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威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5本章字数:3079字

        第七十七章威势

        话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古代有很多狮子吼,还有战场上以吼声吓死武将,或则张翼德长坂坡以一夫之勇挡万夫不敌之势的那个场面。或许也确实存在,并非假设,如果一个人的胆气太弱,确实会因为气急攻心,而被活活的吓死。

        现在这个服务员小弟就被吓得虚寒直流,两条腿发软,似乎马上就要晕厥过去。而他这一声老板,也不知道招引出了附近多少小商贩的人,以为他在叫他们,当然这个宾馆的老板,也应声而出,他马上从楼梯上下来了。

        楼梯道口走出来的是一个中年胖子,面相长的很圆润,也很和气,一看到胡乱这一伙人,就笑道:“来了来了,你们找我有什么事?”他的身上还有一些水质,明显是刚在洗澡的时候,听到声音,闻讯赶来。他以为是有人来闹事的。

        刚才默默地打了一个电话,召集了一下认识的邻居。现在下来无非是拖延一下时间而已,等人来了,就把这个在这里大喊大闹的人打发走。

        这老板看胡乱一股子阳刚之气,知道是一个不好惹的主,自己还有这个在房间天天闭门不出,又不锻炼的年轻服务员,肯定是应付不过来的,要他们俩跟他打,简直就像是鱼肉一样,任人宰割。

        最好这事能在他的调节之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了白了,就再好不过。

        “我们要在这里开一间房,双人床,这伙计说你们这里的没有了,你们这里还有吗?”胡乱说道。

        这老板却顺从那伙计的语气说道:“这个……确实没有了……要不您去别家看看。”这句话说的很是谦和,但是却顺从了那个服务员的说法。原因就是这老板担心这伙人要是住进了自己这里,会闹事什么的也说不定,而且如果要是自己不帮他说话的话。

        说不定这人还会给他们店子挂一个店大欺客的名头。难为他们一番也说不定,在这个贫民村什么事情都是见怪不怪的。上次有个小孩不过去菜市场偸了一只烧鹅,就被人吊在电线杆上,最后找他们家长赔了一万块,几乎倾家荡产。

        他心说,这鹅又不是什么金鹅。可这人就以他坏了规矩为由,杀鸡儆猴,硬生生的让他们家赔了一千块钱,而且这件事还不能告诉其他的人。

        在贫民村这种几乎失去法律的地方,人和人之间的规矩就是唯一的制衡,要是打破了,秩序就会彻底的混乱。要是他为了讨好胡乱这伙人,说这里有房间,而之前这服务员说没有的话,他们两个之间说的话稍有相冲。

        那么多方就有由头来难为他们。说不定让他们这个店子以后都开不成都有可能。虽然这种几率很小,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还是谨慎一点好。

        抱着这样的想法,老板也就跟着他的语气这么说道。这服务员听到他在帮自己说话,于是也有了底气,就说道:“听到了吧,我都说了没有了,刚才跟你们说有,是因为没有看到交班时候的记录,你们要不去别的地方吧……”

        他说这话时语气已经软了不少,可能刚才已经被吓怕了。

        胡乱却不以为然,他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不管怎么说,他是绝对不可能在别人的面前吃哑巴亏的,就说道:“这么没有吗?”

        哪老板和那个服务员一起点了点头,笑吟吟地说道:“要不您以后来,提前先跟我们预定,我们在帮你留房间。”

        服务员说道:“是啊,这样随时来,也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

        胡乱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带着小小和林初雪走了出去,忽然伸出一只手大喊道:“我要开一间房,1000一晚,只要双人床!你们谁有空房?”

        要知道这一条街全部都是宾馆出租旅社之类的,竞争很激烈,经常搞一些大酬宾的价格来揽客。所以比滨海外滩的那些旅馆价格低了一倍不止,像这样的旅馆一天利润能达到五千块钱,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有的生意冷清的,一天有没有两千还另当别论。胡乱出的这一千块钱,就相当于是他们一天五分之一的收入了。他这一嗓子吼出来,立马那些宾馆的老板纷沓而至。纷纷拉着他的手,跟他介绍我这里的房间有多好多好,有多么的经济实惠,适合人居这样。

