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杀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5本章字数:3074字

        第八十一章杀意

        胡乱笑了笑说道:“她不是说我们妨碍了她生意了吗,现在我们就偏偏妨碍一下试试,你看她报警说什么?告我乱丢垃圾?”这句话说的嚣张已经到了极点,把这五百万真正的视如粪土的放在地上,而且还撺掇着这旅馆的老板娘去报警。

        这老板娘气的肝都颤了,心说我要是不今天拿你个两叠钱当医药费,你当我白活了这么多年吗?说着,就一下扑了过去,边向钱扑边说道:“你不收我帮你收!”

        本来想着趁乱捡点钱在自己口袋的,可是这次却还同上次一样,手还没有摸到钱,身上七八处就莫名其妙的被打中了。这次可没有上一次小惩大诫了,这老板娘被打顿时在地上动弹不得,说什么也不敢上前去拿钱了,吓得她直叫娘。

        在哪里不停的喊:“哎哟,哎哟你别杀我哟~”

        让周围的那些人都以为这货发了神经,在地上耍泼闹街呢,都没有管她,反而对她指指点点的,根本不知道她被打中了,只是以为她还在和这些有钱人胡乱。

        他们虽然没有钱,但是好在心中的正义感都是天生的,不会违背。而且在这么多人的场合,权衡心更重了一点,就算想要站这群人的便宜,也不会在现在就站出来。

        何况在这种千夫所指的境地之中,也没人敢上前去拿一点两点钱。胡乱心想钱不露白,是不能把这些钱放在这里太久,何况已经把这个老板给教训了一顿,出了一口气,这也就算了。

        所以就干脆到此为止,放她一马算了,便跟那个像木头的男子,使了一个眼色,两人一起在把钱抬回去。这男子心领神会,似乎也很听胡乱的话,就和他一起把这些钱一次一次又抬了上去。

        期间林初雪和小小也过来帮忙,其他围观的人,自然也有那种想贪便宜的。跃跃欲试的想要上前抢一票走人,尤其是街角的一众闻讯赶来的流氓,更是对这钱觊觎的不行。

        就恨不得他们把这钱装进车里,然后把车钥匙给他们,让他们把钱给运走。这样还省去了他们的力气,一个为头的刀疤脸,看到他们一波一波往上抬钱,顿时觉得口干舌燥的,暗暗地从裤袋里拿出了一把匕首,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个小弟。

        那小弟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既然大哥要干一票,那他就在后面就行了,这么想着,两人也是摩拳擦掌,一步一步往前面慢慢靠近着。这个刀疤脸攥着的匕首,手心都开始出汗了,变得非常的打滑,他不停的张开五指,抹来抹去,试图让武器拿的更顺手一点。

        那小弟虽然手上没有拿什么,但像这样距离的偷袭,他还是很有把握的,反正只要帮他大哥吸引住注意力就可以了。让他上去一刀一个,自己只用当他们眼前晃动的苍蝇就可以了,这么想着就一步一步地走了上去。

        其他的商贩邻居虽然看到了他动了凶念,但碍着他手上有白晃晃的匕首也不敢管,所以也就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慢慢靠近胡乱这一伙人。胡乱他们当然还是没有察觉的,往上慢慢搬着钱,这样的效率说快不块说慢不慢。

        要说这钱,搬运起来,可比砖块麻烦一些,银行码好的另当别论,但要是那种打散了的钱,摊在地上,真是比沙子都要难拿一点,一点也没有吹嘘。

        胡乱这样一把一抓,在往上面一丢,这么三两下下来,手已经有点酸了。更别说林初雪她们了,都累的不行。只有那木头似的男子还在不知疲倦的把钱往上丢送,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

        如果要是今天没有像这么强烈的运动过,胡乱也不至于一下子就累的不行,但是他今天委实经历了太多事,又没有怎么休息,所以体力已经有点儿透支。

        这五百万的纸币砸在地上,少说有个几百公斤,搬动的时候非常废力气,还且还要抓着纸币不让他们散乱。胡乱都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要把这些钱一口气推下来了,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现在想想,真是蛋疼。

        正在他们往车上捡钱的时候,那两个小混混,一个潜伏在胡乱的后面,一个尾随在木头男子的后面,他们的距离就近在咫尺。忽然之间,那刀疤脸的小弟,忽然大喝了一声,攥着拳头就朝木头男子冲了过去。

