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看不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5本章字数:3167字

        第七十六章看不穿

        而让她们还恐惧的一件事,就是绑架。这两个阴影深深地围绕在他们的脑海之中,这也有可能是她们唯一的相像之处。

        因此,两人在行走之时,虽然都彼此厌恶,但还是离得很近,唯一的原因就是她们希望离胡乱近一点,可以保护到自己。而对他人的厌恶就会被恐惧覆盖住,而降低一点。

        两人一左一右地拉扯着胡乱的衣袖。顿时让胡乱有一种万花丛中过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因为两人会时不时地向彼此投去不满的目光。

        而且就在他的旁边。他似乎就成了两人之间的一堵墙壁,而两人就隔在这堵墙的两边,打起了无声无息的巷战。这样的感觉,让胡乱觉得既压抑又有点儿有趣。

        他实在想不出一对素未相识的女人,干嘛要互相斗气。这又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酒,有什么好气的。他可能现在还没搞清楚两个女人气恼的原点,都是因他而起,他只是觉得这样很有趣而已。

        三人走了一段路,总算来到了街上,在这里找旅馆宿舍什么的很容易。有很多都是二十四小时的青年旅社,还有一些胶囊房,所谓胶囊房就是一间用木板隔出来的房间,不过只能放下一张床的大小,什么都没有。

        一般就用来收留那些穷游或则没有钱住宾馆的穷人,一天一夜也就五十块钱。而那些旅馆,在贫民村里因为没有当地的管制,所以都坐地起价,也不是很高,一般都一百五十往上走。

        只是环境比外卖会不好一点,其他的也没什么不同。胡乱和她们并行到一间爱心旅社,进去以后,胡乱便说道:“开一间房,双人床的。”

        这个服务员下意识地打量了他们一眼。平时来这间旅馆的情侣也不占少数。还有一些咸湿佬,甚至带小姐过来,但他却很少看到有一个男生带两个女人来的,真是匪夷所思。

        但是这是人家的事儿,他也不好问,便照的惯例说道:“双人床两百三,出示一下身份证。”

        胡乱当时就有点儿错愕了,他刚才在外面看到招牌还写着双人床179呢,现在怎么要两百三了。而且按这里的尿性,一般都要交一百块的押金,他要是现在把房费给交了的话,自己的押金都没有了。

        就说道:“外面不是写了,有两百三的房间吗?”

        这前台的男服务员上下看了他一眼,心说你带两个妹子来这里,我没收你三倍就算好了,捞你这点油水你还不干?就说道:“一百七十九的是老装修,我们这里现在革新了,也就是说和以前不一样了,那招牌上的钱还来不及给,你要不要,不要就走别打扰我做生意。”

        这男服务员是一个标准既仇富又对这些情侣非常反感的屌丝,是那种恨不得一把火把全世界的情侣都烧的人。所以他看到胡乱这样貌似左右拥抱的高富帅,自然反感万分,就想把这个人快点打发了。

        心说你都泡的起两个妹子了,还在乎这么一点钱吗,真是搞笑。

        胡乱咳了一声,似乎也有点儿不耐烦,但是因为囊中羞涩,就还是耐着性子,说道:“那你们这里应该还有老装修的吧,我就要老装修的,行不行?”

        这服务员确实也是想着和他对着干,从一开始语气就没有饶人的意思,就跟他针锋相对道:“老装修的已经全部住完了,就剩新房了,你爱要不要,230!没有就走!”

        胡乱听他说这句话的语气挺硬。兀自笑了一笑,心说这人还真横,就用手敲了一下桌子,说道:“你这里真没有老装修的房间了?”

        那人愈加的不耐了,就口气很冲的说道:“没有了,新房也没有了,快滚吧,你这穷逼,没钱还学人泡什么妹子!”

        后半截的话他是用当地土话骂的,十分不入耳,哪听得懂的小小都听得面红耳赤的。这时,恰巧胡乱的裤袋里来了一个电话,是陆双给他打来的,他接了电话以后。

        陆双就跟他说道:“胡乱,你那十亿我给你分开两亿存到一张卡去了,我现在把卡号和密码发给你。”

        胡乱说了一声好,又问道:“你怎么没帮我把哪四百块钱存进去?”

        陆双错愕了一下,以为他当时只是开玩笑而已,没想到真让他存四百块钱,于是就说道:“你真要那四百块钱吗,哪我支付宝转给你吧。”

        胡乱说:“好,那你帮我存四百块钱吧。”

        陆双看他没有不要的语气,反而要她抓紧帮他存四百块钱,她心说这个一天之内拉倒十亿投资的人,既然还会在乎这一点钱,真是没道理。

        这个人实在让人太看不穿了。

        胡乱这时问道:“那个球妹妹就这样乖乖的把钱给你了么?没有说什么?”

