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 黑白通吃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7本章字数:3118字

        不过今天一过,就不知道黄鹤又会转化成一个什么样的身份了。总之,在胡乱走的时候,或许顺便可以从他的宝贝库房里面顺走什么东西也说不定。

        但是现在逃命要紧,他也就是想了一想而已。继续往上,第六层已经是办公厅的天台了。他没有想到黄鹤为什么要把人藏在天台上面,这个家伙还真是十足的古怪,不光是长相,就连做事的方法也这么的残暴。

        他现在倒是非常的担心慕容小小还有林初雪,这两个小妮子会不会在他来之前发生了什么问题,虽然他算是非常及时的赶到了。但是这中间还有几个小时呢,谁知道她们会被摧残成什么样子。

        要是她们有一点儿损失的话,胡乱已经打定了主义,等到回去以后,就恢复身份,过来把整个滨海全部都给铲平。这就是他的想法。这个家伙要是敢动他身边的人一根汗毛,那么他不介意用十倍来偿还。

        这还算是轻的,要是在燕京的话,像这种人就应该把他关进同性恋的监狱里面去,让他尝试一下身心被摧残是什么样的感觉,可是他现在可没有时间想着要怎么去折磨黄鹤。

        在看到了楼层顶的入口的时候,他的心脏有点儿跳动不停,似乎是很期待又害怕见到那两个被绑架的慕容小小还有林初雪。要是她们除了什么事的话,那么他是真的有点儿承受不来。

        可是事到临头,也由不得他选择逃避了,一步步地跟着那两个杀手走了进去。一走到天台上,阳光普照,刺眼的光芒照进了胡乱的眼中,顿时一片眩晕,但是在空挡的阳台空地上却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这确实让胡乱感到有点儿晕,他用一只手遮住眼睛,一只手用枪指着他们说道:“她们人呢?”

        两个杀手向天台的横栏指了指说道:“在哪里。”

        胡乱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就看到他们两个人迳庭的往那个地方走了过去。他心理感觉到有点儿不对劲,哪里明明没有什么人,怎么会把人放到哪里呢。

        难道这两个人是别有所图,等到他过去以后,再把他给放倒丢下去吗。如果他们打的是这个盘算的话,那么他们就大错特错的,胡乱手里暗运了一股内劲。

        只要他们敢突然袭击过来的话,保证是一拳一个,到时候就不知道鹿死谁手了。只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多少还是有一点儿棘手的,因为如果和他们打起来的话,就算是把他们打倒了。

        那么黄鹤绑架的慕容小小还有林初雪还是不见踪迹,那个时候,他去哪里寻找。难道还回去继续问黄鹤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甚至说,这么一点儿时间,也足够让水厂附近的那些呆瓜给反应过来了。

        一旦他们反应了过来的话,那么他们要采取反击的话,也是轻而易举的,毕竟水厂的办公厅就这么小,他们要是叫一两百个拿枪的人把这边给包围下来的话。

        那么胡乱就算是有再好的武功也是插翅难飞,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也不是他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了,总之先跟着这两个人上去看看,看看他们有什么打算。

        要是实在不星的话,胡乱还是先有一手的准备,就算是回去卷土重来,或许也还来得及,毕竟魏强就在这附近,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够快马加急的赶过来。

        想必这样的事情,也不成什么问题。可是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确认林初雪还有慕容小小是不是在这里,如果不是的话,那么是不是这三个该死的杀手串通起来合伙在骗他?

        要是的话,那么黄鹤现在可能根本就没有死,如果他没有死的话,自己所预想的最怀的情况,可能就会在三分钟之内马上发生,而他也再也逃不过这一劫。

        他将信将疑的跟着那两个人慢慢的走了过去,他的心理是惴惴的,没有人在这种骑虎难下的局面上,还能够保持镇定。胡乱因为有所防备,刻意的放慢了脚步和他们保持了距离,要是他们突然反扑的话。

        那么自己手里还有枪,至少可以省点力气把他们放倒,最好就是撂倒一个以后,另一个乖乖听命,带着他去找那两个被绑架的小妮子。可当她慢慢走过去的时候,那两个杀手却退到了一边。

        指着天台下面的一处位置说道:“就在这里。”

