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二章意见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7本章字数:3242字

        看来这个王瑜竟然没有轻易的受到胡乱的激将法。这就没有办法了,胡乱只能够按照他心中如实的想法说道:“嗯……现在的局面其实我们有点儿窘迫,对方要是倾巢出动的话,我们很难有反抗的机会,只能够求助外援……”

        “你想说魏强?”王瑜一语中的道。

        胡乱皱了皱眉眉头,他是早知道魏强的存在的了,这个并不稀奇,就像他说的,要是想要把在这一场战争中占据优势,只能够求助这个军二代了,但是问题是,这个军二代会不会愿意帮助他们。

        在上一次魏强已经帮忙胡乱调人过来,把想要暗杀他的杀手给赶跑了,但是这一次却没有那么简单了,上一次是因为他不知道是黄鹤的人,要是知道的话,可能也没有那么轻易的出手。

        何况他那么做,已经算是做的很隐秘了,就算是对方的势头很大的话,那他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死无对证。什么都没有用了。可是这一次要是情魏强出马的话,就等于说让他和黄鹤正面对抗,那他肯定是要犹豫的。

        黄鹤虽然不是军人,也没有什么官级地位,但是他在滨海可是数一数二的地头蛇,控制了当地的商政还有港口,等于说是滨海的老大。魏强既然在滨海这种地方,绝对不会轻易的和他作对的,要是他刻意去冒犯他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毕竟这其中的势力还夹杂着很多,就算是他能够一把将黄鹤给推翻,也会为此得罪其他人,况且来说这种几率根本就是小到不能发生。黄鹤在怎么说,在海军还有军统这一块还有一点儿势力。

        不可能就这么被一个小小的军二代给吓怕了,再不济他要是闹上军事法庭上面去,中央和他没有关系,也要管一管,所以这对于魏强来说。

        要他帮这个忙是非常碍手碍脚的,没有办法发着力,而对方要他怎么样的话,也只是一句话的事而已。所以胡乱现在不能决定到底要不要他来,虽然魏强这个人非常的讲情义,但是毕竟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像他这种人,虽然在南亚地区,纵横一片。

        但是不代表他就可以欺压到黄鹤的头上。除非他真正的发展出了自己的硬核实力才可以。而且魏强绝对不是一个人能够走到今天的这种地步的,要是他选择得罪胡乱的话,肯定也会牵连到自己家族的人,到时候就得不偿失了。

        考虑了这么多以后,胡乱也有点儿迟疑,要是把魏强叫来的话,说不定还会害着他。他想了想,又向王瑜问道:“你有没有其他的人选?”

        王瑜笑了笑说道:“我有一个。”

        胡乱有点儿疑惑,王瑜这个人向来都是神龙露首不露尾的家伙,这一次怎么会这么明快的把他的底牌给叫出来,这确实是有点儿奇怪,但是他心说,现在的局面,可能连王瑜也没有什么能卖关子的余地吧。

        毕竟黄鹤随时都有可能冲来。于是他问道:“是谁?”

        “南亚三老,王专一。”

        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胡乱的心中一凝,他也不是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事实上早在燕京的时候,王专一这个人的名号就传入他的耳朵里,只是他父亲胡开山对这个人的评价并不是很高,只是给他冠上了一个“阴险的渔夫”的称号。

        但是能够让胡开山说他阴险,说明这个人肯定是有点儿手段的,不然不会在胡开山这种人的面前,给到那么高的“评价”。但这个王专一可并不是渔夫这么简单,他在南亚三省,可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

        事实上,他从六十年代开始就包揽了南亚所有的码头,连英美的外贸合作,都被他一把承包了。这个家伙在二十年间把南亚的DTP带动了三百个百分点,只手在南亚建立起了一个巨形的商业帝国。

        是当之无愧的南亚皇帝。他在南亚这个地方,可以说是呼风唤雨的存在。经济之王的免冠可以说是当之无愧。

        胡乱在滨海的时候,对这个人并不是很感冒,有一次他在胡乱家门口求见他爹胡开山,但是胡开山就是不想去见他。平时胡开山不是这样的,对于那些不远万里来找他的朋友,都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

        但是那一次,他却是一直没有出去接见这个不惜万里过来跟他磋商的朋友。就连胡乱就爱的管家都说了,这个人以后还是不好惹的,最好还是出去见一面。

        他家的那个管家,看人的眼光极其准,他说的人百分之八十都没有错的,相当于是古代的那种相师。他既然这么开口了,就相当于是在劝说胡乱的父亲胡开山无论如何也要出去会晤一下这个南亚的经济之王王专一。

