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 专业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7本章字数:3104字

        而这群专业保镖也是如此,事实上,像现在的国际保镖,都必须具备以身作则,以身护主的资质,才可能作为一个正经的保镖。还有她们的一言一行都要格外的注意,主人所有的举动,还有眼色他们都要洞察到。

        就算是到什么样的娱乐场合也不能掉以轻心,别说有什么事情发生,就算是他们的老总在玩的时候。他们也不能放松下来,如果这个时候,要是其他的MM搭讪一下,或则说是闲聊什么的,就会显得他们非常的不专业。

        而且还有可能触怒他们的老板,所以这是他们绝对不会做的,通常他们就会在一边让老板先把这些事情处理完。然后等到老板支开了他们以后,才是属于他们的一点儿自由时间。

        就是这样,在工作的时候,像是这种随时都要去解决危机的人,必须要打足十二分的精神,以免出错。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自然必须的压抑自己的情感。

        不能轻易的动情,更不能对外物有所动心。这样很有可能搞砸老板的事情,这个分寸他们还是知道的。当他们看到胡乱脸色不对的时候,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挑弄这两个女人的时候,而且这两个女人在这样的情况,肯定是精神紧张的要死。

        尽管他们两个都没有怎么动他,在这两个人把她们给拉起来的时候,这两个女人还是不听的哭喊,悲痛欲绝,听的在旁边的胡乱很不是滋味。

        胡乱心想,这两个小妮子到了这里肯定受了不少的苦,等一会儿最起码还是要给她们一点儿安慰的。胡乱虽然这么想,但是到底该怎么安慰人,他还是不知道的。

        事实上,宽慰人这一点可以说是他的硬伤。

        他并不怎么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和平慰他人的情绪。这两点,都是他的难点。在他们把两个女人,慕容小小还有林初雪都拉上来了以后。

        两个女人惊慌的四下环顾,当她们看到胡乱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激动的发抖了起来,两个女人就像是两只惊慌失措的小猫一样朝他扑了过来,一人拽着他的一个胳膊,痛哭不止。

        胡乱摸着林初雪的头。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林初雪支支吾吾的哽咽着说:“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林初雪最初以为胡乱在这种情况是不会来了,毕竟这么危险的情况,她也不想要胡乱只身犯险,就算是他来了,可能也只能让她的心理安慰一点儿罢了。

        可是胡乱最后还是会陪她们一起死掉。如果是这样的结局的话,那么林初雪还是希望胡乱还是不要来的比较好。可是女人的心理总是摇摆不定的,她既不希望胡乱来送死,又希望和他在一起共患难。

        事实上,她在这里的时候,是鼓足了十足十的勇气地。甚至在一路上她原先的那种小公主大小姐的地位,都变得无影无踪,活生生的面对那群劫匪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泼妇一样,对他们经常的脱口大骂,并且以自己的性命作为威胁。

        让他们不敢动自己的一根汗毛,这样林初雪才保证了自己的清白之身。不过在他看到胡乱的那一刻,所有建立起来的心理防线,瞬间崩塌。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坚持到最后,得到了抚慰一样,不由自主的就把自己心中的辛酸给哭诉了出来。

        胡乱看她哭的泣不成声的样子,只能够轻轻拍抚着她的肩膀,试图让她平复出来,不过他也知道这样是无济于事的,最好就是等她们哭出来,这样自然而然也会好了。

        虽然慕容小小也是啜泣不已,但是没有像林初雪那样哭的那么厉害,毕竟胡乱和她不是什么朝夕相处的异性朋友,而是一个自己平白无故找上的一个救星而已。

        所以她表现的自然会有点儿婉约含蓄,但是在这个时候,她惊吓的情绪或许也是真的有点儿收发不住,一个劲的抱着胡乱的手,一边抽噎,一边瑟瑟发抖。

        胡乱倒是也不奇怪,毕竟这个女孩,在还没有遇到这件事的时候。她就有一点儿全神戒备了,甚至于有一点儿精神衰落。尤其是现在又出现了这样的双重打击……

        要是普通人的话,一般在遭受了这样的事情,多半都会精神崩溃,但是慕容小小在经受过一次刺激以后,虽然心中已经是惊慌无比,但是在这一次林初雪的陪同之下,竟然表现出了惊人的毅力。

