伤口。

        万一今天再出点事,那她晚上是肯定要失眠的了。她拉了拉胡乱的袖子说道:“我们走好不好,不闹了。”

        胡乱摇了摇头,告诉她说道:“没事,这次保准不会打起来的,不信你等会儿瞧好吧。”

        林初雪将信将疑,不过这会儿胃口肯定是没有了,所以就很沮丧的在哪里坐着等胡乱。

        大概和那黄毛天天对持了一会儿,听他叫骂的自己也心理犯了,胡乱向他过去走了两步,他就捂着自己的头,一个劲的既像是示威,又像是求饶一样的说道:“你别打我……我大哥马上来了……他不会放过你的。”

        胡乱心说这人真是没骨气,随便嘲讽了一句说道:“我等的就是你大哥。”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甬道胡乱亮起了一排车前灯,横在街头一排的杂色摩托向他们开了过来,他们之中不少还缠着绷带……

        那一排从甬道照射过来的车灯,少说也有七八辆的模特,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铁链还有一些水果刀,活像是一对飞车党。他们向胡乱所在的大排档开了过来。胡乱看着他们其中的一些人好像还有缠着绷带的,有一些还很面熟,知道是前一段时间,被自己打惨了的那队人马。

        可能是在医院修养的一阵后,就又出来打拼了。也真是劳苦命,不由得给他们了一丝不值当的同情。

        他们那些开摩托的恶鬼帮的人,唯恐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声势,故意把油门踩的很大声,震慑一下周边围过来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你还别说,这些胆小怕事的群众,看着他们拿着的这些武器,都不想沾上麻烦,马上给他们让出了一条光明大道来。

        可是胡乱这群早就不爽他们的人,可没有对他们这么客气。不就是刀吗,胡乱背后的那群商贩,看他们抄着家伙过来了,自己这里几个也拿起了长板凳,准备跟这群人决一死战。

        论人数,肯定是胡乱这边的占优势。但这些做生意的人,都是老实惯了的人,也一向被这些地头混混打压。所以要是真论战斗力,可能还是这群把打架当饭吃的小混混占上风。

        而胡乱可不准备让他们出手,只见他们为首的一个瘦不拉几的小个子。穿着一身骷颅头的着装,带着耳钉,但是一只手被打上的石膏,绑在肩膀上,这只手就是胡乱前段时间把他废掉的。

        这些商贩也想不通,这个胡乱今天在这里坐镇,他是怎么敢来的。殊不知鬼头也不知道他今天的死对头克星就在这里,满以为是自己的小弟被别的帮派或则其他人欺负了,就过来趁这个机会,震慑他们一下,却没想想到前几天把自己收拾的一塌糊涂的胡乱就在这里。

        他刚走了过来,那小弟就忙迎了上去,跟他说道:“大哥……你看我都被打出血了……”

        鬼头往他的身上上下瞄了瞄,发现真打的不轻,就问道:“怎么回事啊,谁动的手?”

        这砍刀手天天把事情的因果向他说了一遍:“是这样的大哥,我本来今天手气挺好,在路上抢到了一位款爷,后来就拿着钱准备来这里吃一顿夜宵,然后把其他的钱全部都拿来孝敬您,可是谁想到呢,半路就他妈的杀来了一个程咬金。”

        “不但帮着这个不知好歹的摊主和老子为难,还把我打了一顿,你看看,这血都还是新鲜的呢。“

        鬼头听他这么一说,马上往地上恶狠狠地吐了口口水说道:“他妈的!”前几天他才被一个外地人踩在了头上,这几天竟然还有人敢打自己的小弟,最主要的是,这明明应该交到他手上的钱,居然被别人抢了去。

        这哪儿还能忍?

        他把刀从报纸里抽了出来,向大排档的那群人中一个个的指了一下,问道:“是谁?”

        那小弟看到自己的大哥带这么多人来给自己撑腰,就得意洋洋的向前走了两步,指了指胡乱说道:“就是他。”

        鬼头也跟在自己小弟后头,向前仔细一看,心理顿时我了个大槽,竟然是前几天把他收拾的落花流水的哪位大侠。顿时就把手上的刀给放下了,藏在背后了去,他知道像这样水平的家伙,对这位,上次自己带了二十个人,都给打趴了的实力惊人的好汉来说。

        这根本不算是一回事。

        那小弟还气势嚣张的,走上前去挑衅胡乱说道:“怎么样,你怕了吗,怕了,就赶紧给我大哥跪下,磕几个响头,说声爷爷我错了,说不定我大哥还大人有大量,放你一马!”

