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计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4本章字数:3085字

        

        他看胡乱这幅样子,看起来是不准备放过自己了,而他肯定不会束手就擒。

        胡乱说道:“我要他的膀子干嘛,我又不是印第安食人族?你把我看的太恶心了吧。”

        鬼头在心理和表面上都愁眉苦脸起来,心说你这位爷到底要怎么样,也给他们开条道走啊。

        就说道:“胡爷,这件事的确是我的错,要不这样,你把刚才那个包给拿去,老毛头受了的伤,我们来给医药费,您看这样行不行。”鬼头低三下四道。

        胡乱想了想,心说他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要是自己还不让步的话,确实有点不近人情,就跟他说道:“这包呢,本来就是我们的,拿回来也理所当然。而老毛的这伤,确实需要你们赔偿,不过这样私了,恐怕太便宜你们了……”

        鬼头听他的口气好像软了一点,知道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就马上走到他的那群小弟旁边,要他们一个个掏钱出来。这些人本来想着还是要和大哥一起出来威风的,说不定今天洗澡吃饭什么的,都能在这货身上解决。

        结果出来一看,却发现遇到了怨家债主。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没捞着好处,反而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连一口饭都没吃着,就倒赔进去了这么多,真是惨。

        东拼西凑,鬼头这边拿出了将近两千块钱,毕恭毕敬的向胡乱递了过来,胡乱看了一眼。说道:“这顶多够个包扎费和诊钱,要是骨头或是筋受伤了,那就不是缝合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这货一听,心理简直我了个大槽,心说自己这一次出来是讹诈别人的,现在却被他反咬一口。奈于他的逼迫,自己现在又身无分文,咬牙切齿的在原地,愤愤不平。

        有一个不怕事的小弟看到大哥一副为难的样子,走上前来说道:“要不,我们跟他拼了吧,大哥?”

        被鬼头马上骂了一句说道:“拼你妈个头,你是想死吗?!”

        这个小弟也是莫名其妙,看大哥发这么大火,也就不再言语,他今天是第一次来,并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要不然也不敢唐突的对大哥说这件事。

        但是这鬼头心理也的确在打算盘,毕竟他在这货的身上吃了太多的亏了。要是如果再不搬回一把的话,那么自己以后那还有脸,在贫民村这块地盘混。

        低头凝语了一下,就抬头跟胡乱说道:“这样吧……胡爷,我们现在身上是的确没有带钱,要么我现在去找人送钱过来,你看可以吗?”

        胡乱啧了啧嘴,点头同意了。这鬼头马上把电话拿起,给不知道在哪里的小弟打了个电话,他说的很小声,周围的人并听不清他的声音,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林初雪看到这样混乱的场面,脑子里已经有点晕,而这才刚刚一会儿那大排档的老板居然就被人开了片,而且砍的还不轻,这让她更加的心惊胆战。

        觉得要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走到胡乱的旁边,拉了拉他的袖子说道:“胡乱,要不我们贴钱给他去看吧,我不想再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

        胡乱这时也有点为难,竟然他人插手了这件事,就不能再轻易走开,如果他这样做的话,可能身后的这一群商贩就会马上遇到麻烦。大排档的老板能不能到医院都是个问题,所以他可不能抛下他们不管,就安抚她说道:“没事,再呆十分钟我们就走。”

        这林初雪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听胡乱都这么说了,就只好再一屁股坐了回去,干巴巴的等着,胡乱觉得这样的事情,的确用不了十分钟就可以解决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这鬼头打电话的目的却并非是找人送钱,他另有打算…

        没有想到这个已经被他教训的浑身骨头都服软的鬼头,居然会反摆他一道,胡乱还在原地干巴巴的等着。这鬼头也是时不时给他递烟过来,可是胡乱却毫不领情的,把他每一根拿过来的烟,都给掐了。这在江湖上,可有点儿不讲情面了。

        毕竟人家给你面子,就算两方有什么过节,烟作为一种交好的利器,是不能不接的。这样,可能相当于你和他结仇了,更难办。胡乱是不想给这种地痞流氓什么面子,他又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和这些鼠辈称兄道弟,所以最好把界限划远一点。