        她虽然没有怎么样跟那群绑架他的人对呛,但是在这个过程之中,还是有不少的时间,都用沉默来对抗他们的戏弄的,没有给他们一点儿可趁之机,让他们在表面看他就好像是一块坚硬的石头一样,绝对不可能被击碎。

        由于这两个妹子的强硬态度,所以才让带他们回来的那几号个社会大哥所得逞。这些恶心,其实充其量就算是欺软怕硬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除了帮助他们的老板黄鹤助纣为虐以外,可能就是一个狐假虎威的软脚虾而已。

        正应了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里面说的那句话,中国人最害怕的就是意志力强大人,他们很容易屈服。

        不过慕容小小之所以在这过程中,表现的坚强,似乎也有她的理由,她并不想在林初雪的面前输的太狠了。虽然论家势还有性命相貌,自己虽然都是略逊她一筹,这在很早以前就在他的心中,产生了一定的落差。

        但是她相信总有地方,自己是能够占到优势的。至少在危机的情况下,她虽然害怕无比,还是要表现的坚硬一点儿,这样才不会被林初雪瞧不起。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的和林初雪攀比,可能是第一次那种互相敌对的印象,让她们就算是在危机的情况下,还是不甘落后。但是在之后的几次同甘共苦,她们的心中早就互相依赖,成为了患难之交。

        这种友情,甚至比所谓的发小之类的朋友更加的可靠,因为这种朋友,虽然能够在你的身边一直陪着你,那也只能是你在享福的时候,而要是等到你落魄,他们说不定就会义无反顾的离开你。

        但是在监狱之中,那种吃过一碗牢饭的人,那种交情可是过命的。就算是他们之前有什么样的过节,也会霎时之间烟消云散。她们两个也是这样,很快的便冰释前嫌,并且开始互相的依赖。

        尤其是在石墩子上面的时候,她们如果互相排挤的话,不出一会儿就会把对方摔成肉饼。但是这时候,两个人却变得出奇的配合了起来。

        她们虽然没有多余的言语,但是在心理早就已经建立起了一种信任的桥梁。而在这个时候,她们在见到胡乱之后,却又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慕容小小看到林初雪在胡乱的肩膀上抑制不住的放生大哭。好像是把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释放了出来,像是决堤之水一样。

        但是她却不敢这样,她的心理虽然对胡乱的依恋还是非常重的,毕竟她觉得唯一能够把她们救出来的可能就只有胡乱了,将自己心中所有的筹码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时候,看到他的时候。很想要像是林初雪一样痛哭出来,然后被胡乱那样子摸着头安抚一番,或许会令她的心情慢慢地平复下来。可是现在,却完全不是这样,她看到林初雪的眼泪下来以后。

        自己竟又翻出来了以前的那种情绪。

        那说不清楚那是什么感觉。

        似乎有点儿酸酸的……

        胡乱看到她们一起扑就上来的样子,倒是一视同仁,但是对于崩溃至极的林初雪肯定是更加照顾他一点儿,用右手一直抚摸着她的头颈,想要让他慢慢地安静下来,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林初雪却突然的更加崩溃了。

        一下子就钻进了胡乱的胸怀里,把他的袖子全部打湿了。胡乱真的想不到,她居然会哭的这么汹涌,只好一边抚摸着她一边说道:“好了,以后我会在你身边寸步不离的。”

        在胡乱说完了这句话以后,林初雪抬头看了胡乱一眼,泪眼朦胧的说道:“真的吗?”

        胡乱捏了捏她的鼻子说道:“真的啦。”

        这句话话音刚落了,林初雪又一下子钻进了他的胸怀之中。胡乱看到现在真的是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安静下来了,只能让她慢慢的哭完。

        旁边的那两个杀手,现在等的已经有点儿不耐烦了,他们两个上来只是为了要跟胡乱做这笔交易的,而不是看着这个家伙带着自己的马子左拥右抱。

        难免会在他们的心里产生一点儿难堪。但是这个时候,胡乱根本没有功夫,注意到他们的神情变化。

        过了一会儿,胡乱看了一下已经渐渐停止抽泣的两个女人,跟她们说道:“好了,我们回家了。”

        林初雪乖巧的点了点头,她当然也不知道胡乱是怎么只身闯进这个障碍重重的水厂的,而又怎么将她们两个人从千军万马之中解救出来,但是一想到可以马上回去了,心中就踊跃起了一股开心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