        胡乱没有回答他,向鬼头那边冷冷地笑了一下。

        这鬼头心领神会,面目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用肘尖顶了一下,这个还在胡言乱语的小弟说道:“别说了……”

        “你看看,我们大哥都不想跟你这个货色说话,老子都跟你说了不要多管闲事,你还不相信……咳咳……大哥我听你的,我们不说了,开干吧……等会把钱抢回来,我们就去……嘿嘿嘿……”

        这时这鬼头忽然把刀往地上一丢,跳起来就给还这叫嚣不止的小弟天天一个爆栗,说道:“干尼玛,你这个傻逼!”鬼头看到胡乱不善的神色,汗水唰唰的就从面额和脖子上流了下来,他知道胡乱要是不高兴,今天铁定不会让他好看的。

        被莫名其妙削了一顿的天天,还以为是自己抢了老大的风头,他才生气的,捂着自己的头,退到一边,说道:“……对对对……大哥,您自己跟他说……我不说了……”

        这鬼头又是毫不留情的向他踢了一脚过去,骂道:“说你妈啊,快走!”

        说着,就要转身跑到摩托上去。他旁边那几个前几天也在胡乱手上吃了亏的人,看老大过来,也想调头就跑,可这时,却听胡乱冷冷地说道:“我要你们走了吗?”

        鬼头听到这句话,跟听到黑白无常的召唤了一样,胆战心惊的扭过头来,陪着笑说道:“嘿嘿嘿,这位胡爷,我手下的人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

        这时这号称砍刀手的天天才看清楚了状况,指了指鬼头又指了指被他自己老大叫做胡爷的大侠,口里面刚挤出了一个:“你……”字就被他老大一脚踢在了膝盖上:“跪下,喊祖宗!”

        被他踢到在地上的天天,真是觉得这次撞在了枪口上,得罪什么人不好,竟然得罪了一个连自己老大也怕的要死的人。这一次,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真是惨。

        为了挽回一点局势,他也跪在了地上,在地上一个劲向胡乱磕头喊祖宗喊爷爷,他就连跪自己的祖宗牌位,可能都没有像今天这么勤过。

        胡乱挥了挥手说道:“得了得了,老子还没有像你这样没有骨气的孙子呢,快滚起来吧。”

        “谢谢爷爷,谢谢爷爷!!”他又狠狠的往地上磕了几个头,就准备撤了,胡乱这时又叫道:“等一会儿,你事情没了就想走,你觉得可能么。”

        这天天心想竟然连祖宗都认过了还有什么事啊,就顺着胡乱的眼神往他哪里去瞟,结果就看到了倒在血泊中,刚才被自己砍倒的老毛。他这时才觉得自己完了,想不到这位活爷居然是罩着他的。

        按照江湖上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规矩,自己还不得被他砍上一刀。忙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磕头道:“哎哟,我的爷噢,我都被您打成内伤了……您就放我一马吧……”

        胡乱看了一眼鬼头说道:“你是他的大哥,你说怎么办吧。”

        这大哥没想到在这时却很没义气的说道:“嘿嘿嘿,胡爷,您看着处置吧,这个人偷奸耍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做我小弟,太恶心人了,我已经将他逐出了帮会,以后不在是恶鬼帮的人了,所以这事儿也不关我的事儿……”

        天天看到他老大居然就这样把他给抛弃了,哀怨的看了他一眼。但是眼神还没有和他四目相对,就被鬼头一脚踢在了面门上:“看什么看,老子有你这种小弟,真是他妈倒了十八辈子的血霉!”

        说罢,就要一溜小跑,跑到摩托车上去。可就在他要开溜的时候,一个椅子,就朝他的摩托丢了过去,瞬间将他的摩托砸倒在地,他愕的扭头一看,只听胡乱说道:“既然来了,这事儿你就不能不管。”

        这可真算是要了鬼头的命了,他本来就不想干预这一件事,何况还是这个前几天让自己差点跪下来叫爹的大侠。心说这个天天也太不会找人了,竟然在太岁爷头上动土,这不是要命么。

        鬼头指着天天说:“要么这样吧……我把这小子的一只手给下了,这件事就这么了了吧。”他说的是真的,与其说是让他自己也搭进去,还不如把这小子的一只手臂下了给他赔罪,反正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伤,说不定还能全身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