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八章鹿死谁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5:18本章字数:3039字

        这句话说出来可谓是十分的刺耳可恶。

        本来,黄鹤是想在这样一个四面楚歌的情况下,胡乱肯定会被吓得一动都不敢动的,而现在的表现,也只不过是他迫于自己的威慑,而没有做声罢了,但是就在这个时候,胡乱忽然吐了一口浓痰在黄鹤的脸上。

        就那么“呸”的一声,一口黄色的老潭喷在了黄鹤的肥脸上,一下子让他怒的面红脖子红的,气的他的连整个都鼓涨了起来,他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又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胡乱。

        他虽然心中知道这是胡乱的激将法,就像是在电影之中,那些俘虏想要求死一样,故意的激怒自己的敌人,好求他们给一个痛快。但是心中还是狂怒不止,他宁愿在胡乱死的时候,少一点儿快感。

        也不愿意被他这样子折辱,一下子把枪端到了胡乱的面前,大喝了一声:“给我杀!”

        这声喊叫声仿佛震破天际,就连三楼上的林初雪也听到了,她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两行眼泪不自觉的留下来了,他知道胡乱要死了。但是庆幸的是,就在他死后没多久,自己也可以一起陪他上路。

        这是她所高兴的。在三楼会客室的几个女人此时心中都像是被一只手给攥住了一样,非常的紧张。但是坐在沙发那头的王瑜却像是一直有恃无恐的样子,事实上,他看上去好像一点儿都不害怕。

        反而十分的悠闲,就算现在的形势迫在眉睫,她们想,这个人也不会紧张起来。这时,慕容小小不禁有一点儿羡慕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了,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是镇定自若。

        可是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他们冲进去杀死了,自己的心中就一阵忐忑。可能还会不仅如此,在死前这个公司的女人说不定还会被他们给凌辱一番,一想到这里,他的心想就无比的惆怅。

        但是她们知道,如果遇到了这种情况,她们会怎么结束掉自己的生命的,绝对不会让那群人在自己的身上占一丝一毫的便宜,这也是他们的信念。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秒凝结了一样,三楼会客室中的人各有所思,思想就像是毛线管一样纠结起来。他们既害怕听到枪响,又想要马上结束掉这恐怕的一切。

        好让自己的忧虑随之安息。

        但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在某种意义上,她们此刻的心理也面对着重大的考验。就在她们忧心忡忡的时候,在底下面对众多枪口的胡乱,嘴角忽然露出了一分诡异的笑容。

        当然他们都不知道这丝笑容是什么意思。在盛怒之下的黄鹤正准备扣动他的扳机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情况,有两辆车,随着那一声喊叫中,换换的向他们开来了。

        胡乱届时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说道:“等等,让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这胖子虽然很愤怒,但是也想要知道这个死到临头的家伙到底想要搞什么鬼,反正他也不差这么一秒两秒的,无论怎么样,这个家伙今天都不可能从自己的手掌心中跑出去,这是肯定的。

        他一定要把这个家伙给碎尸万段。

        “什么?”黄鹤仍是警醒的问了他一句。

        “我想给你看的东西,就在你的身后。”胡乱淡淡地说道。

        这个时候,黄鹤已经非常的怒不可解了,他不相信这个时候,有人会走上这条街一步,早在他来之前,他就以施工,和厂业管道疏漏的借口,让市政府把这一条路都给封了。

        绝对不可能再有人找上门来。所以他也完全不惧。

        向胡乱恶狠狠地骂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搞什么鬼?”

        “信不信由你,想要给你看的东西就在你身后。”

        黄鹤向地上狠呸了一口,对他来说,现在转个头过去,已经是无所谓的事了。为了让这个家伙死得其所,他也不建议,自己转过头去,于是就稍稍的偏离了一下身子,将头转到了后面,可是就在这个时候。

        他的视野之中,竟然出现了两架劳斯莱斯的老爷车,这两辆车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这只有他老板王专一会开的车,他没有想到他的老板在这么快已经得知了这件事了,亦或是他是为了别的目的而来的呢。