        可是胡开山却怎么也不愿意去,跟他管家斩钉截铁的拒绝道:“哼,得罪了他又怎么样,就算他是小人,老子一脚也踩死他了。”

        这句话却是非常的厉害的。一下子就把他们的管家弄的哑口无言了。到下载胡乱也是不知道当初他的父亲胡开山为什么不愿意接见王专一,当然他也不想知道,毕竟他的父亲每天行云流水,有不少人排着队等着见他。

        但是能不能见到,还是要讲机会讲缘分。如果没有人引荐的话,那是八辈子也不可能看到胡开山一面的。

        现在,胡乱既然要跟这个家伙打交道了,心中还是有几分忐忑的,但是要怎么联系上王专一,难道让他爸把这个家伙的联系方式告诉自己不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胡乱的父亲也绝对不可能存这个人的电话。

        那找谁要,还是发动他胡家的关系,如果真有这个闲情的话,他还不如直接恢复身份,在南亚附近呼朋唤友一番,一下子就把这个黄鹤给解决了,那用做到那个程度。

        就跟他说道:“王专一,这尊大神我们恐怕请不动吧?”

        这确实是这样的,王专一虽然说没有他父亲的位高权重,但是他也算是一个人物了,不可能把自己的电话像是重金求子一样满大街电线杆子上贴,何况他这种人,一定会有专员给他顾虑不赶紧要的电话的。

        否则的话,他每天都能够接到那种拯救地球和宇宙的商业计划,烦也得烦死,所以说,他肯定会尽量避免和那些不认识的人打交道的,这是肯定的。

        但是王瑜却说道:“不要紧,我有他的号码。”

        这却是让胡乱吃了一惊,这个王瑜怎么会有他的号码的,这不是开玩笑吗。他怎么要来王专一的号码的。或许他有他的黑客技术,但就算是要来了王专一的电话号码,他也未必会接啊,毕竟像是他的个人专线,一定会是那种至亲的好友才可能的。

        也就是说就算是王瑜要到了王专一的电话那也是于事无补的,像他们这种没有存过姓名的人,他是绝逼不会接的,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胡乱也能够想得通,但是这个王瑜却好像是不以为然的样子。

        胡乱说道:“你确定我们用自己的手机打的通吗?”胡乱只不过是想给他提个醒而已,顺便告诉他这一条路是绝对不可能行得通的,而且就算是打通了王专一的电话,又要跟他说什么,但是王瑜却好像是很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放心吧,打得通。”

        就这简单的六个字,已经说明了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充足的把握。但是只是这样的话,也不可能让胡乱放下心来。就算是电话能够打的进去,那又能怎么样。难道跟王专一说他们是搞销售的吗,以什么样的身份,跟他打电话,这样说出来的话,才足够分量。

        否则的话,也是没有用的。胡乱便说道:“那我们要以什么样的理由劝服他来帮我们呢,你有什么办法?”胡乱问的非常的直接,他觉得要能够请得动这么一个三省级别的大神,必须要有一个像样的借口和身份才行。

        自己说的话,至少要他能够听得进去,才能够起到作用。而这个借口也必须要跟他要关联才行,像他这种地位的人,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就被对方一两句话给打动,过来跟他一起消灭黄鹤,这是不可能的。

        这个借口必须要跟他的利益有关才行。像这种商人秉性的人,其实就是无论遇到的是什么事情,也只会和你讲利弊,假如你其中的利益能够打动他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好办了,但是王专一绝对不是那种贩夫走卒,不会贪图那种婴毛之利。

        对他来说,能够让他动心的,只有是足够与他的财产想接近的数字,或则是更高的地位,才可能让他动心,这就不容易了。毕竟现在胡乱还不过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而已,事实上,他觉得王瑜也没有什么可以让王专一利令智昏的资本。

        之前他给他的那两亿虽然多,但是这还不足以,让王专一明目张胆的和黄鹤撕逼。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所以胡乱现在的心理也非常的疑惑,既然风险那么大的话,为什么要把阵营根本对立的王专一叫来?

        何况王专一既然是南亚三老的话,那么他对于南亚市政府的滨海一定会有着密切的联系,也就是说他和黄鹤也有着或多或少的交情,如果他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他们的话,到时候这个王专一直接借花献佛,直接将他们的底兜给了黄鹤,那到时候该怎么办?

        这无疑是一步险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