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井水不犯河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7本章字数:3127字

        这句话说的算是给他们挽回了一点儿微不足道的面子,似乎就像是公平交易一样,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其实还是非常的额我先的,要是接管下来了那艘船,就等于说是和黄鹤公开的作对。

        虽然这艘船会给他们带来不菲的价值,但是他们害怕,就算这笔钱可以赚到自己的口袋里,也怕自己没有命在亲自的花出去。这就是他们所顾虑的。

        当然了要是在这个时候就把黄鹤除掉的话,那么情况或许会好一点,毕竟要是黄鹤死了的话,这件事情就无从问起了,而且死无对证,就算有人要追究,他们也早就跑到北美的那个地方风流快活去了,在向当地的政府申请一张避难绿卡。

        一切都OK。

        那么对他们来说,才是真正的解脱。而且以这么一大批的军火,去换取下半生的安枕无忧,对他们来说,是绝对值的的,或许这批货物,能够成为他们人生的转折点也说不定。

        可别小看了船上的军火还有卡罗因,这些东西可是价值三十亿以上的,更别说其中航运线还有国家交界的打点还有贿赂了,更是物机器数,要不然黄鹤也不可能花了十年,才能够打通这条线。

        虽然可能在这单生意做成以后,黄鹤就会源源不断的禁运军火还有这些白色的粉末小可爱,但是现在,只要这批货一旦损失了。像这种国际级别的卖家肯定会和他们毁约的。

        坚决不会在给黄鹤所在的国家卖一个枪子。毕竟像他们这种国际的军火贩来说,要是卖在开战、或则内乱的国家,那就是像是廉价的雨衣一样,没有任何人会管你,而且没有任何的问题。

        甚至说,他们会把你当做雪中送炭的国家英雄一样,以为你是他们的救世主,尽管你还把你的武器卖给他们的敌人,但是这都没有关系,凡是没有进入联合国的边地国家。

        枪支枪械就像是牙刷一样成为了他们的日常用品。可是像中华这种发展性国家那就远远不同了,这种国家,要是知道了有这么大笔的俊红交易。

        而且还不是中央亲自签署的,那问题就大了去了。甚至说是牵扯到国际事件,到时候一旦东窗事发了,不但是本地国这边的贸易线要全部的断掉。

        而且CIA那边还会找他们的麻烦。所以他们是绝对不会跟那种搞砸生意的冒失鬼继续合作的。

        这批生意一旦出现了差错的话,想必黄鹤卖家那边也会相仿设防的回收这批货物,到时候自然会莅临滨海来,又掀起一阵子的腥风血雨。而且只要等黄鹤一死。

        滨海这边马上会发生大洗牌的状况,又成为一个紊乱的局面,类似于春秋战国那样,百家争鸣,像滨海这块肥肉不是谁都有心放过的。尤其是黄鹤手下跟他一样狼虎之心的家伙们。

        势必在他死去的第一天就会把滨海搅得一团糟。

        至少在一个星期之内,没有人会来得及追查胡乱的死因还有他们的去向。这些时间就足够他们在其他国家安定下来了,只要把这批货给卖出去,那他们三个人还不是直接就平步青云了?

        像在这种人手上既要干那种又脏又累的伙事,搞不好还会被他一个不爽给干掉,实在是太划不来了,想到这里,他们的心中也多少有点儿安慰。

        虽然这次的条件,对于他们来说风险太过于沉重,最坏的情况就是什么都没有,而且还要把一家老小的性命给搭进去,但是最好的情况,事实上,也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甚至不用费吹灰之力,就可以坐拥一大笔的财富。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按照他们设想的那么顺利的话。

        那么冒这种程度的风险,还是非常的值的的。

        当胡乱说出了那句话以后,他们心想自己现在还没有什么跟胡乱讨价还价的条件,于是就点了点头答应了。两个人应声跟在了胡乱的后面,而这个时候,在胡乱退出房间之前,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那个还拿着枪的领队。

        这两个人的心中虽然有点儿不服胡乱,但是到现在为止,也只能听从他们领队的吩咐。要不然的话,他们自己的心中也没有个主义。当他们走到胡乱之前的时候。胡乱示意让他们快点儿走,同时枪口还在指在那个领队的身上。

