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医疗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5本章字数:3074字

        原本是一个铁铮铮的汉子,这一会儿竟然喊起了救命来。那响彻云霄的痛喊声,真是叫的人肝胆俱裂,把在场的人都震慑到了。慕容小小看得浑身虚汗直冒,就劝胡乱道:“算了。”

        胡乱心想这样的成都也够了,就听他的话放了手,然后看了对面那个奄奄一息的杀手一眼问道:“你愿意说了么?”

        这时发现他已经晕了过去,垂着头,口里不住地流口水,连眼球里都溢血了出来,非常恐怖。胡乱看他已经休克了,那就不能回答他的问题了,于是他又砖头向那帮子人看了一眼,说道:“你们还有谁想试一试。”

        这一次,那个呆萌的小弟,又站了出来,伸出手道:“我不想试!”

        “你不想试,你乱举个毛的手,快给大哥道歉,快!鞠躬!”

        那群人完全就看傻了,心想就这么一双手在他的胸膛上这么按一下,就能把他弄的欲仙欲死,黯然消骨。这要是弄在自己身上,那还得了,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尝试哪一种滋味的。

        那几个杀手见到这种惨状,纷纷心内惊寒无比,有一些决心已经开始动摇,心想着要不要告诉他比较好,可是念及自己妻儿老小的安全,又不能说出口。

        可是碍于惧怕,一下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胡乱看他们面有难色,知道他们心中所想,就跟他们说道:“你们要是说出来,我担保你们的家人没事。”

        这些杀手都惊呆了,干他们这一行,其实最怕的就是殃及池鱼,他们自己死了还没什么事,反正出来混的都是要还的,但是一旦牵扯到家人,这一个个杀人放火的硬汉们,就都服软了。

        可是他们这时听到胡乱这么说,还是犹豫不觉,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因为,有一些人都是在耍诈,有可能骗着他们说出来了,然后还是毫不留情的讲他们处决了。

        毕竟他们呆的地方,是最最险恶的江湖。

        在他们的那面黑色领域,没有道义,没有信仰,有的只是沾满血的金钱和利益。

        为了这个,他们什么都肯干。

        是一群丧失了人性的人。

        但是有一个,毕竟还是年轻,听信了胡乱的话,忽然在地上用血水开始写字。

        旁边的杀手看到,一下子打了一下他的手。示意要他不要告诉他们。

        胡乱心说,这个人的心理已经动摇了。

        用不了多时,就会说出来,可是这个碍事的人,也太可恶了。就上去把那个打他的人,一脚给踹到了墙角里,嘭的一声失去了意识。陆双看他下这么狠的手,就问道:“他死了?”

        胡乱说道:“放心,他没死。”

        对于胡乱来说,这些人的确是该死的,为了一点点金钱就去随便伤害人家的性命,而且还觉得是天经地义。这种人,理应被那些受害者的家属给活活嫩死。

        但是,这由不得他这个还活着的人做审判。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事,只是让他们说出来幕后的主使,然后一锅端,仅此而已。

        那个杀人,看到胡乱把那个人踢晕了过去,又回过头来对自己说:“你放心,不会有人在打扰你了,你说吧。”

        那个杀手有点迟疑,但是看到他那么厉害的份上,也觉得如果不说,那么下一脚可能就会踢在他自己身上,要是把自己踢死了,那还好说,万一半死不活,或则他用对付同伴,让他生不如死的那一招,对付自己。

        那就不是滋味了。所以他想了一想,还是在地上写到:“黄……鹤”

        胡乱回过头来问了一下戴总,说道:“这就是你说的那个黄总么?”

        戴导脸色苍白的点了点说道:“恩是的。”

        胡乱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好吧,既然这样,他的动机又是什么了。”

        那个杀手正准备写的时候,旁边他的那个伙伴,忽然一头向他撞了过来,“啪”的一声,两人的头颅相激而烈,顿时血浆四溅。一下子就和那个准备告密的杀手同归于尽了。

        胡乱抹了一把脸上血,心说这个杀手也真是敬业。竟然为了阻止他说出来,竟然把自己的同伴给撞死了,可歌可泣。现在,他们的人是知道了,但是动机却还搞不清楚。

        至于黄鹤为什么会想要突然至他们于死地,他现在根本就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也难怪,胡乱之前把龙哥的底盘给肃清了以后,或许让这个上头的黄鹤给知道,然后想要把他给干掉。

        可是这么一来,事情又说不通,如果是这样,黄鹤和他一人作对,等于说是和军阀大家的魏强作对,毕竟哪一件事他也有参与。所以他认为,事情的动机还远远不止如此。

        他一定要查清事情的真相。

        事情想要解决,不在根源上面找到问题,只会越来越乱!