        免得这些人就像是老鼠屎一样在日后沾着不放了。

        鬼头的心理可想而知,当然是在心理怒火中烧,但是表面却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偶尔踢身下的那个天天几脚解解气。而那之前嚣张无限的天天在看到自己的大哥在被这人呼来换去之后,彻底哑了炮,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这大哥为了讨好他,又要把自己的膀子卸了。

        老毛的伤势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并没有看到手上的动脉,但是血一直血流不止。这个地方是出了名的乱,一般三天一群架、五天一械斗,每天都有人进医院,那些医院对这里的报案司空见惯。

        有些医护车连这里的门都不敢进,因为这里实在是太乱了,上一次甚至有人打了救护车的主意,差点让那一帮偷车贼把车给抢走。你说,这都什么世道,还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简直都不把王法放在眼里了。而自从那件事过后,主动来这里的救护车就很少了,反正像他们这样的穷人,就算是死活,也管不到他们头上。

        最多被社会媒体谴责一下。

        救护车迟迟不到,这对老毛的危险也就加重了一分。胡乱不想就这样看着这个人死掉,确实也有点犹豫要不要先把他送走,就向旁边一些商铺的人说道:“你们有没有有车的,先把老毛送走吧。”

        一个在这里开黑的的,为人还算仗义,就说道:“那好,我马上把车开过来。”

        胡乱点了点头。心说这下总算可以放心了,没想到这开黑的师傅,刚把车开了过来,就被三十几个冲过来的生面孔给拦住了。

        这里的街道本来狭窄,车要进来本来就不容易了,而且人流量又大,所以他能把车开进来,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这时却没想到有三十几个人挡在自己的面前,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来者不善的样子。

        为首的一个外域面孔,向车内看了一眼,然后又往胡乱哪里看了一眼,知道这人想要把伤者给送去医院,一下子把他从车上揪了出来,啪的一声扔在了,被一众小弟拳打脚踢,然后被他拉着头发给拉了起来。

        胡乱看到这场景,顿时就想冲过去,没想到他却拉着哪司机慢慢地向他走了过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十分可憎。似乎比鬼头还要有几分嚣张的气焰。

        鬼头这时才来了精神,看到这一队人马来了,就马上走了过去,那为首的新疆面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鬼头点了点头,递了给他一根烟,说道:“真的,比十足黄金还真,只要你帮我搞定他们,我的地盘一半都给你,天杀哥,你看怎么样。”

        这天杀哥的打扮与鬼头那种小混混的派头不同,他还算是有点强壮,穿着一件衬衫,肌肉都露了出来,给人的感觉就是十分的健壮。但还算不上的是魁梧,在人群中一站,确实有那么一点鹤立鸡群的感觉。

        胡乱看他一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把要送走伤者的司机给打了一顿,知道这人肯定不是鬼头叫来给他们送钱,八成是叫过来帮手的。

        那在他口中的天杀哥,也颇为不屑的看了那鬼头一眼,似乎很不把他放在眼里,冷冷地跟他说道:“你那些地盘,现在有差不多一大半都在我手上了,还剩下的那些,我看你也保不住……”

        。。。。。

        这天杀哥属于是贫民村的新起之秀,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在这里来的时间还不到几个月的功夫,就成了割据一方的混混头子。而鬼头确实是土生土长在这里长大的。

        这天杀哥是个新疆人,刚进来的时候,就靠着卖点刨冰为生。后来发现这里有收保护费的习俗,很对他的口味,就立即转行,混了社会。

        而他的手下,也几乎是被他一个一个打下来收的。这个人因为是外地人,所以打架起来不顾后果,人家知道他这一点也很害怕,知道他就算是杀了人,按照法律最多也只是把他遣返回去而已,而自己这一条命就搭上了,所以大多数人选择服软。

        在短短五六个月的功夫,他就收了不少小弟,在贫民村西角与鬼头平起平坐。但前一段时间,鬼头失势,被人打进了医院,后来他就趁机把鬼头一半的底盘给收了。

        这一次,他意外的收到了鬼头的电话,说竟然只要自己带人过来帮忙,就把剩下的一半地盘,拱手让给自己。虽然在他的眼里,这些地方迟早都会是他的,但是刀不血刃,不求而获,无疑是他心目中所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