        陆双说道:“没有啊,他今天晚上九点的时候就把钱打了过来,生怕不及时,还问我查收到了没有,我跟他说有,他就说自己放心了,以后希望我们有这种生意再多关照他。”

        胡乱笑了一下,知道这小子是想巴结讨好自己,把今天这个梁子给揭下去。他这个人情可卖的有点儿贵了,胡乱说道:“那行。电影前期策划的事情就交给你们来办吧,以后有什么麻烦再来找我。”

        陆双嗯了一声,似乎她在意的问题也不在这里,就问道:“你跟雪儿现在怎么样了?”

        这句话明显是指胡乱跟林初雪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胡乱也不好说,就只好揣着明白当糊涂的说道:“噢,还好啊,没怎么样,挺好的。”

        陆双冷笑了一声,语气中似有不快地说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都睡到一张床去了!”

        胡乱叹了一口气说道:“绝对没有!我向天发誓,她是林更生林大富豪的女儿,那会那么轻率呢,而且我胡乱也不是胡来的人啊。”

        陆双说道:“你长的这张嘴,就随你说吧,反正我是不信的,你好好对她吧。”这语气中已经散发出了一股儿醋味,胡乱听起来都有一些酸涩。

        “哎,这事儿你也不是不知道,那件事出了以后,她身边就一直不安全,他爸也是因为这样,才把我安置在她身边的,这样的情况,又能发生什么呢,我可不是什么趁火打劫的人。”

        胡乱这番话说的入情入理,确实有道理。陆双听了以后,暗自点了点头,也舒了一口气,心说最好这样了。要是她们的进展那么快,那她自己不是…………

        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么?

        “好吧,那你们玩的开心一点,你多照顾她啦,虽然她有一点儿任性。”

        胡乱没有听出来陆双的这句话已经明显有了一点对林初雪轻蔑的意思。似乎她们两个的友情裂痕也就因此而起,只是胡乱这时还没有察觉,就应承了一声说道:“好,我会照顾他的,你放心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就这样啦。”

        说完就挂了电话,林初雪理所当然地过来问他是谁打来的电话。胡乱说是陆双打来的,说投资的那件事。这样她才安下心来。那个小小也有点儿紧张,因为她怕胡乱突然接电话,会有什么紧急情况要离开,那么不就相当于她要和这个女人共处一室了。

        这样她是绝对不干的。

        胡乱看到她们有些惶然困倦的神情,也知道该让她们休息了。就到前台过去,再次凝视了那个男服务员一眼。那个常年单身的屌丝,因为没有女朋友,早就每天把自己撸脱水了,阳气很差,每天不管是吹风还是下雨,多凉快的天,也会流汗。

        属于那种很虚弱的一类人,还没有到二十五岁,就已经成了地中海。而且说起话来,阴柔的要命,就算跟人斗起狠来,那个分贝还要往下降一二级。

        他在胡乱虎狼一般的凝视之下,顿时心里就凉了,刚才的那股胆气消弭的无影无踪。不过在这里这么多时,什么样的场面都见过了,就算他自己再怎么LOW,该怎么应对他还是知道的,何况他现在桌子下就有防抢劫的刀子,他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范的。

        然而就算如此,他也被胡乱盯的冷汗直流,嘴唇哆嗦地说道:“怎么你想打人不成?”

        胡乱笑了笑,心说就你这个样,要是打你,一拳就能把你打去送见西方阿弥陀佛。就说道:“你刚才不是说这里有新装修的房吗,230我要了。”

        被吓到的这个服务员,看他突然说要230的房,心理自然不干,他本来就想有意的难为他,让他不在这里住。现在看他出得起价来,就干脆一抹前额的汗,说道:“没有,你去别处看吧。”

        胡乱也不想搭理这货,觉得跟他说怎么都是白费。反正这地方也小,就提起了一口中气向着楼道大喊了一声:“老板!”这一声,生意雄厚至极,是从丹田提起的内气,所以就像是空谷回音一样,几乎在附近的大街小巷都能听到。

        不是那种很大的噪音,而是一种很悠远的传音方式。这是他们在练习内功时,附带的一种技能。这声音顿时把在场的这个小服务员给震慑到了,整个人吓得腿都软了,似乎他一嗓子就能把自己吼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