        不过现在,还是先把这家伙给送去医院吧。当然了,正规医院是不行的,胡乱向他们这一帮子小弟问道:“诶,你们有没有认识的那种没有营业执照,但是医术很好的医生……如果你们戴导就这么被送去了医院,还是枪伤的话……”

        “今天的事情会一下子败露的。”

        他们听到会被警方知道,都有点儿害怕,毕竟他们一个个好汉们都是身上背着案底的,到时候要是被警察指纹起来,翻一下老张,一下子把他们都给送了进去。

        那样对他们是绝对不利的,所以他们也不想则有,最关键的是,戴导要是进局子了,那他们说的合作的事也泡汤了,这些想跟在屁股后面喝一口汤,吃一口肉的人,就更没可能了。

        所以他们,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干的。

        于是就说道:“我认识一个黑市医生,在三环道,挺隐秘的,要不我们把他送去吧。”

        胡乱点了点说:“那好,我们开车去吧。”

        陆双问道:“剩下的两个人怎么办?”她说的是那两个已经被打昏过去的杀手。

        胡乱笑了笑说道:“就留着他们去给那个想要暗杀我们的老总报信吧。”

        这是明目张胆的挑战书!

        慕容小小和陆双,还有身后的哪一众人,都不敢想象这个年轻人居然会有这样的胆识。居然敢和黄总下挑战书,这不是自寻死路么。一些人的i心理,都在腹诽他傻了。

        胡乱才不管这么多,把戴导送上车后,把那些无干的小弟留了下来,就带了一个那个知道黑市医生的呆萌小弟过去,他叫李千,李千人很好,还是大学本科毕业,问他为什么混黑社会了。

        他也只是说被人打怕了,想进来偶尔靠着这个身份泡泡妞。

        说着的时候,他还脸红了,真是一个单纯的小伙子。

        戴导的血把车上的那些钞票都给染红了,车一路急驰,开往黑市医生所在的地方。这段时间,慕容小小手忙脚乱地在哪里给他做着护卫工作,就想让他马上把血给止下来,可是没想到,血没止下来。

        他自己倒是先因为晕血,给昏了过去。

        又让陆双过去照料。

        过了一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那家黑市医生的居所。这里就是一个小区的地下室,地址很隐秘,要是如果没有熟人戴,根本照不进来。那个呆萌小弟李千,前三下重三下的敲了敲铁闸门。

        里面卡啦一声把门打开。出来了一个秃顶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胡乱看着他,他看着李千,咧了咧嘴,向他们瞥了一眼问道:“他们是谁啊。”

        李千介绍道:“是我的一些朋友,我的老大戴导被枪打伤了,你能救救他吗?”

        这个黑医,明显就是那种两眼只认钱的主儿,但他也知道什么活儿能接,什么不能。像这种枪伤一般都是仇杀居多,要是敌人追上门了,搞不好会连他这个医生都给连累。

        那样就得不偿失了。很干脆的就说道:“不医,老子还想过两天太平日子了?!”

        说着,就一下子把铁闸门关了下来,胡乱抢了上去,一只手把急降的闸门的给托了起来,问道:“你医不医!”

        他看到这个人居然单手就把这面重大百来斤的铁门给举了起来,而且还没有手被夹断。心说这货还真有点儿力气,不过这么多年来,他什么凶横的较色都见过了,不在乎这个说道:“你少在我这里耍狠,你知道有多少的黑道大哥,都是来过我这里救治的吗?”

        “我要向他们讨个人情,要你一手一脚都不是问题。”

        他凶狠道。

        胡乱嘿嘿一笑,说道:“这不要紧,你只要把他治好就行了,我怎么样,随便你。”

        这黑医生看他的态度那么轻松,一点都不像是怕他的样子,随便看了一眼,旁边被架起来的戴导的伤势说道:“哼哼,要医他,最少一百万。”

        那个呆萌小弟,李千顿时破口而出道:“一百万,你傻了吧你,这种伤势在医院里取子弹加缝合、医后护理,都用不着几万块钱,你要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