        保管他住进来,就想自己家一样温馨舒适。

        胡乱心说如果要真像自己的家,可能把你们这一条街都卖了,都没有不值他们家的一个后花园。所以也就是淡淡地一笑,可是他出的这个价,可让刚才的那个老板不爽了,他本来是想配合着这个服务员送走一个瘟神的,哪想到竟然送走了一个财神。

        这是他万万不干的,这服务员听到他说那话,也听的目瞪口呆,心说他前一秒不还是连两百三十都拿不出来的穷逼吗,怎么会一会儿就出一千块一间房,这要是落在自己的头上,不得抽他个五六百块钱的水钱,心理立马就后悔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赶了过去,巴在他跟前,跟胡乱说道:“诶,先生,您刚才不是说要住我们哪里吗,我们哪里正好空出了几间双人床,都是豪华装修的,您来我们这边吧。”

        那几个围着他们旁边的那些宾馆老板,却有点不乐意了,他们本来就是竞争的行家,而且看到胡乱是从这里走出来的,就不客气地跟他说道:“凭什么住你哪里,刚才这老板就是从你哪儿走出来的,说明对你的那点破地方一点儿都不满意!”

        “对啊对啊,你不要在把老板拉倒你这破地方去了。”

        周围的那些宾馆老板开始七嘴八舌的抢起生意来了。这时,哪服务员却在最不该开口的时候开了口说道:“老板,我刚才说错了话,你不要建议,我们哪里新旧装修都有,你要不还是去我们哪里住吧,他们哪里都不是给人住的。”

        胡乱看着他冷冷地笑了一下,心说你这话可是把什么都说出来,典型的狗眼看人低,自己没钱的时候,就巴不得把他赶走,有钱的时候却又想着攀岩付势,典型的小人心理。

        这老板听这服务员这么说,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向他狠狠地瞪了一眼:“你他妈怎么这么不会做人,你要跟他这么说,不是摆明我们刚才在骗他吗?”

        他没想到,因为自己气愤的原因,这句话说出去的时候,已经显得很大声了,周围的人几乎都听到了。当然还有胡乱。那服务员也是被吓的不轻,汗水直流,可是这老板见刚才的谎言已经败露,却越来越气,一脚踢在了那个年轻服务员的身上:“你给老子滚,明天不要再来上班了。”

        这么大的威势一下子把这年轻的服务员给吓歇菜了。倒在地上就晕了过去,胡乱也没有再理这两位活宝,挑了一位服务态度好的大娘,就跟她走了。

        三人一起进了旅馆以后,还是少不了被这位适才客客气气的大妈的调侃眼光审度一番,毕竟这年头,有一个男人带两个女人来开房的也是少见。

        林初雪似乎看到了哪大娘调笑的意思,一张小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一样,但是又百口莫辩,站在哪里直捏裙子,也不敢做声。而这个土生土长的小小,却对于这样的情况,还是有应对的方法,用当地的方言跟大娘说道:“您别误会,我只是带两个朋友一起来旅游的。”

        哪大娘显然也不想多事,反正只要你把预期的房费给交了就行。胡乱这时才想到,刚才装逼不顾后果,结果多付了六百块钱,也是有点儿蛋疼,自己那笔入账的钱,又不准备花的,这下反而又进去了一千块,不知道怎么填补。

        却听那大娘说道:“这位老板你要什么房间,我们这什么都有,要不给您开一间情侣间大房,原价588的,您也吃不了多少亏。”

        这句话明显把刚才小小对她的解释当成了耳旁风,两个女人兀自在一旁羞红的脸。胡乱叹了口气,竟然自己说出去的话,那总不能不作数吧,所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不能言而无信,就只好向他点了点头。

        大娘说道:“那行,老板你先交钱吧。押金就不用了,我信得过,明天中午之前退房就行。”

        胡乱说道:“能给你转支付宝么?”

        这大娘一辈子在这贫民村守着祖屋,最后才听人家的建议改装成了一家旅社,对外界的网络信息社会接触的极少,没有多少见识。现在用的手机,还是几年前的按键手机呢,那会什么网银支付宝之类的。

        就说道:“我们这儿只收现金。”

        胡乱一想这可麻烦了,他身上只有卡里有钱,现金还不到三百呢,可是刚才夸下的海口,怎么着也要给个台阶下啊。就说道:“噢,我身上的现金恐怕没有带多少,只有卡,你们这里能刷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