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 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6本章字数:3288字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两分钟后,胡乱被带到了黄鹤的办公厅之中。这个时候,办公厅里还没有什么人。这几个人等了一会儿,那个黄鹤的秘书才帮忙接通黄鹤的电话,要他们在这里稍等一会儿,黄鹤马上就来。

        过了一阵儿,一阵砰砰砰,别有气派的脚步上,塌了上来。就黄鹤一个人,他看到胡乱被几个人用枪指着头,坐在椅子上面。

        开心的笑了。

        “你来了啊。”

        胡乱笑道:“既然你叫我来的,我怎么能不给你这个面子呢?”

        黄鹤拍手道:“好,够胆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是条汉子。”

        胡乱问道:“少说废话,林初雪和慕容小小呢……”

        “她们呀,你还管的着么?”黄鹤打趣的说道,翘着二郎腿,一下子坐在了沙发之上。看上去完全是一副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样子。

        胡乱冷笑了一声:“你以为就这几个人,就能把我控制住么,笑话。”

        “什么?!”

        正讶异的时候,胡乱忽然一低头,手像是苍蝇拍一样,唰唰唰几下,电光火石之间把他们指着胡乱的枪全部都拍掉了,这也无怪他们疏忽大意,谁会想到,一个被自己用枪指住头的人还会玩命的跟他们反水啊,这只有疯子才能做出的事情。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疯子总是做出人意料的事情,而天才只做意料之中的事情。这全部都是他已经想好的事情罢了,这几个人本来也不是那种刚刚拿枪几天的等闲之辈,但是捏枪的手,在这么一拍之下,竟然被震的虎口发麻。

        整个手被打的生疼。他们也难以想象胡乱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但这还没有宛,就当他们要全部向胡乱一窝蜂的扑过去的时候。胡乱“啪啪啪”几声,一拳一个把他们打在了地上,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和胡乱玩近战简直是找死。

        他的寸劲,就算是六百磅的拳力也能在一秒之中连发五拳左右。何况这一次他是积攒着愤怒而来。

        从来没有人,能对他的女人动手,从来没有……

        这几个人没几下就被胡乱给收拾了,情形忽然逆转了过来,胡乱一步一步地向黄鹤走了过去。黄鹤看他把这几个人打倒了,也有点儿害怕的拿出自己的枪来,指着胡乱说道:“你想干嘛,想造反不成,你可别忘了,那两个女人现在还在我的手上呢。”

        胡乱看他拿出枪来,不但不怕,反而一步一步地逼近了过去,这让黄鹤乱了分寸,一下子扣动了扳机,“嘭”的一声,子弹向胡乱射了过去。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胡乱以现在的功底虽然在枪林弹雨的情况下,有可能躲避不及。

        但是在这种,弹道轨迹明显呈直线的局势下,却是游刃有余的。他全程都在观察黄鹤的肩膀和手腕的活动,看他们是不是会轻轻地移动,一旦稍有动作,胡乱早就在射出子弹之前躲开了,怎么会给他机会呢?

        “嘭嘭嘭!”

        又是几枪,胡乱凭借过人的身份,躲了开。连续的击打之下,把厅堂里的家具摆设,打的满屋子乱飞,黄鹤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看一下没有把打死,一个慌乱,就把手上的子弹给全部打了出去。

        但是无一例外,全部都没有打中到胡乱的身上。胡乱从地上一个鹞子翻身又跳了起来,又冷冷地向他一步步地走了过来说道:“我再问你一遍,林初雪他们在哪儿?”

        黄鹤自然不会这么容易轻易妥协,虽然他现在的情况在一个骑虎难下的境地。但作为叱咤风云的滨海老大,见过的场面,也是多不胜数。打这种危机牌,生死局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冷笑了一声说道:“呵呵,你问我?”

        胡乱没有功夫和他白扯,现在只要晚一秒中,林初雪她们就会有危险,更何况黄鹤的后援随时会到,怎么可能在这里和他拉长道短。一下子把他的椅子,快推到了地上,又扯住,不让他掉下去,恶狠狠地瞪着他说道:“如果不说,我就自己去找。”

        “但你这条命……”

        话没说完,一个拳头猛地向他打了过去,拳声的呼啸像是雷鸣一样灌入了黄鹤的耳朵里。让他一下子闭上了眼睛,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威慑不起作用,他的眼睛一转说道:“她们两个,可以告诉你下落,不过你现在这样,你觉得我有可能说出来吗?”

        胡乱轻笑了一声,把他拉了起来,说道:“说,可以留你不死。”

        这句话,显然完全就已经反客为主了,硬生生地气势盖过了黄鹤,他说道:“那好,既然你想救出那两个小丫头。可是要按照我的归于来?”

