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五章 捕捉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6本章字数:3077字

        他们彼此都不服对方,但是现在利益就摆在自己的眼前,这个时候闹内讧也未免不是时候,总算是有个人肯退让一步了,就说道:“好吧,你上吧。”

        “哼横,这还差不多。”那个人冷笑了一声,就往草垛上面爬了上去,可是还没走几步呢,后面嘭的一枪,他只觉得后背一凉,就什么都不知道,最后哪一个杀手把他拉了下来,狠狠地往他的脸上唾了一口唾沫说道:“跟我斗!”

        反正这里也没有人看得到,他也不必忌讳,就算是黄鹤追问下来,这个人是怎么死的,他也可以把这个屎盆子往胡乱的头上扣,反正都是杀,在他眼里,杀一个跟杀两个也差不多,杀敌对和杀同伙也都一样。

        只要是他的绊脚石没有什么不能马上解决的。他这个人已经完全埋没了最后一丝的人性,为了那点儿钱,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他爬到了草垛之上,正想钻进窗户呢,可是那个窗架太小了,勉强地只能一个头钻进去。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先把局势看清楚再说吧,于是他就把头钻了进去,刚把头钻进去一看,眼睛才刚睁开,就发现有个人在冷冷地看着他,胡乱跟他笑着打了声招呼:“你好啊~”

        接着“嘭”的一拳,把他直接从仓房的上面打掉落在了地上,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就摔晕了过去。胡乱一步一步从货物架上走了下来,心说要是这一次他们不是起了内讧,自己还很难逃脱他们的包围呢。

        如果他们是一个人先进来探查,另一个人拿着枪在旁边候着,自己多半会中了他们的套。可是这两个人为了抢这个功劳,竟然开枪把同伙给杀了,真是可笑而且悲凉。

        不过这也对胡乱的逃脱营造了巨大的机会,现在他面前的危机也总算是解除了,可是问题是,他现在可没有完全的脱困,因为他还要赶到另一条路的办公厅去,那才是关押林初雪的地方。

        这就有点儿麻烦了,毕竟这个地方防守森严,且都是带枪的,他们说不定只要一看到异常就会开枪,这一次就不能用现在的这一招,再诈降一次了,看来只能伪装了。

        他出了仓门,慢慢地把那个摔在地上的老兄,把他的衣服给除去了,然后便将自己的衣服也换了下来,整个过程很快,他可不能让人在这个时候注意到。

        等换好衣服后,又把他自己的两把手枪放在了自己的腰带上,跟着地上横七竖八歪躺着的几个杀手说道:“这只是先寄存在你们这里的。”

        然后便把他们几个人都给搬进了仓房。当把他们都运送进仓房之后,胡乱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苏醒,所以就把他们藏在了草垛里,这样可以为他的行迹拖延一点儿时间。

        反正现在肯定不能顺着他们的思路,去走左边的那一条道儿,哪里肯定会有人在埋伏自己。既然陆路不好走,那就往水路行吧。于是乎他就向港口那边走了过去,港口这边也有很多的工作人员,不少还是军区里的干部。

        但他们看着胡乱都对他客客气气的,可能是因为他们以为胡乱是黄鹤近协的原因。这也难怪,这些人都是靠着黄鹤来混口饭吃的,要是能打通他保镖的这条关系,以后有什么事情,让他们先放放口风,这样也好知道黄鹤这个人的性情。

        说不定那一天,他的无名火怪罪到了自己的头上来,那还有逃生的余地呢?

        要说黄鹤这个人,真是一个咬死人不放的疯狗,上次在酒桌上面有一个人说了他的坏话,不过是酒后胡言而已,后来呢,他想尽办法把他全家老小赶到了公海上,就那么给害了,不过是一句话而已……

        而且这个人还是他近几年来的合作伙伴,他都能下的去这么样的死手。何况他们,不过是他外围吃他一点闲饭,走一走关系的跑腿儿罢了。

        所以他们一方面在和黄鹤合作,一方面却无时无刻在防范着他。生怕他有一天会向自己下手。

        胡乱走到这里看到他们都对自己客气,自己也跟他们点点头,不过不能过于表露自己的情感,要是他们上来交流的话,容易露陷。走到了港口,这个地方有一个控制中心,还有码头的一些工作人员,负责检查这里过往的船只。

        胡乱可不想进控制中心,因为这个地方可以最快的和黄鹤联系到,如果他知道了自己在这里,而且平安无恙,很可能会随时把林初雪和慕容小小撕票。

        他迳庭地往码头哪里走了过去,码头那边的人手头上都忙于工作,所以也没有人管他,这个时候正好有一辆船靠泊在港口上。那些工作人员刚想检查,胡乱就走上去指着一问:“这船上装的是什么?”

