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约法三章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4本章字数:3055字

        第七十章约法三章

        胡乱听他说的动情,而且似乎还想给自己好处,可是胡乱根本不把这点钱放在心上,毕竟他多这点钱不多,少这点钱不少,更何况,他几天的那些生意,就已经够他好几辈子的开销了。

        但于之前他在燕京的生活还是低了几个档次。所以说,胡乱根本用不着他的钱,何况他如果要了这个钱,说明他就同意了他找这群商铺的小贩要高价的保护费。

        那自己不是诅咒为虐了?

        就挥了挥手道:“这就不用了,你只要收的钱比以前少上一半就可以了。”

        鬼头心理想了一想,既然这天杀的地盘已经被他收下了,那么就算人手少一半的保护费,也是很多了,而且不用在他哪里受窝囊气了。一咬牙也就答应了下来。

        这些商贩听到他们的对话都欢呼雀跃,他们可不指望在这里摆摊一分钱都不交。毕竟他们这块地方,像城管之类的人是管不进来的。所以政府的税收一律免单,苦的就是这些小混混来这里的保护费。

        有时候,地盘更易的勤,一个月换上两三个老大,他们就要交两三次保护费。所以就盼着一个能体恤民情的小混混来过来管理他们。上一次他们看胡乱那么勇猛,就想推举他,把鬼头给换下去。

        可是看他也不爱管的样子,知道这人的想法不在这块儿,所以也就强求不来。可是这鬼头是在这一带做惯老大的了,他要是能够做整个西角的老大,肯定是一百个愿意,可是这就有一点了,那就是什么呢?

        他们日后,再也不用为月底的酬薪钱所苦劳了。如果是固定一个社团,而且是保护费减半,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恩惠,一个个都是巴不得。

        就算胡乱没有真正的掌管他们,那么至少,鬼头这货也变成了他手底下的人,那就是说以后只要有事就会有这个徒手对付二三十个的大侠出面挺身而出,帮他对付他们。

        这是他们最想要的了,哪怕价格再加高一点。都希望这样,何况现在条件已远远没有那么苛刻,他们怎么能不干。

        一众小贩都很高兴的围了过去,把鬼头拉了起来,说道:“那这样以后就太好了,我们这西角,有胡爷的照应下,以后都是天下太平了。”

        说着,就把鬼头那一帮子人拉了起来。然后请客吃饭,毕竟他们之前虽然压榨他们,但以后却是他们这边的掌舵人了,那能不讨好呢。而天杀哥那一伙人,稍微恢复了一点儿元气后,就一个个的陆续互相搀扶着走了。

        胡乱叫来另一个司机把老毛和那个被打的师父送走以后,把两千块钱塞给他们,其他有几个仗义的商贩也拿出来了五六千。胡乱想已经也够他们医药费了,转头看了林初雪一眼:“我们继续吃饭吧。”

        林初雪向她圆睁着目子瞪了他一眼,哪还有心情吃饭啊,一天就像是在上演电影一样,惊心动魄,根本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女人最会抓男人的话柄了,一听他这么说,就把之前的小辫子给揪了出来,说道:“你之前不是说十分钟就解决了么?”

        胡乱看他瘪着嘴的样子,心理是有些歉仄,说道:“对不起啊~”

        林初雪哼了一声,娇嗔道:“你还说不会动手呢,结果都打上群架了。”

        胡乱确实这时无话可说,默然无语,他刚才的确是答应了林初雪这些事情,但是自己没有做到,毕竟局势摆在哪里,如果他要是退缩一步,那么可能受害者就更多了。

        林初雪看他半响没说话,觉得自己也是管的太多了,毕竟她和他认识也不过几天的时间,就这么短的时间,搞得自己好像变得像他的管家婆一样。

        她可不想对给他束缚。但心里仍旧还是不舒服,就娇嗔着转过身去:“算了,我现在也没胃口了,我们走吧。”

        林初雪是喜欢他,但是却不喜欢他沦入危险的境地,尤其是上一次的经历过来,让他对这种场面更是深恶痛绝。胡乱觉得有些事情是无法自己决定的。

        而林初雪却觉得这是有选择的,她宁愿安居乐业,不去管这些闲事,自己和周边的能好生地活下来就行了。可是像胡乱这种性格,要是稍微看到有点不平衡的事情就会有点生气的人,不是那种会坐视不理的人。何况事情已经到了他的头上,也由不得他不管。

