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七章 猎人与猎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7本章字数:3064字

        这自然是不能够跟他作对,甚至于有可能落入他的手中也说不定。所以胡乱这边肯定是也要有所布置的,否则的话,就绝对不可能和他面对面的对抗。

        情形已经很简单了。甚至连傻子都能够看出来,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够回到星娱的,但是这个王瑜却说要回到星娱,简直让林初雪还有胡乱有点儿不敢相信。

        有时间,人魔愣的话,的确是可怕的,无疑,现在的王瑜就是在魔愣状态。

        慕容小小在听到这话后,明显也有点儿惊慌失措,他拉紧了胡乱的手臂说道:“怎么,我们不是要出滨海吗……我再也不敢到这个地方来了……呜呜呜呜……”

        慕容小小哭的非常伤心,她的心理,的确是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能耐极限,而胡乱和王瑜也明显看得出来,她是绝对不想要再看到绑架他的那一帮人了。

        胡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回到星娱,就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瑜笑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儿不经和荒诞,更像是电影里面说出来的话,但是细品一番似乎也真是有他的道理。他们现在也不知道王瑜的心理,到底在想什么,这看上去似乎真的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就好像胡乱在羊入虎口一样,自己就送上门去了。而王瑜却胸有成竹的说可以这样的和他正面对抗,确实是有点儿不可思议。胡乱也是将信将疑,不过他相信王瑜应该是不会害自己的。

        不然这么九曲十八弯的,还不如直接给他一枪得了。还省了他的这些套路。

        胡乱淡淡了看了他半响,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现在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他搂着怀里的林初雪说道:“没事,不要紧的。我们回去把陆双还有你父亲接出来。”

        王瑜这时,却轻笑了一声说道:“我可没有说要接他们出来啊。”

        胡乱眼睛一瞪说道:“难道你不是要把他们解出来一起避难吗?”

        这时,王瑜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虽然很隐蔽,但最终还是呗胡乱捕捉到这一表情……

        夕阳西下,现在已经是下午七点钟了,晚霞映衬着白云有一层血红的镶边,十分的好看。陆双看着窗外的风景,怔怔的发神,他现在不知道胡乱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水厂哪里会不会出什么意外。自从自己认识他以来,他的安危似乎和自己心理的情绪变得密切相关,甚至有时候他的一举一动都会牵动陆双的心灵。

        陆双不知不觉之中,好像变的非常的紧张他。就算是他和自己的闺蜜林初雪稍微亲密一点儿,自己心中也会有一股酸溜涌动。她虽然是有点儿胸大无脑,而且这么多年来,一次恋爱都没有过,但是她好像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对胡乱的爱慕。

        却没有办法说出口,只好默默的埋藏在心理。何况林初雪和自己又是好姐妹,自己怎么样也不可能和她争吧,于是在每一次也就只能够压抑自己的情感,不过这一次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以后。

        她已经再也控制不住了。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对胡乱来说,可以说是姓名有关的,她不想就这么失去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尽管她不知道,自己在心理默默的依靠着他。

        不过这也无所谓只要是自己能够在他身旁静静的看着他就很有安全感了。哪怕不在一起,他也会非常的满足。所以在这桩事情发生以后,她就变得非常的敏感,在办公室的时候,一直精神紧张的盯着手机。

        生怕胡乱给他打电话过来,可是在他接了几次电话以后,都是那些同事打过来报表的。她干脆把电话调成了特定的VIP模式,只接胡乱还有林初雪的电话。

        她在内心深处自然还是希望林初雪不要出事了,毕竟那是和她情同手足的闺蜜。但是如果胡乱为她要是有所损伤的话,那么她也不愿意。

        陆双的心中就好像是有一面天秤一样,一直不断的权衡着她闺蜜林初雪,还有胡乱的价值。

        “到底那个在我心中最重要?”