        不管怎么样,王专一的出现让黄鹤吓了一跳,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这个王专一可是一个大忙人,虽然说和他是上下级以及合作的关系,但是都没有时间来自己这里亲自的部属,每次都是拿电话告诉他计划,以及怎么实施的要点。

        可是这一次他竟然亲自的莅临,原本上,他为了不暴露他们两个人密切的合作关系,还有那条黑色通道,是隐藏的非常之深的。所以他们的来往也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而已。

        每一次都是由中间人为他们来协商这些事情。他也习惯了这样的方法,但是他没有想打这一次王老会亲自的过来。他不禁想到,难道自己的那件事真的暴露了不成,可是不可能啊,那件事一出以后。

        他马上把他的那些知道详情的手下完全隔离软禁了起来,他们是没有可能找到机会告密的,况且自己在第一时间就向滨海各界打了招呼,务必要把这件事隐瞒称为一件工厂世故,绝对不能够透露出去。

        就算是这个时候有中央来调差这件事,也要他们拦上一拦,所以这件事是非常的保密的。就算是以后要东窗事发,那也可能是一个月两个月以后,等到黄鹤再没有办法满上去的时候,那时候真相才会浮出水面。

        而到那个时候,黄鹤也可以卷款带着他的小姨子一起逃跑了。就算是军火商那边想要查到他的消息那都是不可能的了,更别说王专一。现在他也只有这一步可走了,但是最关键的步骤,就是这个“隐瞒”

        假如他要是提早被拆穿的话,那么结果可能就会被王专一一杆子给敲死,自己哪里都别想去。如果这一次王专一是真的为这件事而来的怎么办?

        不过这一次他好像和平常一样,只带了身边的几个人而来,这说明威胁不是很大。他现在杀心顿起,如果这个老头敢和他啰嗦这件事的话,他也就只有让他和胡乱一起在这里长眠于地下了。

        这个时候,只看到那两架劳斯莱斯慢慢地停了下来,从车门里面出来了一个穿旗袍的女子,另外一辆车之中出来了一个强壮的中年人,他穿着一件衬衫,肌肉爆棚。

        这两个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个优柔至极,一个却非常的刚强。就在两个人下手以后,又从车的后头抚出了一个步履阑珊的老头儿。

        就在这个老头下车了以后,那个强壮的男人马上从车的后备箱中取出了一个自动式轮椅出来。看上去很高级的样子,男人小心翼翼的将这个老人扶上了轮椅,随后他们便一前一后的走在老人的左右两侧走了过来。

        “真的是他!”黄鹤的心中意识到,王老真的来了,而他旁边的那两个人明显就是他的左右护法,他右边的那个女人是他侄女,他的侄女在以前都没有出现过南亚,是最近五年内冒出来的。

        他听说这个女人以前在外籍间谍训练营呆过一段时间,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特务,甚至比他从国内专业保镖训练营出来的AB小队的素质都要高。

        而他旁边另外一个面无表情的家伙,这个人非常的高深莫测,据说是那个老头形影不离的一个实力干将,从来没有人看到过他出手,但是据说这是因为让他出手的人已经都不在这个人间的缘故,所以这还是非常可怕的。

        他们一男一女负责帮王老在身边解决大小事务。而这一次王老过来,将他们带在身边,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王老从来都没有把他们两个人一起同时带出来过。

        是不是不和他不知道,黄鹤只知道这两个人的分工各异,所以一般来说很难聚在一起,而有时候王老要出去的时候,也只会在自己的身边带上一个人,然后另一个人留下来帮他打理一些事情。

        所以很少见到王老把两个人都一起带出来。这也说明王老对这件事情看的还是比较重的,要是自己那艘船被炸毁的消息被他知道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让那个肌肉男上来一拳把他的脑袋给轰掉的。

        但是他可没有那么傻,等到他们兴师问罪的时候。他才会采取行动,他向旁边的两个头子看了一眼说道:“这个老家伙心怀不轨,等一下看我眼色行事,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都算我的。”

        这几个人看到黄鹤这么说,都纷纷的点了点头,这其中有不少有见识的人,或则说是和王老打过交道的人,这个时候,都不约而同的向那边说道:“哎哟王老来了。”