        虽然这两个人要是近战的话,对胡乱的威胁一点儿都不大,但是他也不能这样完全没有任何的戒备。事实上,就算他们两个人,胡乱在一瞬间就可以将其摆平,他也会尽量避免这场冲突,毕竟那个领队要是趁着他分神的时候。

        忽然杀一级回马枪,那可是不好受的事情了,他可不想要让事情演变成这样。这两个人心中虽然不服,单丝对于他们领队的话还是言听计从的,就算是走到了胡乱的身边也没有动手,这多多少少给胡乱了一点儿安全感。

        但他知道事情不会就这么过去的,他临出门前,看到领队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心理这才放下心来,于是又出口问了一句:“你狠的下心吧?”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在询问他,到底有没有勇气把他们的老板黄鹤给解决了,以免后顾之忧。这个时候,他们的领队自然是不能说什么的,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会解决的。”

        屋内的黄鹤听到了门外面没有了任何的动静,这个时候开始慌了,他原本预想着是听到外面的人打起来的,然后他在叫人来,坐收渔翁之利。可是这下倒好,他倒是不明白,什么叫做他会解决的。

        难道他们两方真的做起了交易了吗,这可把黄鹤气的不清,他一直在门口不断的叫骂,耳畔之中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他们说什么,救人、解决之类的,期间胡乱还敲了几下他的门。

        但是他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别有所图不成,就在胡乱走了没多久,黄鹤本想贴着门槛听个明白的,这个时候,就听到从锁门的地方,传来了两声枪响……

        “嘭嘭。”

        尽管现在的形势已经确定了下来,但是胡乱多少还是有点儿不能放心,毕竟他后面跟着的可不是两个等闲之辈的小流氓而已,而是两个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要是他们对自己有什么打算的话,那么这么个窄小的空间,还是很容易二打一的。

        可是胡乱自然也不是那种平凡之辈,一旦他们出手的话,那么胡乱也会毫不客气的,一个个把他们丢下楼梯的。只是如果没有他们的话,就没有人来引路了,这确实是有点儿麻烦。

        最好现在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这两个人在上楼梯的时候都表现的噤若寒蝉,明显不想和胡乱多说什么话,平常在后面拿枪指着别人的角色,通常是他们,可是这一次却有一点儿角色互换。

        确实是让他们有一点儿郁闷。幸好胡乱没有在后面拿枪催促着他们快走,要不然像他们这种脾气,是一定会翻脸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现在,他们也就只能乖乖的听命了。

        虽然他们的心中的确是有一点儿不满,但是对于这个能够只身闯进水厂的这个家伙,还是很佩服的,毕竟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早在这个地方死十七八次了,还进不来,结果这个家伙不但是一个人闯了进来。

        而且还成功的把人给救走了。这要是他们的话,是想都不敢想的一件事情,但是胡乱却确确实实的做到了,不但如此,他还毫发未损,这确实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尽管他是自己的敌人,但是在他们看来,也是一个值的尊敬的敌人。如果他不是和他们作对的话,那可能他们的心中还是会对胡乱更加赞赏一番呢。

        过了不一会儿,三个人从第三层楼梯,走了第五层,第五层的办公厅是一层的库房,不知道存放什么用,里面很昏暗,也没有人把守,但是按照胡乱之前所看到的,下面几层楼几乎都是层层屏障。

        普通人想要进来这里根本不可能,所以把他的一些宝贝放到这里,自然也是理所当然的。这个家伙肯定对自己的设置非常的有自信,竟然把人藏在天台上面,而不是地下室或则上面密室之内的地方。

        看来这个地方的警戒程度,应该不亚于军队的军事厅了,但是这个黄鹤最终还是百密一疏。他肯定没有想到过他的手下会联合起来背叛他,这也得益于他以前一系列的喜怒无常。

        这也算是恶有恶报。

        胡乱走到这里的时候,随口就问了一句:“这个地方是放什么的?”

        这两个杀手好像也没有过分的关注胡乱的打听,随随便便的就回答道:“是黄鹤的保险库。”

        胡乱心想果然是这样。这里的东西多半是用来驻村黄鹤那些在海关那边见不得人的东西,放在这里先慢慢的屯着,等到洗白以后,再放到市面上面。

        像这种做港口贸易的差不多都是这样,在他们手上的黑色交易还有灰色买卖,可是比一个黑社会老大都多的,像他们这种人可以说是通吃黑白两道的职业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