        她的心中无法述说清楚这种感觉,但是现在她能够做的,也就只是在这里焦急万分的等待而已。她一直在心理念着:“菩萨保佑,能够让他们平平安安的回来。”

        就在她小声的嘀咕宛这么一句祈祷以后,忽然在窗外的彩霞之上,看到了一架直升飞机,慢慢地向星娱的方向驾驶了过来……

        陆双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呢,要知道在滨海这种地方,直升飞机是很少有的,就算是有的话,也一般会在外滩的地方停靠,绝对不会飞来市内,因为市内有太多的防空监视,非常的不便。

        就算是那种亿万富翁,也不会为了速度上的便捷,而惹祸上身的。

        而且这架直升飞机看上去还不是普通的家用形或则是商用刑的飞机,倒像是军区车载用的武装直升飞机,别问陆双为什么会知道,他在军区哪里也是有不少的朋友的。她的朋友曾经带她去参观过展示的军用飞机。

        于是她一眼就辨认出来了,这并不困难。有这样一架飞机凭空出现在了滨海市的上空,的确是意见不小的事情,正当她靠窗注目的时候,这架飞机忽然向她这边靠停了下来。

        她心想这是怎么回事?这架飞机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往自己这里靠停了?难道是黄鹤那边的人不成。她之前在脑海里一直也就在担心这个问题。

        毕竟惹出了这么大一档子的事,要是对方不上门来,也是不可能的,说不定对方只要是来了,就是要把星娱一锅端的节奏。而且这里正好防御倥偬,许多保卫部的人,在之前胡乱的警告之后都申请回去了,要是这个时候,他们要是攻进来的话。

        那他们是一点儿胜算都没有的,只有乖乖的束手就擒。

        陆双毕竟是一介女子,她现在的心中也非常的害怕,该怎么办……?

        她心中不由的想到,反正现在呆在星娱肯定是会很危险的了,干脆现在趁着他们还没有攻进来的时候,先溜出去,给胡乱他们通风报个信,也是好的。

        与其坐着等死,倒不如搏上一把,或许还能看到一丝生机。

        这么想着,她心中总算是有了主意。

        于是便从办公室走了出来,在下楼梯的时候,他一路忐忑,最怕的就是别人出口问他,但是这个时候,仍旧还是有人过来找她问事务性的问题:“陆经理,我们约谈的那本书的作者马上就要到了,你们等会儿要在哪里谈?”

        陆双的脸一下子就红了,面对这个工作人员,自己的确是无能为力,这个时候,要是说出来有人会来攻打星娱的话,一定会引起恐慌的,他们要是为了求生存而给黄鹤那边做间谍的话,那么胡乱,还有林初雪的家就危险了。

        所以她不能告诉这位同事,只是小声的吭巴了一句说道:“随便吧,你看着办就好。”

        说完,就急匆匆的从楼梯走了下去。这个工作人员也是奇怪,平常一向对这种事务处理的非常小心的陆经理,今天怎么感觉有点儿像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过他想不通就没有继续再想,与陆双背道而驰而去。

        陆双此时的心理无疑是非常紧迫的,要是不抓紧时间,把黄鹤已经到了星娱的消息告诉他们的,让他们有所准备的话,那么整个星娱就真的不保了。

        她也不是不知道黄鹤这个人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像他这种人,在滨海这种地方,反手既云,俯首既雨,就算是一夜之间,把这里的人全部都给绑走,都会有人给掩盖过去的。

        陆双隐瞒这件事情,其实也是为了保护里面的工作人员,事实上,只要是他们不知情的话,这件事情的危险性就会愈小,对他们也就越有利。

        陆双忐忑无比的出了星娱的大门,这个时候,哪架直升飞机早就停的不见踪影了……

        她左右张望过去,却看不到任何有大型飞机的影子……

        “是我的幻觉吗?”

        她如是想到,这和她的心里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胡乱此时觉得有点儿郁闷,环视着这个不足二十平米的狭窄地方,觉得自己连呼吸都要小心翼翼的,他不免有些抱怨的说道:“怎么停在这么一个破地方?”

        他们之前乘着飞机坐落的地方,正好一是个车库。这个车库在他们下降的那一刻,就像是装有自动装置一样,把房顶给掀开了,迅速的就把飞机给停了下去,一下子就隐没在民居当中。

        可能就算是最聪明的人也想不到,这架飞机居然会停在一间车库当中,这确实是有点儿不可思议,这样就算是黄鹤追查起来,也会有几分困难。

        王瑜笑呵呵的说道:“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