        胡乱心理就笑了,心说你现在都在我的手上了,还按照你的规矩,不是在搞笑么,不过胡乱看他似乎没有开玩笑的样子,就还是饶有兴趣的问道:“什么规矩?”

        黄鹤说道:“很简单,你永远离开滨海。”

        胡乱没想到他会开出这样的条件,觉得有些意外,自己按道理来说和他应该没有什么过节才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一出手就要置于死地。就问道:“我碍着你什么事了?”

        黄鹤把手一摊开说道:“你看看,从你进来的那一秒钟,我这样的情况,就已经不受控制了,如果你在呆在滨海,你觉得我坐下的龙头椅会稳吗?”

        胡乱心说说的对,从他到滨海没多久,贫民村,外滩、龙哥的夜天下,全部被他推翻一新了,他自然感到的前所未有的威胁,如果在这么下去的话,他的这个位置想必也会不稳,和胡乱意料中的有些相像,不过他也不是那么轻易妥协的人就说道:“你就是为了要赶我走?”

        “才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的吗?”

        黄鹤笑了笑说道:“你想呢?”

        胡乱点头道:“看来真的是这么一回事。”

        “但是,我的性格一向是我行我素惯了,没有听从别人的调遣的习惯。而且,你还胆敢威胁我!!”他最后这一句话沉着声音说出来的时候,就感觉是一只龙虎在低哮一样,十分可怕。

        连黄鹤这个见过大场面的人,汗毛都树立了起来。胡乱一下子扼住了他的脖子,让他的气都穿不过来,青筋直冒,说道:“走,带我去找她们。”

        胡乱用的劲道极为巧妙,虽然把他的整个人都扼在半空之中,但是用两指顶住了他的下颚,令他全身的重量不至于会压住气管,这样他就不会窒息,而且还有说话的余地。

        黄鹤痛苦的挤出了几个气音来说道:“不可能……杀了我,你也不可能活!”

        胡乱哈哈一笑,说道:“你以为就你那点声势能做成什么事情。给你看看吧。”说着,他就把黄鹤拖到了落地窗那边,正对着那边的码头,胡乱用另一只手掏出电话来,给船长那边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船长吗,我现在已经跟黄鹤谈好了,你们现在只需要站出来举手表决,说要退出就可以了。”胡乱说道。

        那边的船长将信将疑问道:“他真的不再为难我们了吗?我们有什么理由可以相信?”

        胡乱说道:“那我让他给你们一个口信。”

        胡乱跟船长通话的这些语气都被压的很低,而且一个劲挣扎的黄鹤根本没空去听他讲的这些话。胡乱现在把他放了下来,跟他说道:“你只要我走出滨海这个地方,你就不会再为难我了吗?”

        黄鹤现在被卡的哈喇子都从口里留了下来,两只眼睛涨的通红,他听胡乱这么说,似乎是要放了他的样子,当然将计就计的就说道:“不为难,只要你走了,什么都好说。”

        胡乱听他说完,就又把他给举了起来。让他不能在继续说话,不过黄鹤的这句话已经一字不漏的传入了船长的耳朵里。那个船长这么一听,事情果然是这样的,就沉声道:“那好吧。”

        于是他挥了挥手,向甲班上的船员大喝了一声:“都举起手来!”

        于是乎甲班上的船员听到老船长的这一声吆喝,自然听命无比,一个个都举起手来,十分整齐有序。胡乱看到那边几百个人人头攒动的把手举了起来,知道这件事已经成了一半,就把黄鹤的脸贴到了窗户上面去说道:“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人。”

        “现在他们都听命于我了,这船上有什么东西,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胡乱一字一句的说道。

        黄鹤看到窗外的情景,心理气急攻心,心说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能够背叛自己呢,而且这船长的东西,可是他多年积攒下来的重要物资啊。有了这些东西,别说是滨海,就算是南亚三省,以后也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而现在自己苦心经营了几年的港口贸易,就是为了这一刻,结果呢,竟然让胡乱这个家伙给掌控了,他要是一声令下,把这些东西全部丢到水里,那自己可就算是彻底的完了啊。

        别说是林初雪和慕容小小了。就这船上放着的东西,可以买下半个滨海市的企业了。这对他来说,是绝对不值的。纵使刚才他的性命在胡乱的手里,他也没有这么慌,可是现在,他却是开始慌了,因为这个东西,把住了他的命要。

        而且不光是他的损失,这批货要是丢了,他的一些合作人,也会怪罪下来,和他合作的那些人,他可都是吃罪不起的,要是他们怪罪下来,自己就算想要抵抗也是非常的艰难,所以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十分艰难的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