        两人的秉性正呈正反面,一个是喜欢息事宁人、退一步海阔天空,而另一个则想着怎么把事情权衡下来,圆满解决。也就是说林初雪和胡乱之间如果长期相处,必然会引发一些彼此的不满,但是因为林初雪的爱慕,这件事仍是一直她在让步。

        胡乱听她这么说,也从她的语气从听出了一些不满,于是就跟那些商贩的老板,还有鬼头哪里打了一声招呼说道:“好了,那今天就这样,我先走了,如果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

        鬼头看他要走,马上从他们之中走了出来,向胡乱要了个电话,又一番感激涕零的客套之后。才让胡乱走。

        一路上,林初雪的幽怨之情溢于言表,她碍于两人之间若离若即的关系,不便直接指出来,但是心情已经摆在了脸上,别人自然看得出来,胡乱就问她道:“你怎么了?”

        林初雪说道:“没有啊。”

        这句话任傻子都听得出来有事,这女人如果跟你说没事,你要是真当没事的话,就说明你的情商差了不只十个百分点。胡乱觉得她有些郁闷,就宽慰道:“你不开心啊?”

        林初雪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看到你把这件事解决了,还救了很多人,挺好的……”她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还有一点哽咽的意思。

        有些话如鲠在喉地说不出来。胡乱呵呵一笑,知道他是不满自己主动把自己送入了危险的处境。就跟他说道:“又让你担心了。”

        林初雪这时忽然顿足看了他一眼说道:“胡乱!”

        胡乱愣了一下也站住了。

        只听林初雪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想和你约法三章。”

        胡乱心说约法三章,自己什么时候跟她签了契约了,不过自己好歹也算是她的一个助手,如果不听她说话就太以下犯上了。所以还是耐着性子问她道:“什么约法三章?”

        林初雪颦了颦眉,似乎有些为难的样子说道:“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要求你的,毕竟我们才认识了这么几天,而且你还救过我几次,按道理来说,你应该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我说你的份……可是我真的希望你能答应我的这个请求……这样以后我也会放心一点……”

        胡乱听她说的这么诚恳,那也不好不听,就说道:“没事,你说吧,你现在再怎么样还是我的老板呢,我这下属说什么也要听你的不是?”

        林初雪撅起嘴来说道:“不,我不希望这句话你是当是上司跟你下的命令,而是为你着想……也让我……放下心来。我想以一个朋友的立场来请求你,可以吗?”

        胡乱看她说的这么慎重其事,就有点不解,但是心里也认真了起来,说道:“你说吧,什么条件?”

        林初雪听他似乎要答应的样子,秋水眸子中露出了一丝喜色,弱弱地伸出了三根手指,对胡乱说道:“我希望你……第一以后不要再多管闲事,怕你惹火烧身……第二,希望你可以多为自己考虑一下,不要在那种场面,还要做出头鸟……第三……”

        当林初雪说到第三点的时候,忽然缄默不语,胡乱挑了一下眉,说道:“第三是什么?”

        林初雪小脸一红说道:“第三点,我以后再跟你说。”

        胡乱想了一想,觉得这第一点,自己似乎的确是要虚心接受,他的师父李存义也跟他说,他的性格太“长生火”,容易惹出事儿来,要他静以修身、俭以养德,少出去闲逛什么的,但是他这人天生就是两只手长,管的宽。

        对自己看不过眼的事很容易就过去插一脚,这一点有点儿遗传他爸胡开山,前几年股市有几个操盘手几乎合伙垄断的大盘,目的就是吞并那些中小型证券企业,和那些散户,这事提前被胡开山知道了,本来人家是想带着他捞一笔的。

        但他知道,要是这事儿要是出了,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要跳楼,就把这条消息给放出去了,并且自己加大码把大盘洗盘。那一个月一直处于稳定点,没有被那几个幕后的操盘手给得逞。

        事后,人家花了七八个亿去暗杀胡开山。被胡开山大手一挥,找了几个中南海特种兵解决了。但这事儿一直给胡乱留下很深的印象,人家明明是想讨好胡开山,让他也从中捞一笔的,可是他却不顺着别人的意思,反而为了那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

        摆了他们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