        这句话确实让胡乱有点儿懵,他皱了皱眉头,不敢置信的朝天台外探头了过去,同时一个混元桩也是扎的稳稳的,就算是他们现在来推自己,也可能推人不成反被推。

        胡乱壮着胆子走了过去,事实上他现在武艺在身,也不怎么怵,所谓艺高人胆大,就算是这两个人在天台的边缘一起上,也未必能够把他给推下去,只要他们没有枪对胡乱来说,是一点儿威胁都没有的。

        结果,他探头往他们所指的地方一看,顿时有点儿不敢相信,就在天台下面的一处石墩上,绑着两个女孩,凑近一看,竟然真的是慕容小小还有林初雪,他们两个身材羸弱的小女孩像是两只鹌鹑一样相互依偎在一起,生怕往旁边在靠一点儿就会掉下去。

        胡乱看到心理,十分的不忍,暗暗的捏了一下拳头,但是现在,他还不能够表露出来,只有等到以后适当的时机,在找机会报复了,不过这一会儿黄鹤应该受到了他应有的报复了。

        尽管是这样胡乱也是不会绕过那些把林初雪还有慕容小小绑到这里的人的,他一定要加以十倍甚至更多的让他们尝试到其中的苦楚。否则他胡乱就根本不配当胡开山的儿子。

        那两个女人隐约的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已经是吓的浑身发抖,她们以为黄鹤的人又来了。索性胡乱看她们身上,现在还不是衣冠不整的样子,否则他会更加的生气。

        现在,林初雪还有慕容小小,虽然满腹的疑心还有惊恐,但是却不敢回过头去查看,因为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只要稍稍的移动一点儿,可能就会掉下去。

        她们可不想摔成肉饼。其实林初雪在被绑来的时候,之所以没有什么损伤,是她全力争取回来的,与之相反的是慕容小小,她在被带来的时候已经吓傻了。可是林初雪还在这个时候非常有血性的跟那些绑架他们的人说到,如果他们敢对她们动手动脚的话。

        林初雪就马上的咬舌自尽,那些人虽然看这两个小妮子的姿色,非常的想要对她们下手,但是如果她们带过去的话,有一点儿的损伤的话,那么说不定他们的老板黄鹤就会怪罪下来,所谓色字当头一把刀。

        无论怎么样,他们也要把这桩事先搞定下来就说,因为害怕林初雪会鱼死网破,所以就没有向她们两个人下手。不过这个黄鹤可真是绝了。

        他们竟也想不出黄鹤会把这两个人放到天台的边缘。

        而且不仅是要让她们担心受怕,关键的是,只要等到一擒获胡乱,就要把这两个小妮子,在胡乱靠近窗口的时候,把她们两个推下去。让他感受一下,在自己的眼前,被自己牵连的人是什么样的下场。

        那个时候,不但可以杀鸡儆猴,告诉他们的手下,得罪黄鹤的人就是这个下场。还可以将他们内部的人震慑一下,以免会打黄鹤那些不明不白生意的主义。

        反正就是要靠这一次的杀戮来敲山震虎,包括上一次帮助胡乱在滨海外滩兴风作浪的那个家伙。这都是他的打算,但是在现在,他的一切计划,好像都变成泡影了。

        胡乱不但是成功的反杀了进来,而且还将慕容小小还有林初雪给救了出来。不过仅仅是这样,还是不能够平息胡乱的怒气,他觉得这次的事件简直是不可原谅的,触怒了他心中最不可碰的逆龄。

        他一定会让这伙人付出代价的。现在的他,似乎像是以往的意气风发一样,招了招手向那两个杀手说道:“把她们拉上来。”

        这句话虽然带着命令的语气但是却让人不忍拒绝,语言之中自然而然的生出来了一股威严来,让这两个平常对黄鹤言听计从惯了的两个保镖,顿时恢复了以往的习气。

        所以他们在听到这句话,也就很自然的去照做了,他们两个看到胡乱脸色不善的样子,现在也不想要多招惹这个煞星,要是他想要对他们不利的话。

        那么他们现在的处境也可以说是很危险。毕竟这个家伙可是一手掀翻他们整队的人存在。怎么可能不加以提防,最好的就是让他现在先安下心来,毕竟这事关他们的生死,也不得不小心一点儿。

        所以他们在拉那两个小妮子上来的时候,只是扯着手臂把她们给拉上来了,而没有多余的揩油。像他们这种专业的杀手,实际上把很多的情绪都压抑在了自己的心理。

        在很多时候,都不允许他们表现出正常人的情绪来。就像是导盲犬只能够吃狗粮一样,以免它们会被其他的食物给吸引走。这样的话,它们才能更适用于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