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八章 功效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6本章字数:3048字

        这两百个人多少能够发挥一点儿功效。这样等会,就算打起来,离黄鹤的领地也近一些,可以很快的威胁到他,想到这里。他们都默默地点了点头,觉得胡乱的话有迹可循。

        于是乎,他们就听从胡乱的话,开始照办了。首先,他们先把船的缆绳还有船锚给起了开,先开出去了一段距离。那些岸上控制中心的人看到船开出去了一段距离,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用对讲机问这个项目主管的包工头。

        包工头自然有意的跟他们撒谎道:“没事,我们先去西头那边给黄总过过目,等一会儿就过来。”

        他们就信了,毕竟他们只是在底下打工的,像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也不好多问,要知道,要是知道的越多,就相当于越容易引火上身,像这样赔本的买卖他们是不做的。等船开出去了一段水路后。

        这船长在叫胡乱一起走上了甲班,船长用他的拐杖在被海水腐蚀的有些褐色的甲班上说道:“大家出来一下。”

        这个船长也真是威严,不过轻轻地说了一句。顿时互相传告,囔声冲天,不一会儿,甲班上面就集齐了所有的水手。但是有道是,危险的事情,不要全盘的告诉你的下属,否则他们可能就会为了保命,而要你的命。

        所以胡乱不打算让这些人全部知道,而是,让他们听从自己的命令而已。他之前就跟船长商量好了一番说辞,现在也只是让船长照搬而已,这个船长就说道:“大家静一下,今天大家上岸了,想必也都是很开心,但是希望大家先把庆祝的热情放在一边……”

        “先为我来办一件事,这个小兄弟……”船长说着,就拍了拍胡乱的肩膀说道:“是我的一个远房亲戚,前几年是水军的一个少校,后来因为军队里出了一点事情退伍了,所以现在开始,他就在船上,跟我们是自己人了!”

        那群人听到军队里的人要来,都是欢呼雀跃,说道:“好!!只要有我们一口饭吃,就饿不着他。”

        “你拉倒把你,人家是个少校,您呢,顶多是一个水手油子而已,有什么资格跟人家分一块肉?”

        “厄……反正就是热烈欢迎就是了,大家也知道,我手上的风湿也是越来越严重了,反正这一趟的货已经运到了,所以我就准备给自己开个小差,啊哈哈啊哈哈~~让我自己这把老骨头也休息几天,不过呢,这几天我会让我侄子代为管理。”

        “大家等一会儿,听他的就行了。有没有意见?”船长振臂高呼道。

        这群人心想反正不是让这个小白脸当船长,听他吆喝几天,换换口味也不错。就都说道:“没意见。”可是到底服不服,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胡乱心说等一下要是要把他们都调动起来,必须先要巧立名目一下。

        也只好把他在燕京那一套收买人心的方法拿了出来,跟大家说道:“各位大哥大姐们,大家好,我呢。叫胡乱,不过是你们的一个后生小子,论在水上漂泊的日子,可能还没有你们度假的多,所以这些日子,清大家多多指教,我胡乱在这里谢过了。”

        “如果我有什么做不好的地方,也青大家多多提携,我会注意的,另外,我给大家准备了一点儿小礼物。不多,每人一万块钱,当时我的一个见面礼,希望大家收下。”

        他说的这番话,顿时让船上的一众人,都瞠目结舌。他们没想到这种正规水军出来的少校,会对他们这种水兵痞子谦虚到这个程度。按他们想象中的那种和军校中的校级军官,应该是十分对立的才对,他嫌自己太邋遢、站没站样,坐没坐样。

        自己嫌他太干硬,不够油滑%……可是看这人不但是一表人才,而且说话很客气,很是对他们的胃口,关键的是有奖金啊,他们一年到头在水上漂泊,为的不就是那点儿钱吗?一万的奖金,可对这群人的眼中是个大数目了。

        这个人一上来,二话没说就要给他们一万的奖金。这可比他们原来的船长大方多了啊,如果他之后也是这么大方的话,那么他们也不建议,这个船上的主人更替一下……

        可是话虽这么说,他们对这一位新上任的替补船长还是有一点儿疑惑的,毕竟新官上任,也不知道之后会不会对他们为难,这也是另外一码事,现在就看到这艘船不明不白的就开了起来,也不知道要开区哪里,有一个不是去的水手就问道:“我们这串是要开去哪里的?”