        木头男子闻声,冷冷地一回头,将指缝中藏有的银针一下子朝他的胸膛中打了进去。瞬间就把他射倒到了地上,翻起了白脸。胡乱也在同一时间听闻到动静,就在那个刀疤脸抽出匕首的一瞬间,拳头犹如猛虎一样迎面轰到了他的面门上。

        这个估计有一百六十来斤的男子,瞬间像一个易拉罐一样,呈抛物线形势掉在了人群之中。

        力气惊人。

        同样属于内家拳的木头男子,刚才通过和胡乱的接触,知道他已经底气虚耗过度,需要养息,才能调整内气。可是他没有想到,胡乱在这么虚弱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一击打出这么大的威力,实在有点霸道。

        自己也不敢对他小看。

        “这也太狠了吧,这两个人………”

        “看来都是两个狠角色……我看这两个混混也是找死,惹什么有钱人嘛,以为自己在穷人窝横一下,就觉得自己是人上人了,真是不要命了!”

        “……”

        围观的群众各有说法,几乎对他们的这两下雷霆出手都给看呆了,他们没有看到过这么狠辣的攻击,几乎就是一下子就让别人爬不起来了。殊不知这两人还是手下留情了,他们要是震动起手来,这两人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胡乱觉得这个人见机很快。竟然在那么一瞬间,就可以从察觉对方的方位,到完成攻击,这需要千锤百炼的训练才能达到的百发百中。但是胡乱现在有点儿担心,就问他道:“诶,你不会把他给射死了吧?”

        这木头男子说道:“不会,我没有下死手,只是把他射气胸了,我们走以后,会有人来救他的。”

        听他说的这么笃定,胡乱才松了一口气,胡乱之前看他朝着的是他的胸口射的,以为打到了他的心脏什么的。总之只要往这个地方打,一般都是致人死地的。所谓失之毫厘差之千里,那地方的死穴实在太多了,就算打中了大动脉也是够呛。

        胡乱听他说的这么有把握。就知道这人像这样的情形不知道遇到几千几百次了,早就对人体熟悉的一清二楚。出手的时候好像玩游戏一样熟能生巧,根本不夹杂着一丝感情,就把对方的生命当做平常的一件训练道具。

        当然了,他的胆气,也来源于他的手段!

        这也许就是高手吧。胡乱算是遇到了一个师父口中使暗器的高手,这种人可不像是内家功或则外加功一样,可是他们的功夫比这两种功夫更加的精细,一出手就要有百分百的把握,不然就会暗杀失败,成为别人的瓮中之鳖。

        而看他的手法,这样的动作已经像是重复过了几千万甚至几亿次,在他手上染的血不知道已经有了多少。短短的这几分钟的时间,胡乱就看得出来,他是一个杀人的机器。

        那张像是面具一样毫无表情的脸上,对人不会有半点的感觉。

        胡乱倒抽了一口凉气,这种人可比武功卓绝的人更为恐怖,武功到了一个境地,就会学会以和为贵,很少在与人争胜。更不会掺杂江湖之中的一些争斗。

        而他不同,武功既厉害,又能在眨眼之中取人性命。如果为那些坏人所用,可能比007还厉害。

        胡乱的怀疑愈加的重了,他搞不懂为什么王瑜的手下会有这样一个冷血的暗器杀手。难道他也是一个危险人物吗,他不是只是说他是一个律师而已吗?

        而这木头男子,却也对胡乱产生了一份好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爆发力这么厉害的拳头。他想到,如果这拳头打到自己的身体,他会不会有疼的感觉。

        不,不会的,他这一辈子都不会被敌人给打中。

        因为在别人打到自己的前一刻,他就已经死了。

        这是一定的。

        但就算如此,自己这种想要与他交手的欲望,也慢慢升了起来,苍白的眼神之中,浮出了一分杀意:“好想杀了他。”

        这么想着,他就从袖子之中突然抽出了一根比他之前取出来的那些银针更长更粗的一根长针,这种武器叫做峨眉刺,是一种近战的暗器,用来打人的要处,一旦击中,势必击杀。

        但就在他取出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电话,他拿起来接听,却是王瑜打来的,他放到耳边,只听到他说:“喂,是天旭吗,你不要动手。”

        这个叫做天旭的木头男子听到这话,才一点点地将峨眉刺收了回去。放进了袖子里,胡乱刚才在身后也感觉到了有一点不对劲,似乎从自己的背后传来了一种凉凉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