        那些工作人员看他的服装,就知道是从黄鹤手底下派来的人,纷纷过来准备和他笼络一下关系,就抢着说道:“这上面装的啊,都是黄总指定要的东西,全部都装好了,等一下就等黄总过来亲自点货了,你是黄总派来先看一下的吗?”

        胡乱看到那个像包工头的角色,就顺着他的意向点了点头说道:“嗯。”

        “那您过来跟我们一起看看吧。”这个包工头说道,他知道黄鹤为人一向多疑,万一这个货物没有经过他的手亲自点过,搞不好他就会怀疑有人在这批货上动了手脚,或则私藏了一批,这可是他们承担不起的死罪。

        所以最好有个人过来看着他们卸货,这样有他的人在旁边做个见证,自己撇清的几率也大上许多。胡乱就跟着包工头一起走上了船坞,接着从一个单板桥上走上了船,说实话,这些人对待胡乱还真是一个个恭敬的不成样子,这也能看出来,他们平时对那个黄鹤到底有多么畏惧。

        胡乱跟着这个包工头,一直走到船只后面的一个仓库,然后包工头,命令船上的水手把船门打开,打开了以后,便使了一个眼色,让周围的人走开,就让胡乱和自己一起进去。

        里面装置的全部都是那些木质的箱子,一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鱼腥味道,令胡乱微微感觉到了一点儿不适。这个包工头领着胡乱走了进来,用手上的一个匕首揭开了箱盖。

        胡乱一看,什么嘛,原来只是一条海鱼而已,胡乱原本以为是什么珍贵的走私器材呢。就问道:“就这了?”

        那个人说道:“当然不是咯。”说着就用匕首挑开了这条海鱼的肚子,只见里面包裹着一个透明的袋子,袋子里面大大小小的药丸大概有上百粒。

        胡乱咕噜咽了一口唾沫,脑子里想到:“毒品。”表面上他还是不动声色的站在哪里,他原本想到这样就算完了,却没想到这个时候,包工头翻开了底下的一层暗箱,里面还装着一把崭新的手枪。

        “枪火……”

        胡乱心说怪不得这个黄鹤能够称为整个滨海市的一方霸主,原来是靠这两件东西祸国殃民的啊。这个船上少说也有七八吨的这样的毒品,要是流传下去,不知道会让多少人家破人亡。

        而这些军火,分派到了黄鹤手下那些人的手里,肯定会又将他们的势力给扩大,到时候一旦发展起来,很难收拾。胡乱心说,一个小小的滨海市,是不可能每一天都进这么多的军火毒品的,多半是已经预购很久了,胡乱看了那个包工头一眼。

        冷冷地问道:“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那个包工头随即一愣说道:“这不是黄总要的么,特地从铁三角那边拉回来的,嘿嘿嘿嘿,这一次我们黄总可算是下了血本,要是这波货走出去了,不知道能落到多少好处噢。”

        胡乱冷笑了一声,的故弄玄虚地又重复问了一次:“我再问你一次,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让他们心头为之一紧,幸亏他的反应快反应了过来,这个黄鹤一向生性多疑,这件事情牵连的人本来就多,而且大多是市级以上的高管,他肯定不想其他多的人知道,虽然这个包工头从头至尾都在忙活这件事。

        也很想从这批货手里拿出一部分应该属于他的钱。不过现在还是保命最为重要,他就说道:“厄……这个我不知道,您怎么说怎么是吧。”

        胡乱听他这么说道,笑了笑说道:“很好。”随即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们把船开到西头的办公厅哪里,给黄总亲自检阅吧。”

        这个包工头心想什么,竟然要他把这艘船在开去那边,这玩的是什么名堂,黄总不是一早说好,不管是什么货物,都先要放到这个港口先检阅的吗?

        现在这个人却要自己把船开到西头去。不过他毕竟是黄鹤内部的人,自己也不好多问,不过心中已经是疑窦丛生,已经开始有点儿怀疑起了胡乱。但是具体地还没有表现出来,就说道:“那好吧,我去找船长开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