        胡乱说道:“这船要开去西头,给你们的老板检阅一下,这样我们才能把后期的未款给结了。”

        听到胡乱这么说,他们的心中也稍感欣慰,毕竟在这里来的人都是为了要钱,谁会在意这几天是谁管着他们,只要不过分的剥削,那就行了。

        胡乱跟他们说道:“等一下我会尽可能的为大家争取到你们应得的利益,但是大家等一会也要配合我,可以吗?”

        他们当然齐声说好咯,这种抢钱的事情,肯定都是一拥而上的,谁也不希望自己卖命来的那点儿薪资,被人抽的七七八八。所以听到胡乱这么说,他们也是很高兴,心说刚来的这位主,倒是挺体察民情的,既然会为他们着想。

        一般在那个老船长手里,多少会过一点油水。但是这个人居然要为他们多争取一点,而且还是明码实价的说出来了。这也就代表着到时候在他们手上的钱肯定要多一点了,这样的话,他们也就更加拥戴胡乱了。

        纷纷都说这位新代领的船长人品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没有一上来,就新官上任三把火,把他们扁的一文不值。毕竟他们是海上走雨走浪的水手,对于这些钱的事情,也不是斤斤计较,他们在这一行里也属于是高薪阶层了。

        少一两千几百来说对他们不算什么,可是如果长期以往,却会对他们的生活有所影响了。而且他们这一行,又不是正规的水军,没有两险一金,所以额外的那些奖金对他们来说就相对于是零用钱一样,可以自由花费。

        这些跑船的人,那个不是想多拿一点钱回家,或则供养父母或则给妻儿老小,自己身上也用不着多的钱,每个月留下来的那千八百也完全去买酒买肉了,手上有钱的感觉,在他们的这些日子里,可占得不多。

        可是现在他们却可以额外得到多余的酬金,这就代表他们的手上有闲钱可以挥霍了,这些男人虽然不是很在乎钱,但是也不至于嫌弃钱。有钱在身上总是一桩好事,所以也都一个个欢呼雀跃,拥戴这个新上任的水官,甚至有不少人,趋炎附势的想上来当一波狗腿子。

        胡乱只是笑了笑,跟他们最后说了一句,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和船长还有那个包工头,又回到了船箱当中,话不能说的太多,适可而止是最好的,免得多言数穷。

        一旦话说多了,这个话语的成分,未免会大大打折。何况是那些新上任的官员,尤其是要少说话多办事,这样才能赢得别人的信任,信任在这群每天风力拉UI雨里去的水手心目中尤为重要。

        钞票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时之用,但是他们更想的是要一位自己信得过的老船长,能够代领他们一起发家致富,这才是真的,要是缺乏经验的那些人来当他们的领头,那他们才不干呢,这一行的风险本来就大,还要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嫩头青。

        他要是一个指挥不当,把这船给触礁了,或则发生了别的什么事情,还不是得跟着他一起死。所以有些人对胡乱还是有所观察的,不过听到他只是这几天零时带领这艘船的,这才放心了,否则要他们拿那一万块钱,去换一个经验丰富的老船长他们是绝对不干的。

        一个航海经验丰富的老船长,可比那些有钱的富少可重要的多。在关键的时候,甚至迷航,他们都能凭借自己过硬的经验,逃脱危机,可是有钱人,无非是能够给他们一笔价值颇丰的佣金罢了,并不能在他们有生命危险的时候,给予关键的帮助。

        这些有一些经验老道的水手也并不反感胡乱,毕竟他说不定只是想出出风头而已,在这艘船上装装老大什么的,只要这几天过去,他们认为事情就会恢复的像往常一样,老船长再度回来,买卖还会进行下去,一切都不会有什么不同……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世道已经变了……

        四个人挤在这么一间窄小的船长间当中,焦头烂额,要说他们也是那种刀口舔血铁铮铮的汉子,犯不着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犯难,可这次的事件,可不是击退以前的那些海盗那么简单,有几次他们在太平洋上,遇上了索马里一带的海上劫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